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章 赐名

当然,大殿中发生的一切,陆染秋是没注意到的,他的思绪已经在被沈锦蓉把他递给奶娘的那一刻又当机了…

“我靠,我好歹也是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根正苗红的新时代进步男青年啊,不就是喂个奶吗,咳咳,不想了不想了,咦,这宫殿怎么看上去有点寒酸啊…”陆染秋想着想着思绪又被自己那职业病给带跑了…

看着眼前这个差不多百十平米大的房间,陆染秋感觉自己梦里似乎有了一些瑕疵,这房间…莫不是我梦里的娘是个不受宠的妃子?陆染秋看着这个只有一张红木床,一方书案,一扇屏风,几个书架,一些绿植和一个三脚香炉鼎的房间,不禁开始感叹。

翠银看着沈锦蓉苍白的脸庞,知道她心中又是想起了当年之事,连忙将陆染秋从奶娘手中抱过来,屏退众人说:“好了,你们都先下去吧,娘娘这边我来伺候就是了。”

一旁,翠银抱着陆染秋,看着已经鱼贯而出的宫人,然后向沈锦蓉问:“娘娘,您觉得刚才高公公的话是个什么意思呢?翠银怎么觉得他像是来跟您示好,又似乎话只说了一半呢?”

“咳咳,你道高辅机是什么人?他是天子近臣,只需要对陛下负责就好,再加上他又掌管整个内侍省,便是皇后见了他,也要礼让三分的,这次派他前来宣旨不过是做给别人看罢了。”沈锦蓉轻咳两声,看着空旷的大殿,从翠银手中结过陆染秋缓缓的坐在床边,语气沉重地说道,眉眼中的忧愁更甚几分。

“您是说,陛下他…”

“慎言!”沈锦蓉连忙打断了翠银的话,然后语气严肃的对翠银说“记住,在这深宫之中,若想要安然度日,就须得做个安静的人。”

“是,翠银知错了。”

沈锦蓉看着怀里的陆染秋,一时间思绪万千的说:“唉,翠银,你我从小一起长大,我也一直将你当做姐妹看待,只是在这高墙深宫之中,我们若是想平平安安的活下去,就必须要懂得谨言慎行才是。”

翠银看看沈锦蓉,又看看陆染秋,点了点头道:“是,娘娘,翠银也还想陪着您看着小殿下长大呢。”

“是啊,我还要看着我的孩儿长大呢。”提起陆染秋,沈锦蓉低头看了看,只见小陆同学安安静静的躺在她怀里,两只眼睛睁的大大的,就像会说话一样的看着沈锦蓉。

看着怀中的小娃娃,沈锦蓉心中怜意大起,逗弄着陆染秋说:“呵呵,孩儿是不是认得我了,我是你娘,是一辈子都会保护你的人。”

陆染秋似乎还没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依旧当做是一场梦,心道:“咳咳,咳咳…这个梦还真是真实啊,这都多久了,居然还不醒?算了,就当免费看美人了,我盯…”

“咳咳,翠银,我有些累了,你也伺候一天了,下去歇着吧。”沈锦蓉方才生产完毕,又应付了这许多事情,体力不支便想休息,说着便将陆染秋放在了靠里的位置,轻柔的盖好被子,自己也躺下来。

“是,娘娘有什么吩咐便唤一声,翠银就在偏殿。”翠银帮着沈锦蓉躺下,想想也是一夜没合眼,伺候起来难免出差错,便退下了。

“诶诶,别走啊,怎么走啦,我还想多看几个美人呐!”陆染秋看着翠银走出去,觉得美人还没看够呢,便想要伸手去抓却碍于被裹得严严实实无法动弹,张口想要叫住她,却发现发出的不过是一阵婴儿的咿呀之语…

就在陆染秋为看不到美人而懊恼之时,身旁传来一阵温柔的女声,陆染秋偏过头去,只见沈锦蓉躺在他旁边,柔和的目光中透着几分担忧的望着他:“孩儿可是不舒服了?”

“咳咳,虽说是梦,但到底人家刚生产完,又是我的便宜娘,还是让她好生休息吧。”陆染秋似是做贼心虚,也不在吵闹,闭上眼睛就要装睡。

“呵呵,原来是困了,那便睡吧。”说着,沈锦蓉又帮陆染秋捏了捏被子,便也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陆染秋看着眼前美丽温婉,依旧在沉睡的女子,囧囧有神的想着:“这一觉,我应该是没睡醒…”

“恩,没错,我一定是没睡醒,继续睡…”

沈锦蓉坐在床边看着已经睡了快一天的陆染秋担忧地说:“翠银,你说孩儿他是怎么了?都睡了快一天了,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翠银在一旁轻声安慰说:“娘娘,您放心吧,我问过好几个其他宫中的奶娘了,没问题的,只是小殿下贪睡了些,娘娘不必担心,倒是您,才不过躺下两个时辰,到时候小殿下醒了,您却病了可如何是好啊。”

“可是…”没等沈锦蓉话说完,陆染秋便睁开了眼,“孩儿醒了,可有不舒服?”看到陆染秋醒了,沈锦蓉赶忙将他抱起,轻声询问。

“啊啊?”陆染秋自然回答不了她的问题,毕竟他到现在还觉得自己在做梦呢,何况一个婴儿又怎么可能回答她呢,若是真的口吐人言,怕是下一秒就要被当做妖孽治罪了…

一旁的翠银调笑道:“娘娘,您也太心急了吧,小殿下才能刚刚出生呢,如何能听懂您在说什么?”

“我也不知道,但我看着孩儿的眼睛,便觉得他似乎能知道我在说什么。”沈锦蓉当然也没指望陆染秋现在就能开口说话,只是看着陆染秋的眼睛总觉得他似乎真的能听懂她的话。

翠银又是一阵轻笑:“娘娘,您那是方才生产完毕,体力尚未恢复产生的幻觉吧,或者是您和小殿下母子连心也有可能,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您应该多多卧床休息,若是陛下来了,看到您这番模样,怕是要治奴婢的罪了。”

沈锦蓉见陆染秋似无大碍,心也放了下来,再加上殿内别无旁人,似是回到未出阁之前一般,与她调笑两句:“你个小妮子,胆子越发大了,都敢调笑我了。”

“陛下驾到!”未待二人继续说些什么,殿外传来一阵唱和,二人当下也收起嬉笑之意,恭敬地拜倒在地。

“参见陛下。”

只见外间一名身高七尺有余,体型健硕穿着一身明黄色龙袍看上去三十左右的男子龙行虎步的踏入殿中,一把将沈锦蓉扶起道:“爱妃不必多礼,朕早朝时便听闻爱妃为朕产下一子,心中甚是欢喜,只是碍于国务繁多,此刻方得空来看你,爱妃可怪朕?”

“谢陛下关心,国事为重,臣妾不敢打扰。”看着眼前英武伟岸的男子,沈锦蓉的脸色却是有些苍白,抱着陆染秋的手,也是微微用力的抓紧了几分。

“恩,这便是朕的孩儿?快让朕看看。”男子说着便从沈锦蓉怀中将陆染秋抱了过去。

沈锦蓉本是有几分紧张的,但是看到男子将陆染秋抱在怀中,关爱之意也是尽显无疑,悬着的心总也算是落了地。

男子抱着陆染秋坐到床边,目光却看着沈锦蓉慢慢的说道:“今天老宗正来找过朕了。”

“想来是为了给皇儿取名之事吧。”沈锦蓉看着眼前的男子,袖中的手紧紧地捏在一起,竟是比她的脸色看上去还要苍白些。

男子看起来似是随意的说了一句:“恩,老宗正要按照祖制定下来的名字,叫陆建治,不过朕没准。”

“…陛下…”沈锦蓉张了张口似是要说些什么,只是还未说完,便被男子打断。

男子语气比方才重了些说道:“朕知道你要说什么,不过,朕不想听!”

“可是陛下,这于礼…”沈锦蓉仍是张口想要说些什么。

“好了,锦蓉,朕有些累了,孩子就叫染秋吧,满城飘絮高寒处,风落梧桐尽染秋。这还是你当年凌涧诗会上一夺头名的佳句。”男子说着便将陆染秋又递回给沈锦蓉。

“明日我便会着人让宗正府备注,余下之事你自不必担心,安心休养就好,明日朕再来看你。”男子说完,便大步离开了,丝毫不给沈锦蓉思索的时间。

“恭送陛下。”一旁仍然拜倒在地的的翠银连忙行礼道。

等到男子出了殿门,翠银才长出了一口气,起身略带担忧的看着脸色不太对劲的沈锦蓉。

“娘娘?”

“恩?”

“小殿下似乎尿了…”

“…”沈锦蓉这才察觉到,方才男子离去时,似乎身影有些狼狈…

沈锦蓉看着怀中眼睛睁的大大的,似乎在做鬼脸的陆染秋,嘴角形成一个浅浅的弧度,温柔的看着陆染秋,丝毫不介意他身上的污物,紧紧地抱着他道:“染秋,染秋,你刚才是在帮娘吗?”

“啊啊,啊?”回答她的依旧是一阵婴儿的咿呀之语,不过手上却明显能感觉到陆染秋在襁褓中的挣扎。

沈锦蓉似乎这才反应过来,下意识地喊道:“啊,娘倒是忘了,得给你换尿布…翠银…”

“娘娘,我来吧,我怕您再不回神,小殿下就要哭出来了。”一旁翠银早已准备妥帖,调笑着便要伸手来抱陆染秋。

“不用,我来…”

同类热门
  • 绮梦真缘绮梦真缘仁东渔|历史因为一段梦幻的故事,即便现在想来,依然不知真假,也许只是黄粱一梦,也许真的存在。一个少年,穿越到一个陌生的界域,翻揽历史古籍,历朝历代,都并无这样的一个朝代。所以即便穿越了,脑子里的半点历史典故,也徒然无用。一切都需要从头来。人间新换,换了人间,在这个人间,演绎自己的梦幻。
  • 民国名流挽歌传奇民国名流挽歌传奇易枫|历史民国时代是中国历史上,文化最灿烂的年代。各领域的名流佳人们,在这个时代里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他们的成就,他们彼此之间密切的交往与联系,他们之间纠结而深刻的爱恋,都是后世回味无穷的记忆。
  • 发现之旅-古墓揭密发现之旅-古墓揭密朱智贤|历史秦始皇陵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结构最奇特、内涵最丰富的帝王陵墓之一。秦始皇陵兵马俑是可以同埃及金字塔和古希腊雕塑相媲美的世界人类文化的宝贵财富,而它的发现本身就是20世纪中国最壮观的考古成就
  • 大唐新秩序大唐新秩序八宝饭|历史大唐光化年间河北三镇正在走向没落疑似穿越者阿保机即将建立镔铁之国无赖和尚金弓裔准备恢复高句丽富有争议的大玮瑎还在坐享渤海最后的奢华市井泼皮朱全忠成了诸藩霸主独眼龙李克用躲在太行山北苦苦支撑天子李晔坐在栏杆上独自哭泣真正的穿越者李诚中开始重建新的天下秩序q群:1701556,欢迎大家加入一起讨论。新书〈道门法则〉上传,敬请收藏!
  • 绝代翘楚绝代翘楚静静的尾巴|历史昏君治国无能,百姓民不聊生,外有北方帝国兵临城下,内有奸臣当道,勾结武林败类为祸人间,朝廷江山岌岌可危…且看穿越者江小白如何凭借个人力挽狂澜权斗朝廷奸臣武灭江湖邪派智破离奇悬案军战一统山河
  • 我的·兵器谱我的·兵器谱唐门女侠|历史我原以为,我的一生就要伴随着刀光剑影生活;不断地刀剑,不断地穿越;直到——你毫无征兆的出现在我的生命中。那一刻,我才知道,原来,之前的我是多么的荒唐;原来,我也可拥有轰轰烈烈的爱;原来,刀剑对于我来说,并不只是一种象征。谢谢你,愿意一直等着我;谢谢你爱我,我的天使。——祁言之难道这就是一见钟情吗?在见到你的第一眼,我便已知晓:这一生,我与你,再也逃不开彼此。我爱你,只是你,尽管你从来不会为我而停留,但我已经任性地爱上了你。谢谢你,愿意接受我的爱!——姬雪
  • 为厨为厨二食堂大师傅|历史不管是太平盛世还是兵荒马乱,只要这世上还有人,就会有酒楼饭馆。 只要这世上还有酒楼饭馆,那就一定会有厨师。 且看凌朔如何一步一步走到厨师之巅,又如何在这错综复杂的局势中一点一点地揭开国仇家恨背后的真相。 想要来大师傅的二食堂喝酒吃菜聊聊天的可以加一下群833817399
  • 我的系统是黑猫我的系统是黑猫路九有猫|历史这是一个铲屎官在汉末斗智斗勇的故事。 ……………… 本书书友群:332645341。欢迎加入。
  • 割据之路割据之路错过即是永远|历史看古代历史人物,多为时势造英雄,而穿越者证明,英雄也可造时势。海城县处于奉天与辽东半岛之间,是日本人自旅顺北上,侵占东北全境的咽喉要道,在这个小县城,官府、日本人和土匪勾结,欺凌百姓,夺占财产,周家店的周家,为求自保,成立民团,故事便从这里开始……
  • 穿越之大庆帝国穿越之大庆帝国鱼树茫然|历史一名现代人穿越到了古代,他死了。 但是他的记忆,送给了大庆帝国的最小的皇子宏时。 大庆帝国,在位的永正皇帝过于心软,过于中庸,皇权的缺失,造就了各个势力力量的蓬勃,而在各个势力的碰撞之中,最小的皇子一步一步的化险为夷,走上了权力的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