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现实陌生的恐惧

第45章

小花离开了宏观煤矿,又一次住进了那个令她伤心的小二楼。这次,她没有保镖,她有自由。她想起了姚宝妈,她为她生过大孙子。

崔月来了,她让崔月帮他照看小黑头,她一个人走进了繁华的农贸市场。

她知道,大江子的老婆就在她的身后,她不怕,她现在什么都不怕,就算是大江子跟在她的身后,她也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繁华的农贸市场,繁华的正阳路,只要是人多的地方,只要是繁华的地方,她都去,她每天疯子一样游走在台河的大街小巷。

她在找人,她在找姚宝的爸妈。

夜静下来了,拖着疲惫的身躯艰难的登上了二楼。

“崔月,今晚留下来陪陪我吧!好久没和你掏心肺腑的说说心里话了。”小花的神情有些恍惚。

“好吧!”崔月留了下来。

“小花姐,我知道你每天去市里干嘛!是找那个卖菜的老太太吧!以前他俩总是疯疯癫癫的在街上乱跑,现在老太太生病了,老头子伺候着她呢,好像他家就在咱们附近。”崔月直接说出了小花想问的事。

“哦!......”一句话惊醒梦中人,小花恍然大悟,她们的家就在这附近,她和姚宝结婚的那个小厢房。

那个跟踪小花的女人更是疲惫不堪,吃过晚饭早早的就睡着了。

那个破旧的小厢房更加破旧了,站在窗前就能闻到屋子里传出的骚臭气味。

“妈,我是小花,你还记得我吗?”小花走到老太太的炕边,借着昏暗的灯光仔细的打量着躺在炕上的老太太。

老人家已经瘦的皮包骨,只有眼睛还有些精神,看见小花走进屋子,她努力的想坐起身子,可她自己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

那老头依然是疯态,笑的比哭还难看,自从小花走进屋子他就一直在笑,那笑声让人身上起鸡皮疙瘩,那表情却是是懂非懂的样子。也许,老人家见到小花精神也好了起来。

小花没有厌恶这里,伸出双手将老太太扶坐起来,将脸离得更近些接着问道:“老妈妈,还记得小花吗?你的儿媳妇可怜的小花。”

老太太终于缓过神来,“哇”地哭出了声。

姚宝的姑姑从上房走进屋子。

“孩子,难得你还记得她们,还能来看看他们。”姚宝姑姑拉着小花的手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姚宝死后爸妈疯了,她们风里雨里不停的在大街小巷寻找死去的儿子和失踪的儿媳,那些年他们没少吃苦。后来,老太太的疯病突然有了好转。慢慢的,老太太清醒了。

老太太清醒后就不再往外跑,整天的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言不语。这让姚宝姑姑很是担心。果然,在一个漆黑的雨夜,姚宝爸敲开了妹妹的房门,疯子说出了正常人的话:“小妹,你嫂子不行了......”

姚宝妈病了,是脑出血。

老人在小姑子一家人的努力下捡回了一条命,却闹了个半身不遂,瘫在了炕上。

半夜了,小花不忍离开,被姚宝姑姑强行送了回去。

这晚,姚家人知道了小花为他们生大孙子的事,这给这个苦难的家庭带来了快乐,也带来了生机。小花没有告诉他们孩子的去向。

打那以后,小花每天去看望姚宝爸妈,为他们做好吃的,给他们洗洗涮涮,把屋子收拾的干干净净。

小花的到来给这对苦难夫妻带来了生机,姚宝爸的精神好了起来,姚宝妈也神奇的能坐起身子吃饭了。

一天下午,小花走进了台河煤矿,她是来找果兴军的。小花在这个时候找果兴军有两个目的,一是来和果兴军告别,她就要离开台河了,有好多话要跟果兴军说,也有好多事要跟果兴军交代。二是想通过果兴军找到小川子,她要带走那个孩子,就是她和姚宝生的那个孩子。

在台河煤矿,小花意外的遇到了小川子,招待她的也只有小川子和静姐。

此时的果兴军正在那个大峡谷里与一群神秘的亡命徒进行生死搏斗。

当夜再一次降临大峡谷的时候,果兴军又一次神奇的走进了那个梦里的村庄。这梦是真的,因为,他在梦里身体是有知觉的,他反复的实验,所有的一切都是正常的。他用力的捏遍了身体所有的部位,疼痛一次次的提醒自己,这里的一切都是真的。他努力的将周围的环境记在心里,把发生在梦里的一切都记住。

曾经梦里那个村庄依然和谐秀美,这里的人是真正的共产者,这里所有的一切资源都是大家共同的也是共享的。这里有超市,却没有服务员,也没有收款机。超市里的所有商品都是免费的,其实,既然是免费的就不能称为商品了,更准确的说这里就是村民日常生活的所需物品的仓库。这里的食品用品与外边的几乎没有区别,人们的生活习性也无差别。

老村长来了,还是那个男孩带他过来的,很是热情。

“小伙子,又见面了,一向可好啊!”老人热情的与他招呼。

“老朋友了,不用客气,今天请你吃这里的特色,山野四宝。”老村长笑吟吟的说。

果兴军的确有了饿的感觉,他并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又一次走进这里的,只知道现在应该是在那个神秘的梦里,所以,他小心翼翼的留意着身边发生的每一个细节,努力的把这里的一切刻在心上。

他随着老村长走进了大食堂,食堂里空荡荡的,只有一个十八九岁的小男孩,应该是这里的服务员吧。不过,在这里所有的劳动都是无偿的,所以,服务员的称呼当然也就是错误的。老村长告诉他,今天,这个男孩值班。果兴军只“哦”了一声,没有多问。

菜饭端上来了,四个馒头一碗土豆汤。那个所谓的“山野四宝”也不过就是果兴军家乡喂猪用的四种野菜~~苋菜,马齿菜,蒲公英和老山芹。这些菜在果兴军的家乡是用来喂猪的,可在这里却成了人们的美味。

果兴军对这些猪食不感兴趣,拿起白面大馒头大口大口的吃起来,偶尔端起那碗清水汤喝几口。

老村长笑吟吟的看着他狼吞虎咽,将四个小炝菜往果兴军跟前推了推,说道:“小伙子,尝尝我们的特色美食,一口不吃不是白瞎了我们的心思?”。

的确,果兴军略显尴尬,伸出筷子夹起一根近处的老山芹,放进嘴里勉强的咀嚼着。

这里的老山芹的确是道美味!那清新的芹香在口里瞬间流进肠胃,也许是他太饿了,饥不择食。这口老山芹是他平生没有吃过的,清香无比,好吃极了,吃了还想吃。

这四个家乡的猪食小菜在这里成了美味佳肴,被果兴军洗劫一空。

“这些菜怎么会这么好吃?这些猪食在这里竟成了美味,你们是怎么做到的?”果兴军十分不解。

“老人家,看见我的同伴了吗?能喊他过来一起吃个饭吗?”果兴军想起了王军。

“哈哈,他是来不了的,他被那伙恶人带走了,现在是凶多吉少,你吃饱了,咱们该去看看了......”老村长回答。

老村长说完,站起身子率先走出了屋子。

果兴军跟在老村长的身后,心急火燎的出门就想跑起来。

“你跑的动吗?”老村长问他。

果兴军想跑,可腿却不听使唤。这就是梦,人们在梦里常常遇到的情形。他相信了自己依然是在梦里。也许王军根本就没有危险,他站在了原地。

“来吧,小伙子,走!”老村长拉着果兴军的手朝着远处的山沟走去。

这真是个神奇的梦,果兴军的意识一直处在清醒状态。周围的环境,所有的行为,一切的一切都在真实的发生着。只是,这里发生的一切又都是梦幻的不现实的,就像是发生在神话电影里。

老村长拉着果兴军穿越了眼前的山脉,那脚步是轻盈的,也是飘忽的,像是腾云驾雾一般,穿行在山野,脚上没有踩地的感觉,飘进了他和王军所在的大峡谷。

他看见了王军被十几个人围困在当中,遍体鳞伤。人群里没有那个神秘的男孩子。

“打死他吧,留着他已经没有意义了。”一个瘦高个子说道。

“说!最后一次问你,那个姓果的跑哪去了?再不说就打死你了。”发问的是个黑脸家伙,果兴军认识,他就是董江。

“王八蛋!我干死你!”果兴军猛的扑向手里拎着铁棒的大江子......

大江子仍然叫嚣着,这些人继续踢打着遍体鳞伤的王军,果兴军这几个人就像不在现场一样,他的叫骂这些人根本没听见,也没有任何报应。奇怪!

果兴军就是在梦里,他的举动只能是无谓的努力,手无法抬不起来,身子也无法动弹。他努力的挣扎,想让自己尽快从恶梦中醒来。他开始狂呼乱叫,乱踢乱踏!他急疯了,可就是无法醒来。

大江子从地上捡起一把刀,蹲在王军的身边,将刀尖顶在王军的脖子上,满脸狰狞的说:“姓果的在哪?我数三个数,数到第三,你就没命了......”

果兴军知道,大江子向来是说到做到,这次,王军肯定是没命了。

“一!二!......”

果兴军急了!奋力的想挣脱这个身子的束缚,他想从恶梦里逃出。

这梦是真的,一定是真的!

然而,无论怎么努力,果兴军身上能动的,只有眼睛和嘴巴,他把眼睛转向了老村长,嘴里说出了:“老人家,救救他吧!”

老村长走到大江子跟前,伸手抓住了他拿刀的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