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古言我的如此芳邻

第145章 无故

这一回,葛尔学聪明了。他话归话,可是手下却什么动作都没有。

苏云起倒是不像昔日在战场时那样的针锋相对,只是依旧没有收下那封拜贴。

“那就去回了你家公主,本将军不认识什么公主,叫她别白费心思了。”苏云起觉得好笑,不禁想起了那日下朝之后的景象。

这个修容公主不知打的什么算盘,那次下朝就多次欲言又止,好像是要同他说些什么。今日居然还不嫌麻烦地专门派人上门来送拜贴。

葛尔火大,直接将帖子甩进了苏云起的怀里,“反正公主的帖子我是送到了,你爱去不去。不过,我劝你,我们黎琯和你们天盛还没有完全走到山穷水尽的那一步,你最好给各自留点儿余地。”

这帖子在被甩到怀里的时候,苏云起就已经下意识地接住了,只是在听到葛尔的言论之后,心中却是燃起一股无名火:“你敢威胁我?”

葛尔自认为他们黎琯现在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了,大不了就发兵开战啊,最坏的结果亦不过如此:“对,就是威胁。你自己看着办吧。”

而后,葛尔就像是大功告成一般离开了苏云起的府邸。

林伯怕苏云起生气,伤了身子,忙宽慰了几句:“将军莫要生气,不值当。”

苏云起已然拆开了那封拜贴:“自然不值当。威胁人一般是要具备威胁的资本的,可是他可能忘了,他们公主现在还在我们天盛的地盘上呢。”

哼,还真是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有过那么多次战场厮杀的经验了,这个葛尔还是一如既往地转不过弯来。

“那将军你是?”林伯看着拜贴,也不知该如何拿主意。

“见一面也不碍事。”苏云起一眼略过了上面的文字,无非就是见面的地点时间什么的:“我倒要看看,他们还能玩出什么新花样来。”

柳叶投下一片斑驳交错的光影,在小路两旁,是一片柳絮因风而起,絮絮飘落像是冬日飞雪。

而这小路的尽头,似是无端柳絮的交汇处,立着一人,身材绝对算不上窈窕,但是特殊的形貌还是让苏云起一眼便认出了她。

“修容公主。”苏云起先见礼。

修容撑了一把油纸伞,闻言才悠悠转过了身来。她今日出门前特意捯饬了一番,虽然效果还是不尽如人意,但总归也应了那句“女为悦己者容”的老话。

“今日冒昧送上拜贴。”见苏云起并没有说话的意思,修容只能先行开口:“苏少将军能来这一趟,实在是与修容的缘分。”

苏云起却听出了一身鸡皮疙瘩,极不自在地搓了搓手臂:“公主言重了。”

修容一手撑伞,另外一只手掌将紧紧攥着的帕子摊开,里面包着的是一片刀痕累累的盔甲碎片。

苏云起眉头微皱:“公主这是何意?”他始终保持着和修容不远不近的距离。

即便自己拿出了这独一无二的信物,也换不得他的半分青眼相待。修容还是不愿放弃,最起码也得把心里话都说出来吧:“这碎片是从少将军身上的盔甲上掉下来的,少将军,可还记得?”

只不过是盔甲的碎片,在过去大大小小的战役之中,就连贴身的软甲都不知换了几套。他又怎么会记得并且认出一片碎片呢。

但是,看着修容公主眼神中的殷切期盼,苏云起还是说了谎:“大致有些印象。”

修容如何看不出这是苏云起的敷衍之词。不过,他愿意敷衍,是不是另外一种好感的体现:“我,我知道我这么说很是突然。你也许也会觉得我有些,不自量力。”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苏云起也不是朽木一个,已经通过修容的语气猜出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早知道是这些儿女私情的事情,他直接不来便是:“公主,你要知道,国界在前,什么事情都理应是以家国为先的。”

“这些都是托辞。”修容再次将盔甲碎片收好。

对他来说,这不过是可弃的东西,可是她却是要好好珍藏的。

修容定了定神:“少将军,我只想知道,你对我……”

她一向自诩敢爱敢恨,即便旁人人人嘲笑她样貌丑陋,身材臃肿,可她也始终觉得这不是她追寻爱情的阻碍。

如今,话到了嘴边,却说不出口了。

苏云起最怕应对这种场面,况且这样的话也太没头没脑了吧?他们之前虽说是各自为营,但事实便是毫无交集。

能让他对这样的关系做出什么回应:“对不起,修容公主,要让你失望了。”

模糊不清的界定才最是伤人,苏云起索性直接拒绝:“你是黎琯的公主,我们日后见面就是真正的敌人了。公主,云起告辞,你,你多保重吧。”

“你……”修容的喉咙上下翻滚着,她多想出言叫住这位让她日思夜想的少年敌将。

可是,正如苏云起所说,他对她无意,他们又站在了对立面上,她早没有理由了。

“这,这叫个什么事。”苏云起回府的路上不断揉捏着额头,现在即便是想想,他人都忍不住地一层一层起鸡皮疙瘩。

之所以心里过意不去,倒不是他拒绝言辞的肯定。苏云起一直觉得,在感情上就要快刀斩乱麻才行,不然拖着时日长了,对谁都是一种伤害。

也不是因为修容公主的外貌和身材这些东西。不得不承认,苏云起也喜欢像凌玥那样的灵巧姑娘,但是这并不是说他对其余姑娘就会怀有偏见。

外表这个东西又不是可以选择的。

只是,对于他来说,一个几乎没怎么见过面的人,突然就这样跑来莫名其妙说一些情啊意啊的话。总让他这个打打杀杀惯了的人不解风情。

以至于偶尔风情找上门来,苏云起居然会一阵阵地身上发冷。

“哎!”苏云起叹口气,继续百无聊赖地在街上乱逛着。

回去了,林伯定然会问他发生了什么,他可没有做好准备去把这桩事讲出来。

这么想着,他便抬头在街边随意打量起来:“哎?”

刚才那个背影……怎么会是她?

如果是她的话,那也太巧了吧!

苏云起快走了几步,追上了那道背影,待确定背影的身份后,苏云起才漾出一个微笑:“玥儿!”

前面人的身形一滞,不过却没有转过身来。

苏云起有些恼了:“玥儿,凌玥,你给我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