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2章 并不简单

女眷们同是走的一边侧门。

人群中的程紫玉悄悄扫眼瞧向了周围。

今日参宴的姑娘还真是不少,就人数来看,只怕不比两年前王老夫人做大寿时差。

都是来看名花了?

且……诸位兴奋度挺高啊?

她再一打量便明白了!

这是个……少有的,如上元一样,男女不避讳的混宴!

前几年荷宴,湖分了两边,一边男,一边女。而这一次,不但撤去了玉带桥上的那一层纱,就连湖中水榭也开放了。

“今岁的荷宴,有十几品名荷都开了!老夫人的意思是围绕着荷,围绕着湖,围绕着景,名荷开放实在不易,若是拘泥礼节而失了这多年一遇的美景岂不是遗憾?

为了让大伙儿都能一饱眼福,宴席的后半程,姑娘们既可以选择在湖边小坐,也可四处谈心说景,当然,想要泛舟湖面,近距离一赏名荷也是可以的!”

王家的管事姑姑在宾客们边上迎着,细致做着解释。

湖边,果然已备下了一条条精致的小舟……

这才是一众女眷们如此……热情高涨的原因!

花前月下,夏风熏人,看花还是看人,对于适龄的公子姑娘都是个绝佳的机会!

像华氏这样的妇人,只怕更是得要带着程青玉这般的女儿家穿梭于各种不同阶层的名流间,借着拜会相看一番……

若早知今日是如此宴席,是不是就用不着扮成丫鬟了?程紫玉原本以为四处走动不便,于是打算利用身上行头混入男宾区……此刻看来,倒是她多虑了。

程紫玉落后蒋雨萱半步,扶着她慢慢前走。

蒋雨萱这样,身子不好,家世一般,性子偏冷,容貌又不出众的小姐,一路走来除了几声客套的招呼外,自然没法引起多少注目。

就连王家在园子口迎客的几位姑娘,也只是客套道了声“欢迎”,便将她们几个给略过了……

而蒋雨萱是个聪明人,她猜到程紫玉此行不是有所求,便是有所探。她想起程紫玉前些时日滚落山上遭了大殃,料想纵是声名显赫如四娘,也未必能事事如意,心中生出相惜,更是一句也未多问。反而在有人过来时还特意将身子前倾,微微帮着程紫玉挡上一挡。

“四小……四儿,王老夫人在前面,我得要去打个招呼。”

“蒋小姐去吧!多谢了!”

程紫玉一眼便瞧见了前头正引得王老夫人呵呵直笑的华氏,端庄站一边正拉着程红玉与两位贵妇说话的母亲何氏,以及乖巧陪在一边,视线却并没歇着的程青玉……

程紫玉既来这一遭可不愿这会儿便叫人认出,只带着入画将头低了又低,尽量挑了人少的小路,沿湖的外围,一路“溜达”了起来……

这整个后园子,本已人来人往。

加之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要么在花,要么在人,像她们这样走在黑暗里的普通丫鬟实在没有半分关注点。她们不快不慢地走动了半盏茶的时间,也不曾与人废话半句。

程紫玉的注意力慢慢放在了不远处。

有一座规模不小的八角凉亭建得稍高,直接探出了湖面。如此,身处凉亭便既可享习习夏风,又能尽观周围湖中名荷,无疑是整个园子赏荷最好的位置。

这座凉亭里摆了三桌,显然便算是主桌了。

而其余席面则在凉亭两侧,湖东面的空地上四散而设……

程颢,他的位置应该是在凉亭之中了。

程紫玉冷眼旁观着,见程颢如鱼得水游走于人群间。

他与魏知县关系不错,这会儿两人眉飞色舞在同一桌说着话。同桌的其余人有荆溪第二家族的家主贺家老爷;几路操着金陵话的贵客;两名织造局的官员;当地颇有名望的文人画师;几位名流和他们的公子,程紫玉相识的藏家……

此外,还有一位年约三旬,眼神凌厉,分明眼熟,可她想了许久却想不起来是何许人的壮汉……

程颢在那桌热闹了一阵后,又在旁边桌前坐下了。他对面坐着的,是一位正将桃花眼四处乱飞的面生年轻公子。

程紫玉一示意,入画便退去一边。

入画找了个王府的小丫鬟,递了两枚银锞子出去。那小丫鬟很快便与正负责前面几主桌茶水的一丫鬟接上了头……

这种事,若是四年前骄傲的程紫玉站这儿,非但不屑于做,还得要嗤之以鼻!

她是到了京城,连吃了许多闷亏才知晓,后宅里的门门道道并不比前朝前院简单。宫中如此,安王府如此,一个小小荆溪的宴席自然也是如此。

这一点,就从那些在最前面端茶递水的丫头们腰间鼓鼓囊囊的荷包就能看出个一二!尤其是这种混宴之时,打听“贵宾”身份之人定不会少。

消息马上便传来了。

程颢对面坐着的,正是扬州的高公子。

程紫玉哼笑,倒没出乎意料,就知道他会来!即便不为买卖,他的船要多等三日,程颢又因着文书欠了他个人情,如此场合若是将这位喜好热闹的高公子给冷落了,那实在是说不过去的!

至于主桌上那位壮汉,端茶递水的丫鬟在那听了许久,也没弄明白究竟何许人也。只说知县大人对那位似极为看重,言语里也是多有恭谨……

程紫玉不由按了按头。

知县是老油条,能让他恭谨的,身份自然不低。

是谁呢?

关键是,这家伙,为何让她下意识觉得危险?……

整个后园子在五色纱灯的映衬下,美不胜收。湖边,更是亮如白昼。

要说这王家,程紫玉来过不少次。

每回一来,王家的小姐们便叽叽喳喳围在她的身边,一口一个“好姐姐”,热情得她头皮发麻。

今日,小姐们火力全开围拢的,则是程青玉!那丫头被姹紫嫣红的姑娘们围中间,倒是以其素净装扮而夺人眼球起来。

如此,她那顾盼流离间,倒是颇有一番淡雅风姿,一时收获了不少女眷的打探和公子哥的青眼。

华氏受用,更是笑成了一朵团团转的喇叭花。

程紫玉还注意到,今日在场的男宾有不少生面孔。她很确定,这些人绝对不是荆溪本地人!

这场宴,只怕不简单!

……

同类热门
  • 全能废柴妃全能废柴妃北烨|古言【男强女强一对一,爽文宠婚超霸气,你敢不敢跟?】 她21世纪杀手之王“邪神”,一朝穿越竟然成了慕容家废柴傻子七小姐。 当星眸乍起,锋芒乍现,整个天下我为尊! 说姐是废柴,姐让你见识下啥叫金木水火土五行俱全! 说姐是傻子,姐一巴掌扇你到墙上,抠都抠不下来! 说姐太嚣张,不好意思,姐就是开挂来虐人的! 说姐没男人要,姐调教的九天十地唯我独尊的帝尊大人怕老婆! 男强VS女强,腹黑VS冷血,当腹黑帝尊遇上废柴小姐: “女人,本尊誓要掐断你三万枝桃花,今生今世,生生世世,你都是本尊的人!” “我呸,少打老娘主意,世上美男千万只,何必单恋一枝花。想要娶我,打赢我再说!” “反了天了,等着,要战便战,我还怕你!” “……”
  • 卿意迟迟卿意迟迟晏霜柒|古言风妃颜被逼急了,“那我和你睡一间,我睡软塌上,你睡床上。如何?”玉宸两眼直视风妃颜,“你确定?”风妃颜十分肯定地回答:“确定。”“你随意。”玉宸吩咐门外的雪肆,“传消息到将军府,就说她今晚在竹溪园歇下了。”……凤栖梧摇着扇子,笑得万分邪魅,“美人儿你哪舍得这么做?”……风妃颜:“我看了你的腿又不会娶你,你怕什么?”嵇以穆脸红,“那你看吧!”
  • 嫡女郡主撩夫记嫡女郡主撩夫记没心肝|古言她是高高在上的郡主,而他是前朝皇子的护卫。她天真烂漫与世无争,他却身负重任不得不争。当她遇上他,是地火勾动天雷的炽烈,还是赤道遭遇冰川的极寒。“你很好,特别好,所以你一定得是我的,连头发丝都是我的。”
  • 没了你我就成魔没了你我就成魔守望净土.QD|古言她,一个21世纪的神童,因为一次考古的探索进入了与地球相邻的时光带的时空。。。。。他,冰国太子,因为兄弟的设计陷害处于险地,她的房车正好落在战场的中间,未见其人只听其哭声,也正因为这哭声注定了他们一生的纠缠与生死相随。。。。。
  • 白衣蹁跹者白衣蹁跹者繁语mio|古言暮和国与厌世国连年征战,暮和的三位年轻皇子顶起大梁,保家卫国,在这之中,他们又遇到了当年的白艾锦……
  • 随缘小店随缘小店随缘小店|古言灵台本无物,何处惹尘埃、一梦一天境,缘来浑然成。浊浪红尘笑,随来烟茫茫。本是同心来,但求顺路去。
  • 血染彼岸,灵暝的守护血染彼岸,灵暝的守护甜甜米|古言此书重发,作者笔名甜米倾城,《血染彼岸,灵之幻暝约》彼岸花的花语——无尽的爱情,死亡的前兆,地狱的召唤。明明都是各领一方的强者,本应无所束缚。但因一场出乎意料的相逢,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将他们紧紧的拴在了一起!明明都是法力高强的领袖,本应守护领土。但因一场突如其来的使命。枯济的生活开始绚烂,让他们活的精彩活的靓丽!明明都是拥有痛苦回忆的人,本应无情无欲。但因一场生死难料的对决。干枯的心脏开始跳动,让他们彼此快乐彼此心安!
  • 女城女城知鱼常乐|古言【【经典文学】今日风行,明日经典【晴语】编辑旗下出品【简介:】那一日,白色念珠花树下,他们互许生死,生死不相弃那一日,冥王谷青草茵茵、凤凰花艳艳,她的笑容自由纯净,灵动可人。那一日,她守城,他攻城。她言誓死守城,他亦言誓死攻城。那一日,她如云烟飞散,他如梦初醒,视生如草芥。那一日,她错嫁他人,他将她的父亲送上断头台。那一日,她一夜白头,他叩首城下,只为一眼相望。那一日,他喝下毒酒,为她袖手天下。
  • 寸缕寸缕凉祠|古言五年前我许了你嫁衣如霞,携手共赏十里桃花,怎料你竟亡于扫黄打非之期,深海埋葬了良人,亦埋葬了我的心,五年后,你不带一丝温度归来,嫣然一笑。我亦抬手抚摸你额头,浅笑道:“阿西巴!作者给朕滚出来!”
  • 王上耍赖不可以王上耍赖不可以梾兮|古言连彧一直都觉得自己是最倒霉的皇子,和摄政王。 被人千求万拜的成了摄政王,结果却处处被刁难。 千辛万苦将喜欢的姑娘娶进门,新婚第一夜,新娘子盖头一揭,“来王爷,我们喝酒,咱们哥们不醉不归!” 谁和你是哥们! 押镖? 堂堂北秦第一王妃,不愁钱花,没人敢欺负,居然还要押镖找乐子。 打架! 三天一小架,五天一大架,十天府衙一游,美滴很。 不愧是街边霸王花,就连兴趣爱好,都如此独一无二。 可怜一个摄政王,为博美人一笑,押镖,打架,上赌桌,三教九流的把式样样精通。 震惊,摄政王被王妃赶出来了! 摄政王坐在自己门前,一身朝服,捻着几颗瓜子,干嚎:“我错了,让我进去吧。” 小娘子斜着眼睛,人人传言的阎王,似乎从头到尾就是个骗子。 “娘子,为夫失血过多,可不可以躺一躺?” 小媳妇眼睛一瞪,小牙一龇,“喂,你可是我用葡萄钓来的,休息什么?再说了,谁家手指划了一个小口子,还能失血过多的!你就是……” 某摄政王拦腰一抱,就势撒娇打滚。 “唔……我不仅是你用葡萄钓来的,还是用糖葫芦定下的……你个小骗子,便宜夫婿,不好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