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3章 卷土重来

沿着湖的外围走了半圈,程紫玉也将所谓的名荷大概看了个七七八八。

前世那些年的尊贵日子,后宫上下,达官贵人,一年下来,要办几十场的花宴,但凡是能搜罗到的奇花异草,还有多少是她没见过的?

今日这王家内湖里,确有几株值得一瞧的名荷,但却还够不上让王老夫人如此大阵仗的地步。

说穿了,言过其实!

唬唬一般人可以,但在场“雅客”不少,这么夸大其词,并无多少意义!所以,这应该是另有目的的!

那么,他们为何要借用如此名头来设这么一场混宴?……

宾客们分了男女纷纷入座,王老夫人代表王家发了一通热情洋溢的言辞后,热闹的宴席便开了。

今晚这宴分作了两部分,先是歌舞吃喝,后为赏荷赏月……

湖对面已经搭起了表演的高台,伶人鱼贯登场,丝竹袅袅,歌舞已开。

湖那头有曼妙歌舞,湖中央是盛放名荷,手中握着琉璃盏,鼻端浮动着暗香,身畔阵阵娇笑声……

美人美景美酒,好不惬意的众人!

程紫玉观察了一会儿,她不好在同一位置站太长时间,便带着入画慢慢往僻静又稍暗之处走去……

王家后园子程紫玉从小到大来过不下十几次,这会儿的她便带了入画走了外围的游廊。

“前面有恭房,姑娘要不要去一趟?”

程紫玉摇头。

入画有三急,便趁着这会儿人少赶紧小跑而去。

程紫玉则在游廊边坐下等着。

她心中正纠结那张想不起身份的脸,越思量,便越是感觉有一丝危险袭来。

那张脸,应该是相熟的,可却似乎很久没见了!

是因为记忆太远模糊了?会不会是在京城所见?

能让魏知县赔笑,多半是位高权重。

而眼神凌厉,身材魁梧,应该不是文人!所以这人应该也不是魏知县的上峰同僚之类。

且那人明显不是本地官员!那么,是远道而来?

让自己感觉危险的气息……难道是皇帝的人?皇帝下江南还要几个月,这是来探路了?

会不会是……朱四?

朱四身边的人?

程紫玉猛地一惊!

她突然想起来了!

这个人!

那人是朱常安曾经的左长史——肖怀!

曾帮着朱四从默默无名的皇子一步步崛起的大功臣!

她之所以想得起,是因为他们曾经相熟。

她之所以没有立即回忆出,是因为前世肖怀早于她两年多便死了!她差点已经忘了这么一个人!

这家伙手段凌厉狠辣,做事杀伐果断,真刀真枪或是下三滥的偷袭,只要能想到的,他就能做得出!

他曾经为朱常安立下了赫赫功劳,为其扫清了大量障碍。也正是由于他锋芒太露,结果被其余诸皇子不约而同视作了眼中钉。

在程紫玉十六岁的那年,这位不可一世的肖长史带人在一次出勤中遇上了“盗匪”,在荒郊野外被射成了马蜂窝!就连同行的十多高手也无一生还!

然而这起性质恶劣的案件最后却不了了之,只因高明的“盗匪”并不曾留下半点证据,反而还人间蒸发了……

朱四又气又怒,却连凶手都找不出,为此大病了一场!

最重要的左膀右臂被砍,那一次的朱四元气大伤,差不多用了半年的时间才慢慢恢复……

此时此刻,程紫玉顿时慌了!

她几乎是一阵阵开始打起了颤。

此刻的朱四,还未封王,所以肖怀的身份充其量只能算是个幕僚!而小小幕僚,能让知县抬举……那这面子自然是给的朱四!

所以,肖怀在,是不是朱四也在?朱四已经到了?到了荆溪,或许正在这王家宴席之上?

或者,肖怀是先行而来,朱四不日将至?

一瞬间,程紫玉后背发凉,喉头发紧,一颗心忽上忽下,快跳不已。

她心里有准备,知道遇上朱四是早晚,也猜到这一世多半将比前一世更早碰上朱四,但她没想到会这么快!

她还没准备好!

她的恶寒一阵阵更重了!

她那两桩焦心事,除了她重生后局面会发生不可测的变数,第二桩,便是朱四!

她怕就怕,朱四和她一样,从四年后回来了!

她到此刻还清楚记得,掉落太湖后,天上那道雷袭来时,明明打中了她两人!而她在迷迷糊糊的黑暗中质问天道时,分明却只她自己!

她到此刻也没法确认,究竟是否朱四侥幸在那雷击中存活了下去,因而天道只将她一人送了回来!

又或是,她回来的同时,朱四也一起被送回来了?

她甚至没法确认她在黑暗中的那场挣扎是不是只是个梦?

此刻的朱四,究竟是那个正在苦心蓄力,以求上升的朱四,还是和自己一样,重来一次的朱四?

若是第一种还好,但若是第二种……

朱四必将卷土重来!

有了前世的先知,他要达成他的目的岂不是轻而易举?他那些兄弟又岂会是他的对手?

前世的朱四若只有五成登顶之机,那这一次,只怕要上升至九成九!

到那时,火热的仇恨一旦开始烧起来,那么面对他的报复,这一世的程家和荆溪只怕更是没法承受!

届时的他该将是如何地变本加厉?那个结局,弱小的自己如何相抗衡?

这一桩事,盘旋在她的心头,叫她每晚都没法踏实入睡!

此刻程紫玉的心正慢慢往下坠。

她强迫自己坐下来,大口调整着呼吸,而她的右手还是控制不住地抠进了廊后花坛,将那掌中的一抔泥抓得越来越紧,越来越紧……

这会儿,只剩下两个可能了!

一,上一世的此刻,朱四便已瞄上了荆溪,或者是程家,甚至是自己!他已经开始图谋,站在了暗处,可自己却一无所知!

二,就是她最怕的!

朱常安醒来后恼于自己杀了距离成功已只有一两步的他,他咽不下那口气,更恨于一切还要再来一次。所以他这一趟是回来找自己报仇了!掐掐时间,醒来已经三日多,他若骑他那日行千里的宝马前来,时间绰绰有余!

这种心思一出,程紫玉再坐不住,如芒在背,腾起起身,四处打量了起来,生怕暗处有眼睛在盯着她……

正是此刻,离她只几步外的不远处,传来了“啊——”的一声尖叫。

……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重生之代嫁王妃重生之代嫁王妃西门沁雅|古言前世,她性格懦弱,任姨娘摆布,她有眼无珠,错嫁给渣男,糟人陷害,扣上不贞的罪名,被自己疼爱的庶妹毁了容颜,毒哑了嗓子,连她年幼的孩子也不放过!扔在荒院,任人凌辱,自生自灭。死前,她发誓,若有来生,必亲手送渣男贱女下地狱,自己所受的,要十倍还给他们!
  • 皇上你太傲娇啦皇上你太傲娇啦楠喜|古言“卿仪,朕跟你说过多少遍,女人要三从四德,朕说什么,便是什么!你可明白?” “卿仪,朕在外面说东便是东,说西便是西,你不可反驳于朕。” “朕告诉你……” 君玦话未说完,躺在贵妃椅上的卿仪淡淡开口:“说完了吗?” 君玦仔细思考片刻,点了点头,卿仪撇了他一眼:“继续跪着吧。”
  • 晴时亦烟雨晴时亦烟雨九言辞人|古言穿书古文: 青梅竹马的丈夫隐瞒婚史,接回寄养在好友家亡妻的两个孩子,还没等她这个后母恶毒起来,就被丈夫与亡妻的长女下毒害死了。 含恨而终后,时烟发现自己竟然是一本书中开挂女主的早逝继姐,她私奔了以后,爹娘膝下无儿无女,悲伤之余收养了旁支没落小户一个和自己有七分相似的女孩,也就是这本书的女主时莺,代替她成为时家的大小姐,嫁给了爹娘早先为她定下的未婚夫世子,也就是这本书的男主,两人从相厌相知到相爱,最终携手走向人生巅峰。 看完故事情节的时烟表示,自己可能就是一个给女主腾窝的炮灰…… 各位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欢迎入坑,作者君在码字后台等你们呦?(?^o^?)?
  • 朝瑰落朝瑰落陌茶.CS|古言她是公主,她是王妃,她是贵妃,她是太后,她是女王。她拥有当代最强盛的国家,她拥有所有人望尘莫及的权利。她失去了故国,失去了亲人,失去了所有在乎她的人,失去了唯一她爱的人。她拥有了一切,也失去了一切。
  • 腹黑王爷宠上天腹黑王爷宠上天涵雪蓝铭|古言第一次见他,眉眼如画的他温雅如玉,陌上无双,只是腹黑毒舌的性子让她决定对他退避三舍。再次相见时,如贵公子一般的他早已名满四国,绝代无双,但腹黑的本性也与日俱增。本想远离危险的蓝雪涵,却日渐深陷他的柔情之中无法自拔。一步步的温情攻陷,一次次的无法抗拒。让这爱情的怒焰点燃了四国的风起云涌,拉开了金戈铁马的帷幕。当清雅腹黑的他,邪肆不羁的他,冷酷残忍的他碰上风华无双的她,又会是一番怎样的景象?【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我真是大小姐我真是大小姐冬未囚鸢|古言她穿越了,一切都如她想象,有钱有势。狐朋狗友不是公子,就是皇子。可是!我明明该是白富美,为什么变成了败家子?喂!我是女的!我要嫁人!要当皇后!便宜老爹:放心,我会给你找个如花似玉的老婆的!太子:大康国的美女随你挑,最漂亮的都给你。秦媛抱头痛哭:“老头,你给我出来,这剧本不对,我要回去!”秦媛成了个伪汉子,与一群帅哥称兄道弟,喝花酒,逛青楼,领着恶仆调戏良家妇女。当然,女汉子,大丈夫,必要的时候,还要学学那花木兰,耍起大刀保家卫国!一个人的时候也曾暗自叹息:想当初我为什么穿越?难道不是成为天下第一美女?天下第一才女?天下第一妖女?苍天啊!谁来拯救我?我要做祸国殃民的苏妲己,决不做巾帼英雄花木兰!
  • 听文知音听文知音印霏霏|古言赌书消得泼茶香,每一句都有美轮美奂的词藻,是他们的故事,也是你的。是灯火阑珊的璀璨,也是光彩夺目闪亮,是永久的辉煌……
  • 天降猫妃之战王甜甜宠天降猫妃之战王甜甜宠卑微豆崽|古言一朝穿越,我居然变成了一只猫。 这剧情有点不对啊!为什么,别的穿越者穿越都是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狗子见了能上树。 导演,你是不是拿错剧本了。 『“爱妃,快到我的怀里来。” “王爷,强扭的瓜不甜。” “没事,我可以蘸酱吃。”』 『“王爷,不好了。王妃打了世子爷。” “打的好。该打。” “王爷,王妃要养男宠。” “没事,那就养。” “什么?你说什么?把她给本王绑回来。”』
  • 流年殇辞流年殇辞覃柒伍|古言经年回眸,掬一捧岁月,那些悄无声息的过往,也便演绎成静水深流的沧桑,点点滴滴,淌过灵魂,蜿蜒生命的冷暖。 流年似水已换成伤,命盘错乱成散沙,谁欠谁的,现在还有谁言得清?
  • 暮夕沐语暮夕沐语月城赋|古言沐熙因为家里的嫡女悔婚被迫代嫁,却没想到五大三粗连诗词歌赋都一窍不通的丈夫深藏不露,反倒最后捡了大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