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历史思归路

第40章 持之以恒

“陛下驾到…”就在含元殿里一片愁云惨淡的时候,伴随着一阵唱和,陆德巽来到殿中。

“怎么回事?”陆德巽看着眼前面色有些难看的莲妃,又看了看双眼通红的沈锦蓉,语气不悦的说,眼神也锁定在莲妃身上。

“回陛下,臣妾刚才听说五皇子在城中失踪,料想惠妃妹妹必然会十分担忧,故而过来探视的…”莲妃先是开口小声的说。

“哦,莲妃的耳朵很长啊!”陆德巽哦了一声,然后笑了笑看着莲妃。

“陛下…”莲妃被他盯得有些发毛,讷讷的想说些什么…

“哼!下去!”陆德巽却懒得听她再说些什么,训斥了一声让她下去。

“…”莲妃很隐晦的怨毒的看了一眼沈锦蓉,然后慢慢退了出去。

“哎…”陆德巽看着从刚才开始就一言不发的沈锦蓉,走过去牵着她的手说:“放心吧,秋儿没事,朕已经派人去保护他了。”

“…”沈锦蓉抬起头,两眼通红的看着陆德巽,鼻子涩涩的说:“陛下…”

“锦蓉,朕知道的,但他是朕的儿子,是凌苍的五皇子,这些事情,是他必须要背负的。”陆德巽说到这里将她搂入怀中说:“放心,秋儿不会有事的,他是你我的儿子,你比谁都了解他。”

“陛下…”初春的深夜,寒风似乎也没那么刺骨了。

翌日,陆染秋在一阵憋闷之感后醒了过来,一眼就看到一个巧笑嫣兮的少女正趴在床边,一脸戏谑的看着他。

“筱芸…”陆染秋无奈的笑了笑。

“染秋哥哥…”沈筱芸还没说什么,就被从身后传来的一阵咳嗽声打断。

“咳咳,筱芸,你先出去,我和五皇子有话要说。”沈孟常一脸严肃的说。

“…哼!”沈筱芸无奈的哼了一声走出房间。

“外公!”陆染秋看到沈孟常心中一惊,连忙起身行礼。

“五皇子还是好好休息吧,详情老臣都听莫将军说了,这两日你就在这里安心静养,余下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吧。”沈孟常止住正要起身的陆染秋说。

“…那外公应该也知道了,染秋尚有疑问,那离玉大师和倾鸢…”陆染秋慢慢的从床上坐起,靠在床边说。

“哎…这都是前朝旧事了,本不该再提起,谁成想那孩子居然会变成今天这样…”沈孟常重重的叹了口气,开始回忆:“当年陛下还是永王的时候,与先帝的第九子靖王爷争储,情势已经到了最危险的边缘,陛下当时手中并无多少兵马,与已经掌控了洛山金吾卫大营和巡城金吾卫的靖王相比,丝毫没有优势可言,只是后来靖王露出了一个弱点,才被当今陛下一举反败为胜。”说到这里沈孟常看了陆染秋一眼。

“…”陆染秋顿时明了,有些迟疑的开口:“外公说的是…”

“不错,就是那离玉大师,当时她已经怀有身孕,靖王对她也是宠爱异常,于是陛下将她掳来,用她做饵,引的靖王轻身来救,最后靖王兵败身死…”沈孟常点了点头,表示你猜的没错…

“…”陆染秋倒是真没想到他那个皇帝老爹居然还有这一手,虽然说帝位之争你死我活实属正常,但还是让陆染秋这个现代人的灵魂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

“之后陛下也想过将离玉大师接到一处僻静之地安养,但是又突然爆发了多起靖王余孽作乱,于是这件事情就被人以往,最终不了了之了…”沈孟常继续说:“只是谁也没想到这孩子居然会和五石散有所牵连,哎…造化弄人啊…”沈孟常最后叹了口气说。

“…”陆染秋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也只是低叹了一句:“是啊,造化弄人啊…”

“见到殿下无事,老臣也就放心了。老臣还有公务在身,就不打扰殿下休息了,告辞了。”沈孟常本来就是来确认一下陆染秋的情况,见他无恙,心中松了口气,想起还有许多公务,尤其是最近的北面的瀚海异动,实在让他有些寝食难安,说完就推门出去。

“筱芸,好好在这里守着殿下,这几日你就留在这里吧…”沈孟常一推看门就看到站在门口的沈筱芸,心中叹了口说。

“孙儿遵命,祖父您快去忙去吧,别担心我们这里。”沈筱芸心中乐开了花,面上却不动声色的说。

“哼!”沈孟常哼了一声,又朝着莫梓婼的方向作了一揖:“莫将军,五皇子就拜托了。”

“沈阁老放心,下官一定不负重托。”莫梓婼还了一礼,沙哑着嗓音说。

“染秋哥哥,染秋哥哥,芸儿这几天可以一直陪着你了!”看着沈孟常出了院子,沈筱芸一脸雀跃的跑进房间,欢呼着对陆染秋说。

“…”陆染秋看着面前兴奋的小丫头,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唔唔…”城南的某处民宅内,李香雪过了一天一夜后回到这里,看着躺在地上,原本只剩半条命的张启此刻正倒在地上,浑身抽搐,身上脸上到处都是抓挠过的痕迹。

“呵呵,你还真敢跑啊?!”李香雪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她昨天临出门前在院子周围洒了附骨粉,只要张启敢出院子,那附骨粉的药力就会催的他浑身奇痒难忍,看他现在的样子,应该还是识相,只跑了一次就知道出不去。

“唔…”张启只是呻吟一声,然后恶狠狠地看了她一眼。

“啧啧啧,你还是留点力气吧,待会儿可没这么舒服了…”李香雪说完也不理他,从身后拿出一个小包袱朝着厨房走去。

“唔…”一声似喝骂,似哀求的声音在小院中响起。

“染秋哥哥,你说我们都查了好几天了,为什么好像总是晚了一步呢?”沈筱芸看着正在院中活动筋骨的陆染秋,十分不解,他们这几天的行动可以说算是不慢了,但是却总是扑了个空,再不就是刚发现线索,线索就断了…这让沈筱芸有些泄气。

“呵呵,小芸儿这就沉不住气了?”陆染秋看着她那张有些沮丧的小脸,笑了笑。

“倒也不是,只是这种被人一直领先一步的感觉很难受…”沈筱芸看着陆染秋,还是有些无精打采。

“呵呵,小丫头,我记得以前有位先贤说过,世上聪慧之人何止千万,凡成就大事者,需有强壮的体魄,敏捷的思维,开阔的心胸,但是最重要的还是坚韧不拔的意志!做任何事情,都需要持之以恒,半途而废者终不过碌碌无为而已。”陆染秋说到这里,长长地出了口气,感觉回复了不少,又继续说:“就拿这次的事情来说吧,五石散在八百年前出现过,而且引起了一场浩劫,可他就是能在沉寂了八百年之久后再次现世,而且一来就惹的我们朝气蓬勃的小芸儿都灰心了。”陆染秋说着捏了捏她的小脸。

“说了这么多,筱芸,你记得,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持之以恒,千万不要半途而废,我们现在面对的情况非常复杂危险,一不留神就会陷入危机。”陆染秋想起沈锦蓉和他说的,这个局恐怕从十多年前就开始布下了,到了今天,才慢慢的开花结果,这本身就是很可怕的毅力了。

“哦,芸儿知道了。”沈筱芸听的似懂非懂,也是,你和一个九岁的孩子去说什么持之以恒,多半是要被人嗤之以鼻的…

“看不出来,你还有这般见解…”一旁,莫梓婼从房间里走出来,带着几分赞许的看着陆染秋。

“呵呵,莫姑娘,这算是夸奖吗?”陆染秋看着莫梓婼,表情中带着几分期待。

“就算是吧,但这应该改变不了你们目前的处境吧,你们到现在似乎进展全无…”莫梓婼撇了撇嘴说。

“有志者,事竟成!”陆染秋又开始无意识的剽窃先贤的话…

“有志者,事竟成…”莫梓婼在口中念了两边,然后目光变的明亮了不少,看着眼前意气风发的少年,心中也有些激荡说:“好,冲你这句话,这件事算我一份,反正我还要在京城呆到五月,就当为天下百姓除一害了!”

“哈哈,能得安南将军相助,自然是再好不过了,秋先替百姓谢过将军。”陆染秋大笑一声,然后朝着莫梓婼作了一揖。

“喂喂喂,你们两个是不是忘了我啊!”就在这时,沈筱芸一脸怒气冲冲的插进两人中间,然后气鼓鼓的盯着陆染秋说:“染秋哥哥,你不会是看上这女人了吧,芸儿不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