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古言掌贵

第2章 君子如玉

陈金玉针刺而来时,特意拿帕子卷在手指上去捻了银针。而这一小动作,恰好落于了程紫玉的眼中。

如此作为,既不便于针刺,更容易打滑,分明多此一举,当时程紫玉便有了些猜测。

真不想,中了!

她嗤笑着看向了手抖唇颤的陈金玉。

此刻的正陈金玉急吼吼扑向车中的水囊,拿起便朝脸上一股脑倒了下去,同时尖声叫喊着完了……

完了?

程紫玉冷冷盯着陈金玉。

眉散了,粉掉了,脂也花了,陈金玉一张小脸五颜六色,却还在疯了一般拿水一遍遍冲洗着……能让一个视容颜为性命的女子甘心顶着一张大花脸发疯,那么那针上染了什么,也已呼之欲出。

程紫玉轻哼,因着朱四,因着大局,因着东西尚未到手,所以这丫头根本不敢真的对自己下手!

想来针头并没有毒或药,那莹莹的绿光也只是个唬人的手段。毒应该是足以毁容的霸道药,应该是下在了针尾!

陈金玉是想要在拿到秘密的同时,神不知鬼不觉通过自己指尖的伤而染毒!

果真蛇蝎歹毒!

疯魔状的陈金玉顿时将眸子锁定在程紫玉身上。

“我没脸见人,你也休想!”

她张牙舞爪拔下了头上的簪子,对准程紫玉冲了上来……

簪尖袭来的那一瞬,程紫玉的双手低低垂着,丝毫不曾阻挡或反击!

隔着一道门,她能感应到,车外人都在闻讯围拢来,尤其有一双冒火的眸子正迅速由远及近!

他,绝不允许他的计划会在眼皮底下有脱离预估的可能!

他一定会出手!

所以,她死不了!

至少在拿到东西前,他不会冒任何风险来惹怒她!

果然,一阵强风袭来。

整个车厢的气流一下便通畅了。

陈金玉被一股大力直接掀飞了出去,重重滚落下了马车,砸到了地面,拍起了一大圈的黄土……

程紫玉脱困了。

她撑身坐起,垂眸伸手,一刹那的迟疑后,还是拿了帕子包裹着,将左手指尖那四根银针一一拔下,丢出了车厢。

细微的“叮叮”声响起,银针悉数掉落在那滚了金边的玄色袍脚边的青石板上。

安王朱常安睇了眼地上那几枚针头,微微蹙眉,随后将她的这一行为理解成了“寻一个说法”。

他倒是没犹豫,干脆利落的一脚踹了出去,对准的正是在他脚边喋喋不休又惊慌失措的陈金玉。

一声惊呼后,传来一声闷响,随后便是虚弱的呻吟……

朱常安与程紫玉四目相对,两人同是没看陈金玉一眼。

程紫玉再控制不住,心底一把燎原之火迅速滋生蔓延……

两个月了,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他依旧一副谦谦君子模样。

瘦了不少,显然操心过多。

黑了许多,明显都在奔波。

眼圈有些黑,分明是心机用得太过。

而她尤其痛恨的,就是这个铁石心肠的男人那复杂得没法形容的眸子。

此刻那眼神熟悉又陌生,分明冰冷疏离却又带上了一丝关切,不知是习惯成了自然,还是为了即将到手的“宝藏”?

许是她回望的眼神太犀利,安王朱常安——她的夫君,此刻目光闪烁,张了张口,却不曾吐出一个字。

可笑,她若没看错,那眸子里似乎还有一丝……痛色?

因何而痛?为谁而痛?还是惺惺作态?

罢了!

程紫玉淡淡收回目光。

那双眼太复杂,她什么时候看清看懂过?

哪里像她的眼睛那么简单,过去全然是纯粹的热情,此刻充斥了是纯粹的恨意!

而恨意一浓,就容易化作杀意!

也正因如此,最近她总爱闭眼,以避免别人一眼看穿了她……

紫玉垂哞看去一边,两个婢子来不及求饶便被捂上嘴套了麻袋,直接拖进了一辆马车……

程紫玉知晓,又两条鲜活的性命,因为她,没了!

杀人不过头点地!

如玉君子的外表下,这才是真的朱四!

而另一边,滚去两丈外的陈金玉正倒地大口大口吐着鲜血。

这就是挑战朱四权威的下场!

伤重的陈金玉一下清醒了不少,连吐几口血后,顾不得擦拭便匍匐到朱四脚边开始解释又求情。

陈金玉哭得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地攀上了朱常安的小腿。这份亲昵,溢于言表!

这戏码,程紫玉却懒得看。

她直接素手一拍,打落了帘子,再次闭上了眸子。

然而,却是一股风儿袭来。

程紫玉没有睁眼,淡淡的荷叶气味,是他惯用的熏香。

帘子必定落在了他的手中。

“该谈谈了!”他低低开了口。“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答应!甚至是……那个位置!只要事成后……”

程紫玉笑了。

什么都可以答应她?

荒谬又讥讽!当真恬不知耻!

可不是?既然能将她踩成疯子,自然也能再次抬举她,即便那个位置上已经有人了。杀人或灭族对他安王朱常安,完全手到擒来!

程紫玉心下早有盘算,两个月来第一次开了口。

“你要的东西,我可以给!甚至那霹雳炮陶壳的图纸和配方,我也能送给你!”

程紫玉清楚看见,朱四眼里的光顿时亮了起来。

“当真?”他竟是多此一问。他的声音还有些颤抖,那是兴奋!

程家的产业已经让他势力大增,再有了程家几十年的心血在手,他无疑是得到了能生金蛋的鸡,足够为他提供源源不绝的银子!他在圣上跟前的底气也将进一步增加。

银子,正是他最需要的!是夺嫡的基础!

当然,若再有霹雳炮的相佐……将来他软的行不通,还能来硬的!

从他抛弃了她,而选中了白将军的女儿却不是侯门贵女后,她便料到,他比她想象的还要狠!

所以,她的筹码也必须加上去!霸道的军火,只怕才是他求而不得,又藏在暗处的渴求。

“确实!但你必须答应我三个要求!三件事都做到后,我自会将东西双手奉上!那三件事到了荆溪后我自会告诉你!你放心,不是要你以命相抵,也不是要收回程家产业,且都在你能力范围以内!绝对不会为难你!”

“我答应你!”他几乎不假思索。

程紫玉笑了,随后点了点头。

他当然会应。

即便她提的要求有违他的心意,他还可以反悔!

就像他对她立下的誓!

“玉儿!”他再开了口。“他日,我一定报答你!”

紫玉哼笑一声……

内疚?补偿?良心发现的原因是造孽太多吧?

她要的可不是报答!也不是报酬!

而是——报仇!

车队再次启程。

当一入荆溪地界这个过去程家产业遍布的地界,紫玉的心便开始砰砰几乎跳出胸口。

她听闻荆溪地界遭了大殃,她也设想过许多可能。

在眼见为实前,她完全没料到会糟到如此地步!

那一瞬,炎炎热浪也没法掩住她四肢百骸迅速泛起的汹涌冷意。

放眼看去,满目疮痍!

昔日繁华的主街,此刻萧条一片。店家几乎倒了一大半,只寥寥几个商贩在收货。物价落了七八成,入耳的都是趁火打劫的还价声。

程家虽倒,可也不至于物价也崩了!是谁做的手脚?是他们的打压?

整个荆溪,都经历了什么?

她被控安王府的这些日子,他们究竟为了银子,都做了什么!

正如陈金玉所言,他即便拿到了东西,也只会将整个产业都带走!

他之所以刚最后还给了句承诺,是因为他作孽太多,他自己都寝食难安了吧?

而这一切的源头,都是她——是她程紫玉!

她才是始作俑者!

腹部阵阵绞痛,一口腥红涌了上来,再压不住,一下在她浅青色的罗裙上开出了一朵蔷薇……

车队在程紫玉的示意下,行至了青龙山下。

程紫玉的第一个要求,要在这里实行。

山顶上,有个小庄子。

说是庄子,实则也就是一大一小两个套院,并一个小花园。

“烧了它!烧干净了!”程紫玉开口的时候,身子在打晃,心头在滴血。

她所有的一切都没了!唯有这个庄子,是她的亲姐姐用性命守下来的!可她,却不得不下狠手了!

“不行!绝对不行!”

陈金玉再次扑倒在了朱常安的脚边。

“程家老头的东西都在里边!里边有老头一生的心血!妾身怀疑,那程老头的手札就在这庄子里!这程紫玉,她一定是要毁了那老头留下的瑰宝!对了,还有程老头炼的老泥,那是百银才能得一块啊!都在里边!不能烧!绝对不能!”

“必须烧!”

程紫玉磨着牙开口。

“我知晓你一直觊觎这个庄子!怎么?我祖父的手札,瑰宝和老泥与你何干?你紧张什么?你以为我落难了,我祖父留给我的产业就都是你的了?你做梦!

正是因为这庄子是我祖父留给我的念想,我才不能将它留给你!你这头野狼,拿走了那么多,还喂不饱你吗?朱常安!这个庄子对于我,意味着什么,你不会不清楚!这是我的第一个要求!你应是不应?你烧是不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