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5章

小花离开了宏观煤矿,又一次住进了那个令她伤心的小二楼。这次,她没有保镖,她有自由。她想起了姚宝妈,她为她生过大孙子。

崔月来了,她让崔月帮他照看小黑头,她一个人走进了繁华的农贸市场。

她知道,大江子的老婆就在她的身后,她不怕,她现在什么都不怕,就算是大江子跟在她的身后,她也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繁华的农贸市场,繁华的正阳路,只要是人多的地方,只要是繁华的地方,她都去,她每天疯子一样游走在台河的大街小巷。

她在找人,她在找姚宝的爸妈。

夜静下来了,拖着疲惫的身躯艰难的登上了二楼。

“崔月,今晚留下来陪陪我吧!好久没和你掏心肺腑的说说心里话了。”小花的神情有些恍惚。

“好吧!”崔月留了下来。

“小花姐,我知道你每天去市里干嘛!是找那个卖菜的老太太吧!以前他俩总是疯疯癫癫的在街上乱跑,现在老太太生病了,老头子伺候着她呢,好像他家就在咱们附近。”崔月直接说出了小花想问的事。

“哦!......”一句话惊醒梦中人,小花恍然大悟,她们的家就在这附近,她和姚宝结婚的那个小厢房。

那个跟踪小花的女人更是疲惫不堪,吃过晚饭早早的就睡着了。

那个破旧的小厢房更加破旧了,站在窗前就能闻到屋子里传出的骚臭气味。

“妈,我是小花,你还记得我吗?”小花走到老太太的炕边,借着昏暗的灯光仔细的打量着躺在炕上的老太太。

老人家已经瘦的皮包骨,只有眼睛还有些精神,看见小花走进屋子,她努力的想坐起身子,可她自己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

那老头依然是疯态,笑的比哭还难看,自从小花走进屋子他就一直在笑,那笑声让人身上起鸡皮疙瘩,那表情却是是懂非懂的样子。也许,老人家见到小花精神也好了起来。

小花没有厌恶这里,伸出双手将老太太扶坐起来,将脸离得更近些接着问道:“老妈妈,还记得小花吗?你的儿媳妇可怜的小花。”

老太太终于缓过神来,“哇”地哭出了声。

姚宝的姑姑从上房走进屋子。

“孩子,难得你还记得她们,还能来看看他们。”姚宝姑姑拉着小花的手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姚宝死后爸妈疯了,她们风里雨里不停的在大街小巷寻找死去的儿子和失踪的儿媳,那些年他们没少吃苦。后来,老太太的疯病突然有了好转。慢慢的,老太太清醒了。

老太太清醒后就不再往外跑,整天的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言不语。这让姚宝姑姑很是担心。果然,在一个漆黑的雨夜,姚宝爸敲开了妹妹的房门,疯子说出了正常人的话:“小妹,你嫂子不行了......”

姚宝妈病了,是脑出血。

老人在小姑子一家人的努力下捡回了一条命,却闹了个半身不遂,瘫在了炕上。

半夜了,小花不忍离开,被姚宝姑姑强行送了回去。

这晚,姚家人知道了小花为他们生大孙子的事,这给这个苦难的家庭带来了快乐,也带来了生机。小花没有告诉他们孩子的去向。

打那以后,小花每天去看望姚宝爸妈,为他们做好吃的,给他们洗洗涮涮,把屋子收拾的干干净净。

小花的到来给这对苦难夫妻带来了生机,姚宝爸的精神好了起来,姚宝妈也神奇的能坐起身子吃饭了。

一天下午,小花走进了台河煤矿,她是来找果兴军的。小花在这个时候找果兴军有两个目的,一是来和果兴军告别,她就要离开台河了,有好多话要跟果兴军说,也有好多事要跟果兴军交代。二是想通过果兴军找到小川子,她要带走那个孩子,就是她和姚宝生的那个孩子。

在台河煤矿,小花意外的遇到了小川子,招待她的也只有小川子和静姐。

此时的果兴军正在那个大峡谷里与一群神秘的亡命徒进行生死搏斗。

当夜再一次降临大峡谷的时候,果兴军又一次神奇的走进了那个梦里的村庄。这梦是真的,因为,他在梦里身体是有知觉的,他反复的实验,所有的一切都是正常的。他用力的捏遍了身体所有的部位,疼痛一次次的提醒自己,这里的一切都是真的。他努力的将周围的环境记在心里,把发生在梦里的一切都记住。

曾经梦里那个村庄依然和谐秀美,这里的人是真正的共产者,这里所有的一切资源都是大家共同的也是共享的。这里有超市,却没有服务员,也没有收款机。超市里的所有商品都是免费的,其实,既然是免费的就不能称为商品了,更准确的说这里就是村民日常生活的所需物品的仓库。这里的食品用品与外边的几乎没有区别,人们的生活习性也无差别。

老村长来了,还是那个男孩带他过来的,很是热情。

“小伙子,又见面了,一向可好啊!”老人热情的与他招呼。

“老朋友了,不用客气,今天请你吃这里的特色,山野四宝。”老村长笑吟吟的说。

果兴军的确有了饿的感觉,他并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又一次走进这里的,只知道现在应该是在那个神秘的梦里,所以,他小心翼翼的留意着身边发生的每一个细节,努力的把这里的一切刻在心上。

他随着老村长走进了大食堂,食堂里空荡荡的,只有一个十八九岁的小男孩,应该是这里的服务员吧。不过,在这里所有的劳动都是无偿的,所以,服务员的称呼当然也就是错误的。老村长告诉他,今天,这个男孩值班。果兴军只“哦”了一声,没有多问。

菜饭端上来了,四个馒头一碗土豆汤。那个所谓的“山野四宝”也不过就是果兴军家乡喂猪用的四种野菜~~苋菜,马齿菜,蒲公英和老山芹。这些菜在果兴军的家乡是用来喂猪的,可在这里却成了人们的美味。

果兴军对这些猪食不感兴趣,拿起白面大馒头大口大口的吃起来,偶尔端起那碗清水汤喝几口。

老村长笑吟吟的看着他狼吞虎咽,将四个小炝菜往果兴军跟前推了推,说道:“小伙子,尝尝我们的特色美食,一口不吃不是白瞎了我们的心思?”。

的确,果兴军略显尴尬,伸出筷子夹起一根近处的老山芹,放进嘴里勉强的咀嚼着。

这里的老山芹的确是道美味!那清新的芹香在口里瞬间流进肠胃,也许是他太饿了,饥不择食。这口老山芹是他平生没有吃过的,清香无比,好吃极了,吃了还想吃。

这四个家乡的猪食小菜在这里成了美味佳肴,被果兴军洗劫一空。

“这些菜怎么会这么好吃?这些猪食在这里竟成了美味,你们是怎么做到的?”果兴军十分不解。

“老人家,看见我的同伴了吗?能喊他过来一起吃个饭吗?”果兴军想起了王军。

“哈哈,他是来不了的,他被那伙恶人带走了,现在是凶多吉少,你吃饱了,咱们该去看看了......”老村长回答。

老村长说完,站起身子率先走出了屋子。

果兴军跟在老村长的身后,心急火燎的出门就想跑起来。

“你跑的动吗?”老村长问他。

果兴军想跑,可腿却不听使唤。这就是梦,人们在梦里常常遇到的情形。他相信了自己依然是在梦里。也许王军根本就没有危险,他站在了原地。

“来吧,小伙子,走!”老村长拉着果兴军的手朝着远处的山沟走去。

这真是个神奇的梦,果兴军的意识一直处在清醒状态。周围的环境,所有的行为,一切的一切都在真实的发生着。只是,这里发生的一切又都是梦幻的不现实的,就像是发生在神话电影里。

老村长拉着果兴军穿越了眼前的山脉,那脚步是轻盈的,也是飘忽的,像是腾云驾雾一般,穿行在山野,脚上没有踩地的感觉,飘进了他和王军所在的大峡谷。

他看见了王军被十几个人围困在当中,遍体鳞伤。人群里没有那个神秘的男孩子。

“打死他吧,留着他已经没有意义了。”一个瘦高个子说道。

“说!最后一次问你,那个姓果的跑哪去了?再不说就打死你了。”发问的是个黑脸家伙,果兴军认识,他就是董江。

“王八蛋!我干死你!”果兴军猛的扑向手里拎着铁棒的大江子......

大江子仍然叫嚣着,这些人继续踢打着遍体鳞伤的王军,果兴军这几个人就像不在现场一样,他的叫骂这些人根本没听见,也没有任何报应。奇怪!

果兴军就是在梦里,他的举动只能是无谓的努力,手无法抬不起来,身子也无法动弹。他努力的挣扎,想让自己尽快从恶梦中醒来。他开始狂呼乱叫,乱踢乱踏!他急疯了,可就是无法醒来。

大江子从地上捡起一把刀,蹲在王军的身边,将刀尖顶在王军的脖子上,满脸狰狞的说:“姓果的在哪?我数三个数,数到第三,你就没命了......”

果兴军知道,大江子向来是说到做到,这次,王军肯定是没命了。

“一!二!......”

果兴军急了!奋力的想挣脱这个身子的束缚,他想从恶梦里逃出。

这梦是真的,一定是真的!

然而,无论怎么努力,果兴军身上能动的,只有眼睛和嘴巴,他把眼睛转向了老村长,嘴里说出了:“老人家,救救他吧!”

老村长走到大江子跟前,伸手抓住了他拿刀的手腕......

上一章第44章
下一章第46章
同类热门
  • 城里城外,花落满天城里城外,花落满天云煜|现实一个穿着奢华的女人踏上D市的这一刻开始,林晨的遍体鳞伤被她看得无所遁形,谢蓝灵的心扉被她毫不留情的撕开。然后,所有的人,仿佛之间隔着一面厚厚的城墙,看着同样的落花,伤怀着一颗鲜血淋漓的心,向往着远方……
  • 这个季节有点甜这个季节有点甜石雨青|现实初见时,她是他的同学,单纯天真又可爱,他对她一见钟情。 再见时,她蜷缩在医院里,迷茫痛苦又绝望,他想照顾她一辈子。 可他从没想过,她和所有女人一样,为了钱可以放弃一切。 “陆莹,你知道吗,我楚昕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一件事情就是认识你。” 慈善晚会,楚昕带着自己的妻子张狂的经过陆莹面前。 “可你知道吗,我从不后悔认识你,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 再见笑长再见笑长傲花田|现实1988年,18岁的高三年级学生徐笑突然莫名地拥有了一份属于自己未来的记忆。“你说你要考大学?你知不知道现在的高考升学率是多少?我们学校已经连续三年剃光头了,没有考上一个大学生?”“全班64个人,你排在第63名……”“泥鳅扯不起黄鳝那么长,烂泥糊不上墙壁。就是说你!”徐笑诡异地一笑,心道:“我还想当艺校校长呢。”他成了全国著名的油画家,又被誉为最天才的少年畅销书作家,他还是一个创造神曲的流行音乐词曲作者!他是校长,可是所有喜欢他的人都称呼他为“笑长”。徐笑一本正经道:“其实我真的只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 皆白独黑皆白独黑漫院无霜|现实不管你圈子多硬,有多少人,请跟我好好说话,别动我兄弟,更别打我女人的主意,否则你连跪下的机会都没有...谁若敢夺吾所爱,必让他血流成河!——陈浩明
  • 我渴望的明天我渴望的明天心台上|现实美好,在过去是心有所憧憬、现实中热爱的一切和缅怀时的记忆犹新。 如今,只想在未来的某刻等到了成为真正的自己。 平平无奇的青砖构路和绮丽星光在我们的生活路上都有自己的独特意义,如果你渴望的明天如流星般划过头顶,你会为每一个昨天都在奋不顾身终于换来了希冀的自己无声留下热泪吗? 故事的主角,是每一个努力定义自己的人,是你。
  • 奈若何如兮奈若何如兮茹晓笙|现实奈若何兮,古语,意为无可奈何。奈若何如兮,我赋予它的含义是假如有如果,如果勇于抗争,是否还是没有办法,只能这样。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渐渐的失去了勇气,也就多了更多的无可奈何。如果再见到那个人,你是会笑着打招呼,还是掩面转身?花奈若还沉浸在和男友分手的悲痛中,却意外的和毕业生人称完美学长的叶如兮相识了。叶如兮英俊帅气,气质高贵,多才多金,还没毕业就已经自己开了公司。欲戴王冠,必承其重!第一次对一个女生感兴趣的他和花奈若将会擦出怎样的火花,他是如何宠溺自己爱的人,两个人从校园走入社会又经历了什么?这是一段属于花奈若和叶如兮的故事也是一个属于我们那些年和青春有关的故事。
  • 大筑梦家大筑梦家不是妖孽|现实我只是小小的心理健康课的助教,而他们,却叫我筑梦家!
  • 月待圆时花正好月待圆时花正好百里知秋|现实少年得志的职场精英,突遭重大变故。情感受挫的男主角,又遭无妄之灾。在远离尘嚣的海岛上,邂逅了一份没有烟火气的温馨。遁世的他,索性抛却一切。所有的一切都失去的时候,却因为内心的平和,却又在事业和生活上都得到了更多。他不由万千感慨:此心安处,方是吾乡。
  • 旅行客记旅行客记辻壹|现实我们年轻的时候,总是把创作的冲动误以为是创作的才华;总是把对孤独的恐惧误以为是对爱情的向往。
  • 莫使心忧莫使心忧悲莫怀|现实故事讲述的是一群高中生,其中并没有过多描述高中学习压力的文字,小说侧重讲述高中的日常生活,讲述的是人在人生的某一个站点遇到另一个人的故事。人海茫茫,偶然相遇的人各有各的忧愁烦恼和不能说的秘密,有的话溢于言表,有的话深藏内心,故事中的青年不懂何为生活却一直身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