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2章 将信将疑

“那倒请你说说,这些年都调查出了些什么,若是说不出个所以然,这间密室便是你的葬身之地!”我收回了匕首。

“几年不见,你这孩子竟变得这样……”

“少废话!别妄想拖延时间!”我重新将匕首架到他的脖子上。

“让你知道也好,这是早晚的事情。”方锐叹了一口气,道:“出事那天夜里,成王殿下正在府上用膳,徐公公突然派人来送信,说皇上接连召见几位大臣,甚至还有大理寺的人,每位都急匆匆的,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这人前脚刚走,后脚徐公公的干儿子——徐文达便到了。他告诉殿下,皇上已经决心诛杀叶大人一家,下令岐王带着五百禁军前去捉拿,让殿下赶紧想法子救人。事情来的突然,殿下不清楚来龙去脉,便想着先进宫面见皇上,那徐文达却跪在殿下面前,涕泗横流……”

徐文达先扣头谢罪,自称不小心窃听到皇帝谈到我的父亲,他身为一介宦官,过问朝政是死罪,所以打算赶紧离开,谁料这时候他听到皇帝猛地掀翻了桌子,他不禁有些好奇,驻足门外继续窃听。结果便听到了“渭河决堤实属叶航贪污所致”,他觉得事有蹊跷,便将事情告诉了徐公公。徐公公那几日突发痢疾,瘫在床榻上,无法侍奉皇帝,也因此徐文达才有机会偷听到这些事情。徐公公知晓后便让他继续打探,派了另一个小太监到成王府邸。然而事态远比他想的危险,大理寺的黄忠黄大人得到密报,称渭河河堤修建有偷工减料之疑,而这正是决堤的决定因素。黄忠立即派人暗地里搜捕送密报之人,严刑拷打后便招了一切,还提供了所谓的证据。他说的版本便是后来震惊天下的“贪污巨案”,当然,黄忠没有盲目信从,尽管身为大理寺卿应保持绝对的公正,但他其实对成王有些偏颇,而我的父亲跟成王交好,这样的关系让他不得不小心处理。可是一番追查下来,结果出乎他的意料,即使他再不愿意相信,这也是“事实”。于是,他整戴衣装,换上朝服,带着所有的证据进宫觐见皇上。皇帝知晓后大怒。

徐文达觉知事态严重,在徐公公的指示下,出宫前来告知成王。

“因为决堤,上万的百姓流离失所,不少匪徒趁机煽动作乱,整个大齐都变得十分混乱。而北凉也蠢蠢欲动,偷袭我大齐边将。内忧外患的情况下,皇上日夜操劳,性情也变得有些狂躁。若他知道一切的罪魁祸首是叶大人,极大可能会就地格杀。事情来的蹊跷,必须从长计议,所以殿下打算先让叶大人避避风头。可惜,棋差一步,满盘皆输。殿下如此精明,却还是上了那徐文达的当!”

“上当?”我忽然觉得这个故事很好笑,都说成王是天生奇才,竟然会上了一个小太监的当?

“是啊,关心则乱,若是殿下能稍微清醒点,一定能看穿这个谎言。徐公公什么时候病不好,非得是在那一天?他已派人前来告知,算是卖了殿下一个人情,为何还要再派干儿子来?叶大人出了事,殿下脱不了干系,太子的位子究竟如何,都很难说,这种情况下让自己陷入困局,可不是他的行事风格。更令人咋舌的是,没过多久徐文达便得病死了。”方锐叹了一口气,继续道:“若你真是叶大人的千金,便该记得当年追杀我们的黑衣人。”

“当然记得。你怎么解释?”我冷笑一声。

“那是断龙堂的死侍。与他们交手的过程中,我偶然看到他们手臂上有一条蛇的刺青,后来我便根据这个图案一步步查下来的。”

“那你知不知道,有一个死侍自尽不成被抓,经过严刑拷打以后,他招了——这一切都是成王的阴谋。成王为了招兵买马,利用我父亲在渭水河堤做手脚,从中榨取了十五万两银子,河堤决堤后,成王怕事情败露,便假装好心让你带我们逃走,背后却派了精兵追杀我们。在他的计划里,等这些精兵完成任务自杀,他再将所有的罪责推到我父亲身上,便没有后顾之忧了……”

“你在胡说什么?!”

“可惜,就算皇上知道了真相,他还是依照成长的计划,把所有的错都嫁祸给了父亲……”我没有理会方锐的咆哮,继续道。

“若不是轩哥哥及时赶到,我早就成了那些精兵的刀下野鬼了。你也真是可怜,为他卖命那么多年,却没想到只是他的一步死棋。”我原以为他知道成王的阴谋,不过看他的样子并不像撒谎,我暂且这样认为。

“轩?天哪,你……你不会站在岐王那一边吧?他可是你的杀父仇人啊!”方锐挣扎着站起来,狠命抓着我的肩膀,瞪大了眼珠子。

方锐腿脚腿脚不好,我没怎么用力,便将他甩到了地上,“你所知道的东西,都是凌宇想让你知道的,只有这样才不会露馅儿,你怎么还不明白?”

“不明白的是你!”方锐拍打着地面,“凌轩和皇后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削弱殿下的力量!渭水河堤的主要负责人是周少伟,他是皇后那边的人,怎么可能帮着殿下做事?但凡殿下想要动什么手脚,皇后他们都会死死盯着,不可能瞒过他的眼睛!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话,大可以自己亲自去查,当年参与这件事的杨征,就住在京都的七江客栈,你去问问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方锐咳嗽了一阵,“糊涂啊!你怎么偏偏与岐王有关系!”

我所知道的一切都是轩哥哥告诉我的,相比较方锐,我自然相信他的话,可是如果能够离真相更近一点,我还是应该去做的。更何况,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找到证据,证实成王的罪行。

我拿出早就备好的蒙汗药,硬给方锐灌了下去,这药效够他睡上个一两天。只要他不醒过来,我就有机会再凌文渊发现之前,找到一些证据。

出了书房,天已经有些蒙蒙亮。我必须尽快找到那个杨征,如果他真的是那个案子的证人,那就必须抢在凌文渊之前找到他。

回到东宫,妙黎急急走上前,道:“姑娘大半夜去哪里了?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回来就好。”

“我有事出宫一趟,你尽量帮我瞒住其他人。”我一边翻箱倒柜的找出宫令牌,一边吩咐。

“偷偷出宫?”妙黎诧异道:“殿下让我跟在姑娘身边,寸步不离,若是你要出宫,就带上我好了。寸涟虽有些鲁莽,但也算得上忠心,就让她……”

“这件事你不用管了,我有重要的事要去做。”对于重查旧案这件事,越少的人知道越安全,不知为何,我不想让轩哥哥知晓方锐活着的消息。这种感觉让我很不舒服,一方面我是相信轩哥哥的,另一方面却瞒着他这个重大的消息。

我手忙脚乱的换了一身宫女服饰,带上了那把匕首。

“从姑娘中毒后殿下便吩咐妙黎保护好你,况且宫外的事自有其他人去处理……姑娘想出宫,恐怕不是殿下的命令吧?”妙黎的语气有一点犹疑。

“你是在怀疑我?”我冷笑一声,“放心,我很快便回来,到时候我会亲自将一切告诉殿下。今天我一定要出宫,若你想让我的身份暴露,就只管将一切交给寸涟好了!”我将令牌收起来。等方锐醒过来,他便会将我还活着的消息告诉凌文渊,事情会变得很麻烦,不过好在方锐没有看到我的面容,我的身份应该不会被戳穿。

“这……”妙黎明显被我的一番话噎到了,没有等她再次开口我便离开了。

七江客栈是个较偏远的客栈,我打听了许久方才找到。门匾上的灰尘沉积了厚厚的一层,“七江客栈”四个字模模糊糊,有些看不分明。

同类热门
  • 青川旧史青川旧史梁语澄|古言据书籍有载,青川史至少两千年。 两千年间这片大陆上发生过许多荡气回肠的故事,出现过许多叱咤风云的人。 但后世谈论最多的,始终是青川纪元第三百年起,祁国景弘一朝那十余年间。 明光台上曾星落如雨。 百年不亮的听雪灯一度耀彻霁都。 苍梧城的冬天永远长风猎猎,暗香却能穿过时间与尘封的秘密一路往南,刺破终年云雾的蓬溪山。 从来没有哪个时代同时出现那么多传奇少年少女。 也就再没有哪一个十年,能如烟花爆破般逐个揭开那么多经年难解的悬案。 据说她们当中有人回去了。 据说他和她重逢在初雪即大雪的山林。 据说每年烽火长明那日是她的生辰。 据说几百年过去了,那些橙花香气依然流淌在祁宫的夏夜。
  • 一纸姻缘一纸姻缘宇亦晗|古言一个米虫的穿越奋斗史。用一张薄薄的纸谱写属于古代女子的“日子”。
  • 农女福妻别太甜农女福妻别太甜秦清水|古言【纯甜宠文~】唐妙妙是公认的傻妞,是村里人口中嫁不出去的赔钱货,是亲戚眼中可以卖了换钱的香饽饽。 谁也不曾想到,就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傻妞,却嫁给当朝最厉害的将军,还被将军宠上天。 世人只道战神沈修辞意外出事后被人坑了个傻媳妇,纷纷替他打抱不平,却又怎知他甘之如饴,甚至心甘情愿。 曾经他为了百姓保家卫国,后来,却是为了守护她的笑颜。
  • 凤未环凤未环杜圈圈|古言三千佳话,魏国妖后凤未环,祸害苍生,终被永世逐出人界
  • 皇上有喜之皇后嫁到皇上有喜之皇后嫁到夜尘筱|古言从苏醒的那一天,她便失去了所有的记忆,据尘药所说,她应该二十岁了,一个寻常女人二十岁,应该有夫婿,甚至应该有孩子了,可她甚至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 乱世倾城:公主和亲记乱世倾城:公主和亲记笙歌已凉|古言她,一国公主,不曾受宠。他,王朝公子,享有盛名。送她的琉璃印,许他的一世安。“这琉璃印既然如此珍贵,还是物归原主吧。”“什么时候你离开我了,什么时候还给我也不迟。”乱世离殇,他和她的一生,利益权衡,辗转流离,终究不是赠与还那样简单。几多变换,得来你终此一生的不弃。沧海桑田,只求你携手白头的不离。
  • 将门毒女将门毒女颜新|古言一朝穿越,她成为将军府上被丢弃在外的嫡女。她的父亲遗弃她,祖母厌恶她,姨娘设计她,母亲被逼疯,兄长被践踏。素问涅槃重生,既然你们今日无情,就别怪我从此无意。面对这个冰冷无情的家族,她誓要护母亲,保兄长,惩贱人,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嗜血小狂妃:冥王,宠宠宠!嗜血小狂妃:冥王,宠宠宠!卿本伊人|古言她的名字是茹若兰,温柔雅致的一个名字,然而普天之下听到她名字的人无不毛骨悚然,骨寒毛竖.摄政王的女儿茹若兰,天下皆传得她者可得皇位,然后她的行事作风让人避之三舍,却有更多为了皇位而接近她的人,有的人甚至死无全尸,,,,直至她埙落的那一天她却始终没有嫁出,只因为她心有所属,只因她狂恋的北冥翼被毒致死,她为了他疯狂报仇,并且诛杀那已经攀爬到与她几欲势均力敌的南封王与那令北冥翼心心念念却背叛于他的上官柔家族上上下下上千余口人全部在他们的面前处于级刑,让他们痛苦欲绝,却又慢慢被折磨致死.然后才在冰棺面前抱着北冥翼倾诉她对他的爱意并且饮下一杯毒酒,陪他而去,然而这才只是故事的开端,北冥翼重生归来.
  • 王妃衰到家了王妃衰到家了龙吃凤蛋|古言她,是二十二世纪墨氏家族的传承人,从小衰运当头,练习个符咒都能够死人,摇身一变成为丞相府大小姐, 衰神系统在手,从此好运我有。 什么?说我丑八怪?变美符水一喝倾城天下。 直到系统君让她去勾搭那令人闻风丧胆的鬼王殿下,她的生活再无其他。 “王妃,今天系统君给你派什么任务了?是投怀送抱?还是直接推倒?”鬼王殿下坐在轮椅上怀中抱着某位羞红脸的女人,一脸邪魅的笑容。 系统君躺枪,忍不住哀嚎道:这可不是本系统派的任务,这是倒霉孩心甘情愿的!
  • 素手医仙之夫人快嫁我素手医仙之夫人快嫁我木子纱|古言在二十二世纪,她是被父母卖给研究院的可怜孩子,就因她听得懂动物语言,父母就卖了她,呵呵,多么可笑,她死在研究人员的手术刀上,本以为会见到黑白无常,喝孟婆汤轮回转世,可怎么就穿越了?而且还是穿越在一个被遗弃的婴儿身上,这一世又是被抛弃的命运吗?(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