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武侠盗亦有道之偷天换日

第47章 无法跨越的鸿沟

与众不同的回归,用鲜血洗干净回家的路。

这不是辛无尘的初衷!可有些事的发展,不是他能完全掌控的。

一个废物,连好好回家都做不到,可一个英雄的回归,那必将是众星捧月。

会客厅里,李若岚一直笑着流泪。这几个月,天天以泪洗面,今天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高兴啊,自己的儿子转瞬间,成了最厉害的那一个,那个母亲不欣慰万分?

“尘儿,让娘好好看看,这段时间,遭了不少罪吧?”李若岚拉着儿子的手,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哪儿都那么满意。

“娘,让您担心了,我很好啊,因为一些事情耽误了,没及时回来给娘报平安,对不起啊,娘!”辛无尘虽是重生,但自己这具身体,实打实是从人家身上掉下来的肉,而自己父母已逝,今生还能享受母爱,老天垂怜,对李若岚,他是真心敬重。

“少爷,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容易死的,呵呵!我一直都在等你回来哦!”李若岚身旁站立的那个美少女,终于得空,插上了话。

辛无尘灿烂的一笑,走过去,轻轻搂住天心。“我的小天心,我好想你哦!”

这可是会让人理解歧义的一句话,“小甜心?不嫌肉麻?”洛霓裳站在不远处,不屑的撇撇嘴。

怀中的少女当然不会拒绝少爷的怀抱。被拥入怀,眼眶中泪花翻涌。虽然少爷蜕变之前,没有对她动过任何歪念头,只是那次受伤之后,少爷变得特别有意思,她好怀念那甜甜的的半个月啊!可现在情况不同了,少爷带回来的少夫人太漂亮了,自己就是个丑小鸭,还是个侍女,少爷还会在意自己吗?

“少爷,你还要天心侍奉你吗?”少女弱弱的问道,这可是心结啊!

“傻丫头,你是少爷很重要的人,是陪着我一起被人欺凌、被人践踏的人,此等情意,我会用一辈子来还!”辛无尘柔声回应着,手上轻轻,抹去绽放的泪珠。

“一辈子”,这是最简单的浪漫,也是最真实最容易钻进女儿心的字眼。

天心笑了,那比梨花带雨还美上三分的容颜,让辛无尘陶醉。

辛无尘当然不会忘记介绍另外的女子给母亲认识。

必须是从万梦影开始。

“娘,这可是您儿媳妇…之一,叫影儿!”辛无尘不得不加个后缀“之一”,幸福有时候也是一种无奈。

万梦影自然不会扭捏,而且还大大方方的跪拜,口中呼唤的,可不是“阿姨、伯母”之类的称呼,直接上口叫道:“万梦影见过母亲大人!”

“哦!好好好!快起来,快起来!好孩子,真俊啊!”李若岚一见儿子领了这么一个貌若天仙的女子回来,乐得合不拢嘴。几个月前,这可是不可能实现的奢望,可如今这位儿媳妇往这里一站,玄武门还有美女吗?高兴啊!

“表姐,无双,你们也过来见见我娘吧!”辛无尘向另外两女招招手。

“这是?”李若岚看看万梦影,又看看洛霓裳,纳闷。“这位姑娘是?”

“娘,这是我表姐,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万梦影贴着李若岚,柔声的解释道。

谁说婆媳是仇敌?未成婚,第一次见家长就叫娘,有几个女子能做到?万梦影这一招叫做釜底抽薪,拿下你娘,看你有多大本事闹腾!

“另外这位,就是尘哥上次要去代娶的浣花圣女,伊无双啊!”

万梦影特地把“代娶”两字加重发音,这是划清界限?辛无尘一听就明白,这是警告和提醒自己呢!

“好好好,个个都是如花似玉,好好!”李若岚也是醉了,自己虽为门主夫人,可是身份低微,没那么多荣光环绕,很少出现在公众场合,而这一次,自己却成了核心,几大美女环绕在侧,如梦如幻。

和母亲见了面,自然还有另外一个人——父亲。在辛天仇的带领下,辛天龙也匆匆赶来,一路上,大致了解了辛无尘回来发生的一切。他很高兴,但更多的是愧疚,这个被自己放弃的儿子,却成了最优秀的那一个。面对这样一个儿子,他又该如何面对?

门主到来,人群自动分成一个通道。这是一个通道,还是一个无法跨越的鸿沟?

通道的这头,是儿子,但却几乎不了解不认识自己的父亲;通道的那头,是父亲,但却十年没正眼看过自己这个儿子。在这种场景下见面,却犹如陌生人般,没有亲情涌动,没有温言热语。就那么怔怔的站着,他不呼唤父亲,那一声爹太陌生;他也不呼唤儿子,那一声“尘儿”早在十年前就被忘记。

这是最陌生而又该最熟悉的人!

母亲总是最善良的那个角色,李若岚看出父子之间这冰冷的一幕。她站起身,向辛天龙招招手。“天龙哥,快过来啊,这是咱们的尘儿啊!”

有李若岚这个最合适的和事佬在,辛天龙再怎么在乎父亲的威严,也得考虑这个儿子已经今非昔比!传说中,似乎比他这个父亲更妖孽,那自己降低一点姿态又何尝不可?

辛天龙“哦”了一声,终于迈动脚步,从狭长的人墙排成的通道中缓步走向辛无尘。

“尘...孩子,你回来了?好,没事就好!”辛天龙嗫嚅着嘴,终于表现了一个父亲的态度,至少这不是排斥。

“该回来了,要不娘会很担心的!”

“你爹也很担心你啊!尘儿,你失踪这一段时间,你爹可是派人到处打听你的消息。”

李若岚听出来了,“娘”会担心,爹就不担心吗?她知道这父子俩积怨很深,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化解的,竭尽所能的化解这段恩怨吧,毕竟是父子俩,可不是什么生死大仇。

“娘!我回玄武门的目的很单纯,一是了结一些恩怨,二是带走天心,至于您,娘,您有丈夫,现在还轮不着儿子养。”辛无尘顿了一下,整理一下情绪,反正有些话这辈子可能只说一次,就趁这次人齐,一并说出来吧。

“你说什么?你要走?尘儿啊,你为什么不能留在玄武门,你一个人在外面,娘不放心啊!”李若岚是一个很质朴的人,她的世界观里,一家人,就应该在一起,哪怕平平淡淡的过着日子,也比天南海北奔波强。

“娘!有些事您不知道。因为这件事情,整个玄武门都不知道。我从小经脉寸断,但您可知道,我的经脉可不是天生如此,而是我出生后,有人以功力震断的?”

“什么?!”不光是李若岚,辛天龙、辛天仇以及一众长老和弟子,听闻此言,全都大惊失色。

“我知道,这个消息很震撼是不是?我当初刚知道自己还在襁褓之中,就被人下了毒手时,恨不得当时就回来找某些人报仇,但是,后来一想,我还得感谢这个人,没有她下这个毒手,我辛无尘也不会有今天!”

辛天龙眉头一皱,脸上升腾起怒色。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他辛天龙的身上,太不可思议了。“你的意思是你知道是谁,而且这个人就在玄武门?”

“有谁敢对你玄武门门主的儿子下手?还能让你毫不知情,你难道猜不出是谁吗?什么仇恨大到可以让人对一个婴儿下手?除了在玄武门有地位有身份的人,谁能做到下手之时神不知鬼不觉?”辛无尘每当想起自己身上的遭遇,就恨得牙根发痒,今天是个好机会,因为,他已经收到暗示,证据到手了。

“敢动我辛天龙的儿子,真是胆大包天!我非把他揪出来不可!孩子,你说,是谁?这仇,我替你报!”辛天龙这是在表明态度,无论是谁下的手,于情于理,他都会站在辛无尘这边。

“不劳你辛大门主费心了,这个仇,我自己会报,只是希望你不干预就好,有些事,有些人,你也很难处理!”

“......”

“尘儿,你怎么给你爹说话呢?你这孩子真是的,连爹都不叫,娘从小都教你要孝顺,你可不能不孝啊!”李若岚真的很心痛,父子俩闹成今天这样的局面,她才是最难过的那个人。

“娘,叫爹就是孝顺吗?我承认,我和他是有着解不开的血缘关系,但这又如何?假如,我还是几个月前那个废物,我就是一天叫一万次爹,他也不会正看我一眼!我孝顺就能得到他的认可吗?不是,有我这么一个废物儿子,让他很丢脸,很失望,娘,你忘了吗?他已经有十年没到过我住的地方。我这次被劫持,如果换一个儿子,他会不会把开元国翻个底朝天,也得把人找到,可他做了吗?他更在意的是到处派人寻找那个四儿子吧?我的生死,他在乎吗?”

“...孩子,我...”辛天龙无言以对,辛无尘说的,可不正是事实?

“我可不敢责怪你,辛大门主。这个世界上,谁的拳头大,谁就腰板硬。因为我娘只是个丫鬟,所以她生的儿子,会在襁褓之中就被人废掉!她生的女儿也是刚出生就被掳走!根本原因,就是我娘太弱,有没有背景家室,所以,只能任人欺凌!而作为丈夫,作为父亲,对你的妻子和孩子了,你尽到保护他们的责任了吗?我被人废掉你不知道,我妹妹,你唯一的女儿被人掳走,作为父亲,你真的尽力而为了吗?”

辛无尘越说越激动,这是自他重生之后,就一直压抑在心头的情绪,虽然自己本质上不是辛天龙和李若岚的孩子,可这具身体,和融合的记忆,他这种感受,也是痛彻心扉。他早己把自己当成真正的辛无尘了。

“我从一个废物,到今天的护国神王,以及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除了这具身体,除了这个姓氏,与你辛大门主,有几毛钱的关系?”

辛无尘尖锐的语言,让辛天龙无地自容,字字诛心啊!的确,如果不是辛无尘如今变化得如此不可思议,不是做下如此辉煌的事情,他辛天龙,会站在这里,让自己的儿子奚落吗?实力,是话语权的基础。

“辛大门主,接下来我要办自己的事情了,希望你不要阻拦。即便是要拦,你也拦不住!”辛无尘此刻无比的霸道!是父亲又如何?是门主又如何?自己报仇,理所应当!

“小曹,出来!”辛无尘突然大喊一声。

人群中,慢慢挤出来一个尖耳猴腮的男子,长相十分磕碜,可此刻却万众瞩目。他眼珠子骨碌碌转动,东瞅瞅,西看看,来到辛无尘面前,笑嘻嘻的喊了一声:“弟子见过师伯!”

“师伯!”人群中有人接茬。“吴老三,你搞什么飞机!这里是你能来的吗?你竟然有师门,你不是说你是个可怜的流浪汉吗?我好心收留你,你居然跑到我玄武门来卧底,你是何居心?”

这个说话的人,辛无尘认识,看守藏书阁的三十六长老莫无闻,他很少外出,并不知道曹尚飞的另一个身份,和玄武门纠缠多年的“衡水三鹰”,现场众人,只有辛天龙和辛天仇见过衡水三鹰的真容,这张瘦猴子脸,印象太深刻了!那可是多年的老冤家了。

如果曹尚飞不是辛无尘叫出来的,他们俩人直接就出手了。他们定定的看着辛无尘,万分纳闷,这滑如泥鳅的衡水三鹰,居然藏在自己的鼻子底下!而且,称辛无尘为“师伯”!神马情况?

辛无尘先没理会莫无闻的质问,而是拍拍曹尚飞的肩膀,说道:“小曹,辛苦了,你潜在哪儿呢?莫长老怎么这么大火气?”

“藏书阁,打扫灰尘。”曹尚飞脸色一苦,言外之意,这可是你这师伯安排的,我只是执行命令罢了。

辛无尘转头看着莫无闻,高声说道:“莫长老,对不住啊,小曹是我安排的,我让他潜入玄武门,收集我的仇人的一些证据,不是有心欺骗您!再说,小曹不会偷看藏书阁的东西,那些东西对我来说,早就看完了,所以你大可放心。”

这话要是别人说,莫无闻肯定不信,但是辛无尘说,他一定信,因为玄武门历史上,还没有谁看书的记录超过辛无尘。那五天,辛无尘就是一只勤奋的书虫。

莫无闻相信知道辛无尘看了多少书,但心里也打鼓。“数量上来说,是差不多,可看了能记住多少,就不知道了。”不光是莫无闻不信,任谁也不信,谁看了五天书,全部过目不忘?那还是人吗?

辛天龙狐疑的看着辛无尘,作为门主,对门派的武学秘籍的保护,他非常看重,这是一个门派的根基啊。“你看完了所有秘籍?没有录副本?”

“录副本干嘛?全记在脑子里不更方便?我是不是不配使用玄武门的武学?”

辛无尘一句反问,呛得辛天龙涨红了脸。“...呃,藏书阁中的任意武学,你自是可以使用的,只是,只是你为何让外人潜入门派的重地?”

“外人?小曹是我的人,的确是外人!那怎么着,现在玄武门的武学秘籍都在我脑子里,是不是把我这外人的头摘下来还给你?”辛无尘歪着头,看着尴尬无比的辛天龙。

辛天龙好像每说一句话,都会被狠狠的拍回来。得了,干脆闭嘴吧。

辛天仇眼见气氛不对,赶紧圆场,说道:“门主,如果五少门主真的记住了所有秘籍,那可太...太了不得了!其他几个少门主可没人能做到啊!”

“大长老,你可别叫我五少门主,这个称呼,我担当不起。正因为这个称呼,才让我被人废了!有人以为我会抢门主这个位置,我的存在始终是个威胁,所以才会下黑手,是不是小曹?”辛无尘懒得理会辛天龙和辛天仇的尴尬,而是要让曹尚飞,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把害他的人,公诸于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