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章 心血来潮

此时此刻的官道旁,那家陶器铺子前挂着块先前程紫玉并未瞧见的“昌氏陶艺”的牌匾。

那个店家身着八成新的夏袍,正站在门前揽客。

也是那棵大树,也是一男一女两个孩子,三四岁左右,正在树边玩着“木头人”的小游戏。

逃跑的女孩脚慢,一下被男孩抓住扑倒在地。女孩摔得满脸土,顿时哭了起来。

程紫玉忍不住上前将那女孩搀起……

同样的铺子,同样的树,同样的孩子和店家!

这是他们四年前的样子。

她真的回来了!

孩子圆圆的脸,肉嘟嘟藕截般的臂,精致的夏衣,没有为了果腹而去放弃游戏,这都表明他们衣食还无忧。

这一刻,她的心头又开始一阵阵抽痛。

果然正如道士言:经历过痛,才知痛。看过四年前和后,才更能让她清楚,这痛有多刻骨!她脑中也越发明朗,究竟什么才是她最想要做的!

那店家赶来,一看是做梦都想攀上,却从来都只有远观的份儿,连话都搭不上一句的程紫玉,马上诚惶诚恐堆起了一脸笑。

“哎哟!我说今日喜鹊喳喳叫不停,竟是贵客上门了!这不是四娘吗?烈日当头,四娘这是去哪儿?四娘头上……哦,是了是了,四娘这是病愈了?四娘出这么多汗,热坏了吧?快,日头毒,快到屋里凉快凉快!孩子娘,快去,去买碗冰果子来招呼四娘!”

“不用了!”程紫玉笑意渐深,“我只是路过!多谢大叔!”

见程四娘和颜悦色,那昌老板乐得嘴都咧到了耳根。

程家四娘现今是整个荆溪陶届头一份的贵人,这会儿上了他的门,他自是要使出了全身解数来攀个脸熟。

他自我介绍的一小会儿功夫,程紫玉面前西瓜凉茶瓜子蜜饯便摆了个一整条。

“那个……四娘大病初愈,可喜可贺!在下自当尽一份心意!在下不知四娘登门,倒是没有准备。好在手上倒是有一支珠花,四娘戴上肯定顶顶好看!

这是我家丈人从无锡捎来的,一水的太湖野生珠子,粉亮粉亮的,我婆娘脸黄,戴上也不像个……”

那店家一直在给他婆娘使眼色,这会儿赶紧拿了刚从里屋找出的一锦盒递上。

“大叔客气了!”

程紫玉看出他有所求,抬手便喝了他婆娘递来的凉茶,却适时打断了他,又将装了珠花的盒子推了回去。“多谢大叔的茶!正解渴!大叔一茶之恩,他日定当报答。”

店家面上顿时舒展了几分,到底还是开了口。

“一杯茶,谈什么报答,四娘真是客气。在……在下就……打听一句……那个,程家最近可还招学徒,我家大儿子今年十岁了……”他边说边在旁殷勤打起了扇。

程紫玉心头一颤。

昔日,与程家所有扯上干系的人等和家门悉数遭难。她眼前几乎再次出现那些沿着官道乞讨的熟人,叫她顿时遍体生寒,如芒在背。

她……刚刚就是情不自禁走过来,想看看能帮什么,似乎这般就能减轻一些罪孽。

这一刻,她发现,她要做的,比她想象的,还要多!

她好不容易有机会重来一次,她不是要赎罪,而是要阻止!

程家的包袱,太大了!

“大叔!程家的学徒要签卖身契的,与其在人手下,不如自己做买卖!”

她承认,她心有余悸。

“哦,哦,这样啊……”那店家分明很是失望。

能入程家,不管是雇工还是学徒,都能获益匪浅。那几乎是每一个荆溪人的愿望。

“大叔,这是你新作的梅瓶吗?”程紫玉注意到门前桌案上摆着的几只泥胚和一小沓的图纸。

那店家挠了挠头,“是啊,江阴的刘老爷前几日来收货,要三十套套瓶做寿宴的还礼。他们出价不错,指明了五家铺子先出图,再甄选。这……我这铺子是其中之一,四娘还是别看了,当真献丑!”

丫头上前,悄声在程紫玉的耳边道:

“咱们程家也要出一幅图!”

店家一听,面色悻悻,更是下不来台。需知只要程家出现的买卖,其他卖家几乎都是陪衬的绿叶,哪怕程家的开价要高两倍,也有九成的胜率。

“回了吧!就说咱们程家最近暂时腾不出手,请刘老爷见谅。你找管事亲自去打个招呼!”程紫玉毫不犹豫发了话。

“是!”

“这……这,四娘?”那店家瞪大了眼。

“刘老爷什么身份来路?”

“商人。”

程紫玉提笔蘸了墨汁便在那图纸上添改了起来。

“用方底圆口,表天方地圆,得天独厚;肚身做圆做大,表大度容人,海纳百川;别用梅花,谐音不好听,梅啊没的,商人不好这一口;也别用大红大紫大金,商人虽好富贵,却最忌讳被人暗嘲暴发户,没底蕴,所以底子用竹节纹。既是做寿,用青色吧,代表清朗,也取松竹延年之意。

图案么,鱼出水,表金玉满堂,年年有余,或者画松画桂也行,您看着办!您记住了,商人好说头!只要说漂亮了,这买卖就是您的!

图案用粉瓷,釉色恐有些难上,您若调不好,就去程家找杜师傅,就说是我的吩咐,他会帮您调釉彩!烧制的时候,取小窑,别与其他东西混烧。窑工那别舍不得出银子,温度一刻钟看一次,一定要盯好了!大叔,多做几只,摆在官道旁!保管您一炮打响……”

程紫玉一股脑说完,也不等那店家回应便要离开。

不过走到门口,她又转身补了一句。

“这图和半成品在烧成前可别叫外人瞧见了!”

那店家正盯着那手稿双眼放光,此刻听程紫玉这么一开口,这才反应过来恩人将走,赶紧深揖起来。

“是是是!小的明白!四小姐大恩,受小的一拜!待成品烧成,小的一定……”

程紫玉深吸一口,未听那店家说完便赶紧跨出了这铺子。

这笔买卖她想起来了,那位刘老爷是个难伺候的。当年程家给了好几份图,也都被打回去了,后来是她亲手出的图。

自然,也就是刚刚她提笔画的那一份!

结果那成品一出来,艳惊四座,一炮打响,摆在程家的精品馆里前后接了几十张订单。这陶瓷套组成了当时一年内程家的主打之一,至少挣了二三千两银子。

此刻,她将这买卖留给了这店家,哪怕这店家只能挣上五分之一,也足够他靠着这张图弄出点名堂来了!

“小姐,您……为何帮他们?您这图漂亮!尤其那瓶上的福翅莲花座,奴婢先前都没见过,用在任何饰物上都足以带起一股风潮的!”

“只是心血来潮罢了!”

“小姐您……可有哪儿不舒服?”知书看程紫玉醒过来后,竟是有种脱胎换骨的改变……

同类热门
  • 落花有意流水多情落花有意流水多情箐泠泠|古言阴差阳错身不由己地穿越到一个不知名的朝代,看江湖恩怨,朝廷纷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只为爱情。
  • 夏月秋明夏月秋明易若倾然|古言黄月英焦急的眼神在船头上搜寻着,她看到了,一个个子和她差不多的少年立在船头那少年听到叔父的声音,转过身来,视线却撞到了黄月英,两条复杂视线交缠相融,走上了一条注定的不归之路。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十年之后,当黄月英再看着诸葛亮的时候,轻轻地说了声:“黄土白骨,定要永生,千年之后,记得找我……”四十年之后,当诸葛亮再看黄月英的时候,轻轻的说了声:“我会去找你,在你看不见的地方,就那样静静的守候着你。”在看得见的地方,我的眼睛和你在一起,在看不见的地方,我的心和你在一起。十年倾心至此魂,若不牵你如何生?
  • 穿越之春心惑穿越之春心惑字信|古言一个弃妇穿越到了另一时空,却依然是一个弃妇。一样的命运,仿佛上帝再给梅心儿重新选择的机会,是去是留?
  • 毒女囚笼毒女囚笼B偶|古言一对相爱男女之间相互爱护却不得不欺骗,为现实所扰的博弈论文。腹黑女主是否能与男主相知相守,还是一剑了恩仇?早在相识的那一刻也许就已经注定了结局,由不得我们选择。【
  • 三千帝宠三千帝宠自由精灵|古言七年前,她是他的妍儿,是他口中天下最灵慧的女子。七年后,她是他的皇后,是万民口中的祸国妖妃。不过七年。“臣妾在想,如果在最无知的时候没有遇到皇上,是不是不会痛,不会受伤,更不会……生,不,如,死!”她恨,骨肉腐烂之痛,原来她只是他任意取舍的棋子。他爱,死性不移之苦,她是他永远开在池中的芙蓉花。帝王之家,在江山红颜之间利弊权衡,谁又能承诺。却不知,她于他,可辜天下,他于她,三千帝宠,不敌其爱。“妍儿,很庆幸,我能为你准备好一切。”“羽千涔,此生此世,你都不能再抛下我。”他为她付出所有,只希望,所有能如七年的初见。
  • 风染离忧风染离忧菲诺琦迹|古言为爱而死的少女,迷茫之中来到古老的时代闯荡江湖,实力是硬道理,运气是催化剂做买卖,耍心机,战斗,师傅的托孤,氏族的重担是无法逃离的命运少女逼不得已的成长,一步步走到帮人无法企及的高度回首,原来真正等待她的人一直没有走远
  • 爱犹不及爱犹不及零雨其蒙蒙|古言因为上一代的恩怨,盛倓和阿罗交换了身份,盛倓成为盛国太子,阿罗成为尼姑庵女尼。一边是家国情仇,一边是年少爱情,执拗的两个人都作出了最坏的选择.
  • 凰谋之暴走世子妃凰谋之暴走世子妃归零|古言她穿到这时代,从前世抓贼平冤的正义警花变成身无分文的十岁小乞丐,为求活命的唯一要记便是实施抢劫。可是,她为何会一不小心抢了堂堂慕世子?要不要赶紧跑路?什么,世子失宠抢了也没有关系啊。只是这男尊女卑的古代社会太他娘的坑爹,要想生存必须得女扮男装。谁说身为女子就不能为官为将,她偏要一身甲胄征战杀敌;谁说世子失宠就不会东山再起,他偏能逆势而行君临天下;皇宫内院妖精成群,朝堂重臣狼子野心,且看两人如何打怪升级一步步走向人生巅峰。血染江山,万马喑哑,她站在高墙上凌风噬笑:“谁告诉你们我的男人是可以随便染指的,胆敢动他,我保证你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此生为人,不信,碰一下试试。”
  • 步步生死绝步步生死绝幽魂仙子1|古言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沉鱼落雁鸟惊喧,羞花闭月花愁颤。善良及美于一身,是祸不是福,嫉妒她的人要杀她,爱她的人要杀她的家人............世间的人,世上的情爱,皆因“”妒忌,猜疑“而变了质”..为了活下去,为了报仇,她一步一步踩着利刃.........那一份爱:再见了,我的爱人下辈子,请允许让我来爱你看书请准备纸巾和悲伤的音乐......................
  •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B天上掉下个林妹妹.B梦小里.CS|古言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04秒,四川汶川,北川发生了八级地震,顿时整个中国都处于一片恐慌之中,原本充满希望的五月,被蒙上了一道阴霾,而汶川的一所高中的一名普通女生却在逃命中,神奇的穿越了,并且因此换来重生,若不是这次穿越,她早已葬身废墟之下了,那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