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古言掌贵

第52章 并不简单

女眷们同是走的一边侧门。

人群中的程紫玉悄悄扫眼瞧向了周围。

今日参宴的姑娘还真是不少,就人数来看,只怕不比两年前王老夫人做大寿时差。

都是来看名花了?

且……诸位兴奋度挺高啊?

她再一打量便明白了!

这是个……少有的,如上元一样,男女不避讳的混宴!

前几年荷宴,湖分了两边,一边男,一边女。而这一次,不但撤去了玉带桥上的那一层纱,就连湖中水榭也开放了。

“今岁的荷宴,有十几品名荷都开了!老夫人的意思是围绕着荷,围绕着湖,围绕着景,名荷开放实在不易,若是拘泥礼节而失了这多年一遇的美景岂不是遗憾?

为了让大伙儿都能一饱眼福,宴席的后半程,姑娘们既可以选择在湖边小坐,也可四处谈心说景,当然,想要泛舟湖面,近距离一赏名荷也是可以的!”

王家的管事姑姑在宾客们边上迎着,细致做着解释。

湖边,果然已备下了一条条精致的小舟……

这才是一众女眷们如此……热情高涨的原因!

花前月下,夏风熏人,看花还是看人,对于适龄的公子姑娘都是个绝佳的机会!

像华氏这样的妇人,只怕更是得要带着程青玉这般的女儿家穿梭于各种不同阶层的名流间,借着拜会相看一番……

若早知今日是如此宴席,是不是就用不着扮成丫鬟了?程紫玉原本以为四处走动不便,于是打算利用身上行头混入男宾区……此刻看来,倒是她多虑了。

程紫玉落后蒋雨萱半步,扶着她慢慢前走。

蒋雨萱这样,身子不好,家世一般,性子偏冷,容貌又不出众的小姐,一路走来除了几声客套的招呼外,自然没法引起多少注目。

就连王家在园子口迎客的几位姑娘,也只是客套道了声“欢迎”,便将她们几个给略过了……

而蒋雨萱是个聪明人,她猜到程紫玉此行不是有所求,便是有所探。她想起程紫玉前些时日滚落山上遭了大殃,料想纵是声名显赫如四娘,也未必能事事如意,心中生出相惜,更是一句也未多问。反而在有人过来时还特意将身子前倾,微微帮着程紫玉挡上一挡。

“四小……四儿,王老夫人在前面,我得要去打个招呼。”

“蒋小姐去吧!多谢了!”

程紫玉一眼便瞧见了前头正引得王老夫人呵呵直笑的华氏,端庄站一边正拉着程红玉与两位贵妇说话的母亲何氏,以及乖巧陪在一边,视线却并没歇着的程青玉……

程紫玉既来这一遭可不愿这会儿便叫人认出,只带着入画将头低了又低,尽量挑了人少的小路,沿湖的外围,一路“溜达”了起来……

这整个后园子,本已人来人往。

加之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要么在花,要么在人,像她们这样走在黑暗里的普通丫鬟实在没有半分关注点。她们不快不慢地走动了半盏茶的时间,也不曾与人废话半句。

程紫玉的注意力慢慢放在了不远处。

有一座规模不小的八角凉亭建得稍高,直接探出了湖面。如此,身处凉亭便既可享习习夏风,又能尽观周围湖中名荷,无疑是整个园子赏荷最好的位置。

这座凉亭里摆了三桌,显然便算是主桌了。

而其余席面则在凉亭两侧,湖东面的空地上四散而设……

程颢,他的位置应该是在凉亭之中了。

程紫玉冷眼旁观着,见程颢如鱼得水游走于人群间。

他与魏知县关系不错,这会儿两人眉飞色舞在同一桌说着话。同桌的其余人有荆溪第二家族的家主贺家老爷;几路操着金陵话的贵客;两名织造局的官员;当地颇有名望的文人画师;几位名流和他们的公子,程紫玉相识的藏家……

此外,还有一位年约三旬,眼神凌厉,分明眼熟,可她想了许久却想不起来是何许人的壮汉……

程颢在那桌热闹了一阵后,又在旁边桌前坐下了。他对面坐着的,是一位正将桃花眼四处乱飞的面生年轻公子。

程紫玉一示意,入画便退去一边。

入画找了个王府的小丫鬟,递了两枚银锞子出去。那小丫鬟很快便与正负责前面几主桌茶水的一丫鬟接上了头……

这种事,若是四年前骄傲的程紫玉站这儿,非但不屑于做,还得要嗤之以鼻!

她是到了京城,连吃了许多闷亏才知晓,后宅里的门门道道并不比前朝前院简单。宫中如此,安王府如此,一个小小荆溪的宴席自然也是如此。

这一点,就从那些在最前面端茶递水的丫头们腰间鼓鼓囊囊的荷包就能看出个一二!尤其是这种混宴之时,打听“贵宾”身份之人定不会少。

消息马上便传来了。

程颢对面坐着的,正是扬州的高公子。

程紫玉哼笑,倒没出乎意料,就知道他会来!即便不为买卖,他的船要多等三日,程颢又因着文书欠了他个人情,如此场合若是将这位喜好热闹的高公子给冷落了,那实在是说不过去的!

至于主桌上那位壮汉,端茶递水的丫鬟在那听了许久,也没弄明白究竟何许人也。只说知县大人对那位似极为看重,言语里也是多有恭谨……

程紫玉不由按了按头。

知县是老油条,能让他恭谨的,身份自然不低。

是谁呢?

关键是,这家伙,为何让她下意识觉得危险?……

整个后园子在五色纱灯的映衬下,美不胜收。湖边,更是亮如白昼。

要说这王家,程紫玉来过不少次。

每回一来,王家的小姐们便叽叽喳喳围在她的身边,一口一个“好姐姐”,热情得她头皮发麻。

今日,小姐们火力全开围拢的,则是程青玉!那丫头被姹紫嫣红的姑娘们围中间,倒是以其素净装扮而夺人眼球起来。

如此,她那顾盼流离间,倒是颇有一番淡雅风姿,一时收获了不少女眷的打探和公子哥的青眼。

华氏受用,更是笑成了一朵团团转的喇叭花。

程紫玉还注意到,今日在场的男宾有不少生面孔。她很确定,这些人绝对不是荆溪本地人!

这场宴,只怕不简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