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4章 皮囊真身

陈金玉,来历不明!

八岁那年,程家大老爷,程紫玉的父亲程睿,三个月的走商后,带回来了一个小女孩。

他对外宣称这孩子是他路上捡的,见与程紫玉年龄相仿,身世可怜,所以便带回来给程紫玉作伴。

那时的陈金玉瘦弱黝黑,大大的脑袋,小小的身子,营养不足之态完全似一颗小豆芽。她颤颤巍巍,给程紫玉小心恭谨地磕了头。

大冬日里的她只穿了件半旧袄子,虽然干净整洁,可丫头们眼尖,一眼便从针脚看出,那是大人的袄子改的……

按理陈金玉的出现很是突兀,可她那可怜巴巴,一推就倒,像小兔般打着颤的模样,非但为她避免了各种敌意,反而还收获了一众怜悯。

程紫玉院子里都是年纪较大的丫头,谁会没事找个小姑娘晦气。一时间,好吃的,好喝的,一点没少了陈金玉的份儿。

程紫玉记得清楚,那日父亲私下嘱咐自己,这个妹妹,生辰与自己只差了一个多月!名字又叫金玉,与自己也只差了一个字。所以,这是缘分!

他说,与其把这妹妹当作奴才,不如当作伙伴,当作朋友,当作亲人!

他说,这个妹妹很可怜,什么都没有,比她的生活差了太多。与其苛待,不如多一个姐妹……

八岁的程紫玉哪里能嗅出那些话后的深意。当时的她已经崭露头角,因着天赋而被万千宠爱,她是真不在意院子里是不是多了一个人。

既然父亲发了话,她也不吝啬,当日便赏了金玉一打堆的新衣新裙新鞋。

那日,陈金玉穿上了她的衣裳,跟在她的身后,陪她去用膳。

可一向温和的大夫人何氏只看了金玉一眼,便眼一红,撂下筷子回了屋。

当时程红玉悄声告诉紫玉,这个金玉是父亲在外边生的野种。所以和她们一样,都叫玉。她们一群姑娘都是用泥色排的名,可父亲偏偏赏了个金字出去,可见父亲对其的偏爱。

而且,这会儿人都八岁了,突然领回家,木已成舟,母亲和祖父再反对也没用了!可这分明是打了母亲的脸,母亲心里不痛快……

程红玉又说,这些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她偷听了父母的争执:父亲向母亲做了保证,说捡的就是捡的,绝对真不了。母亲这才忍了下来。

……

这样的风言风语很快便在程府蔓延。

但这事毕竟没有搬到明面上,程金玉又有大老爷的疼爱,所以这金玉便半奴半主地存在于程府。

而陈金玉的尾巴十年如一日夹得紧紧的,她吃苦耐劳,连摔泥炼泥都肯做,又从不拿身份压人,对谁都是客客气气,露出一脸憨笑。

很快,阖府也就没人再拿这可怜孩子的身份议论,就连何氏渐渐也对她放下了芥蒂。尤其有一次,何氏高烧不止,金玉在她身边衣不解带伺候了两日,比只说不练的红玉,没时间侍疾的紫玉都要贴心。

从那之后,何氏面对金玉也就渐渐露出了笑。毕竟,与其心烦意乱,自寻烦恼,还不如大度些。

反正自己是主,金玉是奴,有这层关系在那,管金玉什么身份,将来只需多准备份嫁妆,眼不见为净地送金玉嫁出去就是了。

但程红玉不那么想。这个家里,若说有人讨厌金玉,那她绝对当仁不让是第一位。

她为母亲不平和憋屈,她看不过眼,她更讨厌陈金玉那事事都不出错,样样都卯足了劲,恰恰与她这个惹祸精形成鲜明反差的嘴脸。

她总说,这陈金玉要么便是有病,要么就是太会装,太腹黑!

于是她常常想出些低级无聊的法子去捉弄陈金玉。可她越这么做,便越显得陈金玉的乖巧可怜,更显出了她的乖张跋扈。

而面对程红玉时不时求助打压陈金玉的诉求,程紫玉则没那么多耐心。

一来,金玉若是父亲私生女,便是自己的亲妹妹。若不是,那也是自己的得力帮手加上小伙伴。所以没理由去为难她!

第二,程紫玉实在太忙了。她要学的东西太多,她的人生目标是带领家族腾飞,后宅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她是真的懒得管,也不屑管!

时间一长,程紫玉越发厌烦一事无成的红玉,认为她搬弄是非,而程红玉则感觉亲妹妹胳膊肘往外拐,只一味袒护外人。

两姐妹心头置气,关系也愈加疏远。

也是正因如此,渐渐成为得力助手的金玉反而比同一血脉的程红玉与程紫玉更亲。

在紫翌轩,一众奴才也渐渐得了程紫玉的示意,称呼陈金玉为“金玉小姐”,将其视作了半个主子。

而随着陈金玉跟着紫玉出现在眼前的频率越来越多,老太爷也渐渐开始带了怜悯地接受起了这个上不了台面的“孙女”,时不时对她指点一二。

然而,所有人,包括那疼爱陈金玉的程睿,从来没注意过,南方人口音,“陈”“程”不分!

于是有些错,从一开始便已经铸成了!……

而此刻从丫头的你一言我一语,程紫玉也顿时明白了。

可不是,能让陈金玉放着昏迷的自己不管,自然是因着更有价值的存在。

那这个程府,除了老太爷那定海神针,还有谁,陈金玉能看上眼!

呵,她还真想给陈金玉拍手叫个好!

若是如前世,用一颗充满善意的心思去看待陈金玉,此刻其所作所为可不正如丫头们所言:机灵,善良,体贴,孝顺,好得上了天!

可有了前世带来的火眼金睛,这会儿陈金玉那副虚假皮囊下的真身在做什么,她可不是一眼就能看穿?

这丫头,这是趁着她昏迷,想要收服老太爷呢!即便收不到心,至少也能收些手艺。怎么也不亏!

如此这般,自己醒来后,见她帮自己尽孝,为自己尽心而如此劳碌,赏赐之外还要欠她一个人情。

即便自己就这么没了,或是永远醒不来……陈金玉也没有损失!她趁着这个机会,刚好可以重新择主!老太爷自然是她的不二选择。

陈金玉踏实肯干,做的一手陶艺很是漂亮,连老太爷都常说她是有几分天赋的。到那时,老太爷爱屋及乌,即便不把陈金玉搬去台面上,也极有可能会破例收她为徒。

所以,这条白眼狼见自己长时间不醒,这既是去准备后路,也是对自己表忠的同时跑去表孝了。

她这几手准备,竟桩桩都有赚!

程紫玉顿时胃口全无……

同类热门
  • 质子为妃质子为妃水禅月|古言无数万年前,据说天上落下七颗流星这才形成了北斗七国。 然七国间神奇的并存了数万年却没有发生大规模的吞并战役,这本身就是一件不同寻常之事。 而故事就从天枢国的女姬落水开始。
  • 梦有玄机梦有玄机东志|古言她是“色既倾国,思乃入神”的才女;她是“花间词鼻祖”温庭筠的知己门徒;她是雏妓、弃妇、道姑。一个冷风萧瑟的秋天,她沦为死囚。后世关于她的评价冰火两重,有人说她是才媛中之诗圣,有人斥其为秽乱道观的淫妇;有人赞其为仙貌长芳又胜花的绝色佳人,有人骂她是冷若冰霜的杀人凶手,一切都源起于那个暮春的长安。梦起于斯断于斯,似真似幻,晚唐的残阳如血,虽然残酷却美到极致......
  • 王妃惊华王妃惊华君天雨01|古言第一世:等我三年,我会回来娶你的等我出战归来,我们就避世而居无果第二世:姑娘长的如此貌美,为何要轻生呢?玉清,你走吧,走的越远越好,永远都别回来了孽缘第三世:那你记住了,我叫月清幽南宫哥哥,你认错了人我不怪你,只是,我们要说再见了负债第四世:娘亲叫我清月,婆婆叫我清儿,那,你叫我月儿吧夜家哥哥,我们避世吧好,我都听月儿的愿用我一世荣华,换你三生安宁缘起缘落,只为在那里,遇见你……
  • 佛若今昔依相依佛若今昔依相依黑豆丫头|古言醒来了之后却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碰到了陌生的人。这人,性格能在多么!有时温文尔雅,有时冷如冰霜,有时毒舌腹黑,有时呆萌可爱,究竟那个是他?唉,最可悲的是,新婚前一夜,可怜的秦羽幻就这样被无情的扑倒了,主要是新郎又不是他好呗!后来她回去了,他又跟来。他是哪的,为什么穿到这来了?原来是缘分。躲也躲不掉。是福不是祸。命运爱你,千孤更爱你!
  • 懒妃逆天:王爷我赖上你了懒妃逆天:王爷我赖上你了花花RQ|古言她是苏府不受宠的二小姐,她是二十一世纪的金牌杀手,当她变成她,她将颠覆整个王朝;他是人人倾狂而又人人惧怕的铁血王爷,她是他的逆鳞。他护她周全,陪她颠覆王朝。
  • 纨绔世子:倾城世子妃纨绔世子:倾城世子妃绾墨紫鸢|古言她,来自现代的顶级天才少女杀手。他,大陆上赫赫有名的世子。她遭到追杀,一朝穿越,遇见他。“娘子,随为夫去赌局里玩吧。”“不去。”“娘子,朋友邀我去青楼里喝杯酒,今天晚上不回家了。”“你敢去我就打断你的腿。”某女大怒。“呜呜,娘子要打断为夫的腿,为夫真的是太伤心了。”说完,某男还假装擦拭眼泪。某女表示无语,对天吼道:“天啊!为毛我会穿越之后遇上个二货啊,我能不能重新穿越。”某男听了,不淡定了,立即将她压下身。“不行欧,娘子,自打你从穿越到这起就注定是我的人了,谁也夺不走。”……
  • 妃同一般:邪王的爆笑痞妃妃同一般:邪王的爆笑痞妃小白尊上|古言撒花撒花~~请准备好开启你们的爆笑之旅!
  • 兽夫看来:天降萌妻,生崽崽兽夫看来:天降萌妻,生崽崽v弦|古言柳召召卖出去多少房子,就失败了多少次相亲,最后实在连老姐也看不下去,却一不小心把她弄丢了,从此以后,她丢失多年的桃花运是回来了,但……“为什么全是些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她咆哮反抗,可是反抗无效。于是乎,她晚上被扑倒,白天怕累倒……这日子,没法过了!
  • 逗菲来袭:王爷快到碗里来逗菲来袭:王爷快到碗里来小蛋花儿|古言“师傅,我被欺负了T^T”“说,谁欺负你,看师傅我不怼死他(她)”“凌熠辰”“咳~那啥,我还有事儿,就先走了哈~”“你怂了←_←”“爱妃,你该回床休息了”“我能拒绝么Q_Q”“你说呢,嗯~”
  • 一世长安:独宠盛世王妃一世长安:独宠盛世王妃执夙|古言海誓山盟,是否真的抵不过一句好聚好散。他曾许诺她一世长安,却成为那个伤她最深之人。是谁害她自废武功?是谁害她双目失明?又是谁给了她一生不忘的耻辱?一世长安的约定,谁还在等,谁太认真?看着他与别人交缠的躯体,看着身边之人一个个倒下,她终将心埋葬于沙漠千里。当真相一点点浮出水面,桃花已落佳人已去,江山倾尽,也换不回她回眸一顾。三生石上,我是否刻下你姓名那么,她与他今生一次次的不期而遇,是否是命中注定乱世风云,只愿携她之手,护她一世长安。万里红妆天下为聘终是轻叹一句:“城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