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24章 世事无常空余恨(3)

夜半时分,玉婉从梦中惊醒,手紧紧攥着胸口的泪石,她已经很久没有做梦了,而今夜的梦境竟是如此清晰,仿佛置身于战场,看着两军对垒,厮杀……

“难道今夜就开战了吗?”玉婉拧紧了眉头,然后重新躺下,“娘,凤凰,如果你们还有灵,请让我再入梦一次!”

泪石闪过一道幽蓝的光,玉婉只觉得一阵困意袭来,便深深地陷入了梦境。

此时的玉婉再一次来到战场上,亲眼看到了哥哥慕容玉清,他正带着神凰军同离温华的傀儡军拼杀,血染红了土地,一个接一个的神凰军倒地不起,却又一个接一个地迅速补位,继续拼杀。

玉婉眼睁睁地看着刀剑落在自己哥哥身上,心疼极了,可她是在梦里,根本帮不上忙,只能拼命喊着,“哥,快往东走,往东啊,坚持住,龙大他们就要到了!”

然,她还未亲眼看到慕容玉清脱困,就被梦带到了另一个地方,她的父亲,还有雪狼军团的人正在突围,而与他们对峙的正是离梦萝和莫兰娜,双方虽然胶着着,但天凤有着明显的优势。

无意间,玉婉同离梦萝对视了一眼,不知为何,玉婉总觉得离梦萝是看得见她的,这种感觉让她毛骨悚然,越发觉得不安,突然,她看到离梦萝冲着她笑,然后说了一句话:慕容烈的命,我收下了……

“不……”玉婉尚未及反应过来,就看到一支箭冲着慕容烈的心口而去,她忘了自己是在梦中,一心只想救人,拼了命地冲过去,想要推开自己的父亲,可惜,她的手被穿透了,根本抓不住任何东西,“不,不要,凤凰,求求你,帮我一次,帮我推开爹爹,求求你……”

说时迟,那时快,在箭即将没入慕容烈心口时,玉婉成功推动了慕容烈,虽然只是移开了一点点,避免不了受伤,但性命保住了。

没等玉婉看到更多,她就被梦境带走了,只来得及看离梦萝一眼,那阴狠,嫉妒又悲伤的眼神牢牢地拓在了玉婉心上,她确信,离梦萝真的看见她了……

从梦中醒来,玉婉猛地吐了一口血,脸色迅速变得苍白,人也顿感无力,握着泪石的手再次攥紧,“这就是代价吗?”

可惜,没有人能回答她这个问题,她想起来收拾掉地上的血,但实在没力气。

就在这时,银雪嗅到了血腥味而来,一见玉婉受伤了,着急得原地打转,嗷嗷直叫!

玉婉无奈,完了,这下都要被吓醒了……

不出她所料,素荷连鞋都没穿就闯了进来,紧接着祁公公,莺歌,梦蝶,灵兮等人都赶了过来,一见玉婉的模样,顿时都乱了起来,有着急忙慌去请御医的,有手忙脚乱收拾地上血迹的,有眼泪汪汪替玉婉整理仪容的,还有的忙着安抚银雪,让它不要再嗷嗷叫的……

反倒是玉婉,在见到他们后,就沉默了,两眼无神,不知道在想什么,看得素荷很是着急,“小姐,好端端的,您怎么就呕血了呢?”

“小姐,你别吓奴婢,说句话,好不好,您到底怎么了?”

“呜呜呜,莺歌,小姐她好像失魂了,怎么叫都叫不醒,可怎么办?”

莺歌和梦蝶一听,两眼一红,也跟着低声啜泣,老天也太不公平了,主子这么好的人,怎么要受这么多苦?

“来了来了,御医来了……”福生脚程快,直接拖着御医就来了,祁公公在后面追得直喘气,一大把年纪了,还能跑这么快,也是不容易了。

毕竟是太后,御医不敢亲自探脉,只能让素荷系了金丝,隔帘悬丝诊脉。

“陈御医,如何了?”祁公公见陈御医收了金丝,连忙问道。

陈御医叹了一口气,欲言又止,最后跪在了地上,“臣请太后保重身体……”

这一出,吓得祁公公他们也跟着跪下,“还请大人据实以告。”

“太后本就有伤在身,如今又添新的内伤,旧伤新伤于一身,竟是,竟是有了一丝油尽灯枯之象……”陈御医越说越小声,满满是担忧,他负责调养太后身子,如今不见好转,反倒伤得更重,可如何是好?

“哀家无碍,此事不得张扬,陈大人,你只管开药便是。”玉婉只是在想梦境之事,并未真的失了魂,见事情好像变得严重了,只好硬撑着开口了,“素荷留下,其他人退下吧,哀家累了……”

祁公公还想说什么,被灵兮直接拖走了,“祁爷爷,姐姐需要休息,我们走吧。”

其他人虽担心,却也不好忤逆玉婉,只好退下,该熬药的熬药,该干嘛的干嘛。

“小姐,快,把这药丸吃了!”素荷总算是想起了这养伤圣药,一口气喂玉婉吃了好几颗。

“素荷,你上来,陪我睡会吧!”玉婉真的很累很累了,强撑着眼皮说了一句就彻底昏睡过去。

素荷看着心疼,细心地替她掖好被角,然后自己也睡在了玉婉边上,却是不敢真的睡过去,一来,她等会还要伺候小姐吃药,二来,她也不放心,就怕小姐等会又出了事。

迷迷糊糊间,玉婉被素荷喂了半碗药就再也不肯咽下了,素荷也不强求,正准备熄灯时,幽姬突然带着神婆闯了进来。

“素荷,主子如何了?”幽姬看玉婉呼吸平稳,总算是稍微安心了些。

然而,素荷却是摇摇头,眼泪哗啦啦直流,“请神婆救救我家主子……”

“素荷姑娘,别着急,让我先瞧瞧看。”神婆探了脉,心中大骇,心脉受损至此,难怪御医道是油尽灯枯之象了,“还有得救,但,我能救得了这一次,下次就不一定了,切勿再让她劳心伤神了,这副身子需要静养!”

说完,神婆又兀自叹气,如今的形势,这孩子怎么可能会安心静养,罢了罢了,这都是命,“明日午时,到我这里来取药,御医的药就不要再吃了,倒是你们之前给她吃了什么药,那个,还不错,继续用着。”

“好,多谢神婆,属下送您回去。”幽姬把人带来,自是要安全将人送回,而且她是打着守在神婆身边的主意,一旦药制成,即刻带走。

神婆一眼就看出她的心思,也不戳破,由着幽姬送她回去。

夜渐深了,当所有人都陷入沉睡时,玉婉胸前的泪石再次发着幽幽蓝光,丝丝缕缕光线萦绕于她周身,然后渐渐消失……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落在玉婉脸上时,是前所未有的舒适,缓缓地睁开眼睛,周身的不适感已然消失,赤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上,身体轻盈得如同蝴蝶。

玉婉虽不知晓她的身体缘何会不药而愈,但她清楚地记得昨晚的梦,她的父亲,她的兄长都受伤了,还有凤萧寒,不知他是否安好?还有离梦萝,他究竟是什么人,为何他能看见她,又为何他非要致爹爹于死地?

所有的问题压在玉婉心头,终于让她下定了决心,她要去战场,她要亲自去确认离梦萝的身份,直觉告诉她,她和离梦萝之间有一场博弈,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注定了终有一战!

“素荷,召集所有暗卫,还有五百神龙卫,三个时辰后,随我出发!”

刚一进来的素荷就听到自家小姐的命令,条件反射地转身准备去传达命令,忽的想起来,不对啊,小姐这是要去哪?

“小姐,您这是要去哪?您的身子不宜劳心伤神,需要静养,有什么事,素荷替您去做,可好?”

“不好!素荷,这是命令!”玉婉见素荷苦着个脸纠结着,叹了口气,“去吧,我有必须要去的理由……”

“什么理由让你可以不顾身体,非要出去?”凤萧明一早就听说玉婉昨夜里吐了血,吓得他连脸都没洗就奔宫里来了,结果就听到她要出宫去,又气又急。

“昨夜,我梦到了战场上正在发生的一切,一场大战,生灵涂炭,我军将士接连陨落,就连我爹,我哥哥都是满身伤痕,子渊大哥,我多想这只是个梦……”

“可惜,我慕容玉婉的梦从来都是真实的,不出三天,战报一定会送回来,到时候,你就会知道,我说的都是真的,但这一次,我必须要亲自去战场,那里,有个人,正等着我去做最后的博弈!”玉婉每说一句就向前踏出一步,每一句话如同踏在凤萧明心上,他想不相信都难……

“一定要去吗?”

“是,非去不可!朝堂,就拜托子渊大哥了……”

“我替你去,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我替你解决。”凤萧明还是不愿意让玉婉去那残酷无情的战场。

玉婉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打败我,你就替我去!”

“好!”

凤萧明为了阻止玉婉,出招毫无保留,但对玉婉而言,毫无威胁,因为他舍不得伤人,只想制服,同时,他也实在太小看玉婉了。

几招下来,凤萧明越发吃力,玉婉看准了时机,以灵巧的身手将他定在了原地,“子渊大哥,承让了!”

话落,顺手解开了了凤萧明的穴道,然后退开五步,防着他反将一军。

“呵……”凤萧明轻笑,“是我输了,你去吧!记住了,天塌下来,还有高个顶着,不要什么事都扛自己肩上。”

玉婉点头,把一样东西抛给凤萧明,就回殿内整理行李了。

凤萧明接过一看,是神凰军的副令,兜兜转转,又到了他手上……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宠妻成瘾:腹黑王爷神医妃宠妻成瘾:腹黑王爷神医妃橘锦|古言他为她取名为顾长安,寓意故里有长安。她视他为救命恩人,从未想过对他有非分之想。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君墨白对看她的的眼神开始越来越不对劲……“我这一生都会把你妥善照顾,免你苦,免你累,免你四处奔波,免你无人依靠”她感动的快要说不出话,谁知他下一句却让她气的满脸通红“我就随便说说,听完就忘了罢”“……”成为王妃后的她扶着虚弱的小腰,她觉得她应该要把那句话改一改换她对他说。我这一生都会将你喂饱,免你无人喂饱,免你四处扑倒,免你祸害他人。
  • 乱世道香乱世道香街边猫|古言她是21世纪王牌女杀手,嚣张跋扈,唯我独尊,一朝穿越,废材重生。严重破相?筋骨尽断?爹爹心黑?姨娘狠毒?姐妹凶残?兄长暴戾?无所谓!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你伤我一点,我干你全家!当废材嫡女死而复生,褪去懦弱,风华尽现!且看废材崛起,携手妖孽美男从泥沼到云端,从任人拿捏到手掌生死,素手遮天,傲视天下,赢得一世深情相付,赢得一场盛世江山。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
  • 弃后重生:鬼帝,我拒嫁弃后重生:鬼帝,我拒嫁封小瑾|古言天之骄女,惊才绝艳,一朝误信他人,落个家破人亡。重生回到十年前,锋芒敛尽,天才崛起。斗渣男,灭亲戚,整贱人,一着不慎,栽在妖孽美男手中!某女仆怒:“贱人一日不灭,寝食难安。”某男道:“如何灭?”某女仆笑:“自然是鸡犬不宁,夜不能寐,生不如死!--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净琉璃世净琉璃世浅紫忧静|古言他轻挑起她的发丝,靠近她的耳边,极其暧昧的说道:“一个小小的丫鬟,居然敢戏弄我?知道我是谁吗?”她躲开他靠在脖子后,那感觉一点都不舒服,还有啊,他凭什么污蔑我呢,我只是不小心闯进一房间,不小心看到他诱惑的上身,不小心撞进他怀里而已嘛,这男人怎么能这样呢,我又没做错事!我不想理他,便走了。谁知他一手抓住我的手,大手附在我脑袋后,一片温润的唇附在我的樱桃唇上,我不禁愣住了。“不好意思,我不小心的。”他轻笑着,眼里尽是一副好玩的样子。我回过神,看着眼前的男子,突然,我挽住他的肩膀,用那鲜红可人的唇附在了他的。随后,我放开了他,嘴角微笑着,用戏谑的口吻说道:”不好意思,我不小心的。”
  • 重生嫡女:太子别来无恙重生嫡女:太子别来无恙木子嫣嫣|古言他曾说“帝王最怕的还是臣子的拥兵自重。”她也说“难道权力就比我重要吗?”一朝重生将军府,将军之女身怀绝世武功。可是赶来的太子抱住自己的大腿?半夜爬进床把自己吃干抹净了?变成了太子说“为夫上得了厨房进的来闺房,夫人要不要试一试大小合不合适?保夫人满意。”夏婉柔道“无福消受。”夏婉柔诠释有颜值任性,看个性鲜明女神与女神经。她在府中步步惊心,打击容氏的假好心,撕开白莲花妹妹假面具,一群人被她虐成渣渣。新婚之夜中,门外面太监听到积极报太后:“太后娘娘您马上可以抱曾孙了。”
  • 顾公子,成个亲呗顾公子,成个亲呗乔沫若轩|古言卢素月是将军之女,家中位尊势重,可无奈她爹不疼,娘不爱,在家里是个连下人都看不起的‘乌鸦嘴’。顾清禹是丞相公子,他相貌俊美,可惜他脚不能走,口不能言,是个全京城都知道的残废哑巴。当乌鸦嘴遇上残废哑巴,当将军女遇上丞相公子,卢素月翻墙一跳,对顾清禹说了一句让顾清禹后半辈子都忘不了的话:“顾公子,娶我,可好?”
  • 斜揽残萧斜揽残萧桐馨冉|古言"青霞苍苍,白露为双,所谓伊人,在上水一方。"桃花林中的白衣女子看她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头上倭堕髻斜插碧玉龙凤钗。香娇玉嫩秀靥艳比花娇,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一颦一笑动人心魂。寐含春水脸如凝脂,白色牡丹烟罗软纱,逶迤白色拖地烟显的体态修长妖妖艳艳勾人魂魄。
  • 嫡后策,狂后三嫁嫡后策,狂后三嫁云静风渺|古言完结文《至尊毒后》出版名《步步倾君心》火热上市,里面有秋若雨的完结番外哦,各大网站书店有售,当当当当网址http://product.dangdang.com/23723898.html谢谢大家支持!***一朝穿越,情报专家云紫璃成了寄养乡野的高门嫡女。前世壮志凌云,身先士卒,今生她只求平平淡淡,寻得救命良药,抚育幼弟成人。奈何,幼弟孱弱,继母白莲,后妹跋扈,亲爹正应了那句话——有后娘就有后爹!如此这般,她只得暴起,化身狼女!继母白莲,她就辣手摧花,揉碎了那朵白莲。后妹跋扈,她就是那不要命的,将之踩在脚下!至于亲爹……哼哼,想认你就是爹,不想认你连棵狗尾巴草都不算!他,身为先帝长子,俊美无俦,云端高阳,却奈何处处被人打压,只得休养生息,以待崛起之机!为救幼弟,她虚以委蛇,奉太后之命,嫁他为妃!深宫倾轧,天下云诡!她坚信,苦心经营,日子总会好起来。他性情冷漠……她忍!他反复无常……她忍!他宠妾灭妻?!他新婚之夜对她百般羞辱?!他纵容侧妃侍妾齐齐蹬鼻子上脸?!呵呵……老虎不发威,你们拿老娘当病猫啊!不好意思,老娘忍无可忍,各位自求多福!如此……翻身农奴把歌唱!某日,她夺了王府中馈,众人一愣!再某日,她打了王爷宠妾,王府沸腾!再再某日,她丢了王爷一纸休书,举世哗然!自此,世人皆知,端王妃冷峻,狂傲,连王爷都开始……惧内!***红绡帐暖。她衣衫齐整,看着床榻上脸色铁青,死瞪着自己的俊美男人,不以为然道:“昨夜醉酒,我什么都不记得了!男人摆着臭脸,却还是风华绝代:“……我记得!”她:“……”男人:“昨夜是你主动……”她:“好吧,是我主动,你放心,我不会让你负责的!”男人皱眉,紧盯着她的眸子,沉默半晌儿,扭扭捏捏道:“我……要你对我负责!”她:“……”***本文女强男更强,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推荐本文前传云静完结文《至尊毒后》http://novel.hongxiu.com/a/651555/
  • 后命难违后命难违青汐|古言枉费一世,她竟身陷绝境却浑然不知糊里糊涂就成了害死爹爹的罪魁祸首……今生归来,背负家仇国恨,开启无限潜能各种奸恶小人,踩在脚底!各种阴谋诡计,见招拆招!谁说嫡女就该温顺贤淑被人欺?谁说妃嫔只能低眉顺眼求生机?萌女重生,一样可以只手遮天,母仪天下!……是不是爽文,敬请自行鉴定……
  • 快穿之绝代荣华快穿之绝代荣华夭桃朱户|古言绝代荣华,笑容可掬。说的是荣氏一族两个绝色的美人,这八个字何尝不是劫数。她,因为天花而毁容。因善生孽,不得好死。凭借天外系统,穿梭不同世界,重生二十年前!风起乱世,与他相知相会。揭开一段纠缠两国倾城美人的奇幻复仇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