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都市三界贸易商

第154章 他是我男朋友

吴天真在明白自己喜欢的女人,必须自己追求的这个道理后,他开启了猛烈且浪漫的攻势,在赵小萌住的宿舍楼下摆了九百九十九朵玫瑰。

可残忍的不是现实,而是赵小萌根本不在。

这在学校里就闹出了大笑话,不过也没多少人敢笑话他吴大少,但两人在学校里的话题变多了,大多都默认了两人的关系,毕竟校草配校花天经地义嘛。

再说了,他吴大少可没缺过女人,虽然都是投怀送抱。

从那之后,吴天真三天两头送玫瑰,送钻石项链给赵小萌,这似乎成了他日子中的一部分。

当然了,日子中总有些不顺的事情,比如赵小萌不收吴天真的礼物,比如吴天真被陈林笑话。

其实过日子挺简单,但和谁过日子就不那么简单了。

谢夕月今天就必须面对和谁过日子这道难题,星期六,她大早上就起床了,因为一晚上都没睡好,这就是传说中的相亲恐惧症。

不会做饭的她也懒得叫外卖,想到可以叫张磊但没有,因为今天有张磊的任务,她也不想老是使唤人家,索性吃了些葡萄对付对付。

其实张磊大早上也醒了,他做了一个梦,梦到游戏中,凌云轩因为没有达到规定的分数,在他的面前腐烂成一摊血水,然后他便惊醒了。

这不是平白无故梦到的,张磊最近几天总觉得不对劲,像凌云轩和黄丽丽那样记恨他的人,突然躲着他,这事本身就是疑点重重。

但想来想去却只有一种结论,那就是他的背景太大,凌云轩惹不起。

像什么别的点他又切入不进去,冥思苦想是会头疼的,张磊准备继续推算推算,总觉得那里怪怪的。

“起床了!起床了!起床了!”

没等张磊冥思,小猫哥已经跳床上来了。

最近小猫哥的胃口可不是一般的大,以前一天三顿,半饭盆狗粮,但现在一天四顿或者五顿,每顿两饭盆狗粮。

再这样下去,换的狗粮也不够它吃啊,也不知道哮天犬的狗粮够不够,实在不行也只能寄养到幸福饭馆了。

张磊麻利地起床,不是因为小猫哥饿了,而是谢夕月昨天跟他说今天去吃饭。

虽然吃的是午饭,但醒了,等也是不无聊的。

快到十一点的时候,谢夕月给张磊发了信息,叫他自己开车去“金碧辉煌”,这个酒店他知道,上次他拍一家化妆品广告时,就在那里吃的饭。

“请我吃饭也不来接我。”

张磊摇摇头,吐吐槽走出宿舍。

小破车刚出校门就被狗仔盯上了,张磊看了眼后视镜,一辆棕色的别克正跟在他车后面。

张磊没想着甩掉他们,只是开到一个路口的时候,他调头就去了停车场,然后翻墙出去了,那些狗仔看到这一幕,也只能气得狠拍方向盘,整整蹲了半个月,就这么给跑了……

在外面兜兜转转走了一个小时,张磊才到“金碧辉煌”,大热天在外面压马路,为了这顿饭他可真不容易。

张磊没有从正门进去,他通知陈天霸给酒店经理打了个电话,上次来这里吃饭就是走的后门。

没多久,出来一名中年胖子,肉脸上堆满笑意:“您有预约吗?”

张磊说道:“玫瑰包厢。”

这是谢夕月给他发的。

中年胖子说了声“请跟我来”,带着张磊绕到一偏处,上了电梯。

电梯停在六楼,张磊跟在中年胖子身后出了电梯,走廊墙两面都是金黄和碧绿两色装饰,很应酒店名。

在一张古色木门前,中年胖子止步,做出职业性请的动作,说道:“玫瑰包厢到了,您请进。”

张磊点头,敲了敲门。

里面传出一声“请进”。

可张磊却愣在了门外,他随即退后一步,抬头再次看了眼“玫瑰包厢”字样的门牌,心想没错啊,怎么是男人的声音?

张磊想问一下还没走远的中年胖子,就在此时,门已经从里面打开了,同时还有声音传来:“你们这的服务员不会自己开门吗?”

张磊的视野中是一名文质彬彬的眼镜男,梳着大背头,纯白色的寸衫扎在西裤里面,脖子上系着花格子领结,张磊不知道这就是鹰伦风。

“你是?”

“你谁啊?”

两声疑问,前者是眼镜男发问,后者则是张磊。

“张磊来了。”

谢夕月的声音也从包厢里飞了出来。

两人则是同时望向快步走出来的谢夕月,胸前的波澜壮阔也落在两人眼中。

“夕月,你认识这位?”

眼镜男提前发问。

谢夕月笑着说道:“他是我男朋友。”

张磊还没来得及惊讶张嘴,眼镜男便看向了他,说道:“夕月,你别开玩笑了,这位小朋友才多大。”

谢夕月又向前走了两步,一把挽起张磊有些僵硬的胳膊,笑着说道:“邵博文我告诉你,我就喜欢这种小奶狗。”

见这阵势,张磊大概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这不就是三流小说中的相亲挡箭牌的桥段吗?不过……辅导员还真香!

眼镜男邵博文盯着看似情侣的两人,说道:“夕月,谢伯父突然安排我们相亲,你是不是不开心,所以才……”

“我只不过没来得及跟我爸坦白而已。”

谢夕月打断邵博文的话,说道:“你也看到了,我们也没有必要浪费时间。”

她说完就拉着张磊准备离开。

“夕月,我明白,但菜也快好了,都是你小时候喜欢吃的,我看你和小朋友留下来吃完再走也行啊。”

邵博文很有礼貌的挽留。

“你左一口小朋友,右一口小朋友,你是又多老,还是你眼瞎啊!四眼仔!”

张磊是真的有些不爽。

拉着他的谢夕月顿时觉得头疼,她就想赶紧离开,张磊倒好,偏偏给她生事。

邵博文微微挑眉,但表面上却看不出生气,笑脸相迎:“是我的不对,在国外待久了,最近才回国,难免有些口误,那这顿饭就当是我赔不是了,还请朋友给点面子。”

“谁要给你面子啊!”

张磊脱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