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7章 无法跨越的鸿沟

与众不同的回归,用鲜血洗干净回家的路。

这不是辛无尘的初衷!可有些事的发展,不是他能完全掌控的。

一个废物,连好好回家都做不到,可一个英雄的回归,那必将是众星捧月。

会客厅里,李若岚一直笑着流泪。这几个月,天天以泪洗面,今天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高兴啊,自己的儿子转瞬间,成了最厉害的那一个,那个母亲不欣慰万分?

“尘儿,让娘好好看看,这段时间,遭了不少罪吧?”李若岚拉着儿子的手,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哪儿都那么满意。

“娘,让您担心了,我很好啊,因为一些事情耽误了,没及时回来给娘报平安,对不起啊,娘!”辛无尘虽是重生,但自己这具身体,实打实是从人家身上掉下来的肉,而自己父母已逝,今生还能享受母爱,老天垂怜,对李若岚,他是真心敬重。

“少爷,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容易死的,呵呵!我一直都在等你回来哦!”李若岚身旁站立的那个美少女,终于得空,插上了话。

辛无尘灿烂的一笑,走过去,轻轻搂住天心。“我的小天心,我好想你哦!”

这可是会让人理解歧义的一句话,“小甜心?不嫌肉麻?”洛霓裳站在不远处,不屑的撇撇嘴。

怀中的少女当然不会拒绝少爷的怀抱。被拥入怀,眼眶中泪花翻涌。虽然少爷蜕变之前,没有对她动过任何歪念头,只是那次受伤之后,少爷变得特别有意思,她好怀念那甜甜的的半个月啊!可现在情况不同了,少爷带回来的少夫人太漂亮了,自己就是个丑小鸭,还是个侍女,少爷还会在意自己吗?

“少爷,你还要天心侍奉你吗?”少女弱弱的问道,这可是心结啊!

“傻丫头,你是少爷很重要的人,是陪着我一起被人欺凌、被人践踏的人,此等情意,我会用一辈子来还!”辛无尘柔声回应着,手上轻轻,抹去绽放的泪珠。

“一辈子”,这是最简单的浪漫,也是最真实最容易钻进女儿心的字眼。

天心笑了,那比梨花带雨还美上三分的容颜,让辛无尘陶醉。

辛无尘当然不会忘记介绍另外的女子给母亲认识。

必须是从万梦影开始。

“娘,这可是您儿媳妇…之一,叫影儿!”辛无尘不得不加个后缀“之一”,幸福有时候也是一种无奈。

万梦影自然不会扭捏,而且还大大方方的跪拜,口中呼唤的,可不是“阿姨、伯母”之类的称呼,直接上口叫道:“万梦影见过母亲大人!”

“哦!好好好!快起来,快起来!好孩子,真俊啊!”李若岚一见儿子领了这么一个貌若天仙的女子回来,乐得合不拢嘴。几个月前,这可是不可能实现的奢望,可如今这位儿媳妇往这里一站,玄武门还有美女吗?高兴啊!

“表姐,无双,你们也过来见见我娘吧!”辛无尘向另外两女招招手。

“这是?”李若岚看看万梦影,又看看洛霓裳,纳闷。“这位姑娘是?”

“娘,这是我表姐,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万梦影贴着李若岚,柔声的解释道。

谁说婆媳是仇敌?未成婚,第一次见家长就叫娘,有几个女子能做到?万梦影这一招叫做釜底抽薪,拿下你娘,看你有多大本事闹腾!

“另外这位,就是尘哥上次要去代娶的浣花圣女,伊无双啊!”

万梦影特地把“代娶”两字加重发音,这是划清界限?辛无尘一听就明白,这是警告和提醒自己呢!

“好好好,个个都是如花似玉,好好!”李若岚也是醉了,自己虽为门主夫人,可是身份低微,没那么多荣光环绕,很少出现在公众场合,而这一次,自己却成了核心,几大美女环绕在侧,如梦如幻。

和母亲见了面,自然还有另外一个人——父亲。在辛天仇的带领下,辛天龙也匆匆赶来,一路上,大致了解了辛无尘回来发生的一切。他很高兴,但更多的是愧疚,这个被自己放弃的儿子,却成了最优秀的那一个。面对这样一个儿子,他又该如何面对?

门主到来,人群自动分成一个通道。这是一个通道,还是一个无法跨越的鸿沟?

通道的这头,是儿子,但却几乎不了解不认识自己的父亲;通道的那头,是父亲,但却十年没正眼看过自己这个儿子。在这种场景下见面,却犹如陌生人般,没有亲情涌动,没有温言热语。就那么怔怔的站着,他不呼唤父亲,那一声爹太陌生;他也不呼唤儿子,那一声“尘儿”早在十年前就被忘记。

这是最陌生而又该最熟悉的人!

母亲总是最善良的那个角色,李若岚看出父子之间这冰冷的一幕。她站起身,向辛天龙招招手。“天龙哥,快过来啊,这是咱们的尘儿啊!”

有李若岚这个最合适的和事佬在,辛天龙再怎么在乎父亲的威严,也得考虑这个儿子已经今非昔比!传说中,似乎比他这个父亲更妖孽,那自己降低一点姿态又何尝不可?

辛天龙“哦”了一声,终于迈动脚步,从狭长的人墙排成的通道中缓步走向辛无尘。

“尘...孩子,你回来了?好,没事就好!”辛天龙嗫嚅着嘴,终于表现了一个父亲的态度,至少这不是排斥。

“该回来了,要不娘会很担心的!”

“你爹也很担心你啊!尘儿,你失踪这一段时间,你爹可是派人到处打听你的消息。”

李若岚听出来了,“娘”会担心,爹就不担心吗?她知道这父子俩积怨很深,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化解的,竭尽所能的化解这段恩怨吧,毕竟是父子俩,可不是什么生死大仇。

“娘!我回玄武门的目的很单纯,一是了结一些恩怨,二是带走天心,至于您,娘,您有丈夫,现在还轮不着儿子养。”辛无尘顿了一下,整理一下情绪,反正有些话这辈子可能只说一次,就趁这次人齐,一并说出来吧。

“你说什么?你要走?尘儿啊,你为什么不能留在玄武门,你一个人在外面,娘不放心啊!”李若岚是一个很质朴的人,她的世界观里,一家人,就应该在一起,哪怕平平淡淡的过着日子,也比天南海北奔波强。

“娘!有些事您不知道。因为这件事情,整个玄武门都不知道。我从小经脉寸断,但您可知道,我的经脉可不是天生如此,而是我出生后,有人以功力震断的?”

“什么?!”不光是李若岚,辛天龙、辛天仇以及一众长老和弟子,听闻此言,全都大惊失色。

“我知道,这个消息很震撼是不是?我当初刚知道自己还在襁褓之中,就被人下了毒手时,恨不得当时就回来找某些人报仇,但是,后来一想,我还得感谢这个人,没有她下这个毒手,我辛无尘也不会有今天!”

辛天龙眉头一皱,脸上升腾起怒色。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他辛天龙的身上,太不可思议了。“你的意思是你知道是谁,而且这个人就在玄武门?”

“有谁敢对你玄武门门主的儿子下手?还能让你毫不知情,你难道猜不出是谁吗?什么仇恨大到可以让人对一个婴儿下手?除了在玄武门有地位有身份的人,谁能做到下手之时神不知鬼不觉?”辛无尘每当想起自己身上的遭遇,就恨得牙根发痒,今天是个好机会,因为,他已经收到暗示,证据到手了。

“敢动我辛天龙的儿子,真是胆大包天!我非把他揪出来不可!孩子,你说,是谁?这仇,我替你报!”辛天龙这是在表明态度,无论是谁下的手,于情于理,他都会站在辛无尘这边。

“不劳你辛大门主费心了,这个仇,我自己会报,只是希望你不干预就好,有些事,有些人,你也很难处理!”

“......”

“尘儿,你怎么给你爹说话呢?你这孩子真是的,连爹都不叫,娘从小都教你要孝顺,你可不能不孝啊!”李若岚真的很心痛,父子俩闹成今天这样的局面,她才是最难过的那个人。

“娘,叫爹就是孝顺吗?我承认,我和他是有着解不开的血缘关系,但这又如何?假如,我还是几个月前那个废物,我就是一天叫一万次爹,他也不会正看我一眼!我孝顺就能得到他的认可吗?不是,有我这么一个废物儿子,让他很丢脸,很失望,娘,你忘了吗?他已经有十年没到过我住的地方。我这次被劫持,如果换一个儿子,他会不会把开元国翻个底朝天,也得把人找到,可他做了吗?他更在意的是到处派人寻找那个四儿子吧?我的生死,他在乎吗?”

“...孩子,我...”辛天龙无言以对,辛无尘说的,可不正是事实?

“我可不敢责怪你,辛大门主。这个世界上,谁的拳头大,谁就腰板硬。因为我娘只是个丫鬟,所以她生的儿子,会在襁褓之中就被人废掉!她生的女儿也是刚出生就被掳走!根本原因,就是我娘太弱,有没有背景家室,所以,只能任人欺凌!而作为丈夫,作为父亲,对你的妻子和孩子了,你尽到保护他们的责任了吗?我被人废掉你不知道,我妹妹,你唯一的女儿被人掳走,作为父亲,你真的尽力而为了吗?”

辛无尘越说越激动,这是自他重生之后,就一直压抑在心头的情绪,虽然自己本质上不是辛天龙和李若岚的孩子,可这具身体,和融合的记忆,他这种感受,也是痛彻心扉。他早己把自己当成真正的辛无尘了。

“我从一个废物,到今天的护国神王,以及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除了这具身体,除了这个姓氏,与你辛大门主,有几毛钱的关系?”

辛无尘尖锐的语言,让辛天龙无地自容,字字诛心啊!的确,如果不是辛无尘如今变化得如此不可思议,不是做下如此辉煌的事情,他辛天龙,会站在这里,让自己的儿子奚落吗?实力,是话语权的基础。

“辛大门主,接下来我要办自己的事情了,希望你不要阻拦。即便是要拦,你也拦不住!”辛无尘此刻无比的霸道!是父亲又如何?是门主又如何?自己报仇,理所应当!

“小曹,出来!”辛无尘突然大喊一声。

人群中,慢慢挤出来一个尖耳猴腮的男子,长相十分磕碜,可此刻却万众瞩目。他眼珠子骨碌碌转动,东瞅瞅,西看看,来到辛无尘面前,笑嘻嘻的喊了一声:“弟子见过师伯!”

“师伯!”人群中有人接茬。“吴老三,你搞什么飞机!这里是你能来的吗?你竟然有师门,你不是说你是个可怜的流浪汉吗?我好心收留你,你居然跑到我玄武门来卧底,你是何居心?”

这个说话的人,辛无尘认识,看守藏书阁的三十六长老莫无闻,他很少外出,并不知道曹尚飞的另一个身份,和玄武门纠缠多年的“衡水三鹰”,现场众人,只有辛天龙和辛天仇见过衡水三鹰的真容,这张瘦猴子脸,印象太深刻了!那可是多年的老冤家了。

如果曹尚飞不是辛无尘叫出来的,他们俩人直接就出手了。他们定定的看着辛无尘,万分纳闷,这滑如泥鳅的衡水三鹰,居然藏在自己的鼻子底下!而且,称辛无尘为“师伯”!神马情况?

辛无尘先没理会莫无闻的质问,而是拍拍曹尚飞的肩膀,说道:“小曹,辛苦了,你潜在哪儿呢?莫长老怎么这么大火气?”

“藏书阁,打扫灰尘。”曹尚飞脸色一苦,言外之意,这可是你这师伯安排的,我只是执行命令罢了。

辛无尘转头看着莫无闻,高声说道:“莫长老,对不住啊,小曹是我安排的,我让他潜入玄武门,收集我的仇人的一些证据,不是有心欺骗您!再说,小曹不会偷看藏书阁的东西,那些东西对我来说,早就看完了,所以你大可放心。”

这话要是别人说,莫无闻肯定不信,但是辛无尘说,他一定信,因为玄武门历史上,还没有谁看书的记录超过辛无尘。那五天,辛无尘就是一只勤奋的书虫。

莫无闻相信知道辛无尘看了多少书,但心里也打鼓。“数量上来说,是差不多,可看了能记住多少,就不知道了。”不光是莫无闻不信,任谁也不信,谁看了五天书,全部过目不忘?那还是人吗?

辛天龙狐疑的看着辛无尘,作为门主,对门派的武学秘籍的保护,他非常看重,这是一个门派的根基啊。“你看完了所有秘籍?没有录副本?”

“录副本干嘛?全记在脑子里不更方便?我是不是不配使用玄武门的武学?”

辛无尘一句反问,呛得辛天龙涨红了脸。“...呃,藏书阁中的任意武学,你自是可以使用的,只是,只是你为何让外人潜入门派的重地?”

“外人?小曹是我的人,的确是外人!那怎么着,现在玄武门的武学秘籍都在我脑子里,是不是把我这外人的头摘下来还给你?”辛无尘歪着头,看着尴尬无比的辛天龙。

辛天龙好像每说一句话,都会被狠狠的拍回来。得了,干脆闭嘴吧。

辛天仇眼见气氛不对,赶紧圆场,说道:“门主,如果五少门主真的记住了所有秘籍,那可太...太了不得了!其他几个少门主可没人能做到啊!”

“大长老,你可别叫我五少门主,这个称呼,我担当不起。正因为这个称呼,才让我被人废了!有人以为我会抢门主这个位置,我的存在始终是个威胁,所以才会下黑手,是不是小曹?”辛无尘懒得理会辛天龙和辛天仇的尴尬,而是要让曹尚飞,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把害他的人,公诸于众。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江湖至尊江湖至尊漂洋过海|武侠讲述了一个身世未知的孤儿张子奇在混乱的江湖中,逐渐学习各门派武林绝学,最后成长为武林至尊的故事。年轻时张子奇一心想要当武林至尊,在成长的道路上,武功越来越强大,但身边的人却一个个的离他而去。最后几经波折,张子奇被邪教陷害,武功失而复得,游走江湖的时候遇见了令他倾慕的女孩。最后迟暮之年的张子奇对自己的一生有了更清晰地认识,晚年仍壮心不已,有了自己伟大的江湖计划。
  • 沁江湖之蝶缘沁江湖之蝶缘贪狼蓝月|武侠江湖怨,儿女情。离人泪,守相成。今生缘,恨别离。言勿尽,人无悔。这是一个沁入人心的江湖,这是一段流传千古的情缘。
  • 乱世情荡乱世情荡无言孤独|武侠大争之世列国混战情字是那么的微不足道但也是那么的感天动地。战争权利谋略,局中局谜中谜,庙堂之上江湖之中以天下为棋盘究竟谁是棋子谁是棋手,又是谁在幕后推动着命运的巨轮,到了最后究竟谁能够成为这万里江山的主宰者成为笑到最后的人。
  • 双灵天骄双灵天骄小颜又被用了|武侠异世界一片名为轩辕大陆的地方,一个原本热爱画画的文艺小青年颜烨,本来生长在藏龙堡这种豪门世家他的一生应该无忧无虑的,但造化弄人,上苍似乎不想让他这样平凡下去,机缘巧合下有个来自地球的叫白鹏的人类灵魂进入他的身体,颜烨的命运也开始转变,或被迫或无奈的主动,他逐步的成为被这片大陆认可的强者并最终为抗衡来自另一片大陆的恶魔而带领大家浴血疆场......
  • 江湖之谁解谜局江湖之谁解谜局江云梦飞|武侠十几年前 皇宫内丢了一块蕴含机密的刻铁石 国相家里丢了两岁的小女儿 跃过高墙回首一瞬,那张没有脸的脸 被一个作客的小男孩记住 多年后,他踏入江湖寻找答案 才发现 谜局难解 江湖之外,还是江湖 江湖是人生之始,也是你的宿命结局 人在江湖,哪里能离开水———友红亚的未之语 《江湖之谁解谜局》QQ书群:535750178
  • 我编的武侠我编的武侠花月蝶|武侠我只想想写点什么,这些事情可能是我在现实中遇到的。我随便写写编成故事。主角并非天下第一,会遇到很多挫折。每次战斗都是险象环生,到了最后主角也非无敌。我看了各种作品标签,发现别人的写的主角太过炫酷,而我和我的主角都是平凡之人,也许会经过时间的磨练得到一些东西,但是去的更多。
  • 鲁山医侠传鲁山医侠传白芙.QD|武侠“萦儿,昨日你偷偷藏起来尾随爹爹进宫,也算见到了宫中景色。跟爹说说,与现在我们正在看的鲁山风光相比,哪个你更喜欢?”淳于意的大手牵着小女儿的小手,在这钟林毓秀之地,父女二人开始谈心。“当然是这里,宫里······都是高高的城墙,我只能看到一点点白云漂浮在天上。但是爹爹,你看这里,有山有水,还有所有的白云和天空我们都可以看到,我真的非常喜欢这里!”听到父亲的问话,小缇萦低着脑袋想了想,认真的看着父亲回答到。可是,他们父女二人谁都没有料到,日后竟无一人避免进入这高高的城墙之地。
  • 书剑情仇录书剑情仇录青橙|武侠十年前的一场大火彻底改变了他的一生:父母下落不明,或许死于非命,让原本平静安然的他踏上了残酷黑暗的复仇之路。为了复仇,他成为了一名孤独的剑客,亲眼看着所爱之人远离他而去成为了不相识的路人爱上了自己的仇敌步步深陷无法自拔。冰冷的剑,温热的血,漫长寒冷的暗黑岁月,爱恨交织的恩怨情仇,刀光剑影的侠客人生,步步惊心的宫廷斗争,沉睡在黑暗中的人绝望的挣扎,所有的一切都像是命运繁华盛大的葬礼,缓缓地拉开了黑色的帷幕……
  • 江湖:魔主江湖:魔主不醉灯|武侠十年前,世家传言:谢家有子,儒雅风流,温良如玉。十年后,江湖传言:魔教有主,茹毛饮血,闻风丧胆。瘸腿才子,金榜题名,断案如神,皆是为了十年前的一场算计猛鬼面具,杀人如麻,深谋远虑,皆是为了百载前的一场冤屈一滴笔墨抹命无数,百年古刹佛像杀人,皇宫凤殿鬼魂游荡……十年前的夺位还牵扯出了什么悬案?猛鬼面具枯骨盈山,华清浮尸口吐人言,泰山脚下巨石镇妖……百载前的罪孽还引诱出了多少谜题?谢家的冤魂何时解脱,祖辈的罪孽何时洗尽下一瞬,刀剑相向。
  • 阿末阿末织子|武侠我有绝世剑法,你学不学?我有独步轻功,你学不学?我有药方一百,你学不学?我有惊人内力,你学不学?……十八大高手纷纷要教穷小子阿末独门武功,如此这般,到底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