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历史思归路

第8章 抢你男人

马车内“咳咳,筱芸啊,你跟你师父认识多久啦?”陆染秋看了看沈筱芸,然后偏着头看向窗外,似乎是有什么不得了的风景。

沈筱芸看着陆染秋,怀中抱着那个包袱诺诺的问:“恩,有三年了吧,染秋哥哥,怎么了吗?”

“哦,没事,你是怎么和她认识的?”陆染秋偷偷的瞄了一眼沈筱芸,见她似是在低头回忆,暗自松了口气,将已经有些僵硬的脖子转了回来。

“我是六岁那年和师父认识的,那年夏至的那天,我听府里的下人说凌涧城来了个从西方异域来的杂技团,里面有好多我们凌苍没有的珍惜野兽来做表演,我压不住心中的好奇,本想央着祖父带我去的,但是刚好那段时间祖父每日都在尚书台,一连好几日都没回来,加上祖母那时候刚好身体抱恙,我便想着一个人从后门溜出去看看。”沈筱芸说着说着自己便笑了起来。

“后来呢?”

“后来还真让我找到个机会,那一天府里来了几个大人家的夫人,来和我祖母开茶会,我便趁着祖母不注意就溜了出来。”沈筱芸说着说着又笑了起来。

“再后来,我便出了府门,就是我们今天出来的那道门,可惜刚到巷子口就被人贩子给抓住了,幸好当时师父出现救了我。不然,我就再也见不到染秋哥哥了。”沈筱芸说着这里,眼中还泛起了泪花,但是嘴角的微笑说明她此刻的欢喜大过忧伤。

“幸好遇见你师父了。”陆染秋看着面前这个还不到十岁的小女孩儿,充满怜意的拍了拍她的头。

闻言,沈筱芸脸上流落出一丝遗憾的表情说:“是啊,幸好当时遇见师父了。再后来,我就跟着师父学医,师父也会教我武功,但是我嫌学武太苦了,到现在也没能学得她老人家的皮毛。”

陆染秋看着她,一脸坚定地说:“筱芸现在就很好啊,不用学什么武功,以后我保护你。”

“恩,我相信染秋哥哥。”沈筱芸看着眼前的陆染秋,心下也暗自下定决心,绝不会拖了他的后腿!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马车老板的声音:“两位客官,到地方了。”

“走吧,回府。”说着陆染秋扶着沈筱芸慢慢的从车上下来。

沈筱芸一张小脸快纠结到一起了,苦着眉毛拽着陆染秋的衣角可怜兮兮的问:“染秋哥哥,你说祖父会不会罚我们呀?”

陆染秋沉吟一阵说:“放心吧,有我在,外公不会怎么样的。”说着便推门进了后院。

只见陆染秋刚刚关好后门,从一处院墙之后,陆敏雯就那么闲庭漫步般来到二人面前,笑道:“两位,你们这转的有点远啊。”

陆染秋明显有些做贼心虚,干咳一声问:“咳咳,小妹,你怎么会在此处。”

陆敏雯看了看陆染秋,又看看一边低头不语的沈筱芸,狡黠的笑道:“我?我也来四处转转啊。”

“放心吧,外公和母妃都不知道你们出去的事情。”陆敏雯看着这两个做贼心虚的家伙没好气的笑道。

陆染秋急切的问:“恩?小妹,快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陆敏雯倒也没和他们俩绕弯子,一口气就把她知道的情况全部都说了出来:“咳咳,本来临近午膳的时候,母妃是要派人去找你们的,但是被我拦住了,我说你们当时在后院的荷花池采风,母妃也就没说什么了,后来又来了几个朝中勋贵的家眷,母妃更是应接不暇,自然就没时间理你们两个了。至于外公嘛,听说是来了个什么将军,很厉害的那种,据说当时外公和前厅所有的宾客都起身去迎了呢。”

陆染秋闻言,心中一阵疑惑:“将军?朝中有哪个将军能让近半数的文武大臣起身相迎啊?”他实在想不出来朝中有哪个人有这么大能量。

“难道是他?”陆染秋此时心中出现了一个人名“莫有道!”据说此人是两朝元老,曾随着先帝平定了桂云道大都督陆靖平的叛乱,听闻先帝时的很多军略都是由他拟定再交由先帝圣裁的。后来平定桂云之后,先帝就赐封他为镇南候,世袭罔替,让他总督桂云道八州二十六县的全部军务,足见圣宠之厚重。即便是后来先帝崩殂,陆德巽继位,对他的恩宠也丝毫未减当年,只是不曾听说这位镇南候和自己外公有什么交集啊?陆染秋心中思索着,喃喃自语道“看来这凌涧城里的水还很深啊。”

“染秋哥哥?”沈筱芸看着立在原地眉头紧锁的陆染秋,有些担忧的拉了拉他的衣角。

“哦,没事,我只是刚才一时失神。对了,既然外公和母妃他们尚未发现,那我也赶紧去把这身衣服换了,敏雯,你陪着筱芸回去歇息一会儿,待会儿咱们内厅碰头。”说着,陆染秋便朝着早上他换衣服的那个厢房走去。

陆敏雯撞了撞沈筱芸的肩膀,贼兮兮的笑着:“筱芸姐,筱芸姐?”

“恩?啊?怎么了敏雯?”沈筱芸将望着陆染秋远去的目光收回,疑惑的看着面前笑得活像个小狐狸的陆敏雯。

陆敏雯好奇的看着沈筱芸问:“你和哥哥出去那么长时间都做什么了?你这包袱里装的是什么啊?”

“啊?没有没有,我们今天什么都没做,我就是带表哥出去见识见识咱们凌涧城的风景民俗,包袱里是一些染秋哥哥买给我的小玩意儿,当然,也有我们敏雯妹妹的。”沈筱芸暗自庆幸陆染秋心细,知道这么大个包袱定然是瞒不过府内之人,于是在回来之前又在市井摊贩上买了许多的小零碎来鱼目混珠。而且她总觉得这个明明是小了她一岁的表妹总不像表面看上去的这般纯良,她时不时还总被这个小表妹牵着鼻子走,自然也不敢将他们今天在街上的遭遇告诉她。

“是吗?好吧,那下次再有这种机会,筱芸姐一定要记得带上我呀。”陆敏雯到也没多想,拉着沈筱芸的手撒娇,一副你不答应,我就哭给你看的表情。

“祖宗,饶了我吧,光一个你哥哥就够我受得了,要是再把帝国的公主殿下给拐带出宫,再出现个今天这样的情况…”沈筱芸光是想想都遍体生寒,似乎看到了沈孟常拿着家教鞭向她走来的场景…

“咳咳,一定一定,等我们小敏雯再长大一些,表姐一定带你出宫涨涨见识。”心中虽是知道不太可能,但是无奈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也不得不先将这位小祖宗稳住,待日后再徐徐图之…

陆敏雯看着沈筱芸纠结的眉毛都快扭到一起去了的样子,顿觉有趣,捏了捏她那光滑圆润的小脸蛋儿调笑道:“呵呵,放心吧筱芸姐,我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母妃他们的,毕竟,我已经帮你们打过掩护了,现在咱们好歹也是一条船上的人了不是?”

“…好啊,你个小丫头,跟你哥哥都学坏了,站住,看我怎么收拾你!”沈筱芸这才反应过来,一时间,两个小姑娘在这后院之中嬉戏打闹,春意似乎也更浓了些。

待到晚间,华灯初上,沈府的热闹程度达到顶点,府内觥筹交错,推杯换盏:府外乐善好施,接济百姓。再加上天空中不时炸开的烟火,俨然一派盛世繁华的景象。

陆染秋带着沈筱芸几个小家伙在正厅中对着坐在高堂之上的沈孟常作揖祝词:“恭祝祖父,外公福寿安康,长命百岁。”

沈孟常拢了拢胡须,笑呵呵的对着满堂的宾客道:“呵呵呵呵,好了好了,快起来吧,看看我们这几位小殿下,个个都是玉树临风,仪态万千,真是吾皇庇佑啊。”

“沈阁老说的是啊,几位小殿下都是德才兼备,浑金璞玉,将来定是我凌苍朝的中流砥柱,为陛下分忧。”“是啊,是啊,沈阁老说的极是。”底下一众人不管是冲着陆德巽或者是沈孟常,自然都是捡好听的说,哪个会在这时候出来煞风景,说些不中听的话呢?

陆染秋听了底下众人的吹捧,又看了看自己身边的这两个小妮子和刚才祝完寿又跑到沈锦蓉身旁舐犊情深的陆景颢,咧了咧嘴,心中腹黑的想着:“我去,按年龄来说,我才十岁,剩下的敏雯也不过八岁,至于景颢那个小家伙嘛,只有五岁我就不说了,他那软糯的性子随了母妃没有十分,也有个九分半,将来做个安逸的逍遥王爷才是正经的…”

不过偏生就有那不识趣的,就在厅内其乐融融,宴会正酣的时候,一个略带一丝沙哑的女声响起,只见一身形高挑的女子身着一身锦兰丝绸常服,扎着个马尾,英气十足的走到正厅中对着沈锦蓉和沈孟常作了一揖道:“听闻五皇子殿下武艺超群,在这凌涧城中颇有些名气,梓婼不才,想请教一二,但请惠妃娘娘,沈阁老允准。”

还未等沈孟常等人发话,只见沈孟常右手边客座首席,一个身高七尺有余,一身紫缎常服的中年男子猛地站起来训斥道:“胡闹,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也敢撒野,赶紧退下,别给我在这儿丢人!”

“小女无知,冲撞了惠妃娘娘,五皇子殿下和沈阁老,万望赎罪。”说着男子深深地作了一揖。

这时,沈锦蓉也来了兴趣,柳眉轻挑,看着眼前身形高挑的少女笑道:“哦,这就是那位独立领军克复苗疆三十六寨,被陛下赐封从四品安南将军的那位奇女子?”

那男子脸色尴尬,又作了一揖后道:“咳咳,回娘娘,说来惭愧,小女不才,平日里不喜琴棋书画,烹饪女红,却总爱舞刀弄枪,都是臣平日管教不严,万乞娘娘恕罪。”

沈锦蓉笑着说:“镇南候请起,本宫也很是好奇这将门虎女的风采,侯爷,不若就让他们小辈之间相互交流切磋一下吧。”

“这…娘娘,今日是沈阁老寿诞,不宜这行这刀兵之事吧?况且五皇子殿下身份尊贵,万一…”莫有道依旧很有顾虑,只是他的话未说完,并听到陆染秋在一旁道“侯爷此言差矣,我凌苍男儿生当提三尺之剑,立不世之功,虽万死吾往矣。想来外公也是不会介意我们来些特殊的方式为他老人家祝寿。”一番豪气干云的言语端的是满堂皆惊,但此刻陆染秋个人心中“各路神仙菩萨,妖魔鬼怪,十方大神,小人借用几句先贤名句,实在事出有因,有怪莫怪,有怪莫怪。”

这时,沈孟常拢了拢胡须,看着莫有道笑着说:“呵呵,不妨事不妨事,侯爷,小辈们之间的事情,咱们看着便是了。”

“好!既如此,倒是下臣气短了,婼儿,你便和殿下比试比试,记住,只凭拳脚功夫,不可刀剑相争。”就在陆染秋心中还在求爷爷告奶奶的时候,莫有道已经被他那番言论激起了胸中的万丈豪情,当下也不再做那小儿女状。

“是,父亲。”说着莫梓婼走到陆染秋面前。

“是你!”

“是你!”两人异口同声道。

“哦,怎么,染秋,你和莫将军认识?”沈锦蓉似是看出些什么端倪。

“咳咳,回母妃,我与莫将军只是在府中闲逛是曾有一面之缘。”说着,陆染秋还朝着莫梓婼眨了眨眼,示意她别给说漏了。

莫梓婼见状,也不拆穿,只是在‘偶然’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说:“回娘娘,诚如五皇子所言,我们只是偶然见过。”

“哦?如此说来,你二人也算相识,出手之时还需小心些才是。”沈锦蓉叮嘱着,眼睛却是看着莫梓婼。

“是,母妃。”

“请娘娘放心,五殿下,请吧。”说着莫梓婼抱拳施礼来到正厅前的院子之中。

“染秋哥哥…”沈筱芸担忧的看着陆染秋,拽了拽他的衣角。

陆染秋摸了摸她的头笑道:“放心吧,我去了。”

“……”一旁的陆敏雯看着眼前二人的关系似乎比之前要亲密不少,嘴角微微上扬,眼珠流转,似乎是在替他们感到高兴。而这一切也全然落在了沈孟常和沈锦蓉眼中,二人也是相视一笑,不再言语。

待到二人在院中站定,发现院中已经站满了人,正厅门前的沈孟常和沈锦蓉等人正含笑看着他,一旁的沈筱芸,陆敏雯和陆景颢还在为他高呼加油。

“殿下,请了!”

陆染秋上下打量着眼前的长身而立,面容中带着几分异域风情,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的莫梓婼,啧啧有声道:“呵呵,原来姑娘叫莫梓婼啊,不错,名字好听,人也漂亮,你说咱们算不算是很有缘分呢?”

“少说废话,你到底打不打,婆婆妈妈,不像个男人。”莫梓婼平素最看不惯男人啰啰嗦嗦,口中满是花花肠子的,故而见到陆染秋口中没个正形,俨然就像是见到了仇人一般,说话间便要动手。

“如此,姑娘小心了!”二人又互施一礼,便猛地朝着对方冲去。

“呀喝!”只见莫梓婼大喝一声,猛地一拳挥出,竟是带着几分劲风呼啸而出,陆染秋见状大惊“我去,这小妮子这一拳决不能硬接。”想着只见他步伐变换,腰身一弯,堪堪躲过了这一拳。

“还没完呢!”只听莫梓婼又是一声大喝,一记鞭腿就在陆染秋眼前。

“我靠,这小妮子疯了吗?比武切磋而已嘛,我是欠了你钱还是抢了你男人啊?啊呸,劳资就是男人,莫不是这小妮子看上我了?所以出手才这么狠?”有时候吧,你真的不得不佩服某人的思维逻辑,这特么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泡妞!

“嘭”的一声,莫梓婼的鞭腿狠狠地撞在了陆染秋抵挡的左手之上,只觉一股巨力传来,两人顿时摊开了四五米的距离。

陆染秋用力地甩了甩自己的左臂,发现没什么大碍,脑中想着:“哇,疼死我了,这小妮子怎么这么大劲儿啊,再重一点,劳资这胳膊怕是要废了。”

莫梓婼感到腿上传来的一阵痛麻,原本心中的轻敌之心也收拢了几分,心道:“这家伙现在怎么像换了个人一样,难道他白天的不堪都是装出来了?待我再试他一试。”

“殿下好身手,当真是盛名之下无虚士。”莫梓婼暗暗活动者自己的腿,一边向陆染秋道。

“将军巾帼不让须眉,堪为我凌苍男儿之楷模。”陆染秋也在暗中估算着自己现在的情况,也缓缓说道,希望争取更多的时间来让自己调节好状态。

“殿下谬赞,请小心了。”说着,莫梓婼快如闪电般的朝着陆染秋冲了过来,掌风似刀的直取陆染秋胸口!

“我靠…”很明显,陆染秋还没有完全从刚才的对战中恢复过来,眼看着莫梓婼冲过来却已经没有反应时间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将双手紧紧地交叉护着胸口“希望这下子不会特别疼吧…”旁边已经响起了众人的惊呼和莫有道的大喝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