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52章

锦鳞微微笑道:“师父一向不喜言辞,若是他对你不同,又可曾待你与旁人不同?锦鳞还望公主好自为之,莫要再招惹三神君的任何一个,不然你的下场,我保证不会好。”

说罢锦鳞便转身,与蒹葭进了明月殿。虹冉气急追了上去,可是刚走到门口,却被一股力量拦在了门外。锦鳞转头说道:“我说过,明月殿不欢迎外人。”

“锦鳞!今日是本宫屈尊来示好,你竟然如此对待本宫!若不是因得你是圣君的徒弟,本宫早就……”

“早就如何?”

听到这句话,虹冉心头一颤,但是很快又冷静了下来。转身见礼道:“虹冉见过苍云圣君。”

“公主若是无事,就离开明月殿吧。”

“圣君,您……”

皓月没再说话,绕开虹冉,进了明月殿。锦鳞方才已经听到了皓月的声音,便一直在原地等着他,可是皓月却也没有与锦鳞说话,如方才绕开虹冉一般绕开了锦鳞,进了内殿。

锦鳞抿了抿唇,和蒹葭说道:“你先回去,我有事要与师父谈。”

蒹葭应了声是,便回了院子。锦鳞跟在皓月后面,也进了内殿。

“锦鳞竟不知,师父也有怕的时候。”

皓月坐在案几后,抬眼看着带着薄怒进来的锦鳞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移开了目光。

“若是今日虹冉不来,我是不是得等到她被抬进明月殿变成了我师母,我才知道苍云圣君是对虹冉公主有情意的啊?”

锦鳞话里带刺语气又酸,刺了皓月一下,他难得用带着情绪的语调开口道:“至少她不会为了试探我,故意降低我的戒心对我下真情散。”

锦鳞一愣,她没想到皓月是知道这件事的,那么……是不是就说明……

“皓月……你……”

“我们两个,只能是师徒。”皓月突然正色道,“阿锦,你出入藏书阁多年,不会不知晓虚无幻镜的意义。”

“我不信……”锦鳞低声说道,“天命算什么?虚无幻镜又算什么?那虹冉公主进了虚无幻镜被认定为您的天命姻缘,难不成您还要娶她?”

“未尝不可。”

从皓月嘴里轻描淡写吐出的这四个字,却化作了最利的刃,直刺入锦鳞的心脏,字字剜心。

“师父莫不是因得那虚无幻镜链接师徒之缘的一见,就注定不会对我有什么其他的情意么?”

“不会。”

“那真情散……”

“那种东西对本君来说,请起到真正的效果么?”

“你说谎。”

皓月却不再答话,锦鳞点点头,说道:“好,好,师父若是执意于虚无幻镜,那锦鳞便知道该如何做了。”

说罢,锦鳞转身出了门。

皓月只看着那一抹纤长身影,带着些许寂寥与决绝味道,轻轻叹了一口气。

“书翁,你在哪。”

藏书阁内,锦鳞唤着,一缕黑雾漫起,绘成两个字:何事。

“你可知道虚无幻镜的来历。”

锦鳞刚问完,书翁就出现在了眼前,毛笔一挥,问道:“何出此问?”

“你知道?跟我说一下它的来历吧。”

书翁想了想,伸了一下手,一本残旧的书籍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上。他递给锦鳞,打量着她的神色。

锦鳞接过,很是小心的,这本书太旧太薄,感觉很轻易就能被捏碎。锦鳞缓缓翻开书页,却只感觉一股力量抓着自己,将自己拖进了书里。强光晃过,锦鳞再睁眼时,发现自己已经不在藏书阁内了。

略略思索,锦鳞便想到自己现在的境遇,应当是与方才那本书有关,她喊了一声:“书翁。”半晌都没有回应,难道自己猜错了,这不是书中的世界,而是……

“咦?你是何人?”

锦鳞回过头去,见是一个少年,十一二岁的模样,但是模样极其俊美,瞬间让身后景色沦为陪衬。

锦鳞还没答话,那少年又说道:“哎,你不是这的人,你是如何来的?”

愣了一下,锦鳞问道:“你怎知我不是这的人?”

那少年不答话,只说到:“虽不是这的人,但是有人同我说说话也是好的。”说罢他招招手,示意锦鳞跟他走,“几日前,我发现了一块很大的水晶,却不知道能拿来做什么,正好你来替我出出主意。”

说着,带着锦鳞来到了一处空地,那少年一挥手,一块巨大的水晶便出现在两人眼前。锦鳞见那快水晶成扁平状,竟也可鉴人,便脱口而出道:“做面镜子倒是很好。”

那少年看过去,疑惑道:“镜子?”

锦鳞想了想,将随身带着的小镜子拿了出来,递给了少年。少年接过,看了一下,说道:“此物当真是神奇,竟能将一个人的容貌照的如此清楚。”说罢笑了,“倒也不错,让世人清清楚楚地看到自己的所作所为,映出天命,未尝是坏事。”

说完,他手一挥,眼前那水晶转眼便变成一面镜子的形状,外形还与锦鳞方才拿出来的有几分相似。

“从虚空而来,照未知之事,从今往后,唤你虚无。”

那个名字一从少年嘴里说出来,锦鳞的心中便咯噔一下,这面以自己随便拿出来的镜子为原型做出来的水晶镜子,不会就是……虚无幻镜吧……

锦鳞又机械地转头看向身边的少年,心里暗暗想着,这位是……

“你不必知道我是谁,异世界的灵魂,我们本来没有机会相遇,但是缘分就是这个样子,往后你的命运也许都已经写好了,但是天命虽难为,但是人力也不可小觑。”

只说到这里,锦鳞就感觉到一股力量又将她大力拽了起来,锦鳞下意识地将眼睛闭上,再一转眼,便又换了一个场景。

眼前出现了另一个男子,很是清润的样子,就连看人的目光都温柔的能溢出水来。

那人目光疑惑,很是感兴趣的样子,问道:“可是镜中精灵?”

精灵?锦鳞将目光放在了那男子手中的镜子上,挑了挑眉,反问道:“我是,从那面镜子中出来的?”

男子点了点头,饶有兴味地说道:“这镜子跟了我好久,我倒是不知,镜中竟还有精灵。”

锦鳞见到那男子手中的镜子明显是幻镜缩水的样子,问道:“这面镜子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这我可不知道了,自我存在这世上之后,便就有了这面镜子,日后,我便会将它送给我心爱的人。”

“你可知这面镜子的用途?”

“不知。”

锦鳞沉吟了一下,说道:“此镜可映天命。”

“天命?天命为何物?呵……”那男子嗤笑一声,又问道:“或许,能见到我未来会因何事消弭?”

“也许。”锦鳞没有否认。

“那便看看,结束我这长久生命的人,究竟是谁。”

说罢,那男子口中默念着什么,转眼,就被镜中光芒吞没,不见了踪影。

我去,不是吧?这幻镜是想启动就启动?怎么自己这边话才说完,那边人家就行动上了呢?这……这书里都是些什么人啊!

而这边锦鳞的腹诽还没有结束,方才那男子却又出现了。

锦鳞被吓了一跳,但是那男子神态有些恍惚,很是怔愣地说道:“此镜何名?”

“名唤虚无。”

“虚无……虚无……”

那男子喃喃重复,这个时候那股力量又一次扯住了锦鳞,就在被拽走的一瞬间,锦鳞听到那男子说:“吾名,吴明。”

锦鳞还没来得及细细思量,一睁眼,便又在藏书阁中了,眼前站着书翁,

“刚刚那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

“我是进入到那本书里了么?”

“没有,”墨迹在空中浮现着,“那本书里没有你的气息。”书翁歪了歪头,像是在思考,又挥笔写到:“这本书可能附上了什么力量,应该是短时间内将你拉入到了另一个时空之中。”

“我进去有多久?”

“约有几秒。”

几秒?才几秒么?锦鳞扯了扯嘴角,自己进去应该不只几秒吧,若是时间上也有偏差的话,可能自己真的,是到了另一个时空?

突然想起来什么,“我方才好像遇到吴明了。”

书翁歪歪头表示困惑,锦鳞看着他用着皓月的脸摆出那副疑惑不解的表情有些不适应,还觉得很好玩,笑了笑,说道:“就是现在所谓的众神之父,我师父的师父吴明。那虚无幻镜是和他有什么联系么?”

锦鳞这么一笑,书翁竟觉得有些晃眼,不觉敛下眼去,又轻轻晃笔写着:“虚无幻镜,是吴明偶然得到的。但是没人知道是怎么得到的。”

锦鳞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

“相传吴明曾经禁止使用过虚无幻镜。”

锦鳞看到书翁写的字,皱了皱眉,“为什么?”

书翁摇了摇头,没再多言,锦鳞这时候已经有些疲惫,就没有再多留,回了明月殿。

锦鳞想和曦彦聊一聊这件事情,但是想着可能曦彦也不会很清楚,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而且因为与皓月发生争执,锦鳞短期内也不想再见皓月了,最好能避免不必要的争吵,但是锦鳞不知道,就是她的这个决定,居然会改变她未来的命运。

上一章第51章
下一章第53章
同类热门
  • 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梵缺|古言为了逃避追杀,贺兰玖躲入水底,一不小心看见了某妖孽果体。她嘴贱说:“哥哥,你……没啥看头?”一句话引发血案,她被妖孽重伤!这下梁子结大了!等妖孽落难了,她又狠阴了他一把。得逞后,她阴险笑了:你毁我清白,我让你不举,公平吧。妖孽反击:“那……我们就凑成对吧。”“!!!……”(妖孽宣言:本王可以欺负你,但,别人不行!)
  • 煜尊帝后:即墨钦煜尊帝后:即墨钦九念熙|古言她,神州大地雪域族最年轻的族长,也是雪域族一直以来最有天分的天才般的人物。一朝穿越成为了北冥大陆四大家族之一的即氏家族的九小姐。一路走来,她失去了最爱的亲人,最好的朋友,也遭到朋友的背叛,同时失去了光明的眼睛。她该何去何从,又该怎样的坚持活下去?她,绝世风华一笑动九天,纵横世间、惊才绝艳、狡猾似狐。生在异世,为了在乎的人可以流血流泪;为了要保护的人,睥睨天下傲视苍生,注定凰耀九天!他,风华绝代一笑倾城,俊美如神,腹黑强大,淡漠如斯。却唯一深爱着她,用尽千万年的等候来爱着一个人。他是北冥大陆的无冕之王,北冥家族神秘的最高制裁者,世人称之为冥帝。她:即墨钦他:北冥煜
  • 红尘怨:半梦浮生红尘怨:半梦浮生安深若|古言世间万物皆因“情”字而生。人情冷暖?爱恨情仇?恩怨离愁?眺望红尘,是解不开的恨,是来不及的爱,是缠绵不休的情。有了爱,便有了恨,有了情,便有了怨。念前尘如旧梦,恨半生如走马。恨一生半梦浮生,图一世安枕无忧。
  • 画得蛾眉胜旧时画得蛾眉胜旧时十七殿|古言晏平四年,妖后裴氏崩于长秋宫,谥仁懿,无出。晏平七年,裴瑶卮重生了。这一世,为了不嫁上辈子把她害得一无所有的男人,她铤而走险,嫁给了那个被她害得一无所有的男人。
  • 龙女的二手夫龙女的二手夫西临海|古言(女主逗逼钱奴+男主偏执深情+呆萌灵宠+一众歪仙) 醒来时,敖寸心发现自己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敖寸心了! 不仅成了臭名远扬的弃妇,被家族所弃!?更成了一条罪龙? 震惊过后,是前所未有的平静,毕竟只要天没塌下来这日子那就还要过的。不过这一次,她必将过的风风火火三界羡慕! 男人?呵,姐有逆天颜值,只不过就是落魄点儿。等以后金龙归海,还愁没有美男相陪? 至于那所谓前夫,请有多远滚多远,本小姐现在只恋爱,不成婚,更别说破镜重圆了! 只是,那谁谁能不能别这么死皮赖脸啊!什么只恋爱不结婚是耍流氓犯法行为!?有种你锁我啊!还有谁想和你恋爱啊! “寸心。我心中有座牢,只囚你一人!从前是,现在更是!所以,乖,莫要沾花惹草。不然我怕自己失控!” 某男深情款款,一脸阴郁道。 “说好不见,至此陌路的!你是要打脸吗?”敖寸心怒摔! 且看男神打脸日常,无下限追妻。只虐男主,女主美美美,飒飒飒!不喜误入。
  • 清冷丞相的单恋公主清冷丞相的单恋公主筱衾|古言初见,相识。在见,单恋。知道最后才发现她只是个棋子,而它又将如何挽回。
  • 极品农女也疯狂极品农女也疯狂糖糖家|古言昨天之前李晓穗还只是一名企业小员工,就因为半夜刷抖音把自己刷到了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上有抠门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奶奶,重男轻女、顽固不化、不知变通的爷爷。下有极品大坑的老爹,软妹易推倒的娘亲。万幸哥哥们跟咱一条心,李晓穗双手合十拜谢这坑人的穿越大神
  • 阿飘在民国阿飘在民国一只懒猫儿|古言池安死了,成了一只阿飘。 她既没去地狱,也没去天堂,而是去了—— 民国。 在这里,她遇到了号称“黑脸阎王”的杀手段祁谦。 然后,开始了他们既甜且虐的故事。
  • 穿书女配之西凉曲穿书女配之西凉曲蟹宝宝爱吃鱼|古言吐槽版:如果有一天,你发现自己穿越了,还是穿到一本书里,你会怎么办?如果有一天,你发现自己穿到一本书里,却成为评风不好的反派女配,你会怎么办?如果有一天,你以为自己就为"先知",掌握了自己的命运,却发现有相同的穿越女和一个对自己有着复杂难辨的终极大boss,你会怎么办?
  • 腹黑王爷0a腹黑王爷0a蛇域|古言她是21世纪中医世家传人,不知怎么竟穿越到备受宠爱的丞相府小姐身上。 他是高冷又腹黑的战神王爷,遇上她后,就在暗处,掐灭她的朵朵桃花。 女主既腹黑又呆萌,男主宠溺无下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