首页书城现实陌生的恐惧

第47章

小花出车祸了,她一个人离开台河煤矿,漫无目的的游走在通往市区的公路上,心里想着心事。一辆卡车撞倒了她,被路过的好心人送进了台河市人民医院。

果兴军知道小花来矿上找自己的事,心里一惊!他想起了那个奇怪又可怕的梦。在梦里,小花头破血流,被一个乞丐一样的傻子拖着,她却死人一般,没有反应。

“立即找到小花!”果兴军喊道。

在场的人无法理解果兴军的表现,小花已经回去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看看果兴军阴沉的脸色,只能顺从。

小清的吉普车停在了小花居住的小二楼的大院子里,崔月从楼里走了出来。

“崔月,小花回来了吗?”静姐从吉普车上跳下来问道。

“她不是在台河煤矿吗?没回来呀!”崔月回答。

“静姐,上车,去市医院。”果兴军招呼静姐上车。崔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抱起小黑头,也跟着上了小清的吉普车。

市医院的急救室里他们见到了昏迷中的小花,这让所有人都很惊诧,果兴军是怎么知道小花车祸的?

小花嘴里不停的呼喊着“军哥”和“姚宝”,这让果兴军大吃一惊!她喊的正与他梦见的情景吻合。怪!!

“姚宝”是谁?果兴军十分诧异。

小花终于醒了。

果兴军守在小花的病床前,他要陪陪这个受尽了苦难的小妹妹。在场的所有人都被他赶了出去,包括小莲和崔月。

小花努力的睁开眼睛看军哥一眼,然后抓过果兴军的手,紧紧的握住,眼泪从眼角流了下来。

“军哥,我是在做梦吗?......”小花依然紧闭着双眼,嘴里梦呓般的叨咕着果兴军很难听懂的话。

小莲拎着水果走进了病房,轻轻的放在小花的身边,又轻轻的走了出去。

小花的伤并不是很重,只是流血过多,身体极度虚弱。

果兴军在医院里陪了小花两天,两天的时间,小花讲述着走进台河后所发生的一切。从火车站等她的军哥,讲到宏观煤矿里的遭遇。又从小黑头讲到姚宝家的遭遇。唯独不谈宏观煤矿里的秘密。

“小果子,小清在医院门口等你,于叔找你们有急事。小花姐交给我吧!”小莲来了。

果兴军在医院的门口遇见了抱着小黑头的崔月,相视一笑,没有搭话。

于局长听说小花车祸的事表现出了极度的紧张,立即打电话给刑警队,马上派人去医院,小花不能有半点差错。

果兴军和小清是乎也预感到了小花潜在的危险。

然而,晚了。刑警队的同志赶到医院的时候,小花不见了,和小花一起失踪的还有小莲和崔月。

事真的闹大了!丢了小花又没了小莲!

查!找!不惜一切代价找到她们。于局长下了死令。全市的各分局抽调上来几百名干警全城普查。

然而,又是一个然而。小花一行人被几个穿着医生服的人带上一辆金杯面包车后,离开医院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没了半点线索。那时候街道上没有监控,只能找路人询问,当时的台河大街上,这样的面包车多的是,线索一下子断掉了。

“小果子,你们不要着急,小花和小莲不会有事,请相信我们,肯定会在最短的时间找回她们。”于局长极力的安慰着两个年轻人。

“哼!”果兴军哼了一声,站起身走出了局长办公室。

果兴军在街上找了台出租车直奔宏观煤矿。

宏观煤矿的大院子空荡荡的,只有几个警卫在院子里闲散的游走,门卫也没有阻止他的进入,这里没有了往日的森严。

采煤场那边是不能进入的,那边的门卫挡住了果兴军。

果兴军没有与他们纠缠,跳上出租车离开了。

果兴军坐在颠簸的出租车上紧闭着双眼,心里不停的思考着近几天发生的事。那个奇怪的梦一直缠绕在他的脑海里。王军和小花的遭遇都是他梦里见到的,王军的还好说,也许是巧合。小花的车祸就太神奇了,不光是小花的伤,就小花嘴里喊出的“姚宝”就无法解释。这些可是果兴军从前没有听说过的,这就绝不是巧合。

果兴军满脑子疑问,满脑子的小花和小莲,搅得他头胀脑昏,迷迷糊糊的走进了台河煤矿保卫科。

“果哥,你可回来了,大家都到处找你。于叔来了,有事找咱们。”小清见果兴军回来急忙起身迎了出来。

“果哥,宏观煤矿正在秘密对外招工呢!于叔想在咱矿上找一两个可靠的工人混进宏观煤矿。”小清不等果兴军坐好,迫不及待的说。

“小清,我现在什么心情都没有,宏观煤矿的这帮牲口都是恶魔,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当前最急迫的事就是找到小花和小莲,救出她们。”果兴军拒绝谈于叔的工作,此时的他对于叔这个人没有半点好感。

“小果子,你的心情我理解,可你想过没有,目前我们除了派人进入宏观煤矿没有更好的办法找到小花她们。”于局长也显得很是无奈。

“啥?没有更好的办法?你们公安局是干嘛吃的?立即查封宏观煤矿,大张旗鼓的把宏观煤矿翻他个底朝上,不行吗?这事就是大江子干的,这是明摆着的,还有啥可查的。宏观煤矿不在政府的领导之下吗?反了他了呢!”果兴军气急败坏的喊着。

“把宏观煤矿翻个底朝上就能找到她们吗?你确定小花她们就在宏观煤矿里吗?我给你人也给你权利,你带人去搜吧!去吧!现在就去。”于局长近乎于喊着对果兴军说。

果兴军老实多了,情绪也稳定了许多。

的确,宏观煤矿里也许真的没有小花和小莲。即使在宏观煤矿里,也不会轻易的被他们找到的,这些都是明摆着的事实。宏观煤矿里的秘密太多太多了,至今也没个着落。解救小花和小莲的事真得坐下来好好探讨一下。

平静下来的果兴军瘫坐在椅子上垂头丧气的说:“这些我都懂,我刚从宏观煤矿回来,那里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森严了,进出宏观煤矿要比以往容易的多。我想不出好的办法,你们说吧,只要能救出小花和小莲,让我做什么都行,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别说了果哥,事不宜迟,听听于叔的安排吧!”小清拦住了果兴军的话。

“我不多说了,两个事,一,明早公安局派人配合政府安全办进驻宏观煤矿进行安全检查,明晚小果子带人再次潜入宏观煤矿暗查,公安局的同志会配合你们,具体的安排小清会讲给你。二,你们物色一两个可靠的人去宏观煤矿应聘,混进宏观煤矿,具体任务小清知道,你们安排吧,我回去了。”于局长起身离开了。

室内的人都出去送于局长了,果兴军一个人仰面靠在椅子上,心绪万千。

明晚潜入宏观煤矿的人选就是保卫科的三个人,这无可争辩。去宏观煤矿应聘的事难住了所有人。

“我掐半啦眼睛都看不起这群窝囊废警察,他们拿着国家俸禄不派人潜入宏观煤矿破案,让咱们派人混进去,这算啥?”果兴军气呼呼的说。

“这里边的事以后你会知道,现在就考虑派谁去吧。”小清说。

派人混进宏观煤矿的确是个难题,满台河煤矿的工人没有让哥几个信得过的,并且,这是个有生命危险的差事,谁愿意去啊!保卫科这几个人,宏观煤矿的人都认识遍了。从社会上找,又不懂煤矿的业务。

就在大家沉思的时候,两个矿工敲开了保卫科的门,大家不约而同的“啊”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