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历史思归路

第48章 嘴下留人

周羽也是无奈的笑了笑,摇了摇头表示自己目前也是一头雾水,难有进展。

陆染秋见状也不奇怪,思虑一番,虽然很无奈,但是目前也只能先将此事搁置一旁,以后再徐徐图之。

就在众人都各怀心事,沉默不语的时候,李捕头又走了进来,对着陆染秋作了一揖说:“五殿下,巡城金吾卫那边的李校尉在大牢那边似乎遇到什么事情,请您过去一趟…”

陆染秋听他这么说,虽然不认识什么李校尉,还是点了点头,朝着京兆尹大牢的方向走去。

“…”看着眼前堆积如山的尸体,陆染秋生平第一次这么痛恨一个人,或者说一群人。他看着眼前这些已经有些辨认不出来人模样的尸体,身上的怒意再也遏制不住,大喝一声:“住手!”

李越看到陆染秋他们过来,连忙一路小跑来到陆染秋面前拱手行礼:“参见五皇子殿下。”

“你们在干什么?谁让你们这么干的?”陆染秋死死地盯着李越,手也紧紧地握着刀柄,似乎只要李越一句回答让他不满意,他就让他血溅当场!

“这…”李越看了看陆染秋,又看了看他身后,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时,心中安定了一些,然后说:“回禀五殿下,这些人都是中了砒霜才死的,加上他们死前的呕吐和一些排泄物实在难以清理,故而末将命人将他们堆放在一起,准备烧了了事。”

“烧了?!”陆染秋瞪着李越,似乎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

“小子,你别激动了,他说的没错,这些人必须要烧了,而且必须加快速度,明天中午之前必须全部烧掉!”李香雪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就来到沈筱芸之前检查过的那些尸体旁,又细细的检查了一遍,然后走过来很肯定的对陆染秋说。

陆染秋看着李香雪,似乎不明白对方的意思,疑惑的问:“前辈这是何意?他们多数都是无辜受累之人,难道竟连尸首都不能保全吗?”

李香雪也知道他在想什么,叹了口气说:“知道你小子好心,但是这些人本来就是中毒死的,身上还有这么多的秽物,加上今年的天气比往年要热了不少,不赶紧处理了这些人,难免会有疫病横行之危。”

“…”陆染秋这才明白过来,又想起前世很多电视上也有过类似的片段。而且他身后,沈筱芸也扯了扯他的袖子,轻轻地点了点头。可是陆染秋看到那一张张虽然满是污秽,却依旧或挣扎,或愤怒,或恐惧,或痛苦甚至还有许多露出解脱表情的面孔,就是狠不下心来下命令。

最后他还是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这些人说:“李校尉,这件事情你看着办吧,务必做到万全,父皇那边,我会去说的…”然后又看了看李捕头寒声说:“李捕头,你现在就带人去城中的各处渡口查看情况,遇到乌篷船全部都拦下来检查一遍,如果有人反抗,不必废话,直接拿下!还有,再撒些人手,在城中探探梦仙缘的倾鸢现在何处。”

“是!”二人齐声应是,陆染秋看着他们去忙碌的身影,又看了看那些尸体,然后抬脚离开了大牢。

“恩?臭小子,你敢对不起我们小芸儿!”李香雪很敏感的抓住了梦仙缘倾鸢这几个字,一脸大怒的看着陆染秋,就要打过来…

“啊!师父…”接下来好一通闹腾,陆染秋他们才勉强解释清楚了这件事情,虽然过程中沈筱芸也半信半疑,但好歹最终还是圆了过去…

就这样,一直到了酉时,天色将暗的时候。陆染秋他们一直在京兆尹中,站在屋子里,透过远处印上红光,微微发亮的天空,陆染秋一直都在凝视着大牢的方向,不言不语。

“染秋哥哥…”沈筱芸担忧的望着他,却也不知道如何劝解,只好一直站在他身后陪着他。

“小芸儿,别担心你那小情郎了,他能有什么事儿?长得那么壮…要那闲工夫,来帮师父我赶紧把这解药配置出来才是正经的。”一旁,李香雪还在鼓捣她那些瓶瓶罐罐,嘴上却也不停的说着。

沈筱芸看了眼陆染秋,见他还是没什么动作,也觉得李香雪言之有理,他们既然已经知道了凝神草天然克制五石散,那就应该抓紧时间配制出完全的解药,说不定陆染秋就恢复正常了也不一定!想到这里,沈筱芸朝着李香雪的方向走了过去…

而周羽,也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继续在一旁查阅卷宗,做他的小透明…

京城,康王府内。陆建州看着面前的倾鸢说:“倾鸢,孤现在有一个任务要交给你。”

“王爷有命,倾鸢万死不辞。”倾鸢丝毫没有犹豫,躬身作揖道。

“呵呵,放心吧,这个任务没什么难度,孤要你去接近我五弟,然后,替他把离恨欢解了…”陆建州笑了笑,将她扶起来,略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

“…是。”倾鸢听完他的话似乎迟疑了一下,然后应声道。

陆建州似乎没有察觉到她迟疑,继续说:“放心吧,孤都安排好了,到时候,会有人帮你一把的,去吧。”

看着倾鸢渐渐走远,陆建州的嘴角泛起一个若有似无的微笑。

说回陆染秋这边,他此刻还在看着远方天空的火光发呆,就听到身后时不时传来李香雪的惊呼声:“小芸儿,为师要的是回气丹,不是霜骨丸!”

再过一会儿:“啊呀,不是凝神草,我要的是祛秽粉!这丫头今天怎么了这是,心不在焉的…去吧,找你的染秋哥哥发呆去吧。为师这里不用你帮忙了,回头配错了药,你师祖能从师门追过来把我们俩一起给灭了!”李香雪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脖子。

就在屋里闹成一团的时候,外面有人走了进来,陆染秋回身看去,莫梓婼正风尘仆仆的走了过来。

“呵呵,莫姑娘辛苦了。”见到莫梓婼过来,陆染秋一天都没怎么笑过的脸上闪过一丝笑容,端了杯茶朝着莫梓婼迎了上去。

莫梓婼也不跟他客气,接过茶杯一饮而尽,然后看着一脸想问有没有开口的陆染秋,嘴角扬了扬说:“放心吧,那张启没事,你担心的那些人也没出现,他喝了前辈的药后,昏睡了两个时辰,一直没人来。后来他自己醒了,然后哭了一会儿就拿着银子走了…”

“啊!师父,染秋哥哥,你们…她说的都是真的?”沈筱芸见陆染秋一脸笑容的迎上莫梓婼,就一脸不高兴。现在听到她这么说,顿时小醋坛子就打翻了,几个闪身就来到两人中间硬生生的插进去,然后气鼓鼓的看着陆染秋问。

“咳咳,小芸儿乖,染秋哥哥担心你才想一直带着你在身边嘛,不要生气了。”陆染秋拍了拍她的头,轻声安慰,说完还朝着李香雪这边看了一眼,只见李香雪正用一种前所未有的热情在鼓捣她那些瓶瓶罐罐…

“我去…”陆染秋心中暗道一声佩服,回过头来却看见一向很吃这一套的沈筱芸似乎并不买账,依旧是一脸气恼的看着他。

“染秋哥哥是信不过芸儿吗?为什么不是派我去?芸儿哪里比不上这个女痞…女人了?!”沈筱芸又想到了上一次和她交手时她的那些言语轻佻的话,朝莫梓婼指了指。

“筱芸,你听我说…”这时候陆染秋突然莫名的感觉一阵邪火从心头往脑中涌去,看着眼前亭亭玉立的俏丽佳人,那一张一合的樱桃小口看上去甚是诱人,不知不觉间,他就慢慢的低下头去,朝着那张樱唇吻去…

“染…染秋哥哥?”沈筱芸正在不停数落陆染秋的不是,就看到他的脸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现在也变得斯斯艾艾,最后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羞红着张脸,俏生生的站在那里,慢慢的闭上眼睛。

“嘴下留人!”就在二人快要亲上,莫梓婼正一脸戏谑的看着,周羽已经把卷宗完全盖在脸上的时候,一声轻喝,带着几分震慑的内力在众人耳边响起。

就看到李香雪一个闪身就来到已经清醒过来的陆染秋身边,抓起他的手腕开始诊脉。

“嘶…”李香雪眉头紧锁,随即倒吸了一口凉气,严肃地看着陆染秋说:“臭小子,你什么时候中的离恨欢?”

“离恨欢?”陆染秋回忆了一下,想起昨天在梦仙缘遇到的倾鸢,然后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只隐去他中了幻术的那段不提…

“梦仙缘…倾鸢…离玉…”李香雪口中喃喃了两句,然后又开始为陆染秋把脉。

“师父,染秋哥哥他没事吧,离恨欢是什么毒,很厉害吗?”沈筱芸一脸担忧的看着陆染秋,双手还紧紧的抓着他的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