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都市窃墓志

第115章 存合手

秘密医院,嵌满钢板以及各种符箓的特护病房中躺着数位病号。

全身裹满绷带的李德三聚精会神地盯着墙壁上嵌入式的电视机,此刻,在屏幕里正播放着一档平头百姓们喜闻乐见的七点档节目。看着节目中十数年都未变过的老面孔们,李德三缓缓地估算出了他来到此地后已度过了多少时间,同时也算出了他邻床的夏龙已经昏迷了多久。

已经过去快二十四小时了。

“三、二、一。”随着节目中的报时环节出现,李德三以手指跟随着时钟打起了节拍。

当他数到“一”的时候,病房的门适时地洞开,一队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全身上下只露一双眼睛在外的人走了进来。

“你们来得比我估计的要晚啊。”李德三转过头看向这群人,他的四肢皆被拷在床上,转动头部已经可以算是他能做出的幅度最大的动作。

“迟到好过不到。”为首那人语调轻佻,与队伍里的其他人不同,此人的双眼瞳仁一只黑一只白,黑的倒同正常人无异,白的那只则仿佛是结了一层白翳,令人莫敢与之对视。

言毕,他踱着步子从李德三的床边绕过,径直走向了邻床包得比李德三还要严实的夏龙身边。

他身后的众人亦跟着他围在了夏龙的床边。

“我接下来的操作,你们可都要用眼看着、用心记着!”当着众人的面他摘下了自己的手套,手套之下是一双白玉似的手。

他将这双手隔空按在了夏龙的胸口,口中诵了句:“存神!”

霎时间,两团碧绿的光芒便出现在了他的手心中,他移动着双手,引导着其中一团光芒走向夏龙的头部、另一团走向夏龙的丹田。

待得两团光芒都走到了各自的终点,他再度诵道:“合身!”

光团随着他的诵念声脱离了他的手心、缓缓融进了夏龙的脑袋与丹田。

顿时,夏龙绿了。

淡淡的、却又引人注目的绿光先是包裹住了头部与丹田,然后以这两处为根·据地开始蓬勃发展,随着异瞳男子不紧不慢的引导,这两处绿光终于发生了连接、连成了一处。

于是,夏龙整个的上半身全绿了。

虽然此刻的夏龙被包裹在绷带之下且陷于昏迷之中,但一旁被动围观的李德三还是能够脑补出清醒着的、完好着的夏龙浑身发绿的样子。

那一定滑稽极了。

异瞳男子操作到这里便停了下来,随着他将手撤回,夏龙身上的绿光渐渐熄灭。

“我示范完了,都看清楚了吗?”异瞳男子用他那对骇人的眼向屋内剩余的“白大褂”们脸上扫去。

“白大褂”们悉数错开了目光,莫敢与其对视,不知道是单纯的畏惧异瞳男怪样的眼睛,还是单纯的没有看清楚刚才异瞳男的操作流程。

可能两者都有吧,毕竟这里的“白大褂”一共十位,十个人里头总有那么一两个资质尚佳的仔吧?

异瞳男子扫过一圈后便再没顾诸人是何等反应、到底是看懂了还是没看懂、学进去了没有,因为不管有没有人能在与他对视当中保持理直气壮、甚至不管有没有人敢于与他发生对视他都不是那么的在乎。

无论是什么样的反馈都不会妨碍他说出他的固有台词:“你们是我带过的最差的一届。”

此言一出,“白大褂”们纷纷低头,心理素质稍差一些的甚至已红了眼眶。

只是即便如此依旧无人敢于反驳异瞳男,因为,他是权威。

他确实是权威。

夏龙被送到这里来的时候可以说是只剩下半口气了。

没错。

半口气。

全身骨骼碎了一半,而且还是粉碎性的,代表生命体征的一大重要指标——“呼吸”已经停了。若非夏龙是练家子出身,一身内、外功修为过硬,他就可以被划归到“半口气都没有”的类型里,然后坐享火化套餐了。

这可以说是神仙难救的伤,即便是去国内最好的医院里头找来最好的团队他们能做的事也只有向病人家属道歉:“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但在这里就不一样了。

夏龙在被送到这里后异瞳男便对他进行了一次治疗,治疗手法与他这次当着“白大褂”们的面施展的几乎一模一样,随后,夏龙便直接恢复了呼吸、脱离了生命危险,甚至就连身上的骨头都愈合了大半。

神奇的手段,亦是异瞳男独有的手段。

他称这种手段为“存合手”。

有人称这样的手段为天授,为先天所具有,是不可复制的,但这样的偏见在异瞳男教出了第一名同样可以使用“存合手”的弟子后被彻底颠覆。

不过“存合手”具有局限性:它只能救治伤势,无法治疗疾病以及衰老。

于是异瞳男就被派到了最适合他发挥的地方——神矛局。

“我再做一次,最后一次。”异瞳男没再多嘲讽这群学生,他也没再刁难夏龙——这是“存合手”的另一项限制,二十四小时内它无法在同一目标上起第二次作用。

异瞳男从夏龙的床边移步到了李德三的床边。

“喂喂!我不需要你的治疗!你不要过来啊!”见到这生死人肉白骨的内外科圣手离自己越来越近,受创亦是不轻的李德三却是大声地嚎了起来,“你不要过来啊!”

李德三没能嚎多久,“最差一届”的“白大褂”们以极度干练的动作按住了李德三的手脚、躯干,并堵上了李德三的嘴。

“都给我看清楚了。”异瞳男的双手又泛起了绿,“存神!”

“呜呜呜呜呜!!!!”泛绿的李德三不要命地呜咽了起来,他翻着白眼,浑身汗如雨下,顷刻间便浸透了身上的绷带。

这声音,闻者胆寒。

李德三痛苦的样子鲜活地展现出了“存合手”最大的问题——痛。

这是碎骨断经重生的痛,亦是长歪了、尚未长全的骨骼经络被重新粉碎的痛。

一般人真扛不住这种痛。

“合身!”

当异瞳男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李德三两眼一翻,直接就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