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4章 各自的结局

魏雪鸢离开后,不曾回来过。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本打算起身的君乾风突然变卦,在留客栈。

晚上的时候,石小青看着魏雪鸢迟迟没有回归的模样,也再不能做得安稳。

石小青终是犹豫,步伐踉跄的去找君乾风。

……

“谁知道她楚陌是不是看人家长得帅,按耐不住春心,就跟着人家……呵呵。”玉无双唯恐天下不乱的说道。

石小青愤怒的瞟一眼。

何逸无语的瞟一眼。

君乾风欲言又止,摇摇头。

“她今日去哪了?”君乾风问。

“小姐……她……”石小青立即跪地:“我实在不知。今日小姐看着少主你们的马车,也不知怎的就冲出去了。我以为她是去找少主您呢,所以……就没拦着,不曾想……

少主,我求你,帮我找我家小姐吧!”石小青叩头。

君乾风示意何逸带走石小青,他看着玉无双,想从玉无双眼里看出什么。

准确的说是想玉无双从他眼里看出什么。

“师兄,你……为何看我?”

“无双,我自小与你交好,不是因为你是掌门女儿,是真的想交你这个朋友。我一直把你当妹妹看待。”

妹妹!只是妹妹!她玉无双用十几年的光阴换来妹妹!

“所以呢,你的目的呢?”玉无双讽刺的问道。

“楚陌在哪儿?”

“……”

玉无双:“……”

……

那个自称燕袭尘的小子叫墨白,早先年时看上了楚陌,但由于某种原因不得不留步而歇。

君乾风照着玉无双说的,在奇灵山救出楚陌。不幸的是以石小青的死结束了这场纷争。

……

后来,君乾风在带着楚陌屠广寒门时,恢复被广寒门门主错失的记忆。君乾风知道自己才是真正的燕袭尘,他和楚陌表明后,二人幸福的牵手,笑傲江湖。

……

(尘鸢结局完。)

经过重重的困难,亓千劭和乔梦荨也终于修得正果。可惜好景不长,在碧荷和慕容梓涵的联手设计下,乔梦荨身怀六甲出征。

(此时慕容梓涵已入宫为妃。碧荷设计假怀亓千劭孩子并借乔梦荨之手流产后,坐立侧妃之位。)

几次的大战之后,战地传来太子妃战死的消息,亓千劭悲痛不已。在素颜口中得知乔梦荨去前线打仗时已经怀孕的亓千劭,可谓是行尸走肉。

立即快马加鞭赶往玉信华三国交战,像是打了鸡血般奋勇杀敌,大胜。

回临江城后,亓志凌逼宫,在重重设计陷害里,信皇驾崩。

谁知亓志凌被魏枫霖下药,亓志凌死在魏枫霖的药下,魏枫霖死在李志的剑下。

魏枫霖说,她不该为了爱,背弃家族。她犯的错她来偿还。

(凌霖结局。)

兄弟交战当日,血流成河。

亓千劭登上宝座,成了新皇,孤独的皇帝。

(劭梦结局。)

……

――文采不好,作品不精致,结局还那么仓促,请见谅!

乔梦荨作为女主之一,怎么可能中途翘辫子呢?君乾风给魏雪鸢的《汔雪经》就只是一本武功秘籍那么简单吗?墨羽对玉无双的死,真的就像嘴上那般的淡然吗?何逸对石小青就真的只有厌恶吗?鸢尘宫是否有什么秘密?魏涵薰呢?

……请待它的2。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一枕清霜一枕清霜荼靡终陌路|古言天南地北上中下,大齐天藩疆云瑶。一朝穿越,她莫名其妙成为大齐三品大员国子监祭酒幺女林衾霜,但变故骤降,金枝玉叶落魄逃婚。“随我姓,从今往后,你名百里清霜。”一次次看似无意的邂逅,她忍不住沉沦,得知真相,她决然逃离。追逐大漠三千里,策马草原抒豪意,璀璨烟花下江南,云开见月身世谜。“我本以为她是可随时丢弃的棋子。可她是毒,我把她连同我的心一起丢弃了。”谁共我,同逍遥?红尘路上,枕清霜。
  • 落花有意流水多情落花有意流水多情箐泠泠|古言阴差阳错身不由己地穿越到一个不知名的朝代,看江湖恩怨,朝廷纷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只为爱情。
  • 王爷坏坏:宠妃无尽头王爷坏坏:宠妃无尽头黎思妍|古言霏茗悠雪,现代特工一名,一朝穿越成欧阳王朝丞相府的嫡女,她扮猪吃老虎。在她的复仇途中,遇到了披着羊皮的坏坏的铭王爷,开始了她两世的第一段恋情。悠雪“你想干嘛?!”铭王“没想干嘛啊,就是太无聊来找你打发打发时间。”悠雪大吼“滚”铭王“别着急,这大庭广众的,晚上咱们回家在一起滚。”想看霏茗悠雪与欧阳铭的倾世绝恋,铭王爷的无尽宠溺吗,进来吧。
  • 扶摇叹扶摇叹浮笑三生|古言扶摇,东海之神木也!玉扶摇重生了,结束了上辈子的米虫生涯。她发誓只做自己的神木,绝不做使玉家扶摇而上九万里的垫脚石!
  • 情陷残王:倦妻失心情陷残王:倦妻失心堕娘浮沉|古言他的身影如同雪花般不经意间便消失在天地间,我努力地想要抓紧过,然而他却一步一步的离我而去。终有一天,当他的身影高高立于云端时,我站在梅林深处仰望着他,他的容颜在我眼底已有了些模糊。我看不清他。他是一出生便被烙上了天煞孤星的皇子,帝王逝了一个又一个,唯他平安的活了下来。她是世代守护着雪国的雪家幺女,一场阴谋,将她带到了他身边。几经兜转,原来,情已深,却总负相思人。一直到死的那一刻,她还心心念念着他,爱却早已化作了恨。她想看到他悔恨的容颜,却已是晚矣。
  • 相思不落痕相思不落痕溪笺|古言他踩踏着万里风雪而来,曾经那么高傲的他,最终还是败在了一个情字上面,他微笑,可是笑容里面的落寞是那样明显,他轻轻的摩挲着碑文,呢喃那人的名字,却再也唤不醒她。“这么久了,你是否还恨着我?我后悔了,对不起,雪上眉稍,相思无痕…呵呵…无痕?”他低低的苦笑,一滴泪掉落…溪水不绝,山悦木兮,望君不负相思痕……
  • 凤皇驾到:夫君,请跪迎凤皇驾到:夫君,请跪迎魅幽羽|古言她,21世纪的杀手女皇,杀人于无形,名门暗器,样样精通,一次穿越,命运的齿轮重新转动;他,冷酷傲娇王爷,标准妻奴,护短、腹黑,样样俱全,弱水三千,只取她一瓢饮。一天,他:“蓝儿,我受伤了”她:“伤哪了?”他:“这里,要蓝儿亲亲才能好”她:“此事日后再议。”他压上了她,她说:“你干嘛?”他邪邪一笑:“不是说'日'后再议吗”她怒:“滚!”他抱着她滚床单。她欲哭无泪,还能不能消停点啊!
  • 四爷又被福晋套路了四爷又被福晋套路了冰婶|古言他高冷薄情,阴鸷难测,将权谋玩弄于股掌之间,却独独将她放在心尖尖上。 她是他的嫡福晋,也是仙女气质和可爱气息并存的美人儿。 “这财政大权和管家大权,我通通都不要了。”她看着步步靠近的男人,弱弱地道。 “没良心的小傻瓜,从来都是你想要什么,爷便给你什么。”他走近她,低沉而磁性的烟嗓,就像是行走的低音炮,“但只一点,爷给过你的,就决不收回!”
  • 乐府:腹黑家主乐府:腹黑家主啊妖|古言“what?”穿越了?这小手哎呀呀,“咯噔···”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摸了摸自已,呼!幸好幸好穿到了小女娃身上···要是小男娃那我只能呵呵了。
  • 抚萝裙抚萝裙猪蹄子大仙|古言【短篇】那年,他是高高在上的皇。他携手这一生所爱,踏入殿堂,不料敌国来犯。那年,她是隐士之徒。他战败重伤,她恰巧路过,日久生情。那日,“我要回去了。”终究,他还是回去了,他回到了他的国家。他后悔了。他拼死抵抗外敌,早早便脱身朝堂,终于,他选择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