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仙侠命护天下

第22章 涤心 明志 唤情(大结局)

古铜剑越转越兴奋,颤抖越来越厉害。寒珠汹涌的黑气被古铜剑蜂拥吸入。

本来气愤喷射黑气进攻的寒珠,看着对面兴奋不已的破剑一脸鄙夷。哪里来的破剑,如此饥不择食。最好不要被撑死!

寒珠深知自身黑气的厉害,古铜剑这样毫不犹豫的全数吸入,呆会就有它受的了。念至此,寒珠更是一股脑将自身黑气倾泻而出,直朝古铜剑喷涌而去!

另一面的古铜剑“嗡嗡”地旋转着,毫不客气的尽数吸收着这蜂拥的魔力黑气,毫无痛苦迹象,仿若在享受着饕餮大餐。

此时寒珠所有黑气已尽数倾散,见到古铜剑现状,转身想逃。

齐青蒲见状,双手快速捏起灵诀,一条索鞭眼见就到达寒珠跟前,欲将其束缚。突然一股剑气升腾,横亘在索鞭之前,阻止靠近寒珠,是古铜剑。

只见古铜剑边阻止齐青蒲,边飞回齐青蒲身边,围绕他转了几圈,似在安抚被阻回的小主人。

齐青蒲见此暂停下手,打算再观察看。

谁知他这一停手,催动了一场未知的震动。

古铜剑阻断寒珠逃跑的方式另齐青蒲大吃一惊。

只见古铜剑从齐青蒲身前绕向寒珠,同时散放大量灵气,指挥着朝寒珠蜂涌而去。

寒珠立刻全身戒备,挣扎拒绝。但还是有四逸的灵气散入体内,竟异常舒爽,原本预料中的苦痛并未出现。寒珠尝到甜头,彻底放弃抵抗,任由灵气进入自己体内,过了一会,甚至运起灵诀,开始主动吸收。这样一来,古铜剑释放灵气的速度竟然赶不上寒珠吸食的速度。

渐渐的,古铜剑所余灵气无多,已无法再行释放。寒珠此刻却好似无底洞,一个大劲吸力,隐隐要将古铜剑吸入体内。

齐青蒲见此焦急万分,顾不得其他,直接长手,想要将古铜剑拿回来。

谁知手刚碰到古铜剑,一股力将齐青蒲紧紧吸住,齐青蒲体内的灵力疯了般向古铜剑涌去,转瞬就被寒珠攫取。

如此快速的速度,齐青蒲体内那点本就微薄的灵力眨眼间就被吸取一空。但寒珠那里丝毫没有停下的迹象,齐青蒲被古铜剑牢牢缚住,根本无法挣扎脱离。

眼看着齐青蒲灵力已被吸干,拼命挣扎想要逃脱古铜剑束缚。忽然间,齐青蒲身体一阵悸动,原来寒珠刚尝到灵力的滋味,似乎还有体会到熟悉的味道,想要更多灵力来拼凑起它零乱四散的熟悉感,肆无忌惮得疯狂吸取。

霎时,仙境间灵气极速飞转进入齐青蒲体内,又被古铜剑吸走释放给寒珠吸入。齐青蒲变为了古铜剑送礼的过渡容器。

一时间,仙境内灵气飞窜,直冲齐青蒲而去,越来越多,越来越密!

正带着丁念欣赏花海的仙灵突然感应到自己体内的灵力,正在被不明力量向体外攫取,之后向齐青蒲方向飞去。

“不好!”仙灵大叫一声,直接消失在原地。

丁念也感应到周边灵气朝一个方向而去,正是齐青蒲所在,也毫不犹豫直朝他飞去。

待到丁念到达齐青蒲附近时,空中的灵气已经凝结成一个密密麻麻的漩涡,极速向漩涡内冲刺而去。而齐青蒲正处于漩涡中心,无数浓郁的灵气正在争相恐后地钻入他的身体,转瞬又被青铜剑吸走,释放给寒珠。

丁念感觉到仙境内的灵气已经开始变得稀薄,成为灵气过滤器的齐青蒲脸色发白,身躯颤抖。

突然,一股强光照射而来,丁念一时间转头眯眼。

眨眼间适应后,丁念转头朝强光来处看去。

是仙灵!她上下透亮,浑身灵力燃烧,正发出刺目的强光!

“仙灵,你在干什么!”丁念强忍着强光朝丁念大喊。

兀自燃烧灵力的仙灵听到声音,睁开双目,本水汪灵异的双眼此刻通红,她艰难的裂开嘴巴,竟透出丝丝诡异:“还能干什么,毁掉这个主人,仙境不能出事,不然我也只能跟着灰飞烟灭,我要完成我的使命!”

说完,更是进一步用力催进自身灵力燃烧,无数光芒直朝齐青蒲而去!

“仙灵,你疯了!齐青蒲死了,你也活不了!”丁念大急,上前企图阻止仙灵。

“主人可以再换,我也能重生,仙境不能有事!”仙灵已经陷入疯狂,嘶喊着,周身光芒越发强盛。

“仙灵!”丁念紧皱眉头,看着本就生死攸关的齐青蒲,此刻更是摇摇欲坠,特么真是倒霉,自己的事还没干呢,转眼间经历了好几次生死危险,真是惹了谁!!!

丁念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下内心郁闷,伸手进怀中摸索着掏出一枚紫色五角石。丁念看着这枚五角石,珍重地放在手心,慢慢闭上眼睛,嘴唇紧紧抿起,眉头蹙起,口中念念有词。

掌心中原本平淡无奇的五角石飞旋而起,盘旋在丁念头顶。五角石越转越快,肉眼只见似乎一阵风盘旋在丁念上空。

丁念似乎毫无察觉,一连串的奇怪的词平淡缓慢的从她嘴中说出。

盘旋中的五角石突然毫无征兆地分崩四散,化为星星点点融入仙境,似乎从未存在过。丁念一口血喷出,口鼻青紫,面色死灰,跌死在当地。

伴随着五角石的消散,狂吸灵气的寒珠一个激灵,停下吸食。寒珠没有征兆的停下,古铜剑一下子跌落。成雾浓烈的灵气没了方向,围着齐青蒲四处逃窜。不再做过滤器的齐青蒲眉目紧闭,跌躺在地,毫无生息。

不远处企图燃烧自身灵力毁掉吸灵三狂魔的仙灵,周身火焰被一股莫名力量熄灭,呆立在原地,仙境的一切在她的眼中慢慢溶解,仙境真的要被毁了么?一阵光芒闪来,仙灵被刺的闭上了眼。

一阵光芒闪过,正在蒲公谷底苦缠困斗的齐全需和迪纳斯特二人齐转过头来。只见地上躺着两人,距离不远,都没有气息。齐全需和迪纳斯特均大吃一惊,竟齐齐放弃争斗,朝地上人跑去。

与此同时,遥远的某个位置神秘处,一个青衫中年人手中卷轴突然跌落,颤抖喊道:“曦儿!”随即,原地消失不见。

。。。。。。。。。。

。。。。。。。。。。。

。。。。。。。。。。。。

三年后。

“话说当时,光滑如镜、千里延绵、万里纵深、被世人誉为灵气之源的人魔分割带蒲公谷竟然合拢,自此人魔再无分界线!人心清真,自无心魔!自天外涌来无数天之灵气涤荡人间!仅仅三年,我人间万域人心纯净,行止向礼,一片欣欣向荣!道,天,地,人,世间四大人占一席,必不愧天!”

一家人满为患的酒楼内,一个黄衣说书先生摇着扇叶,神情向往,言语激动,唾沫横飞!周边的人们似乎听了无数遍,一边附和高喊,却依然听的激动澎湃!

角落里,一个蓝衫青年表情无奈,挑挑眉,站起身就走。身后一个彩衣少女紧跟,还不忘抓了根鸡骨头啃上,含含糊糊的说:“主人,接下来该夸你了,你怎么不听了。”少女后面不停地嘟嘟囔囔。

蓝衫青年前面步伐稳健,似乎遗忘了这个跟着他的啃骨头少女。

某处一个高大宅院假山花园内,几个年轻人坐在亭子间聊天。

“纤纤,你偏心!你怎么只给维祯哥哥占卜,就是不给我卜一卜。要不是你占卜厉害,蒲哥哥他们不知要吃多少苦头。”年纪稍小的白卓拉着淡衫少女胳膊摇来摇去。

郑维祯坐在一旁,敲掉白卓的手:“叫嫂子!”转头不理会白卓,抓起千纤纤的手,看向身旁怒放的花朵,道:“那个家伙又去找他爹了吧。”

千纤纤任由他抓着自己的手,也看着亭外的花,喃喃道:“他要找的人太多了。不光人王大人,他的母亲,还有青卫,还有,那个女孩。。”

遥远的地底深处,一个蓝衫中年人拿着一个红红的小果实,对着躺在面前的少妇喃喃自语:“青儿,已经二十余年了,现在人间十域已经成为万域,魔族不复存在!女娲娘娘竟然耗尽毕生修为,将最纯净的灵气留于人间,你哥哥迪纳斯特当初骗你将我带到谷底试图杀我,你以命护我,他悔不当初,自焚了结。”

“而我,已不再是人王,没有了灵气护体,很快就要归于原处,不复人间。蒲儿也自会有他自己的人生。我最担心的就是你了,吃了这颗格魔果,你重新做个普通姑娘,重新生活吧!”

蓝衫中年人将果子靠近少妇的嘴边,泪自他脸上悄然滑落。

遥远的某个位置神秘处,一个白衣少女平躺,双目紧闭,毫无生息。

不远处,一个中年人双腿盘坐,双目紧闭,手中捏诀,有亮光不时闪现,隐隐约约显出五星的形状。

阴冷肆虐的炼狱内,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在快速穿梭。他浑身寒气凛冽,一个抬手间,一只巨大吸血蝙蝠哀嚎消散。身影未有丝毫减缓,直直朝前方隐隐光亮处而去。

街道上,蓝衫青年慢慢一直向前走,后面一个彩衣少女不远不近跟随,四处好奇。

全文完。

感谢!第一个文,本来想写父子误会又情深的故事,谁知这个题材实在不太感冒,无法打开脑洞,又不想第一件事情半途而废,历时接近一年,终于鼓起勇气写这点结尾。还会写其他题材,会认真思虑完再动手写!期待下一次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