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古言掌贵

第53章 卷土重来

沿着湖的外围走了半圈,程紫玉也将所谓的名荷大概看了个七七八八。

前世那些年的尊贵日子,后宫上下,达官贵人,一年下来,要办几十场的花宴,但凡是能搜罗到的奇花异草,还有多少是她没见过的?

今日这王家内湖里,确有几株值得一瞧的名荷,但却还够不上让王老夫人如此大阵仗的地步。

说穿了,言过其实!

唬唬一般人可以,但在场“雅客”不少,这么夸大其词,并无多少意义!所以,这应该是另有目的的!

那么,他们为何要借用如此名头来设这么一场混宴?……

宾客们分了男女纷纷入座,王老夫人代表王家发了一通热情洋溢的言辞后,热闹的宴席便开了。

今晚这宴分作了两部分,先是歌舞吃喝,后为赏荷赏月……

湖对面已经搭起了表演的高台,伶人鱼贯登场,丝竹袅袅,歌舞已开。

湖那头有曼妙歌舞,湖中央是盛放名荷,手中握着琉璃盏,鼻端浮动着暗香,身畔阵阵娇笑声……

美人美景美酒,好不惬意的众人!

程紫玉观察了一会儿,她不好在同一位置站太长时间,便带着入画慢慢往僻静又稍暗之处走去……

王家后园子程紫玉从小到大来过不下十几次,这会儿的她便带了入画走了外围的游廊。

“前面有恭房,姑娘要不要去一趟?”

程紫玉摇头。

入画有三急,便趁着这会儿人少赶紧小跑而去。

程紫玉则在游廊边坐下等着。

她心中正纠结那张想不起身份的脸,越思量,便越是感觉有一丝危险袭来。

那张脸,应该是相熟的,可却似乎很久没见了!

是因为记忆太远模糊了?会不会是在京城所见?

能让魏知县赔笑,多半是位高权重。

而眼神凌厉,身材魁梧,应该不是文人!所以这人应该也不是魏知县的上峰同僚之类。

且那人明显不是本地官员!那么,是远道而来?

让自己感觉危险的气息……难道是皇帝的人?皇帝下江南还要几个月,这是来探路了?

会不会是……朱四?

朱四身边的人?

程紫玉猛地一惊!

她突然想起来了!

这个人!

那人是朱常安曾经的左长史——肖怀!

曾帮着朱四从默默无名的皇子一步步崛起的大功臣!

她之所以想得起,是因为他们曾经相熟。

她之所以没有立即回忆出,是因为前世肖怀早于她两年多便死了!她差点已经忘了这么一个人!

这家伙手段凌厉狠辣,做事杀伐果断,真刀真枪或是下三滥的偷袭,只要能想到的,他就能做得出!

他曾经为朱常安立下了赫赫功劳,为其扫清了大量障碍。也正是由于他锋芒太露,结果被其余诸皇子不约而同视作了眼中钉。

在程紫玉十六岁的那年,这位不可一世的肖长史带人在一次出勤中遇上了“盗匪”,在荒郊野外被射成了马蜂窝!就连同行的十多高手也无一生还!

然而这起性质恶劣的案件最后却不了了之,只因高明的“盗匪”并不曾留下半点证据,反而还人间蒸发了……

朱四又气又怒,却连凶手都找不出,为此大病了一场!

最重要的左膀右臂被砍,那一次的朱四元气大伤,差不多用了半年的时间才慢慢恢复……

此时此刻,程紫玉顿时慌了!

她几乎是一阵阵开始打起了颤。

此刻的朱四,还未封王,所以肖怀的身份充其量只能算是个幕僚!而小小幕僚,能让知县抬举……那这面子自然是给的朱四!

所以,肖怀在,是不是朱四也在?朱四已经到了?到了荆溪,或许正在这王家宴席之上?

或者,肖怀是先行而来,朱四不日将至?

一瞬间,程紫玉后背发凉,喉头发紧,一颗心忽上忽下,快跳不已。

她心里有准备,知道遇上朱四是早晚,也猜到这一世多半将比前一世更早碰上朱四,但她没想到会这么快!

她还没准备好!

她的恶寒一阵阵更重了!

她那两桩焦心事,除了她重生后局面会发生不可测的变数,第二桩,便是朱四!

她怕就怕,朱四和她一样,从四年后回来了!

她到此刻还清楚记得,掉落太湖后,天上那道雷袭来时,明明打中了她两人!而她在迷迷糊糊的黑暗中质问天道时,分明却只她自己!

她到此刻也没法确认,究竟是否朱四侥幸在那雷击中存活了下去,因而天道只将她一人送了回来!

又或是,她回来的同时,朱四也一起被送回来了?

她甚至没法确认她在黑暗中的那场挣扎是不是只是个梦?

此刻的朱四,究竟是那个正在苦心蓄力,以求上升的朱四,还是和自己一样,重来一次的朱四?

若是第一种还好,但若是第二种……

朱四必将卷土重来!

有了前世的先知,他要达成他的目的岂不是轻而易举?他那些兄弟又岂会是他的对手?

前世的朱四若只有五成登顶之机,那这一次,只怕要上升至九成九!

到那时,火热的仇恨一旦开始烧起来,那么面对他的报复,这一世的程家和荆溪只怕更是没法承受!

届时的他该将是如何地变本加厉?那个结局,弱小的自己如何相抗衡?

这一桩事,盘旋在她的心头,叫她每晚都没法踏实入睡!

此刻程紫玉的心正慢慢往下坠。

她强迫自己坐下来,大口调整着呼吸,而她的右手还是控制不住地抠进了廊后花坛,将那掌中的一抔泥抓得越来越紧,越来越紧……

这会儿,只剩下两个可能了!

一,上一世的此刻,朱四便已瞄上了荆溪,或者是程家,甚至是自己!他已经开始图谋,站在了暗处,可自己却一无所知!

二,就是她最怕的!

朱常安醒来后恼于自己杀了距离成功已只有一两步的他,他咽不下那口气,更恨于一切还要再来一次。所以他这一趟是回来找自己报仇了!掐掐时间,醒来已经三日多,他若骑他那日行千里的宝马前来,时间绰绰有余!

这种心思一出,程紫玉再坐不住,如芒在背,腾起起身,四处打量了起来,生怕暗处有眼睛在盯着她……

正是此刻,离她只几步外的不远处,传来了“啊——”的一声尖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