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历史思归路

第1章 出生

陆染秋,男,26岁,室内设计师,未婚,家中尚有母亲,无车无房无贷款,爱好看美女…等等,好像哪里不对啊,诶,我特么这是在哪儿啊!!!陆染秋一觉醒来,发现自己似乎在一个很小的空间里,眼睛睁不开,手脚伸不直,心中更是充满了疑问。

这时陆染秋耳测传来一阵清脆的娇呼:“昭仪,昭仪,您坚持住啊,小殿下马上就出来了…”

然后,另一阵女声响起,虽是高声呼痛:“啊,疼,好疼啊,孩子,好疼啊…”但仍然听的出来,这女子必然是个温婉贤淑之人。

此时最开始的那个女声再次说道,只是似乎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好言安慰着:“娘娘,娘娘,你坚持住,小殿下就要出来了…”

“娘娘?疼?出来?”陆染秋此时仍然是晕晕乎乎的还不清醒,只是心中的疑问却越发的大了些。只是还不等他多想些什么,随着一阵巨力,他暂时失去了意识…

一阵较为粗糙的女声响起:“娘娘,出来了,生出来了,娘娘,是位小皇子,恭喜娘娘!”

“恭喜娘娘。”

“恭喜娘娘。”一阵阵贺喜声响起。

“…我去,什么鬼啊,这是哪里啊?”陆染秋明显还不适应现在的情况心中惊恐的想着,只是苦于口不能言,不能表到自己此刻心中的恐惧,自己明明只是睡了一觉,这怎么就跑人家肚子里去了,还刚好给生了出来!等会儿,这应该是梦,对,一定是梦!陆染秋自己我安慰到。

“快,快将孩子抱来我看看。”陆染秋此刻已经睁开眼了,闻声望去,只见一方古典的红木雕花床上躺着一位十分美丽温婉的女子正苍白着脸勉强挣扎起身向着陆染秋伸手道。

陆染秋看着眼前的女子,思维却早已跑出九霄之外…看着那张雕刻着花开富贵的红木大床囧囧有神的想着:“哟,我在梦里够讲究的啊,这张床一定很贵…”

只见那女子从稳婆手中接过陆染秋笑着柔声说道:“哦,孩儿真乖,都没有哭闹呢。”

陆染秋这才反应过来,心道:“好吧,虽然是在梦里,看在你是个美女的份儿上,我就给你嗷一嗓子。”陆染秋想着就叫唤起来。

那女子似乎有些慌乱,紧紧地抱着陆染秋,连声呼唤:“啊!翠银,翠银,你快看看,孩儿怎么哭了。”

那名叫翠银的女子答道:“娘娘勿慌,小殿下想是饿了,奴婢这就唤奶娘进来。”说完就招来一个早已候在一旁的中年宫女。

那女子低头看着自己怀中还有些皱皱巴巴的陆染秋,目光中充满柔和的低声说着些什么,只是声音到最后却几不可闻:“啊?是了,孩儿该当是饿了,只是…”

翠银欲言又止道:“娘娘…”

“呵,好了,我知道了,奶娘。”女子低声轻笑一声,似是带着几分无奈,然后唤奶娘上前轻轻地将陆染秋交给她,只是目光中的不舍,却让陆染秋心底有了几分触动。

“咦,等等,奶娘!!!等…等等,我不饿啊!!!”陆染秋习惯性的想开口说话,却只能发出呀呀之声。

奶娘从女子手中抱过陆染秋笑着说道:“小殿下看来是真的饿了,哭声响亮,将来必定也是不得了的人物呢。”

“我不饿啊,我不饿啊,我不饿啊!!!”陆染秋越想越怪异,活了二十多年,可自打记事起,哪里经历过这么刺激的场面啊,哪怕是梦里也不行啊,想着想着挣扎哭闹的越发厉害起来。

女子看着奶娘怀中似乎哭声更盛的陆染秋,心中绞痛不已,有心想要将孩子抱回来,却碍于宫里的规矩,只能眼泛泪花的看着奶娘一步步的将陆染秋抱入偏殿之中。

就在殿内闹成一团的时候,一个娇媚的声音响起,只见一个穿着粉色襦裙的美艳女子轻声慢步来到女子床边娇笑道:“哟,咱们这位五皇子还真是活力十足啊。”

殿内一众宫人纷纷拜倒在地恭声道:“拜见莲妃娘娘。”

女子似是要起身给莲妃行礼道:“拜见姐姐。”

“妹妹别动,快躺下,你刚生产完,身子还虚着呢,这要是让皇后娘娘看见了,怕是又要说我不懂规矩了。”莲妃说着便要去扶,只是还未等她有所动作,便听到殿外又传来一阵唱和“皇后娘娘驾到!”

这时莲妃连忙转身行礼,立于一侧道:“拜见皇后娘娘。”

“沈昭仪无须多礼,你适才生产完,受苦了,这些虚礼便免了吧。”就在床上那女子预备起身行礼之时,从殿外走来一名身着凤袍,举手投足间仪态万方的女子,只见她快步来到女子身边将她扶起,缓缓躺下。

安顿好女子后,皇后回身看了一眼一侧的莲妃对着一众宫人说道:“你们也都起来吧。”

“谢皇后娘娘。”

皇后看了看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女子,眉眼中竟是带着一缕忧愁说:“沈昭仪只管安心躺着便是,你初次生产,又本就是个薄弱的身子,此番磨难怕是比一般妇人要多上许多,安心调养吧。”

这时,莲妃也移步上前,来到皇后身边略微靠后的位置语调轻快的说道:“是啊是啊,我方才便想说,倒是叫姐姐先讲了出来了。”

沈锦蓉臻首低垂,躬身柔声道:“多谢皇后娘娘,莲妃娘娘关心,锦蓉无碍,能为陛下,为我凌苍延绵子嗣,实是锦蓉的福分。”

皇后看着沈锦蓉,心下感慨,语调轻柔的说:“恩,妹妹到底是礼部沈尚书家的掌上明珠,这般的礼法教养和通情达理果然不愧是我凌苍国中闻名已久的的才女。”

“姐姐说的是,这凌苍朝中谁人不知我们沈家妹妹的才情,就说当年凌涧河上的那场诗会,妹妹当时可是…”莲妃说着说着,便没了声音。

“呵,妹妹可别多心,莲妃她就是个嘴快。”皇后瞥了一眼莲妃后,笑着对面色似乎比刚才更加苍白一些的沈锦蓉说道。

沈锦蓉依旧礼法周全的向皇后施了一礼,柔声道:“多谢皇后娘娘,锦蓉此刻什么都不想,只想看着我的孩儿慢慢长大。”

皇后间沈锦蓉似乎并未受到什么影响,又扫了一眼一旁的莲妃后,对着殿中的宫人问:“恩,那就好,可有人去向陛下禀告?”

翠银见状,连忙上前施礼道:“回皇后娘娘,适才已经派人去禀告陛下了。”

“恩,这个时辰,陛下应该还未下朝,你们暂且小心伺候周全,万不可有分毫懈怠,知道了吗?”说着,皇后身上散发出一股久居上位的威压,虽然语调依旧平静,但是众人却都不敢掉以轻心,连忙拜倒在地。

“谨遵皇后娘娘谕旨。”

“恩,好了,都起来吧。”

“妹妹,你也先歇着吧,有什么需要,吩咐宫人们去做就是,你现在只需要好好将养身子,将来为我凌苍多添皇嗣才是。”说着,皇后握着沈锦蓉的手又调笑了一句。

“多谢皇后娘娘。”沈锦蓉依旧是一副礼法周全的模样,只是苍白的脸上似乎多出了一丝红晕。

“呵,好了,那你休息吧,我们先出去了。”说着,她便带着莲妃和一众宫人起身离去。

“娘娘…”殿内,翠银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被沈锦蓉打断。

沈锦蓉此刻与方才判若两人,一张姣好的面容,虽是依旧苍白,但是眼中却透出了几分坚定的光芒,沉声说:“翠银,你去看看小殿下的情况,若是没什么事了,便抱过来吧。”

“是。”翠银行了一礼,后退朝着偏殿而去。

“…”看着这空旷的含元殿,沈锦蓉心中却涌上了一股从未有过的热流,她有孩子了,是的,这个世界上和她最不可分割,也是最重要的人。

“娘娘,娘娘?”

“恩?”沈锦蓉游思归定,看着眼前翠银怀中抱着的陆染秋,心中的母爱之情无以言表,她轻轻地将陆染秋抱过来,目光柔和的看着这个刚刚出生的小家伙,这就是我的孩子,她心中柔意万千的想着。

“这女子长得还真是极具古典美啊,好在我家老娘也不差。”陆染秋想着想着又想起了自家那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一天到晚总爱念叨他,但又从来不舍的让他受委屈的母亲,心下竟是有了几分感慨。

就在殿中各人都陷在自己的思绪中,殿内一片安静之时,外间又传来一阵唱和:“圣旨下,沈昭仪接旨。”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显然众人也都醒过神来,连忙山呼拜倒下去。

就在沈锦蓉准备起身行礼之时,一个身材微胖,身着紫色圆领窄袖袍衫面带微笑的宦官手捧圣旨领着几个内侍缓步进入殿内开口道:“沈昭仪不必多礼,陛下说了,您刚才生产完毕,身体虚弱,还是安心静养才是。”

只是沈锦蓉听到之后,依旧是起身下床,抱着陆染秋拜了下去“谢陛下恩典,只是礼不可废,锦蓉恭聆圣训。”

“哎,沈昭仪有心了,罢了,老奴还是当紧宣旨为是。”宦官听到沈锦蓉的答话,也不敢再多说些什么,便开始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昭仪沈氏,淑慎性成,勤勉柔顺,雍和粹纯,性行温良,克娴内则,淑德含章。着即册封为惠妃,另赐白玉环一对,玉盏琉璃饰物一套,东海明珠十颗并着太医院每日一检,不得有误,钦此!”

殿中众人拜首谢恩,沈锦蓉也忙将陆染秋交给身边的奶娘后,再次拜首迎过圣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那宦官宣完旨后,也不敢托大,连忙走到已经被翠银扶起来的沈锦蓉身前,行了一礼道:“沈昭仪,哦不,惠妃娘娘,咱家这边先给您道喜了,恭喜惠妃娘娘圣宠日隆,今后咱家还要请您多多提携了。”

“高公公客气了,您是陛下身边的红人,日夜伴随圣驾左右,锦蓉入宫不过一年有余,日后还望高公公多多提点才是。”沈锦蓉很明显也不敢受这位天子近臣的大礼,虚扶一把连忙岔开话题。

“不敢,不敢,如此,咱家也不便过多打扰,陛下那边还在等着奴才回话呢,这便告退了。”

“高公公慢走。”看着一众宦官出了殿门,沈锦蓉方才有了些许红晕的脸庞又变得苍白如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