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6章 小白马会吃醋的

“怎么回事啊你,这么不小心!”

元帅一阵嗔责的声音传来,着急忙慌的便将手中盒饭扔在窗台上,俯身直接抱着她起来。

刚才一路狂奔带小跑的到了走廊,看到她刚想大喊,却不想,这手还没招,就见她平地一摔,近看才知道原来地上有一滩作孽的豆浆。

“?”

“!”

月亮怔怔诧异的足足看了两秒鞋的主人,最后眼睛瞪得跟铜陵似的,“……”不、不是,你怎么来了?

朕的白马王子哪里去了?

“没摔疼吧?”

元帅小心翼翼的护着头将她抱起,过度的紧张,导致他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此刻动作有多么的不合适。

单臂搂在月亮的腰身,低下头,气息吁吁的问着她,目光灼灼,口吻焦急。

距离近的,远远看着竟像是在……接吻。

月亮,“!”兄dei,男女授受不亲,放手,快放手!家里小白马会吃醋的!

月亮瞪着眼,暗搓搓的推掐着他,奈何男生关心则乱,什么都没意识到,只是继续伸手探着她的额头,碰着她的肩膀,口里不迭的问着。

“这儿疼不疼?那这儿呢?”

懵圈了的月亮几乎可以感受到,背后有一道利如刀剑般的寒眸正如冰窖一般狠狠戳着自己。

“……”我心如刀绞!

“我不疼!你赶快回班吧!”

月亮忽然狠狠推了他一把,中气十足的大喊一声,末了怕他也摔着了,还好心扶了一下。

元帅被推了一下,果然顿住了,随即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似的,条件反射的朝着办公室望去,猛地松开抓住她的袖子。

糟了,没被班主任看到吧?否则连累到月亮就不好了。

“呼~”

你大爷的,正告白仪式呢,不给兄弟助攻,专门来捣乱!

月亮长长的松了口气,刚准备转脸继续她的‘认错增加好感度仪式’。

不想,身旁元帅忽然脱下自己的衣裳,在她措手不及之前,牢牢的将她裹成个二傻子。

某懵比月,“……”你这又是干啥呢大兄弟?有病医务室右拐,好走不送谢谢。

“快回班,我给你看看。”

元帅二话不说,一手拎起窗台上的盒饭,另一手强硬的拽着她朝一班走。

“干嘛?干嘛?我不走,我还有事呢!我可以的!你放开我……”

月亮先是惊愕了一下,随即意识到他没有在开玩笑,而且挣脱也挣脱不了的时候,绝望的呼唤着。

元帅!老娘要和你绝交!绝交!

*

寂静的二班里,天色渐渐黯下来,灯光一排排被打开,脚步声纷纭。

不知何时,靠近窗口的位置蓦地传出一道巨大碎裂声,引得同学们纷纷惊恐回望。

薛凯刚从食堂回到班,就看见那一幕,吓得连忙跑过来攥着他的手,“班长,快松手啊,你干什么呢?”

陆景云脸色阴沉的可怕,耳际有一圈红,下颌绷到极度的隐忍状态,骨头的形状都依稀可见,瞳子黑的发翳,手中紧握一柄叉子,拳头生生将餐盘砸碎,碎裂的瓷盘细末嵌入肌理,一双极为好看的手脉上流着殷红鲜血。

好像不觉痛似的。

整个人全然透出一股子岌岌可危的病态。

那场景,似魔咒般徘徊在脑海中,经久不散。

她窝在男生的怀里,小女生似的忸怩撒娇,细细指骨交缠,就连惊愕的样子,都展露出前所未有的娇憨萌态。

呵呵~

男生的手还死死抵在细末之中,任血顺流,嘴角却乍泄出一抹刺眼的笑容。

是啊……

他们才是情侣。

他算什么?

只是一颗被单独抛弃十年的种子,而她早已脱离阴暗沼泽。

甚至,已经忘了他。

只有不重要的人,才会被忘记。

男生指骨一时间紧绷的发白,面上血色尽失,越发凸显出眼底的痛楚和扭曲。

可是她骗他……

难道不应该付出代价吗?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前桌我们恋爱吧前桌我们恋爱吧陌钰语|青春在高中,有多少朦胧的倾慕,是从阳光明媚的午后,微风吹过的几秒在心底悄悄发芽。 正如韩钰和郭喆,有意阻挠的错过,迟迟未到的答复,都让这份感情慢慢被时光封尘在韩钰的心里 郭喆大学前夕的出现,能否让韩钰回心转意...他们之间又能否回到最初。
  • 离落寂爱离落寂爱蟹老板K|青春“我爱你”男人走过来从背后抱着身前这个娇小的女人。“我们会一直这样下去吗?”女人太怕这美好的时光溜走,想留住它。“会的,我们会一直这样下去,我也会一直让你幸福的。”在此男人对女人承诺,并此他后来也做到了他所说的......
  • 摇身一变花美男摇身一变花美男时小年|青春她家闺蜜大人太彪悍,吓的大姨妈都不敢光临。她家闺蜜大人力大如牛、健步如飞,没办法,这个世界有一种人叫女汉子。她家闺蜜大人很护短,谁欺负她的下场都没有好结果,比她亲爹妈对她都好。她家闺蜜大人会变身,彪悍女汉子摇身一变腹黑花美男,还捧花向她单膝跪地求婚:“夏安婷,嫁给我。”尼玛啊!谁能告诉她这是多大的恶作剧!
  • 洛时:懿生一沫洛时:懿生一沫文麦|青春原名《霸道冷少别过来》但是后来名字改了,所以请谅解啦“洛懿,听我说。忘记是很痛苦的,从前如是,今天也如是。不过,以前的痛苦是因为记不起,今天的痛苦,却是怕自己无法忘记。”“你爱过我吗?我只需要你一句话”“我不爱你,我从一见到你就不爱你,但是我发现我控制不了我自己,我喜欢你对我笑,喜欢你对我哭,更喜欢你跟我在一起,时沫,我讨厌你让我爱上你”
  • 恶魔来宠我:千金小姐霸道男恶魔来宠我:千金小姐霸道男梵芗幽|青春“你爱过我吗?”“没有,我一直把你当做妹妹!”“可我从来没有把你当哥哥!知道吗,我很爱你!”“可我爱的是别人!”为什么,爱的是你,狠的也是你,最后伤心的却是我!
  • 诺言辞落空如梦诺言辞落空如梦阿小幼|青春那年的夏天莞梦遇到一个叫做言诺的男孩。 他们的相遇仿佛命中注定。 儿时的承诺是否会让彼此 成为那青春年华中最美好的那一个。 诺言辞落空如梦,莫负青春笑泪酸 片段一: “夏莞梦,如果可以我希望我这辈子从来没有遇见过你。” 片段二: “对不起,我爱你。”
  • 习习清风,琪开得南习习清风,琪开得南繁萝|青春昔日的好友,如今的敌人,一场车祸,使两个家庭支离破碎。仇恨?还是欲望?无声的硝烟弥漫在许习习与葛天琪之间。一次次的算计,一次次的陷害,一次次的背叛。许习习望着那个对她微笑的葛天琪,看向身后的万丈深渊。进,是死,退还是死。许习习的眼神暗了暗,低下头思考了良久。进,尚得一线生机。退,便是身败名裂。
  • 缘来多牵连缘来多牵连独守寂寥|青春他喜欢她,她不喜欢他,那时,他拼了命的保护她。后来,他结婚了,她没有出现,他伤心了。再后来,他有孩子了,她祝福他。她遇见了一个男孩。"穆寒雨我喜欢你""我并不值得你喜欢"
  • 只不过爱你这么简单而已只不过爱你这么简单而已萌面韩柒冉|青春梦?都是梦吗……我早就已经死了吗……对不起,我想我还爱着你。
  • 假如爱有眼睛假如爱有眼睛鸳鸯诗|青春孙明诚年少时曾与父母来到云贵高原的碧见村,在那里邂逅了一对姐妹刘雪君和刘雪仪。 春去秋来,花开花落。多年之后,当孙明诚重返碧湖村,再遇雪君雪仪时,又是一番怎样的景象呢? 假如爱有眼睛,人的一生会经历什么?又会错过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