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4章 皮囊真身

陈金玉,来历不明!

八岁那年,程家大老爷,程紫玉的父亲程睿,三个月的走商后,带回来了一个小女孩。

他对外宣称这孩子是他路上捡的,见与程紫玉年龄相仿,身世可怜,所以便带回来给程紫玉作伴。

那时的陈金玉瘦弱黝黑,大大的脑袋,小小的身子,营养不足之态完全似一颗小豆芽。她颤颤巍巍,给程紫玉小心恭谨地磕了头。

大冬日里的她只穿了件半旧袄子,虽然干净整洁,可丫头们眼尖,一眼便从针脚看出,那是大人的袄子改的……

按理陈金玉的出现很是突兀,可她那可怜巴巴,一推就倒,像小兔般打着颤的模样,非但为她避免了各种敌意,反而还收获了一众怜悯。

程紫玉院子里都是年纪较大的丫头,谁会没事找个小姑娘晦气。一时间,好吃的,好喝的,一点没少了陈金玉的份儿。

程紫玉记得清楚,那日父亲私下嘱咐自己,这个妹妹,生辰与自己只差了一个多月!名字又叫金玉,与自己也只差了一个字。所以,这是缘分!

他说,与其把这妹妹当作奴才,不如当作伙伴,当作朋友,当作亲人!

他说,这个妹妹很可怜,什么都没有,比她的生活差了太多。与其苛待,不如多一个姐妹……

八岁的程紫玉哪里能嗅出那些话后的深意。当时的她已经崭露头角,因着天赋而被万千宠爱,她是真不在意院子里是不是多了一个人。

既然父亲发了话,她也不吝啬,当日便赏了金玉一打堆的新衣新裙新鞋。

那日,陈金玉穿上了她的衣裳,跟在她的身后,陪她去用膳。

可一向温和的大夫人何氏只看了金玉一眼,便眼一红,撂下筷子回了屋。

当时程红玉悄声告诉紫玉,这个金玉是父亲在外边生的野种。所以和她们一样,都叫玉。她们一群姑娘都是用泥色排的名,可父亲偏偏赏了个金字出去,可见父亲对其的偏爱。

而且,这会儿人都八岁了,突然领回家,木已成舟,母亲和祖父再反对也没用了!可这分明是打了母亲的脸,母亲心里不痛快……

程红玉又说,这些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她偷听了父母的争执:父亲向母亲做了保证,说捡的就是捡的,绝对真不了。母亲这才忍了下来。

……

这样的风言风语很快便在程府蔓延。

但这事毕竟没有搬到明面上,程金玉又有大老爷的疼爱,所以这金玉便半奴半主地存在于程府。

而陈金玉的尾巴十年如一日夹得紧紧的,她吃苦耐劳,连摔泥炼泥都肯做,又从不拿身份压人,对谁都是客客气气,露出一脸憨笑。

很快,阖府也就没人再拿这可怜孩子的身份议论,就连何氏渐渐也对她放下了芥蒂。尤其有一次,何氏高烧不止,金玉在她身边衣不解带伺候了两日,比只说不练的红玉,没时间侍疾的紫玉都要贴心。

从那之后,何氏面对金玉也就渐渐露出了笑。毕竟,与其心烦意乱,自寻烦恼,还不如大度些。

反正自己是主,金玉是奴,有这层关系在那,管金玉什么身份,将来只需多准备份嫁妆,眼不见为净地送金玉嫁出去就是了。

但程红玉不那么想。这个家里,若说有人讨厌金玉,那她绝对当仁不让是第一位。

她为母亲不平和憋屈,她看不过眼,她更讨厌陈金玉那事事都不出错,样样都卯足了劲,恰恰与她这个惹祸精形成鲜明反差的嘴脸。

她总说,这陈金玉要么便是有病,要么就是太会装,太腹黑!

于是她常常想出些低级无聊的法子去捉弄陈金玉。可她越这么做,便越显得陈金玉的乖巧可怜,更显出了她的乖张跋扈。

而面对程红玉时不时求助打压陈金玉的诉求,程紫玉则没那么多耐心。

一来,金玉若是父亲私生女,便是自己的亲妹妹。若不是,那也是自己的得力帮手加上小伙伴。所以没理由去为难她!

第二,程紫玉实在太忙了。她要学的东西太多,她的人生目标是带领家族腾飞,后宅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她是真的懒得管,也不屑管!

时间一长,程紫玉越发厌烦一事无成的红玉,认为她搬弄是非,而程红玉则感觉亲妹妹胳膊肘往外拐,只一味袒护外人。

两姐妹心头置气,关系也愈加疏远。

也是正因如此,渐渐成为得力助手的金玉反而比同一血脉的程红玉与程紫玉更亲。

在紫翌轩,一众奴才也渐渐得了程紫玉的示意,称呼陈金玉为“金玉小姐”,将其视作了半个主子。

而随着陈金玉跟着紫玉出现在眼前的频率越来越多,老太爷也渐渐开始带了怜悯地接受起了这个上不了台面的“孙女”,时不时对她指点一二。

然而,所有人,包括那疼爱陈金玉的程睿,从来没注意过,南方人口音,“陈”“程”不分!

于是有些错,从一开始便已经铸成了!……

而此刻从丫头的你一言我一语,程紫玉也顿时明白了。

可不是,能让陈金玉放着昏迷的自己不管,自然是因着更有价值的存在。

那这个程府,除了老太爷那定海神针,还有谁,陈金玉能看上眼!

呵,她还真想给陈金玉拍手叫个好!

若是如前世,用一颗充满善意的心思去看待陈金玉,此刻其所作所为可不正如丫头们所言:机灵,善良,体贴,孝顺,好得上了天!

可有了前世带来的火眼金睛,这会儿陈金玉那副虚假皮囊下的真身在做什么,她可不是一眼就能看穿?

这丫头,这是趁着她昏迷,想要收服老太爷呢!即便收不到心,至少也能收些手艺。怎么也不亏!

如此这般,自己醒来后,见她帮自己尽孝,为自己尽心而如此劳碌,赏赐之外还要欠她一个人情。

即便自己就这么没了,或是永远醒不来……陈金玉也没有损失!她趁着这个机会,刚好可以重新择主!老太爷自然是她的不二选择。

陈金玉踏实肯干,做的一手陶艺很是漂亮,连老太爷都常说她是有几分天赋的。到那时,老太爷爱屋及乌,即便不把陈金玉搬去台面上,也极有可能会破例收她为徒。

所以,这条白眼狼见自己长时间不醒,这既是去准备后路,也是对自己表忠的同时跑去表孝了。

她这几手准备,竟桩桩都有赚!

程紫玉顿时胃口全无……

同类热门
  • 绝色倾城:你是我的劫绝色倾城:你是我的劫拐角处的爱恋|古言曾经的我以为他是我生命中的一束光。直到死,我才明白他从不爱我。他爱的另有其人,他娶我只是为了得到我的一切。幸得我重生一回,这一次我定要那人血债血偿。可是身后那个腹黑高冷王爷是怎么回事?直到后来他拥我入怀,我才明白我重生,只为遇见他。我只好轻叹一声遇见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劫可我不悔。
  • 邪君独宠:呆萌小狐妃邪君独宠:呆萌小狐妃烟幽儿|古言初遇,她穿越成了一只小狐狸,被追杀受了重伤,遇见了他,他将她带走。爱闹的她总是不安生的给他带来麻烦,他一直纵容她,除了……某只小狐狸化为人形在街上遇见了美男,光天化日之下调戏人家,然后京城便到处传起了这惊世骇俗的一幕,而他……“清蒸青菜加俩馒头?最近府里没钱了?”“王妃,邪尊说了,你是有主之人,不能调戏别人,所以要吃几天素静静心。”“……”
  • 督主在上督主在上云乐早还家|古言母鸡不下蛋,白天还“打鸣”。 刘阿九对着自己花了三月俸禄买回来的“母鸡”叹气,“阿花啊~阿花,你若再不下蛋,阿九我明天只好把你宰了。” 正啄着碗里细米的阿花,鸡身一抖,鸡毛散了一地。 后来,阿花失踪的第三天。 从县衙厨子升职为京城仵作的刘阿九,颤巍巍跟着京官跪在大祈第一奸臣的东厂提督 —雨文顷面前。 阿九哆哆嗦抬眼看了看传闻中“杀人如麻”的雨文顷。 对上雨提督轻蔑眼神的她,想起常用此眼神看自己的老母鸡。 刘阿九脑袋当机,脱口而出,“阿花…” 曾变成不会下蛋老母鸡的雨文顷:“…” 花你妹。————————————————————————权势浩天的西厂督主雨文顷,他日常生活方式总结为以下三点: 1、洁癖; 2、龟毛; 3、阴很毒辣。 只是雨督主没想到的是,自己引以为傲的三点,都栽在了一只老母鸡和一个叫刘阿九的傻妞身上。 1.女主穿越,男主是个假太监,所以!你懂的 2.男主前期是鸡后期会恢复。 3.女主怂且甜,男主宠且苏,超级甜宠文!
  • 忆暗香忆暗香麦盐|古言“如今,你拥有了一切,你快乐吗” “我不会放过你,我会折磨你一生一世” 在这个世道上,只有心狠手辣才能得到一切,不论做什么事,你都要不顾一切,哪怕遭人唾弃 “我也有身不由己的时候,你为何不愿信我” “你那张恶心的嘴脸,我已经看够了”
  • 娘子太温柔娘子太温柔妖精家的小二|古言林玉儿穿越到了一个家徒四壁的农家! 坑人APP竟然自主绑定她了?不完成任务还要自爆? 为了成为首富,只好一步一步往上爬! ...... 喂,听说东家头的那姑娘成了首富? 极品亲戚来袭,且看她抠门成性,想要她银子?门都没有! ...... 某王爷听说王妃又把郊外的地全买了? 王爷:快去看看王妃银子够不! 嗯,这还差不多!
  • 酒酿,君何处酒酿,君何处季姝皖|古言香甜可口的酒已经酿好了,那么,君又在何处?
  • 抽丝记抽丝记万胥|古言她,一个主攻犯罪学的研究生,师从国内有名的足迹鉴定专家,竟魂穿到一个废柴小姐身上,还回到了异世界的十五年前,重生流还是穿越流? 帮你复仇?行!替你洛府申冤?行!既然来都来了,不如顺便扶植一个皇帝上位,将这异世界的荒唐秩序改一改! 既是先知,又智商在线,除恶尽,扶贤能,不要太爽——等等,这厮又是谁,凭她的主角光环加持,竟还能遇到敌手? 呵呵,有意思,就喜欢这种有挑战的!
  • 慕家姑娘娇又软慕家姑娘娇又软府棠|古言“赚钱,赚钱,赚钱!” 慕挽歌现在就想攒够钱,摆脱素黛,把仇得报。 种药草,养药草,培药草,配药汁,成第一培者。 奈何孩他爹纠缠,“孩子有了,该奉子成婚的!” 她自是不应,可后来瞧着他身侧的一朵朵桃花,终是忍无可忍,一把拽着他的衣领,笑靥如花,“嗯,奉子成婚,听起来挺不错的。”
  • 无言阁之长相忆无言阁之长相忆孤鸾公子|古言君无言乃是执掌无言阁的一代门主,无言阁世代以为南禹遴选官员而生。 故有歌谣道:“无言阁,阁无言,无言阁主君无言,门阁北斗七星殿。名流士子心驰往,广纳贤才名垂千。” 武静姝本是恣意洒脱的将军爱女却深陷帝都权利相争的旋涡,成为各方势力互相制衡的工具。 君止曾是南禹帝最为宠爱的皇子却因一场变故失去至亲,流落佛寺,逍遥避世。 拈花公子乃是侠盗之徒,轻功卓著,惜花怜花的采花人。 楚韫玉掌控帝都经济命脉的楚门六郎。
  • 爷的千面王妃爷的千面王妃唐小蔻|古言她是明艳如花的女特务,擅长以媚诱人,以色醉人,套取绝密。一朝穿越,被迫嫁人,本以为安分低调,就可以风轻云淡,却不想越是不争的人,越容易被推到剑锋上。小片段“爱妃,公然闯入金銮殿,所谓何事?”“告御状”“为何?”“失窃”“何物?”“休皇上的书”他说:凝茱有千面绝色容颜,万般魅惑风情,却独独没有留给他最真的一面。她淡淡一笑,殊不知,千种神情,万种心情,就如城墙瓦砾般层层包裹她那早已沦陷的心,她怕,一旦有任何裂缝,便会万劫不复。他曾以为,只要屠尽知情之人,堵住幽幽之嘴,就可以将她留下,生生世世不分离。她曾假想,穿越至此,得夫如此,此生无憾,然而当真相揭开之时,她怎么能接受如此不堪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