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9章 和谈(一)

此时的南阳城楼,序右使领着林潇云,正观望着远处天际的那一小队人马。

旃旗飘扬,人影点缀,数十名骑兵簇拥着一个简约的仪车,向着南阳城的方向而来,后面跟着十余辆载着箱橱物柜的无棚马车,由近百步卒押着。

那仪车虽说简约,却也十分讲究,两匹同色之马,步调整齐划一,不快不慢;木辕不算华丽,但也是精雕细琢,可谓精品;车周木栏高约两尺,有雕纹装饰,而整个马车的四面,都被厚实的锦绣幕布遮掩了,虽然时时被秋风掀起一角,但仍然看不清车内的昏暗。

车顶是一处方形的尖顶状蓬盖,还飘扬着一面和军士手里一样的小旃旗,从远处看,这马车的确不是中原风格,更不是江南的风格,但细细琢磨,却又觉得和胡人的彪悍和野蛮亦有些格格不入。

整个仪队的护卫也十分合理,前面是三十名身着铁甲的骑兵,手持长槊,其后是一百名腰佩弯刀的卫士,护着后方的十余辆架货车。

而守在仪车两侧的卫士,一旁是别着墨执剑的军士,另一旁则是手持黑缨长枪的铁面之将。

序右使看着那支由远及近的使团队伍,捋捋胡须,微微皱起了眉,以他对鲜卑人的了解,出行赴会都是不会有如此讲究的,而今日和谈,对方究竟是派来了怎样的一位人物,才会有如此独特的行头?

这不禁令序右使心中有一丝不解。

而林潇云虽然觉得那马车有些罕见,多多少少有一些不协调,但他并没有像序右使那般细细思索,只是将注意力放在了马车两侧的护卫上。

对于他来说,此次和谈,最大的隐患必是此二人无疑!

不多时,那支队伍已经径直来到了南阳城下,而城门也在此刻“嘎吱嘎吱”慢慢的开了,从城内开出两队手持长戟的五营军将士,列队整齐,排在了城门外的两侧。

序右使见对方已到,亦领着林潇云走下城楼,穿过涵洞,伫立在南阳城下,在秋日阳光的直射下,微微眯着眼睛,看着越来越近的鲜卑仪仗队,眼神庄严而又深邃。

林潇云一身银白铠甲,肩披白袍,手搭在腰间佩剑的剑柄上,眼神警惕的盯着对方两侧护卫的一举一动,直到对方完全停在了自己跟前不远处,仍然没有丝毫懈怠。

而一旁骑在马上的房奎见对方已经停住,便即刻领兵围了上去,数百号五营军将士将那百余名鲜卑仪仗队团团围了起来。

对方倒也镇定,并没有过激的反应,好似早料到会如此一般,只是在片刻之后,方才一道极为厚重着实的声音从那具铁面之后传来:“将军,此为何意?”

是一句极为流利标准的晋国官话,这不禁令序右使和林潇云都有些暗暗惊讶,而更让他们愕然诧异的是,此话竟是中原口音!

房奎因为公务在身,在短暂的惊诧之后,便抱拳向着对方行一礼,郑重的道:“为保安宁,搜查仪车,多有冒犯,还望见谅!”

说罢,一挥手,围在周边数个手持长戟的五营军将士,一步上前,欲掀开仪车上的帘幕。

然而,一声清脆的枪刃撞击声却即刻传来,那铁面之将一杆长枪扫开一排长戟,横在了仪车之前,全然挡住了所有围上前去的五营军将士。

“休得无礼!”

一声厉声呵斥从铁面之后传来,其中的杀气顿时震慑住了所有上前的五营军步卒,现场也随之陷入僵持。

“然!无碍!让他们查吧!”

一声纤细清亮的女音从仪车的帘幕之后传来,咬词不准,发音也有些别扭,但众人却都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听闻这样一声女音,序右使和林潇云同时怔住了,房奎也一脸惊诧,挥动长戟的手还定格在空中,因刚刚的紧张而有些扭曲的面容也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此次打探毕竟是序右使一手安排,事已至此,也该自己来收场了。

看着有些为难的房奎,序右使走上前,对着仪车俯身行一礼后,缓缓开口道:“不知贵使苦衷,多有得罪!”

序右使既是知道了对方的女子身份,自然也便有所理解,不再强求,但同时也解了一开始自己心中的疑惑:既然地位显贵,又是女家身份,那此等行头车架便多少可以理解几分了。

“此次和谈,需我同行,方显诚意!如有不便,还望体谅!”同样有些别扭的语调,一字一句,感觉稍稍有些费力的从帘幕之后传出。

序右使见对方话已说到如此地步,便装模作样的笑了笑,道:“如此这般,我方便礼让了!贵使请!”

说罢,示意房奎领着众将士退下,自己又让开一条道,伸手示意对方入城。

林潇云就站在序右使身后,目送车队缓缓进入城门,这才随着序瑀慢步进城。

他亦知道,对方作为使臣前来,地位终归显赫,再加上女子身份,如是仍强行搜查车架,想必此次和谈会毁于一旦,而至于了解对方,收集情报的计划也定会落空。

入城后,序右使先是领着对方一行人至事先备好的驿馆落脚,再是告知对方明日和谈的具体时间和地点,方才留下一队卫兵,带着林潇云和房奎离开了。

渐渐天色已晚,而五营军的众将也都陆续汇集到了城中的那落宅邸。

因为洛阳还有一个肃甄仪,前线战事仍然不容懈怠,因此各营主将也都是当日才从驻地赶至南阳城内,而各偏将都留守于驻地,以备不测。

而南阳城内因为洛阳大战,也兵力不多,今夜司马徽算是将精锐全部集中在了主帅宅邸和使臣驿馆周边,各处眼线暗哨,相互呼应,严加监视防卫。

随着祖顾最后一个步入宅院,众人也都于大堂内纷纷落座,各据一案,共商其事。

“不知越王为何会答应和谈?”房奎第一个按耐不住,开口便问道:“今我军战意正盛,斗志正高,当一鼓作气拿下洛阳!对方又怎会有和谈之余地?”

众将听了也都点头,眼神有些迷惑的望着上宾的三人——越王和左右使,似在等候其答复。

林潇云心中虽有想过借和谈来刺探情报,但以序右使的安排上来猜测,越王好似是要真心和谈一般,而当今洛阳形势,正如房奎所说,早已一片明朗,和谈即便是答应,也应当只是幌子而已,何须至此。

司马徽环视了堂内各营主将一眼,提了提神,一字一顿的道:“没错,洛阳形势的确如此!”

司马徽骤然提高的声音,话锋急转直下,接着道:“然而,江南形势早已大变,天下之势也定会风起云涌!”

林潇云听罢,已经猜测到了几分,不禁倒吸一口凉气,问道:“莫不是司马旭已经有了动作?”

序右使叹息一声,点点头,道:“没错,司马旭不日将在建康登基!吴王帛书已传至南阳!如今江南,已经变天!”

虽是这般叹息,但序右使脸上也并没有流露出无可奈何的沮丧情态,倒是早已知晓的安书文一拳砸在身前的木案上,狠狠道:“本将从军三十载,从未如此窝囊过!弟兄们前线冲杀,却被自己人背后算计!每每想到此,心中甚是悲痛愤恨,难以平复!”

司马徽见状,忙安抚道:“安将军不必如此,我军尚不到黔驴技穷的地步!”

说罢,他取出衣袖中的两方布片,又道:“这便是了,诸位看看吧!”

同类热门
  • 中国远古帝王谱中国远古帝王谱玉壶九千|历史原始初民时代收录了具有时代特征的神话帝王6位,氏族联盟时代收录了各阶段十二个独立政权的帝王181位,王族分封时代收录了夏、商、西周三代帝王63位,诸侯争霸时代收录了春秋战国时期十二王国的帝王115位。
  • 去见杨玉环去见杨玉环木头叔|历史一个猥琐的胖子突然穿越,穿越到了一个他不想来到的时代:唐朝开元。在得知见不到武则天,泡不到太平公主之后,胖子毅然决然的立下了把到杨玉环的宏伟理想,从一个小村庄开始,展开追求贵妃的崎岖道路。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你是我的,谁也拦不住。
  • 大汉游侠传大汉游侠传燕山夜潭|历史列位看官:千万不要以为,这是一部寻常的武打小说。本文不寻常在哪里?它是一部长篇历史小说。张恨水先生曾说:“倘若真有人能写一部社会里层的游侠小说,这范围必定牵涉得很广,不但涉及军事政治,并会涉及社会经济,这要写出来,定是石破天惊,惊世骇俗的大著作,岂但震撼文坛而已哉?我越想这事越伟大,只是谢以仆病未能。”本人经过十余年努力,以司马迁《史记游侠列传》为蓝本,写出了西汉初期,广阔的政治、经济、文化背景,同时真实、生动地记述了汉代游侠朱家、田仲、剧孟、周庸、郭解、朱安世等游侠群体。其写作难度,超越一般武侠小说几倍、十几倍。
  • 顾颜传顾颜传桐板|历史你疲惫吗,庆幸吧,那说明有人需要你;你寂寞吗,也庆幸吧,那说明有人在等你;你放不下吗,庆幸吧,那是因为你还了解你自己。
  • 佛陀的智慧佛陀的智慧妙真|历史佛陀也就是被大家经常称之为佛祖的大圣者,他所弘扬的最纯正真实的佛法到底是什么样的?佛陀当初是如何说法度众,又是如何让弟子们开启智慧解除痛苦,离苦得乐的?这些问题一直都困惑着很多人,我一直都在寻找最真实,纯正的佛法,翻遍了各种集结的佛经,希望找到佛陀当初说法的实态,希望还原最真实的佛法,我将把自己找寻到的佛陀开示弟子们的真实故事写出来,以此来展现佛陀当初为弟子们所说的真实法义,希望看见这些故事的人,能够也像当初佛陀的弟子们开启智慧一样,离苦得乐,证悟果位。
  • 穿越之我是富豪穿越之我是富豪wlwxgl|历史这是为府天《明朝谋生手册》集体写的一个评论集。
  • 清代——帝国余晖清代——帝国余晖金开诚|历史“中国文化知识读本”丛书是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和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组织国内知名专家学者编写的一套旨在传播中华五千年优秀传统文化,提高全民文化修养的大型知识读本。
  • 乱世乞丐乱世乞丐七爵J|历史他前世是个从小混混摸爬滚打崛起的超级总裁,一次意外让他从二十八楼摔下来,谁知没有把他摔进阎王殿,却摔到了一个陌生的时代,化作乞丐的李子希还要重新摸爬滚打,再来一遍。
  • 醉梦大唐醉梦大唐吃包子的妖怪|历史一个不自知的穿越者,搅动了大唐五十年的风雨。
  • 水浒纵横破水浒纵横破国峰先生|历史陈氏兄弟得一真人指引,同赴水浒时代辅佐宋公明,替天行道,途中和不少好汉相聚一堂,又博得了不少名望,最后宋江死后,陈氏兄弟继位,进击朝廷,逼死高俅,杀尽贪官污吏,最后归隐幽山。有诗赠曰:陈门双龙,奇逢乱世狂潮;水泊行侠,仁系五海邻里;吞风吻雨,气压万里山河;卧虎藏龙,志傲几载英雄;义结金兰,冶尽天下桃园;归去来兮,言胜坛座百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