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章 狂妄少年初登场

七月,透蓝的天空,悬着火球似的太阳,云彩好像被太阳焚尽了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楚阳城,一个屹立在大山里的一座不大不小的城市,因为汇聚来自四面八方的人们,有着各自不同的习俗文化,建筑也千姿百态,有的干净平整,有的勾心斗角,倒是把小城装饰的别具一格。

虽然深处偏远,但小城也拥有着丰富的文化依旧深厚的底蕴,这也使得小城人才辈出,以楚阳城为起点成长到一方强者的也大有人在。

这不,楚阳城三年一度的赛事已经拉开序幕,这赛事的开始当属整个小城最热闹的时候,在周围的很多小族群,都会来观摩学习。

比赛,是针对年轻一辈的孩子所准备,虽然看似简单的比赛,却暗藏着城中无数家族的明争暗斗,仿佛只要哪个家族年轻一辈能在三年一度的比赛中夺魁,自己的家族便能鱼跃龙门,自此平步青云。

当然,一个家族的兴盛衰败,与小辈们的成长自然是息息相关,无法分割的。

正午时分,可以说是一天之中太阳最毒辣的时候,烘烤着大地,炙热的温度让人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

此时,本应该是最不适宜出门的时候,可楚阳城内却传出一阵又一阵此起彼伏的欢呼声。

闻声而去,声音从楚阳城的城中心传出。

在楚阳城的最中心,自然也是最为繁华的地带,这里有一个大石圆盘,齐人高,面积很大,这是一个武台,此刻在武台的下方,围满人影,摩肩擦踵,好似整个小城的人们都来到了这里,除了这里,其他的地方则是一片宁静,也有寥寥的身影,但都在小跑向着武台的方向赶去。

武台之上,站着数道身影,这是武台,比武台,有站着的自然就有躺着的。

“恭喜恭喜,青炎余家,进入四强,距离夺魁又更近一步了。”

台面上,似乎胜负已分,站着的身影中,为首的是一名少年,少年身姿挺拔,剑眉星目,一手负与身后,另一只手拿着一把寒霜扇一脸淡然的摇晃着,哪里像经历了一场战斗的样子,轻松而又自在。

台下传来了一阵阵的欢呼声,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他们的眼中都泛着精芒,大人或许是觉得精彩,小孩则是将他们视为榜样,特别是为首少年,俊朗的模样,不凡的气势,更是引起了阵阵女孩们的尖叫声,传来火辣的目光,仿佛要将少年吞掉一般。

“好厉害啊,余生!!”

“哇,余生好帅啊~~”

看着少年意气风发的模样,对于情窦初开的少女们来说简直就是梦寐以求,余生一个转头,她们都觉得余生是在看她们,再度引来一次次的尖叫。

另一片的高楼上,伫立着许些人影,这些自然都是楚阳城中有头有脸的人物。

此刻,在阁楼上,一名少女,青衫薄衣,亭亭玉立,模样也是乖巧可人,身上的配饰也尽显华贵,举手投足中,也有一种大家闺秀的气质,一眼就能看出出自豪门。

“依儿,怎样,为父给你选得这个郎君眼光还不错吧,当年在逆流瀑布中,这小子足足撑了两个时辰,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此子不凡。”坐在一旁椅子上的中年人,用杯盖将杯中的茶叶刮去,抿了一口浓茶,脸上挂满了笑容,居高而下的看着台中意气风发的少年,眼中充满了赞赏之色。

少女被中年人一说,目光小心翼翼的看了台中的少年一眼,脸上顿时浮现两抹绯红,害羞的样子,娇滴滴的惹人爱。

“讨厌,父亲,我还没和他成亲呢,什么郎君郎君的,也不怕惹人笑话。”贺依依娇叱道,也是引得中年人哈哈大笑。

“好好,为父注意用词,没想到我家依儿也会害羞。”中年人点着头,笑着说道。

“别看这青炎余家不如何,此子一出,恐怕青炎余家很快就会翻身。”中年人若有所思的看着余生,他似乎很相信自己的眼光,对少年充满了信心。

………………

“余生,你……你给我走着瞧。”此刻躺倒在地上的少年,脸上青紫不一,嘴角也挂着鲜血,捂着胸口,说话也有些费力。

“陈凡,何必在此自欺欺人,败了就败了,还在这里丢人现眼,放狠话有意义吗?”身姿挺拔的少年正是余生,身后还分别站着四人,这是青炎余家的战队,余生正是这只战队的队长。

“你……你!!放心,就凭你们青炎余家的实力,是打不过我大哥的,哼哼,我定叫我大哥不要手下留情,废了你!”陈凡气急攻心,怒狠狠的看着余生,眼睛瞪得贼大,恨不得一口咬死余生。

陈凡一说他大哥,余生的眼神微微一凝,陈家是楚阳城中名列前茅的大家族,上一次的大赛正是陈家夺魁,因此他们陈家的坊市变得无比火热,陈家因此也在这楚阳城中地位越来越高。

当然,这一切的归功,也正是陈凡口中的大哥,陈家的长子陈烬。

陈烬的战队一路横扫,成为了楚阳城年轻一辈的天骄,夺得了大赛的第一名,也让他名声大噪,陈家的生意也因此变得火热起来。

陈凡说完,一道身影从台下一步跃起,在众人的注视下稳稳的落在武台中陈凡的身旁,一手将陈凡扶起,冷冷的看了一眼陈凡,目光又看向了余生。

“真是让人意外,青炎余家这种低级家族竟也能培养出如此人才,倒是有些惊艳,吾弟学艺不精,献丑了。”扶起陈凡说话的此人正是陈凡口中的大哥,陈烬,随着他的出现,台下又是一阵骚动。

陈烬的年纪比起余生也大上几岁,模样也长开许多,也许是在之前的比赛中夺魁,在他的身上,能够感觉到一种凌人的气势,眼神中也夹杂着凌厉的霸气。

余生被陈烬话语一激,眉头先是一皱,旋即脸上露出笑意,对着陈烬抱拳行礼。

“陈烬哥毕竟是大家族的人,气势果然不一样,恐怕你这弟弟是捡来的吧,怎么感觉连我们这种‘低级’家族都比不上,陈烬哥看来回去得仔细查证查证。”余生说话的是面带笑容,话语一出,顿时惹来了下方哄堂大笑,而且余生刻意将对方所说的低级加重了音,这更加让陈凡没有脸面。

陈凡的目光移向了余生身后的女孩,女孩此刻掩嘴偷笑,这让陈凡更加的愤怒,似乎陈凡很在意余生身后的女孩。

陈凡立刻气的脸都憋红了,牙关咬的咯咯作响,眼睛都气的鼓鼓的,上前一步就要与余生动手的意思。

陈烬一把拍住陈凡的肩膀,眼睛看向余生,也是咧嘴一笑。

“青炎余家倒是出了个有种的,希望你这胆量能一直保持下去。”陈烬虽然是笑着说,但身上却散发出一股凌人的气势,就连台下的人都一阵冷嘶。

“多谢陈烬哥,希望你们陈家也出一个有种的,别跟陈凡一样窝囊软弱。”余生也是笑着说,气势丝毫不亚于陈烬。

…………

此刻台下一片哗然,余生霸道的话语,咄咄逼人之势,让众人不由得为他捏把汗。

“听说陈烬爱慕贺家的贺依依,多次去提亲都被贺家婉拒,到最后,贺家竟与青炎余家提亲,对于陈家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是啊,陈家和青炎余家看来又有一翻苦战了,陈烬实力似乎比余生更厉害,他们不会打起来吧。”

“那可说不准,余生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羞辱陈家,陈烬肯定忍不下去……”

场下议论连连,而台上,余生和陈烬陈凡之间也弥漫着浓烈的火药味。

陈烬被余生的话语说一怔,眼神微沉,拳头收紧,青筋暴起,一向高傲的陈烬又怎能忍受如此侮辱,脸上的表情抽搐了一下,很是勉强的挤出了一丝笑容。

“看来青炎余家现在靠着贺家这根大树是忘了本啊,既然这么有种,你可敢在此与我一战!”陈烬有些怒了,说着就要与余生交手。

“既然陈烬大哥如此有兴致,那我也不可能坏了大哥的兴致不是,我余生便好好和陈烬大哥讨教讨教。”余生将手中別在腰间,将衣袍一挥,浑身劲力一抖,衣衫都发出啪啪的拍打之声,气势丝毫不比陈烬差多少。

就在二人箭弩拔张之时,下方也是一片哗然,本来要离去的人都又重新凑了过来。

“余生与陈烬要打上了,听说余生带领的战队,一路走来,从未败过,比起陈烬那也是不遑多让,这俩人要是打起来,那可是好戏啊。”

“陈烬听闻已经突破练体,已经凝聚了元力种子,更是名副其实的战修,余生不可能是陈烬的对手……”

“那可不一定,余生的每一场战斗我可都看了,实力强横的很,我看,即便陈烬是战修,余生也不会罢休,输赢还说不定呢……”

此刻台下再度因为陈烬和余生二人变得热闹起来,顶着大太阳也好奇的想看二人的交手。

陈烬怒气冲冲,正准备上前好好教训余生一番,被一道叱喝声制止。

“武台重地,岂能胡闹,都给我住手!”一名长袍中年人走到了武台的中央,立刻瞪了陈烬和余生二人一眼,二人似乎谁也不服输。

“怎么……你们二人是都想被取消比赛资格吗?”长袍中年人见二人似乎并不罢休的样子,再度呵斥道,陈烬和余生闻言,立刻眼角一抽,双方都一挥袖袍,悻悻的退了回去。

“很好,明日,我看看你青炎余家还能不能站着说话!”陈烬被余生的话语激怒,怒狠狠的说道,余生意思就是陈家一个有种的都没有,说陈凡窝囊,陈凡与陈烬是兄弟,明摆着指桑骂槐。

若非是有人出来阻止,恐怕二人真的在场上打起来。

陈烬说完,扶着陈凡,狠狠的看了一眼陈凡,嘴巴蠕动,冰冷道:“丢人现眼的家伙!”

“哥……都是他们无用,我才被余生突袭,这也不能全怪我,单挑我才不怕他……”陈凡脸都涨红了,说话也没什么底气,只得将责任推给其余四人。

陈烬瞥了陈凡一眼,不好气的扶着陈凡走下武台,陈凡战队的四人也受伤,也狼狈不堪的走下武台。

下台之时,陈烬向阁楼的方向看去,他的目光自然是凝聚在了贺依依的身上,发现贺依依的目光全部都凝聚在了余生的身上,陈烬拳头一紧,让他对余生更加愤怒。

“明日,看我不废了你,联姻又如何,只要将你打成废物,依依怎么也不可能嫁给一个废物,这样一来依依便是我的了!”陈烬眼神阴狠,这次本想借此出出风头,没想到却倒吃一嘴屎。

随着陈烬与陈凡他们走下武台,身影消失在了视野之中,上台制止的长袍的中年人才缓缓走到了余生的身边。

“恭喜青炎余家战胜陈家第二战队,进入四强!”长袍中年人宣布道,手中递给余生一个玉牌,上面写着金灿灿的“四”,余生接过玉牌,脸上倒是没有太多的表情,转身交给了后面的兄弟。

“余生哥,我们青炎余家终于进入前四强了,前所未有啊,哈哈~~”余生的身后站着四人,分别是三位少年,一名少女,三名少年分别为余犷、余中天、余苏,少女名为余婉儿,加上余生,组成了青炎余家的第一战队。

除了余生显得淡然一些,其余四人都满脸的欢喜之色,毕竟这样的荣耀和光辉,他们都是第一次,享受着众人赞赏的目光,心中岂有不悦之理。

青炎余家,也在一旁的阁楼上,只不过阁楼显得寒酸了一些,却足以尽收武台与眼底,此刻青炎余家这里站着数位中年人,他们的脸上挂满了笑意,看着台上的五人,脸上挂满了满意的神色,尤其是看着余生的时候,更是充满了赞赏。

“哈哈,我青炎余家二十年啊,整整二十年啊,终于……终于是进入了前四强,兴盛有望啊!!”为首的中年人,一手摸着胡须,喜悦无比,这正是青炎余家的族长,余宏。

“余江啊,你儿子余生果然是人中龙凤啊,无论是个人战力,还是团队领导,都是可圈可点的,这次能进入四强,余生的功劳最大啊,族中这次再划一批资源于你,希望你好好栽培余生,能成为我未来青炎余家的顶梁柱!”族长余宏开心的说道,直接豪爽的给予余江一批资源,余江作为余生的父亲,自然是无比自豪,脸上笑意不减,对着族长余宏抱拳点头。

余江乃是余家的三长老,也是余生的父亲,虽然已经人到中年,脸庞更是饱经风霜,但即使这样,也能看得出这余江年轻的时候定然是一个迷倒万千少女的美男子,一股英气始终围绕在他的眉间。

“当然了,大长老和二长老的儿子,余犷和余中天也表现的相当出色,也会给予一批资源,哈哈。”族长余宏夸完了余生之后,自然得体的也说到了大长老和二长老的两名儿子。

只是这大长老和二长老脸色却是皮笑肉不笑,他们知道,最好的一批资源绝对是给老三余江,自己二人只能分到较差的一批。

在不爽之余,两人眼中对余江以及余生也有浓浓的羡慕和妒忌之心。

上一章
同类热门
  • 荒芜印记荒芜印记天王坚果|玄幻大千世界,一分天决。共分七决,七决合一即天决。天决七分,散落天下。荒芜为印,苍穹为鼎,续写辉煌传奇。荒芜神印,六道轮回,一切是否注定?天道,天已失道,要你何用!青天已死,黄天当立!祖、宗、皇、帝谁能傲视天下?古今中外混沌间第一具荒芜帝体出世,将掀起哪些腥风血雨?我若出世,天下皆殇!天若是不服,我便打破这天,地若是不服,我便踏破这地,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且看这一世帝君如何崛起!
  • 破碎虚空破碎虚空笑叹无缘|玄幻玄元世界,武道文明昌盛。自太古时期以来人人都以习武为荣,以破碎虚空为目标,成为那千古流传的神话。万年前封印的四大异兽再度苏醒,玄元世界的人们是否可以度过难关,面对强大的异兽是否能强势斩杀,异兽为何会降临玄元大陆,未知的天外隐藏着什么……
  • 异世三重天之虚灵境异世三重天之虚灵境三一小生|玄幻意外得到一颗珠子,来到虚灵境,最爱的女人雨儿的死去,让原本单纯的少年符炎一心想成为强者的修炼之路
  • 无尽系列之永夜囚笼无尽系列之永夜囚笼马蚤|玄幻传说时隔一千年就会在天空中突然出现九座巨大的古城。像诸神的遗迹。里面有神佛的秘宝,有诸神的遗迹。到了里面就可以获得诸神的传承,找到他们曾经修行过的秘典。成神,成仙不在话下。令人向往。
  • 洪荒仙鬼纪洪荒仙鬼纪溟雾|玄幻天道之下,生,即是为了死;死,即是为了下一轮回的生。生死间,天地法则。仙,本就是天逆而生;修仙,即更是逆天而行。若天欲降罚于吾,吾更要逆天而行!
  • 风云人间风云人间红烧羊腿|玄幻人族在七代圣皇的领导下享有大地万年,神界大军袭来,终于将人族最后一个王朝大楚覆灭,大楚皇族的幸存者楚凌风在苏州长大,却是不得不因为身份暴漏而离开苏州,踏上一条逃命之路。
  • 乱世凌神域乱世凌神域世纪之殇|玄幻少年出自武极大陆中一个普通家族,从小便无父无母,仅有祖父,祖母两位至亲,相守相依,也算无忧无虑直到一天,少年外出而归,却见家族满目痤疮,族中无一幸存之人,就连唯一两位至亲也倒在血泊之中,只留下一块紫玉,与墙壁上一个用血迹绘画的“无”子,被少年当做唯一的依存,从此少年走向艰难的复仇之路,一路披荆斩棘,踏上主宰之路
  • 圣武逍遥王圣武逍遥王戒不了寂寞|玄幻圣,是他百炼金身的初始。武,是他纵横江湖的手段。逍遥,是他混迹三界的宗旨。王,是他统御群雄的旗号。问世间谁最牛逼?答案只有一个:肖听雨
  • 弑魔武道弑魔武道帝刀的刀鞘|玄幻重瞳者,背负复杂命格与神奇身份,其命运由无数条命线交织而成,掌管代表审判和裁决的雷电十位护瞳者:掌管神奇的空间;掌管无尽的时间;掌管极寒的冰雪;掌管炙热的火焰;掌管庞大的金属;掌管极致的狂风;掌管多变的汜水;掌管极阴的月光;掌管极阳的日光;掌管如墨的黑暗。可以通晓过去与未来的预言家可以守护一切的守护者……他们降临在这个被创造出来的大陆上,天生背负与常人不同的命格,在武道这条路上,他们过五关斩六将,有战友爱,有亲友爱,也有伴侣爱。最终,无论这一切是不是一场游戏,都会是他们最珍贵的回忆!
  • 破迹记破迹记惇言书生|玄幻一尊矮小黝黑弱小的窟窿人,全身颤抖吱吱低着头,好奇而有害怕的看着远处——千年才会从被黑云层层包裹的天空,射入这满是死气世界的生命阳光,恰似射入那尊弱小的窟窿人的眼睛里,只见全是黑色空洞无物的眼睛里,慢慢流出晶莹的泪水。所有的记忆都回到弱小的窟窿人脑海里——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