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4章 终章

“你…“,我刚一张口,郁承君便按着我的头,吻了过来,唇齿之间,又腥又甜。

我被呛到喘不过气来,但是又舍不得这份甜腻,只想就这样醉进去也好。

“苏忆,你相信我,很快就结束了“,郁承君把我拦在怀里,头靠在我的颈肩,低低的说着。

“结束?“,是啊,是快结束了,等忘情蛊毒发,我再不用想其他,想到这,我忽然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剩下这几天我就从心吧。

请原谅,我真的很自私。

“嗯,就这几天了“,郁承君拥着我,看着面前的地图,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接下来几天郁承君除了忙战事,每天都会抽出时间来看我,我师傅也来。

我怕我师傅会阻碍郁承君,但是我没想到他们两个人像是达成了协议一样,我问过郁承君,“当初陛下不是拿到了从你袖中掉出的你们两个达成协议的纸么?怎么还会派赵谦益做监军?“

“父皇多疑,他虽疑心,但身边确实无人可用,而且他还会怀疑我是不是故意陷害,所以还是派了赵谦益来“,郁承君扶着我喝了药继续道,“其实赵谦益来不来都无所谓,反正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

“什么?“,最后一句我没听清,但是郁承君却笑了句没什么。

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事情了。

我昏睡的时间越来越长,清醒的时间越来越短。

直到有一个士兵慌慌张张的来告诉我,郁承君去西夏议和途中被流箭所伤,我一瞬间觉得心口忽然一堵,跌跌撞撞的就往帐外跑去。

可是,外面郁承君好好的站在我面前,他身后跟着林寒萧,以及一根暗箭。

我顾不得郁承君脸上的惊讶,也来不及解释,扑到郁承君身上便转了身,随后就感受到后背钻心的疼。

郁承君抱着我,眼底发红,眼角似乎有泪,我觉得我一定看错了,郁承君怎么可能为我流泪,可是即便是我看错了,我也觉得有一丝欣慰,然后我就看到郁承君一甩袖,袖中的暗器便命中了射箭之人。

“原来,你会武功啊“,我忍着痛,龇牙咧嘴的笑,我就说嘛,作为太子怎么可能一点武功也不会。

我不知道我说这句话是为了什么,大概是觉得我又一次被郁承君骗了吧,上次宫里遇刺我这三脚猫的功夫居然还想护着他,想起来真是讽刺。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看到了郁承君惊喜的脸。

我自己也挺惊讶的,本来就没几天命数了,中了一箭,我居然还能醒过来,“上次你护我中了暗器,这次换我了,我们扯平了。“

郁承君眼里的光一暗,“你醒过来第一句话就是说这个。“

不然呢,我还能说什么?

隔了十年,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郁承君,现在想想,过去的十年里我对他一点都不了解。

“这件事是苏云操纵的“,郁承君大约也是觉得我们之间的气氛太过沉闷,开了口。

当初苏云和苏相被打入天牢,原本是死刑的,大概是文帝也察觉到郁承君和赵谦益有不对劲的地方,所以又把他俩放出来牵制郁承君。

但没想到,苏云直接来了战场,现在大概已经被杀了吧。

“嗯“,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妹妹,我带了御医,先让他给你诊个脉“,林寒萧一身华服,从逆光处走来,满身流光溢彩,不愧是做了皇帝的人。

跟早林寒萧身后的御医给我把了把脉,朝林寒萧看了一眼。

那意思我懂,他无能为力。

在他起身的时候我喊住了他,“等一下,给太子殿下也看看吧“。

御医明显一愣,随后看向林寒萧,林寒萧摆手,御医便下去了。

“哥哥?“,我不解其意,为什么林寒萧不让御医给郁承君把脉,难道他也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了吗?

“看来你没告诉她“,林寒萧看向郁承君,笑道,“你以为你能瞒多久?“

“哥哥,你什么意思?郁承君身上的毒无药可解了吗?“,我一着急,就要做起来,可是浑身没力气,又跌回了郁承君怀里。

郁承君没有说话。

林寒萧见状,点了点头,道,“行,你不说,我说。“

“林寒萧“,郁承君抬头,带着一丝恳求,“苏忆救过宁云。“

宁云,林寒萧心上人的名字,但我不记得我什么时候救过她了。

“若不是她救过宁云,你以为你们现在还能在在这里悠闲的养病吗?大牢可多得是位置!“,显然,郁承君提起宁云触痛了林寒萧。

“大牢?哥哥,到底怎么回事啊?“,林寒萧的话我越发不明白了,无论如何我和郁承君也不至于要去牢里吧。

除非,南唐亡国了。

轰!

我心里好似有什么东西炸裂开来,随后又归于平静,我转头看向郁承君,“南唐,没了吗?“

郁承君还是没说话。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就算南唐国力若于西夏,也不至于这么快就没了,而且,郁承君丝毫不必林寒萧差,除非,郁承君投降了。

可是,他那么骄傲的人,那么高高在上的人,怎么可能轻易投降呢?

“别想了,他就是投降了“,林寒萧在外面的对立面,高高在上的看着我和郁承君,以一个胜利者的姿势。

“为什么?“,我问。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林寒萧也问。

郁承君还是没说话。

我着急了,抓着郁承君问道,“你后悔吗?后悔让我帮林寒萧出城,要不是你的纸条我不肯那么轻易的帮他的!“

到最后我声嘶力竭,也没什么力气抓着他了,但我还是想问,“你,怨我吗?“

虽然是他的纸条,但是我还是想问,他怪不怪我,怪我把林寒萧放出城,然后才有了今日之辱。

“你说什么,你帮我是因为他留的纸条?“,林寒萧忽然一愣,指着郁承君脸色不断的变换,“郁承君,你早就猜到了?你早就猜到我会找苏忆帮忙,所以留下了纸条助我一臂之力?“

这次郁承君低低的嗯了一声。

但是就这一声,仿佛刺痛了林寒萧一般,“呵,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对你好一点吗?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放过你吗?我告诉你都是你咎由自取!你一直都这么自负,你以为放我回了西夏然后正面赢了我很威风是吗?可现在呢,现在在我脚下的是谁!“

“不,我只是知道我时日无多,以后南唐若是没人只怕会内乱,顺手便交给你了“,都这个时候了,郁承君还在呈口舌之快,他的意思是,这一切都是他算好的,包括投降,包括如今的局面。

“时日无多?你知道你为什么会时日无多吗?“,林寒萧转脸,盯着郁承君。

“知道,你下了慢性毒“,郁承君很坦然。

从郁承君说自己时日无多的时候我就楞了,直到郁承君说他知道是林寒萧下的慢性毒。

我咬了咬嘴唇,不知道该说什么,原来郁承君什么都知道,什么都在他的算计之中,而我,还在自以为是的担心他,以为他能好好的或者呢。

“宁云的事,是我对不起你,也确实如你所说,我太自负了“,郁承君咳嗽了两声,如上次一样,嘴角留了一丝血迹。

林寒萧眼里闪过一丝我看不懂的情绪,随后道,“若不是你太自负,怎么会给了文帝机会,宁云也不会…“

我张了张口想说为什么你不去怪文帝,可是我哪有什么立场。

“宣宣,拜托你了“,郁承君擦了擦嘴角的血,轻轻的道。

宣宣?

难怪,难怪郁承君之前压宣宣亲近林寒萧,原来他早就打算好了,从始至终,都把我瞒的死死的。

我忽然觉得我活的挺失败的,浑浑噩噩了十年,十年后就算记起了之前的一切,还是浑浑噩噩。

林寒萧忽然笑了,笑声里有说不尽的无奈。

“郁承君啊郁承君,你真是步步算计,算无遗漏,你算准了我会对你有愧,所以把郁宣宣交给我最好不过了,你既然这么能算计,当初怎么就算走了宁云!为什么,偏偏算错了宁云!“,林寒萧再不是流连花丛的浪荡公子模样,我在他眼里看到了肆燃一般的深情。

我原本想说与郁承君有几分相似,可是,他这份深情,我受不起。

郁承君抱紧了我,随后又松开,“你不必愧疚,就算没有你的毒我也活不长,我曾经为了救苏忆,渡了一点毒在自己身上,但是我又自负了,没想到,那毒如此厉害“,郁承君一直笑着,仿佛说的是别人的事一样。

这件事我还是不知道,但是我没心情再去质问了,也没力气。

我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依靠在郁承君身上,看着林寒萧一张变幻莫测的脸,“哥哥,我从没求你过什么,求你,替我照顾好宣宣。“

从林寒萧的眼眸里我看到了郁承君苍白的脸,我想去给他擦一擦嘴边的血迹,可是实在没有力气抬手了,便也只能放弃,我仅有的力气也就只剩下撑着眼皮等着林寒萧的回复。

最终,我看到了他点头,我也阖上了眼睛。

一片黑暗,我再次没了意识。

郁承君搭在我身上的手也滑了下去,林寒萧转身,一抬手,一众宫女行礼,“传令,以国丧之礼,厚葬。“

文帝十九年,南唐太子郁承君降于西夏,四国归一。

南唐国师赵谦益至此失踪,再无踪迹。

西夏皇帝林寒萧登基,一统四国,改国号为锦和,年号为宁安,称武帝。

宁安元年,武帝登基,下令追封前朝南唐太子郁承君为晟帝,太子妃追封易安皇后,合葬南唐旧址帝陵,举国皆丧。

宁安三年,前朝南唐文帝与文后病故,武帝下令,不得合葬,以平民待遇下载即可。

宁安七年,加封晟帝之子郁宣宣为太子。

宁安十八年,武帝崩逝,郁宣宣继位,遵遗旨,葬武帝于城外河边,无碑。

郁宣宣继位,加封晟帝为晟德帝,易安皇后为易安昭慈皇后,改年号为历安,沿旧历,称宣帝。

历安元年,宣帝封医仙肆燃为成王,苏仙为成王妃,加封诏安公主,爵位世袭。

至此,上一代恩怨完结,宣帝开启新一代历安盛世。

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王的倾城宠妻:萌妃,别撩我!王的倾城宠妻:萌妃,别撩我!雨落花影|古言???一场时空扭转,她来到一个陌生的国度,却不知黑暗深处,命运的轮盘正因为她悄悄转动。这看似狗血的“穿越”究竟是意外,还是人为,或是命中注定?她看似简单的身份下,又有哪些不为人知的秘密?Ok,不纠结这些的问题了,穿越就穿越吧,可穿到帅哥澡盆里是个什么鬼?虽然我喜欢帅哥,但也没必要刚穿越就来场鸳鸯浴吧?她该如何应对?让我们拭目以待。【初雨汐VS即墨璃辰,男女主双处,欢迎入坑】
  • 倾世狂妃:黑暗使徒倾世狂妃:黑暗使徒喜患|古言她,一代天骄,吸血鬼一族的骄傲,俄摩拉的使徒;他,人间的王者,魔族的领袖;她与他本为两个世界的人,却因为一场意外相遇,从此,她不再高冷,他不再冷清,异世的邂逅,改变了一切。(作者菌为学生党,更新可能较慢,请谅解。)
  • 凤皇临世凤皇临世客司深|古言前世她是任人欺负的草包历家六小姐,最后被逼得家破人亡。 重生归来,她手握乾坤,步步为营。二十铜钱买了只逗比威武可爱的小狐狸,还捡了一只头上长角的国师夫君? “殿下,历安歌在外谣传国师是妖孽!” 故庭渊抬头:“这是在夸我长得好看。” “殿下,历安歌又在外面谣传你非礼她。” 故庭渊勾起嘴角:“哦?那她岂不是只能嫁给我了?” “殿下,那只九尾狐又来了。” 故庭渊手中的笔顿了一下。 “还把历安歌带走了。” “啪”!笔掉了。 “说是要带回去成亲。” 下一秒,殿下人已经不见了。
  • 清穿之大福晋育儿记清穿之大福晋育儿记言春一|古言伊尔根觉罗家的小闺女和卓,被赐婚给康熙爷家的“大千岁”。 努力生养子女,做好大福晋的故事。 和卓前世是个佛修,元婴雷劫过程中因为没有子嗣产生心魔而陨落。 一睁眼转世成了伊尔根觉罗家的嫡女。 小时候看电视觉得大阿哥很有男子气概,就粉上了,又为他幽禁的结局而惋惜。故而提笔写了这本书,希望给我心中的大阿哥一个美好的人生。
  • 无良女巫师无良女巫师墨蓝色的天空|古言阮青话的母亲是巫族巫女,父亲是个相师这两个人的结和,可真真是很奇怪,可是真爱分职业吗?虽然很多人不赞同,但他们还是在一起了,婚后生下阮话小话儿长大之后,父母头疼的问题有很多,其中两点最重要,她们都卜算不出女儿的以后如何,还有这个女儿是她们生的吗?怎会如此……小时候她说:话儿的母亲是巫族巫女,父亲是相师,那我就自成一派,女巫师好了师祖说:她的一切都是未知的,那么我们就让她自己决定一生所命,拿出祖上传承之物女巫师开始了在古代的逍遥一生
  • 不羡旖旎清香嗅不羡旖旎清香嗅白无味|古言她居然穿越了?还是魂穿?什么?这还是女尊的世界? 好吧,大不了她赚钱养家就是了! 可是她该拿这个男子怎么办? 他本性柔弱却为了配得上她而一点点变得坚毅,却也更加有占有欲。 “阿时,你今天又看了那个男的好几眼!” “陌儿乖,为妻只是觉得他很危险。”银时无奈的解释道。 “那也不行,你只能盯着我看!”男子说完这话银时便用唇堵上了他聒噪的嘴。 “唔。”你倒是让我说完啊! “既然陌儿这么有活力,我们来做运动吧。” (处女文勿喷)
  • 宫心谋:妃以为贵宫心谋:妃以为贵阿楚姑娘|古言一朝选入君王侧,从此欢笑是他人。且看女主从新手小白,一步步走入深宫大神。什么皇后皇上,后宫三千人,当初欺我者,定要他付出代价!--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凉蜀风烟之凉州志凉蜀风烟之凉州志苏堤早早|古言《凉蜀风烟》承载的是一段宋元之交的历史,这是一个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极度繁华的时代,充斥着浮华如梦的城市生活,精美绝伦的艺术文化。这也是一个乱世纷纭的时代,弥漫着民族之间的战争和仇恨,人们不得不承受兴亡的无尽慷慨和重负。于英雄,是壮士断腕、悲歌雨泣;于普通人,是摧折哀婉、悲欢离合。生活和责任没有赋予可供选择的余地,执着于使命的人们唯有努力向前而不言悔。也许带着宿命的悲喜,就如同永远无法追问历史,如果不是这样又会是怎样?
  • 绝色灵师逆天七小姐绝色灵师逆天七小姐木子小漠|古言二十一世纪异能佣兵团团长晗沫,一觉醒来魂穿异世。丑女?丑你妹唱征服!!!光华敛尽,异世沉浮,她素手为云,傲视群雄,睥睨天下!家族世仇,他与她携手,逆天而行!
  • 作孽怎作孽怎想你快点考完|古言创世一千余年,有四个当初与大炀始祖一起打江山的功臣被封为国公。 大炀皇朝的领土十分宽广,但四人封国就占了大炀土地近一半,引起后统治者的忌惮。 传延了一千多年,四国公早已经成为当时大炀皇朝里最出名的四个世家大族。这场四大家族与朝廷的暗中对抗,时断时续…… 陈千双,作沐家这辈唯一有血缘关系的外姓姑娘,很不幸,她所处时间的大炀统治者,有合并四公国的野心。 有个野心勃勃的丞相父亲,对自己有怨恨的继母,陈千双在丞相府过的并不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