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都市衍生之地

第16章 东区双子vs鬼众之巅(上)

白光逐渐散去。

符骅迅速探出头来,向陈德那看去,空中已经看不到陈德了,他在地面上,单膝跪在地上,靠杵着长枪支撑着身体,符骅眯起双眼,他能看到陈德在大口喘息着,之前他身上的绝对威压尽数散去,现在陈德正处于一种十分虚弱的状态之中。

而当符骅把视线移至另一边时,鬼,竟然还完好无损的站立着。

准确的说又有一只鬼站在了原来的鬼的前方,一模一样的形态。但身上的气势却完全不同。

“你还是缺少实战经验,28号。”站在前面的鬼淡淡的说道,同时右手抬起,向陈德方向挥去。

黑色的雾如闪电袭去。

陈德凝眸,他记得那雾,那是最接近死亡的力量。

白色的屏障在身前筑起,陈德单手护着胸口,提枪向后方迅速略去,同一时刻,白色的屏障在黑雾的接触下瞬间瓦解。

没有什么是可以抵挡死亡的。

“4号,你为什么在这里?”28号鬼问道,声音显得虚弱。

“事情在变得复杂,”4号鬼顿了下,“显然你是没有绝对的能力处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回去吧,这里现在不属于你了。”4号鬼的手探入虚空中,当它的手再次出现时,巨大而又漆黑的镰刀出现在它手上。

假如28号鬼是以人类形态出现的话,那么它的瞳孔此刻必然收缩。

不同于一般鬼所配备的镰刀,那柄镰刀属于鬼众的秘宝,只有序号前五的鬼才有权临时配属。在鬼众内部,它还有另一个名字。

起源之镰,初代鬼众领袖用其弑去七位神,神之下灵魂更是无数,这代表了鬼众最为辉煌的战绩。

所以每当起源之镰被调用时那,都是鬼众最为重要的时刻。

但28号鬼仍然有些事情没有想明白,但这时一个微小的洞出现,迅速将它完全包裹住。

接着它便消失了。

四号鬼看向陈德的方向,陈德依然在躲闪后撤,黑雾也依然在紧跟,但是黑雾的能量却是不断的在被消耗着。

陈德一直都没有出手,一方面是之前高契合度下蓄力必杀被化解后的反噬,这不是主要原因,另一方面则是源于陈德的疑惑。

化解自己必杀的并不是眼前的这个鬼,陈德还记得那一瞬间的感觉,他判断那不是一个鬼,换言之,此刻还有一只鬼尚未现身。

所以陈德在等待。

四号鬼也在等待。

这不是四号鬼与陈德第一次接触了,这也不是鬼众与东区第一次接触了,二者在衍生之地内交战有记录以来不下十次,基本上都是遭遇战为主,但是这次不同。

精心的谋划与主动出击,这必将是超越合安的一役。

所有的一切都在预料之内。

包括那柄从侧方位袭来的古朴黑剑。

符骅一跃而出,他不可能躲在某处建筑之后看着陈德陷于险境,之前在宾馆内是因为他没有能力,现在他有能力,他必须尝试去改变些什么。

巨大的黑眸在空间内出现,无数道黑线从巨眸中射出附着到那划破空间的剑身上。

那种感觉,握剑的符骅感觉到自己和湛泸都在燃烧。

四号鬼侧身,感觉到威胁后,它没有丝毫犹豫,起源之镰被直接抛出。

某一刻,符骅感受到了来自湛泸的渴望,它想战。

那便战。

剑与镰最终相撞。

一边是最为极致的刚正剑意,无坚不摧,无坚不破。一边则是镰下无数亡灵,弑神之镰。

二者接触那一瞬,整个衍生之地发出剧烈震动,符骅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猛的停止了跳动,视野在灰暗,生命在迅速流失。

那不仅仅是物质与力量层面的碰撞。

起源之镰再次出现在了四号鬼的手中。

在四号鬼看来显然符骅的魂魄已经被彻底损毁,起源之镰的攻击不仅是实体层面上的,当接触的那一刻到来,灵魂层面的攻击便会启动。

不论是神或者人,灵魂都是最为脆弱的。

但这不代表符骅失败了。

他争取到了时间。

领域的掩护下,云倩与符骅的气息合二为一。

在符骅受到灵魂层面攻击的同时,领域破碎,云倩从符骅的背后一跃而出,纯黑不断的从她身后的虚空中涌出,难以计数的骷髅被倾倒而下,如海潮般涌向四号鬼。

白发在空中飘动。

云倩在跃出的那一刻感受到了从符骅身上传来的死亡气息,而也就在那一刻,她选择了更为深入的融合。

契合度,百分之70。

所有的骷髅都被强化,无尽的铁链从她背后的虚空中涌出,目标全部指向四号鬼。

那一边,一直后撤的陈德也展开了反击。

他收到了讯号。

青绿色的光将符骅笼罩,佘良突然闪现,他右手拂过符骅后颈,磅礴的生机不断的注入,心脏刹那间开始起跳,甚至是符骅受损的灵魂也开始被修复。

爆速。

武穆之力贯通全身,陈德的身体上散发出璀璨的金色光芒直接将那一直紧追不舍的黑雾撞散,长枪在手,直取四号鬼。

面对两面合击,四号鬼也做出了反应。

其实当佘良现身的时候,四号鬼的反应便开始了。

无尽的骷髅和铁锁并不是主要的威胁,在一开始四号鬼便准备了应对之策。

以四号鬼为中心,大量的黑雾开始向四周漫去,同一时刻,衍生之地内某种属性开始发生变化。

是重力。

重力陡然增强,不论是骷髅还是铁链都被成功延缓,而黑雾却丝毫不受影响,依然在大量的扩散开来,并开始逐渐吞噬掉那无尽的骷髅和铁链。

云倩的本就白皙的脸瞬时间变得惨白。

后发制人,且攻敌之必救,这是四号鬼计划。

敌之必救指的便是佘良与那个少年。

尽管杀意诞生于虚无中,佘良还是感受到了,他迅速提起符骅撤出,但也就在这时,黑色的镰刀从佘良的身后袭来。

躲不开,佘良感觉到了自己被彻底锁定。

那只好硬抗。

翠绿的光芒呼吸间便护住了佘良并且形成了一层覆盖于身体表层的角质层。

神农本体,开。

黑色的镰刀斜向切来,浓郁的死亡气息与翠绿色的光芒相碰撞,黑色在不断的吞噬着翠绿色,而翠绿色却又在源源不断的从佘良体表涌出,二者平分秋色。

但佘良却是知道的,这样消耗下去最先支撑不住的只会是自己,况且那只是一柄武器,用武器的人却还没有现身。

一旦现身,自己在携带着少年的前提下必将陷入极其不利的局面。

所以必须逼它现身,化被动为主动。

佘良的双眸的颜色逐渐转换成了翠绿色,这一同时一本古籍静静的悬浮在了他的胸前。

本草纲目。

无风自动,书页翻开,磅礴的生机化作绿色的星芒如泉水般喷涌而出,直接将佘良周身四米范围内给覆盖,自然也包括那柄镰刀,镰刀上的死亡气息被毫无悬念的压制,黑色的镰刀甚至出现了刀身上的腐蚀。

但这还没有结束,仅仅腐蚀刀身还不够。

“东壁,助我。”佘良自语道。

契合度,百分之七十五。

本草纲目翻到某一页。

一棵带着苍翠绿叶的树苗从书中生长而出,短短几秒便迅速长成一颗苍天大树。

佘良将符骅推进树身,没有任何阻隔,后者迅速融入进去。

佘良又将手探了进去,一把剑被他拿了出来。

那是一把由生命构成的剑。

剑本普通,佘良无意间得之,那时剑刃已崩裂,佘良将其藏于古树中蕴藏三年方才恢复。

三年后佘良将它取出,方知其不为俗物,翠绿色附着剑身,在古树内的三年里它不断的吸收着生命之力,就连佘良都无法感知到它究竟吸收了多少,那完全是如海般的磅礴。

剑无名,但它孕于古树三年之久,佘良便称其为木生。

佘良在用剑方面没什么天赋,虽然曾经向史师傅讨教过一番,但最终无果而终。

不过木生自有它的用处,严格的说,它是一个媒介。

若不是它蕴含着那如海般的磅礴生命之力,是无法与佘良的领域所嫁接。

契合度,百分之八十五。

“缓则治其本,急则治其标。”

本草纲目融入体内。

当佘良再次睁开双眼时,他的气质发生了明显的转变。

木生被佘良轻松插入地表。

轻微的地动从木生处扩散而出,瞬间波及整个衍生之地。

某一刻,一株青草从地缝中生长而出。

之后一株接着一株,地表开始被青草所覆盖,无限的生机在这片空间萌芽,但不止如此,又有无数棵树苗破地而出,呼吸间便迅速生长成参天大树。

野花盛开在每一处。

这时,佘良看向空中的某个方位。

尽管隐藏的很好,但这是在佘良的领域中,是没有隐藏这一概念的,除非对方是神。

佘良右手拂过虚空,挥出一片野花。

自然是针对空中那个方位。

一阵空间波动,黑色的身影现身,显然是放弃了继续隐藏。

掉落在地受到腐蚀的黑色镰刀重新出现在它的手中,完好如初。

“不错。”

冷淡的声音从三号鬼身上发出,表体的黑雾散去,出现在佘良眼前的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中年人。

但普通不代表没有威胁。

黑色,准确说是附着在表体上的黑雾,当它彻底褪去,佘良才得以感受到眼前之人的强大。

不亚于自己,甚至强于。

另一边,四号鬼也同时褪去了黑色外表,那是一个年轻人,金发白肤,更像是西联邦的人,看上去二十岁左右。

在佘良开启领域逼另一个鬼现身的同时,陈德已经和四号鬼交手了十几个回合,他没有对突然褪色后出现在面前的年轻人表现出丝毫惊讶,毕竟这些年来在衍生之地内碰到的鬼不在少数,关于鬼的本体可能是人类的事情大家也都早有猜测,但至于它们本体究竟是什么还没有定数。

那是核心研究所的事情,陈德不是太关心,但眼下,鬼转变为年轻人后明显可以感觉到之前它是在隐藏实力。

陈德也感受到了佘良那边另一个鬼的现身,这两个鬼都拥有着丝毫不亚于陈德佘良的能力,想要在短时间内解决很棘手,但如果不能再短时间内解决它们,外面的现实世界必然将会承受越来越多的压力。

手中的长枪再一次将起源之镰的物理灵魂双重攻击格挡下来,陈德的脚下出现淡蓝色光芒。

瞬移。

陈德出现在了云倩的身后,此时的云倩仍然处于高度的契合状态下,但是由于之前黑雾将大量的骷髅和铁链吞噬一干二净,她的身上出现了反噬,半白半黑的发色,稍有不慎便会伤及灵魂。

以手做刀,在武穆之力的加持下陈德轻易的便将云倩砍晕,单手将其揽起,再次瞬移,陈德出现在佘良的背后。

佘良轻触云倩的手腕,确认无事后,示意陈德将云倩放下,刚一放下,云倩身体周围的野草便疯狂生长起来,直到将云倩的身体完全盖住,之后那片草缓缓下沉带着云倩一起沉入地面之下。

“东壁先生,好久不见。”

陈德低声问候道。

“嗯,小伙子很久没将我唤醒了,不过一唤醒就是这种局面,真是故意给我找麻烦。”

佘良指着天空中的中年人对陈德继续说道。

“这不是属于我们世界的东西。”

“确实。”陈德郑重的看着那个年轻人一步步向自己这边走来,年轻人的脸上没有显露出任何表情,起源之镰被他背在身后,此时年轻人的右手上正漂浮着一个微缩的模型。

陈德看不透。

“樊迪,你下来。”

年轻命令道,接着,中年男人便突兀的从半空中出现在了年轻人的身旁。

那是瞬移。

“二位,好久不见。”

年轻人淡淡的笑了。

“我们之前遇见过,不过那时候我们并没有以人类的形态出现过。”

“二位便是东区双子吧,合安那里二位的表现确实值得上这一称号。”

“不要惊讶,我们一直在观察你们,还有华瀚五个分区那些优秀的人。”

“忘记自我介绍了,安达尔,这是我处于人类形态的名字。”

“年轻人,姑且让我称你为年轻人吧。”佘良看向安达尔,大有深意的说道。

“我想你们的目的应该不仅仅是困住我们吧,我感觉的到,你手上的那个很危险。”

“老先生好眼力。”安达尔说着将右手前伸,手中的模型渐渐放大。

“老先生可知道地狱?”

安达尔的身旁,樊迪冰冷的说道。

“........竟然是那个东西。”

佘良表情凝重的后退了半步,同时也将陈德往后拽。

“东壁先生?”

“快,把你的武穆契合度提到最高。”

“好。”

陈德没有多问,佘良,现在的东壁先生,合作多年来他所做出的判断没有一次错过。

契合度,百分之九十五。

绝对的威压重新出现在陈德的身上,陈德捏捏眉心,活动了下肩膀,看了眼眼前的年轻人和中年人,眉头皱了起来。

“现在什么情况,东壁先生。”

“鹏举,很麻烦,看见那个年轻人手上的东西了吗?”

岳飞郑重的点头。

“地狱,那是地狱。”

本草纲目出现在了李时珍的手中,书被翻到了最后一页,那是一副与安达尔手上的模型有些相似的图画,尽管轮廓有些潦草,但是李时珍还是一眼就辨认了出来。

备注,地狱。

“当年灵肉分离时所见,画了下来,没想到今天又看见了。”

“绝不能让那个东西展开,否则,我有种预感,地狱会降临。”

“那似乎不是我们的地狱。”岳飞仔细的观察那个模型,然后分析道。

“对,那不是属于我们这个星球的地狱,甚至不属于我们这个位面,否则,直接找十殿阎罗就好了。”李时珍苦笑道。

“所以我们来阻止吧。”岳飞话音刚落,安达尔便动了。

他手中的模型被他抛到了空中。

“我来说一下重点。”

“地狱将在五分钟后将在这里和现实两个地方同时展开,这一过程中所有攻击对它无效,除非你们将我们二人击杀。”

“那么二位,”起源之镰重新出现在安达尔的手中。

“正式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