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古言十年十世

第64章 终章

“你…“,我刚一张口,郁承君便按着我的头,吻了过来,唇齿之间,又腥又甜。

我被呛到喘不过气来,但是又舍不得这份甜腻,只想就这样醉进去也好。

“苏忆,你相信我,很快就结束了“,郁承君把我拦在怀里,头靠在我的颈肩,低低的说着。

“结束?“,是啊,是快结束了,等忘情蛊毒发,我再不用想其他,想到这,我忽然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剩下这几天我就从心吧。

请原谅,我真的很自私。

“嗯,就这几天了“,郁承君拥着我,看着面前的地图,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接下来几天郁承君除了忙战事,每天都会抽出时间来看我,我师傅也来。

我怕我师傅会阻碍郁承君,但是我没想到他们两个人像是达成了协议一样,我问过郁承君,“当初陛下不是拿到了从你袖中掉出的你们两个达成协议的纸么?怎么还会派赵谦益做监军?“

“父皇多疑,他虽疑心,但身边确实无人可用,而且他还会怀疑我是不是故意陷害,所以还是派了赵谦益来“,郁承君扶着我喝了药继续道,“其实赵谦益来不来都无所谓,反正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

“什么?“,最后一句我没听清,但是郁承君却笑了句没什么。

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事情了。

我昏睡的时间越来越长,清醒的时间越来越短。

直到有一个士兵慌慌张张的来告诉我,郁承君去西夏议和途中被流箭所伤,我一瞬间觉得心口忽然一堵,跌跌撞撞的就往帐外跑去。

可是,外面郁承君好好的站在我面前,他身后跟着林寒萧,以及一根暗箭。

我顾不得郁承君脸上的惊讶,也来不及解释,扑到郁承君身上便转了身,随后就感受到后背钻心的疼。

郁承君抱着我,眼底发红,眼角似乎有泪,我觉得我一定看错了,郁承君怎么可能为我流泪,可是即便是我看错了,我也觉得有一丝欣慰,然后我就看到郁承君一甩袖,袖中的暗器便命中了射箭之人。

“原来,你会武功啊“,我忍着痛,龇牙咧嘴的笑,我就说嘛,作为太子怎么可能一点武功也不会。

我不知道我说这句话是为了什么,大概是觉得我又一次被郁承君骗了吧,上次宫里遇刺我这三脚猫的功夫居然还想护着他,想起来真是讽刺。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看到了郁承君惊喜的脸。

我自己也挺惊讶的,本来就没几天命数了,中了一箭,我居然还能醒过来,“上次你护我中了暗器,这次换我了,我们扯平了。“

郁承君眼里的光一暗,“你醒过来第一句话就是说这个。“

不然呢,我还能说什么?

隔了十年,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郁承君,现在想想,过去的十年里我对他一点都不了解。

“这件事是苏云操纵的“,郁承君大约也是觉得我们之间的气氛太过沉闷,开了口。

当初苏云和苏相被打入天牢,原本是死刑的,大概是文帝也察觉到郁承君和赵谦益有不对劲的地方,所以又把他俩放出来牵制郁承君。

但没想到,苏云直接来了战场,现在大概已经被杀了吧。

“嗯“,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妹妹,我带了御医,先让他给你诊个脉“,林寒萧一身华服,从逆光处走来,满身流光溢彩,不愧是做了皇帝的人。

跟早林寒萧身后的御医给我把了把脉,朝林寒萧看了一眼。

那意思我懂,他无能为力。

在他起身的时候我喊住了他,“等一下,给太子殿下也看看吧“。

御医明显一愣,随后看向林寒萧,林寒萧摆手,御医便下去了。

“哥哥?“,我不解其意,为什么林寒萧不让御医给郁承君把脉,难道他也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了吗?

“看来你没告诉她“,林寒萧看向郁承君,笑道,“你以为你能瞒多久?“

“哥哥,你什么意思?郁承君身上的毒无药可解了吗?“,我一着急,就要做起来,可是浑身没力气,又跌回了郁承君怀里。

郁承君没有说话。

林寒萧见状,点了点头,道,“行,你不说,我说。“

“林寒萧“,郁承君抬头,带着一丝恳求,“苏忆救过宁云。“

宁云,林寒萧心上人的名字,但我不记得我什么时候救过她了。

“若不是她救过宁云,你以为你们现在还能在在这里悠闲的养病吗?大牢可多得是位置!“,显然,郁承君提起宁云触痛了林寒萧。

“大牢?哥哥,到底怎么回事啊?“,林寒萧的话我越发不明白了,无论如何我和郁承君也不至于要去牢里吧。

除非,南唐亡国了。

轰!

我心里好似有什么东西炸裂开来,随后又归于平静,我转头看向郁承君,“南唐,没了吗?“

郁承君还是没说话。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就算南唐国力若于西夏,也不至于这么快就没了,而且,郁承君丝毫不必林寒萧差,除非,郁承君投降了。

可是,他那么骄傲的人,那么高高在上的人,怎么可能轻易投降呢?

“别想了,他就是投降了“,林寒萧在外面的对立面,高高在上的看着我和郁承君,以一个胜利者的姿势。

“为什么?“,我问。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林寒萧也问。

郁承君还是没说话。

我着急了,抓着郁承君问道,“你后悔吗?后悔让我帮林寒萧出城,要不是你的纸条我不肯那么轻易的帮他的!“

到最后我声嘶力竭,也没什么力气抓着他了,但我还是想问,“你,怨我吗?“

虽然是他的纸条,但是我还是想问,他怪不怪我,怪我把林寒萧放出城,然后才有了今日之辱。

“你说什么,你帮我是因为他留的纸条?“,林寒萧忽然一愣,指着郁承君脸色不断的变换,“郁承君,你早就猜到了?你早就猜到我会找苏忆帮忙,所以留下了纸条助我一臂之力?“

这次郁承君低低的嗯了一声。

但是就这一声,仿佛刺痛了林寒萧一般,“呵,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对你好一点吗?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放过你吗?我告诉你都是你咎由自取!你一直都这么自负,你以为放我回了西夏然后正面赢了我很威风是吗?可现在呢,现在在我脚下的是谁!“

“不,我只是知道我时日无多,以后南唐若是没人只怕会内乱,顺手便交给你了“,都这个时候了,郁承君还在呈口舌之快,他的意思是,这一切都是他算好的,包括投降,包括如今的局面。

“时日无多?你知道你为什么会时日无多吗?“,林寒萧转脸,盯着郁承君。

“知道,你下了慢性毒“,郁承君很坦然。

从郁承君说自己时日无多的时候我就楞了,直到郁承君说他知道是林寒萧下的慢性毒。

我咬了咬嘴唇,不知道该说什么,原来郁承君什么都知道,什么都在他的算计之中,而我,还在自以为是的担心他,以为他能好好的或者呢。

“宁云的事,是我对不起你,也确实如你所说,我太自负了“,郁承君咳嗽了两声,如上次一样,嘴角留了一丝血迹。

林寒萧眼里闪过一丝我看不懂的情绪,随后道,“若不是你太自负,怎么会给了文帝机会,宁云也不会…“

我张了张口想说为什么你不去怪文帝,可是我哪有什么立场。

“宣宣,拜托你了“,郁承君擦了擦嘴角的血,轻轻的道。

宣宣?

难怪,难怪郁承君之前压宣宣亲近林寒萧,原来他早就打算好了,从始至终,都把我瞒的死死的。

我忽然觉得我活的挺失败的,浑浑噩噩了十年,十年后就算记起了之前的一切,还是浑浑噩噩。

林寒萧忽然笑了,笑声里有说不尽的无奈。

“郁承君啊郁承君,你真是步步算计,算无遗漏,你算准了我会对你有愧,所以把郁宣宣交给我最好不过了,你既然这么能算计,当初怎么就算走了宁云!为什么,偏偏算错了宁云!“,林寒萧再不是流连花丛的浪荡公子模样,我在他眼里看到了肆燃一般的深情。

我原本想说与郁承君有几分相似,可是,他这份深情,我受不起。

郁承君抱紧了我,随后又松开,“你不必愧疚,就算没有你的毒我也活不长,我曾经为了救苏忆,渡了一点毒在自己身上,但是我又自负了,没想到,那毒如此厉害“,郁承君一直笑着,仿佛说的是别人的事一样。

这件事我还是不知道,但是我没心情再去质问了,也没力气。

我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依靠在郁承君身上,看着林寒萧一张变幻莫测的脸,“哥哥,我从没求你过什么,求你,替我照顾好宣宣。“

从林寒萧的眼眸里我看到了郁承君苍白的脸,我想去给他擦一擦嘴边的血迹,可是实在没有力气抬手了,便也只能放弃,我仅有的力气也就只剩下撑着眼皮等着林寒萧的回复。

最终,我看到了他点头,我也阖上了眼睛。

一片黑暗,我再次没了意识。

郁承君搭在我身上的手也滑了下去,林寒萧转身,一抬手,一众宫女行礼,“传令,以国丧之礼,厚葬。“

文帝十九年,南唐太子郁承君降于西夏,四国归一。

南唐国师赵谦益至此失踪,再无踪迹。

西夏皇帝林寒萧登基,一统四国,改国号为锦和,年号为宁安,称武帝。

宁安元年,武帝登基,下令追封前朝南唐太子郁承君为晟帝,太子妃追封易安皇后,合葬南唐旧址帝陵,举国皆丧。

宁安三年,前朝南唐文帝与文后病故,武帝下令,不得合葬,以平民待遇下载即可。

宁安七年,加封晟帝之子郁宣宣为太子。

宁安十八年,武帝崩逝,郁宣宣继位,遵遗旨,葬武帝于城外河边,无碑。

郁宣宣继位,加封晟帝为晟德帝,易安皇后为易安昭慈皇后,改年号为历安,沿旧历,称宣帝。

历安元年,宣帝封医仙肆燃为成王,苏仙为成王妃,加封诏安公主,爵位世袭。

至此,上一代恩怨完结,宣帝开启新一代历安盛世。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