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25章 谢沉,我长兄!

疾风阵阵,仿如利刃一样割着谢云书的脸。

“大人,先等等。”

谢云书不得已停下脚步,大口的喘着粗气,喉咙因为灌了风,火烧般灼灼的疼:“再不跑他们就追上来了!”

“那边有马。”

谢云书顺着他的指引果然看到了不远处的树下系着好一些马匹,她想也不想,便跟着沈泽拔腿跑了过去。

当视线触到那之中的一抹黑影之时,仿如当头一盆凉水泼下,她急忙止住脚步,大声道:“沈泽快回来!”

她很快转身往另外一个方向跑。

沈泽也察觉到了不妥,连忙调转方向。

凉风簌簌,一道阴影从他们头顶飞过。

谢云书及时止住脚步,提刀便朝着那人砍去。

沈泽也连忙加入了战局。

二对一,两人应付还十分吃力,这人反应极快,他们根本碰不到他的衣角,更别提解决了他。

谢云书脑子里十分清醒,可越是清醒,心里就越是焦躁,她知道,如果他们今儿打不过这个人,就得死在这里了。

死亡的阴影不期然的笼罩了下来,谢云书渐渐的开始有些体力不支,她心里是后悔的,早知道就不趟这一趟浑水了,陆然要赶她走,她不在镇抚司,也能在其他地方呆着,干什么非要和自己过不去?

要是她死在这里,娘该怎么办?

没有儿子傍身,那个男人会更加不将她当人看了……

“大人,你先走!”

沈泽突然孤注一掷的提刀砍了上去。

那人捏住沈泽的手,轻易的夺过了他手里的刀……

谢云书不敢迟疑,逮着这个空隙,再次砍了过去。

“主子!”

几个人拿着火把走了出来,其中一个人立刻提剑上去帮忙。

火光驱散了黑暗,照清了不远处那个让人惧怕忌惮的人影,四目相对,两人都同时从对方眼里看到了震惊。

谢云书停下了脚步,睁大了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前面那个人,张了张嘴:“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沈泽被人押住,极力的挣扎,眼里布满血丝,朝着谢云书大吼:“大人,你快走!”

谢云书回过神看了他一眼,又神色复杂的看着在场的人。

很快一把冰凉的剑抵在了她的脖颈上,耳边响起冷漠的声音:“主子,这两个人怎么处理?”

谢云书心头一寒,直直看向那站着不做声的人,她不明白谢沉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他怎么不出声,难道是没认出她来?

她想到自己此时是姑娘家的打扮,所以他大概是没认出来……

这一刻谢云书心思百转,可为了活命,她可不能不让谢沉认出来。

她连忙抬起头,换上一副讨好的笑脸:“大哥,真巧啊,你怎么也在这里?”

张昭站在一旁正盯着美人出神,想着主子若是没有怜香惜玉的心,他要不要好心开口说个情,毕竟他们之中大多到现在都还没娶上媳妇哩,大不了他以后好好将人看着,正想着如何开这个口,陡然听到这声,他一下愣住。

“姑娘,你喊谁大哥呢?”

谢云书扭过头,甜甜一笑,伸手指了指对面那个人:“谢沉,我长兄!”

上一章第124章 跑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醉折花柳开欲燃醉折花柳开欲燃柿七|古言她才貌双全,赛比西施貂蝉。她明明看似沉稳冷静,心中却住着一个惊慌的麻雀。他处处留情,却独爱一人。他不学无术无所事事,却能成为她一生的依靠。原始于初见,缘始于赐婚,而圆是否又会回到原点。
  • 江山为赌,美人为谋江山为赌,美人为谋烟青色|古言沈家的嫡女回来了,沈家快要病死的老太爷居然奇迹般的活了过来。归来的嫡女让很多人都心惊肉跳。赵连成很无奈,遇着了沈玉君是他这一生最无奈的事情。然而最后的最后,他宁愿舍掉好容易到手的江山,也要看她笑靥如花。不负如来不负卿,当初答应你的,我,做到了。
  • 女尊天下之霸气女皇女尊天下之霸气女皇夏青风|古言穿越成女皇,想当好女皇,可谓路漫漫啊,对此,上官云表示十分无奈。哎前面的帅哥,来来来有没有兴趣当朕的妃子?
  • 妖孽男,巫族女妖孽男,巫族女柒女|古言前生,她是被那些人称为中看不中用的傻女人,是被那些人称为恶魔的天才严瑶瑶。的确,她这样的女人对那些人来说一直是个障碍。她死了,死于一次意外,一次坠机的意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变成了龙朝的第一美人林苛筵,然而林苛筵居然和她严瑶瑶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只是单单少了眼下的那颗泪痣。林苛筵的身份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她知道。她的身边有一个妖孽男,一个让她自己都自愧不如的妖孽男;她的身边有一个武功高强的丫头,而这个丫头一直拿命在保护她....她以为,她以为她的一生就会这样平凡的过去,她一直是这样以为的。可是,事情的变化太大,大到她竟然都快忘记了呼吸。大到她竟失去了对自己重要的人,她竟失去了自己的一切。
  • 战王的爆娇医妃战王的爆娇医妃小笨月|古言前世,顾月齐瞎了眼,为了渣男在深宫倾轧十年,成为人人唾骂的五毒妖后,最终却落得战死沙场无人收尸的下场。带着系统重生之后,想要自己去救渣男,那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今生,顾月齐决定顺着自己的心,随心所欲,肆意妄为,誓要那些伤害过自己的人不得好死。从此,她成为独步天下的第一神医,一针定生死,救不救全看心情,无人敢惹!可是总有那么一个厚脸皮的男人,白天也缠着晚上也缠着,她怒翻下床,“信不信我毒死你!”。他委屈,“夫人,别动了胎气,你要我跪哪里,我马上就去!”
  • 一城木槿一城木槿西玦|古言木槿花朝开暮落,犹如昙花一现。求而不得,得而复失。城槿觉得她这一生旁人看着艰辛,实则不过几十年的辗转反侧,从没什么后悔的。她身边的人都带着虚伪的假面,在她最幸福的时候;当所有人都露出了真面目,她却不得不戴着假面生存。乱世狼烟,谈何初见。“这一场荒唐的梦做了百年还不曾停息,可我知道,它落下帷幕的那天已经不远了。”
  • 惹火萌妃:殿下,我很乖惹火萌妃:殿下,我很乖一块钱|古言秦衿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她一心帮他,他却一门心思只想睡她!“爱妃,为夫无以为报,只有以身相许!”“爱妃,其实我比鸡腿好吃!”“爱妃,我已经洗干净了!”“爱妃,我不只帅,还很能干!”秦衿仰天泪流,某人套路太深!她血薄,扛不住啊……
  • 一枕帝王梦是非转头空一枕帝王梦是非转头空慕肴|古言前世,她是天上仙女,不染一丝尘世浮华,无意打碎一枚银铃,从此坠入尘网,她静若止水的眼眸中因而多出一缕俗世烟火。前世,他是银铃精魄,温润如玉纯净透明,他本该永无止境的黑暗世界在她松手的一刹那光明四溅,是她踏光而来。今生,她是被废公主,山野乡村,粗布麻衣,一心做着公主梦的平静生活却再度被他打破。今生,回魂附身,不惜一切,只愿长伴她身侧,静水潺潺,笙歌踏月,不问是劫是缘。命运弄人,一个情字看世间多少咫尺化作天涯。他说,人世间有百媚千红,只有你是我情之所钟。她哭,长空对月,时光荏苒,任寂寞染了霜华,她却只能始终守在思念他的渡口。繁华落尽,一地残花。
  • 斗翻苍穹:妖后戏邪皇斗翻苍穹:妖后戏邪皇无极天女|古言南宫瑶穿越前是一名特工,她穿越到人妖魔三足鼎立的琉璃大陆,成了一个体质无法修炼,脸上有一大块乌青斑的废柴丑女,并成为给人族皇甫家族皇甫昭供血治病的小妾。且看她如何施展自己才能,令众人刮目相看……【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一眼定情之邪王,宠宠宠一眼定情之邪王,宠宠宠倾城倾心倾国|古言她是二十一世纪的第一杀手,一次穿越,穿到北国大将军府一位刚出生的孩子身上,半岁会说话,一岁会走路,三岁进太学,四岁会背诵所有诗经和会作诗,成为太傅的得意弟子,十岁就以逆天的成绩走出太学……最重要的还有爹爹、娘亲、爷爷的宠爱,就算在大街上横着走也没人敢说什么。而且还拜了三位师傅,学了一身好本领,更加没人敢说什么,直到她救了一位男子,她的命运就已注定……他,北国的战神,大名鼎鼎的景王,因寒毒发作又被杀手追杀躲入森林才得已解救,也因此遇见了她,也是只一眼心里的感情救涌了出来,深深的爱上了她,无法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