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短篇半世浮生情未歇

第5章 阿狸

我妈大概真的很喜欢白沁,隔三差五打电话要她来家里吃饭,和她相处久了,渐渐发觉,我好像并不喜欢这种看上去哪里都很聪明的女生。

依照我妹妹和我妈给我灌输的记忆来讲,我打小就挺聪明,再怎样有难度的东西总是一学就会,但白子铭的那句话给我印象很深刻:“你很不会讨女孩子开心,上学那会儿我就和哥们说,别看你长得帅,脑子活泛,可是性格差啊,毕业后多半是个单身的命!”

原来我以前性格不好,这点,我妈和我妹妹倒是没同我说起过。

今天我要去医院复查,我爸那么忙肯定是没时间陪我去的,那么任务自然而然就落到了我妈和我妹妹身上。我妹妹说,自从我住院以后,我妈变了很多很多,简直跟脱胎换骨一样,以前她非常爱打麻将,动不动夜不归宿,到我出事后她就基本不太碰那种东西了。大概是她平时实在闲得无趣,便开了家宠物店消遣时光。店里只买三种宠物,兔子、猫、和狗,请了四个店员,生意马马虎虎过得去。

我们到医院时,我妈接了个挺着急的电话,说是店员和顾客起了点小争执,后来事情越闹越大,现在都没办法收场了,那顾客非要店员把老板找来评理,我妈只得一脸烦躁赶去了。

大大小小的检查还挺费时间,我妹妹忙上忙下的跑,依旧把我当病人照看着,好在那些出来的结果显示一切正常,她才稍微把心放回了肚子里,还有一些结果要过几天才能来拿,我自己估计是没什么大问题的,可她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我总觉得我妹妹一直对我很冷淡,从我醒来到现在,他几乎没怎么主动和我说过话,只有一家人在一起吃饭时,大家聊得开心了她才会偶尔搭两句讪。我还隐约感觉到,她似乎总在有意无意避着我,除了白沁来找我玩我妈一定让她跟着我们以外,即使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我也很少见到她。甚至连吃饭都极少碰在一起。

我们家的气氛还真是奇奇怪怪。

我爸一年365天,天天都忙,我也能理解吧,毕竟撑着一家那么大的公司也不容易。我妈也基本每天都会去宠物店里上班,但待在店里的时间却很短,他们两夫妻关系看上去也不太好,像是住在一间出租房的两个陌生人,各有各的生活空间,互不相干。也就在饭桌上,他们看上去会和谐一点,偶尔有说有笑,让这个家不至于那么冷清。

从医院出来已经到了午饭时间,看我妹妹跟在我身后也不说话,挺郁闷的,我打破沉寂忽然转身和她面对面停下脚步,问她:“千千,午饭在外面吃吧,你想吃什么,我们现在就去。”

她好像被我突然的转身吓到了,傻站在那儿半天没有回过神,我耐着性子重复了一遍我的话,她睁着大眼睛呆呆地回复我:“随……随便啊,都可以,我没有特别喜欢吃的,看你想吃什么吧。”

我当时脑子一热,语无伦次冒了句:“我想吃你。”

唉,还真是丢脸。

一路上她心不在焉,我也心不在焉,所以就很没讲究地进了家日料店,结局是不对她的胃口也不对我的胃口。

用餐结束去付款的时候,竟然碰到了白子铭和他朋友就餐完从内厢出来,他听说我是和我妹妹一起来的,非抢着给了钱,说什么每次请我妹妹出来吃饭都没成功过,四舍五入这顿饭就当是他请的。

如果说世界上有什么东西是很难拒绝?那一定是热情。

白子铭这家伙还真是热情得过头,打发了自己那群朋友后,非拉着我们去游乐场玩,进去了导游似的一样一样跟我这辟谷多年的老人家讲解、分析、分享,虽然我没办法理解他为什么这么喜欢来这种幼稚的地方玩,但我必须得承认,年轻、活力,挺好的。

我就简简单单坐了下摩天轮,打了会气球,射了会飞镖,不像白子铭那么闹腾,又是海盗船又是冲浪什么刺激来什么。我妹妹就更简单了,从头到尾都待在璇转木马上,她那忧郁的眼神告诉我,她心里一定藏着什么不能向外人吐露的心事。

女孩的心思很难猜,已经在白沁那里领悟过了。

等她坐够了下来时,我小心翼翼把藏在身后射飞镖和打气球中奖得来的阿狸桃子送给她,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看她笑,她肯定不知道,她笑起来有多可爱。

白子铭那家伙真是阴魂不散,我刚把阿狸送到我妹妹手上,他就跑过来抢走了我另一只手上的桃子,好好的一对情侣生生让他给拆散了。他笑呵呵道:“哎呦喂,我在那忙活了大半天都没拿到奖品,你厉害啊,我家白沁可喜欢桃子了,卧房里海报贴了一屋子,我拿回去说是你送她的,她肯定乐疯了。”

强取强夺,很符合他的个性,这种没礼貌的家伙,我当年是怎么和他做朋友的,真怀疑自己的眼睛,有问题。

我发现我妹妹虽然不怎么和我亲近,但只要我送东西给她,不管是什么,都能那么清晰地感觉到她的开心。

假如你送出去的东西别人很喜欢,眼里心里都是爱意,那真是一件再快乐不过的事。

白子铭将抢来的桃子拿去寄存了,我妹妹不愿意麻烦就自己抱着。

那只阿狸个头有些大,所以她无论走到哪里,总是能在人群中一眼望到她,可眼下我才上了上趟洗手间回来,却是如何也寻不到她的身影了。

一起消失不见的,还有白子铭。

东寻西逛在一处挂满红飘带的许愿树的,我找到了他们。远远望去,那树下站着一对显眼的璧人,男孩高大英俊,女孩恬静温婉,男孩笑嘻嘻对女孩说:“千灯,你看我手里这只兔子,是不是比你哥的阿狸更大,我给你换怎么样?我这儿有了桃子,凑对回去给白沁多好!你也不忍心拆散阿狸和桃子吧?我看这兔子比那狐狸可爱多了,咱们换了吧!”

就听女孩一脸冷漠回复他:“我哥身体刚好,我不想惹他不开心,那种因为爱情而疏离亲情的人,我很讨厌。走吧,阿狸和桃子并不是三次元的人轻易可以拆散的。”

白子铭那大少爷开始动粗了,她一把拉住叶千灯的胳膊,生气发飙道:“你是不是对你哥太好了一点,照顾他五年不谈恋爱已经够了,就算是亲情你也仁至义尽了,你这么缠着你哥白沁会很伤你知道吗,你应该少跟着他们多给他们单独相处的机会,将来他要结婚,你也要成家,你不可能像小时候一样老围着他转,你应该多考虑一下你自己的事,我追了你这么久你至少偶尔回应我一下,不然我真的很累。”

叶千灯在树下沉寂了良久良久,最后淡淡开言道:“我在叶家生活了18年,我妈、我爸、亲戚,无论在哪里吃饭从没有人给我拿过碗筷,我哥不一样,他永远都记得拿我那份,以前我们关系不好,像隐形的陌生人,可他叫外卖永远都点两人份,虽然他从没有开口叫我一起吃过,但我清楚,即使他再讨厌我,也没有将我当成外人。白子铭,你父母健全,家庭和睦,又怎么能体会我人生的心酸。放手吧,不要再追我了,我们一点也不相配,叶家的一切都和我无关,我是个仅靠一点亲情存活的穷人,不值得你付出,你妈一定希望你找个门当户对的女朋友,而那个人……一定不是我。”

就见白子铭凄凉一笑,自嘲自讽感叹道:“真失败啊,我和你哥高中就认识了,直到大三他住院我才知道你是他妹妹,以前我以为你跟其他女孩子一样是他的爱慕者,那时见叶尘对你没意思就跟他说,你要是不喜欢那就让给我吧,我就很喜欢这种呆萌款,可他却一而再再而三警告我,少祸害她,你若敢动她别说我没你这兄弟。后来知道你是他妹妹,也就明白他为什么要那么讲,在他眼里我一直就很不靠谱。可是千灯,我的确是一个做什么都没有恒心的人,可喜欢你这件事我却坚持了好多年,你现在说让我放手,你觉得可能吗?你以为喜欢上一个人像买菜一样容易么,今天挑这个明天选那个,你身边还没有男人出现,我为什么要放弃?”

猛然将身前人拥进怀里,白子铭这个人高马大的七尺男儿竟然哭了。

听了这么久的墙角虽然很不厚道,但我真不是有意的,大概是老天想让我听见吧。看不出白子铭平时痞气十足的却原来这么痴情啊!我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不喜欢他接近我妹妹,但我实在找不出理由去阻止什么,如果有个人那么坚持不懈地喜欢着她,我身为哥哥是应该为她感到高兴的,或者我还应该做个月老尽量撮合他们。可是很奇怪,那些“应该”的东西在我这全起了反效用,我居然很想上前把叶千灯从那个男人手里抢回来,然后吼着告诉她,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要违背自己的心!

当然,我是不可能那么做的,我不能糟蹋别人的真心。

叶千灯和白子铭,很配。

越看越相配。

最终我还是笑着走过去打破了那份沉静,我懒懒散散飘到两人面前,假装痛心疾首道:“唉,你们还真是伤我的心,一个是我兄弟,一个是我妹妹,竟然抛下我躲在这里亲热。我是不是妨碍你们相处了,我保证下次绝对不当电灯泡。”

我清楚的记得,那天叶千灯听见我的声音她并没有推开白子铭,而是扬起了一个甜蜜动人的笑,对我说:“哥,你和白沁结婚吧,我见过那么多喜欢你的人,她是最真心的一个。”

我丢下一句:“你怎么还是和以前一样讨厌,我的事不用你操心。”就独自一人走了。

此后三个月,我都没碰见过我妹妹。

是某天我实在忍不住了问我妈,我妈才告诉我,她去了宠物店上班,因为实在太忙,就和店员一起住在那里了。

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我决定去我妹妹房间拿几本书看看,她平时很爱看小说和漫画,我极少接触那些东西,所以也就像白子铭说的那样,不会讨女孩子开心。也因此我十分好奇,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喜欢这些东西,既然能让大家喜欢一定是有它值得喜欢的理由。是以带着好奇和探究的心情,我拿了两样过来,一本叫《我等你到三十五岁》,另一本漫画叫《灵契》。

这本《我等你到三十五岁》,是作者的作品集,除了浮生六记和我等你到三十五岁是完结的外,后面几个故事都没写完,结尾标着未完无续,讲的是爱错性别的事,很悲情。至于那本《灵契》,我实在分辨不出两个男人之间是友情还是爱情,我大概能明白一点的是:有些人一但认定了,就是山崩地裂也断不开的缘分,跨越千山万水,心始终放在那人身上。

在翻到漫画末尾那页时,里面掉下来一个书签,我拿起来细看,书签上画着一只捧着爱心的阿狸,翻过来后面是一行宋楷字和一句晚安的拼音,写着:笨蛋,阿狸就是爱你啊!wanan。

我大彻大悟,难怪白子铭要用兔子和千灯换走阿狸,原来有这层意思!

我大抵是年纪大了,跟不上年轻人的节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