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0章 思帝乡

“你说呀,你好端端的,那冰清玉洁的杨柳不做,偏生要做牡丹做凤凰。不伦不类的,这又是何苦呢?”红莲倒是没有去拿,只是幽幽地叹了口气,“我早先便与你说了,我纵然可以是任何一枝花,可终了了还是红莲。”

杨柳泪眼朦胧地抬眸,满嘴苦涩:“在此世间,妾身做不了与世无争的杨柳,能依依水边,婷婷静静,也做不了自己的主。妾身的命由不了自己的,如今败落了,纵使不被赐死,族中也不会容我独活。”

红莲看着她,说不上心底里的是悲悯还是惋惜,是同病相怜还是唇亡齿寒。

“九殿下!九殿下才是那无意苦争春,却引群芳妒的人!切莫要去趟了这深宫里的浑水,不然脏了自己洗不干净也算是好了,逃不出去才是最苦的!”杨柳忙胡乱擦抹眼泪,去抬起头跟红莲说。

“我早就在争了,这浑水也早早就有了我的那一脚,早出不去了。像我这种一出生便在这宫里头的,哪儿还能幸免于难啊。”红莲淡淡地抬眸望了眼宫墙柳,“这凤钗你留着吧,好体面些上路。”

杨柳沉默了许久,再度捧着凤钗伏下身去,“妾身,愧不敢当。”

“接着吧。”红莲坚持。

杨柳更加坚持,深深地埋首在地上,沉沉地说道:“妾身,愧不敢当。”

红莲闭了闭眼,接了那一支凤钗,亲自递了毒酒给她。

杨柳朝着红莲笑了笑,仰头毫不犹豫毫不留恋地将毒酒一饮而尽。这世间也全无什么,值得她去留恋的了。

可怜她那短命的竹马啊,在她入宫第三年便丧了命。思念成疾,药石无医。她也可算是明白了,当年红莲教她的凤头钗究竟是何意。

她一面笑,一面落了泪。暗色的血从唇畔从鼻腔淌出,啪嗒啪嗒滴落在碧绿的衣裳上。

杨柳仰头对红莲扬起入宫以来第一个由心而发、真情实意的笑:“九殿下,你才是那钗头凤。”

语落,她便合了眼,倚着柳树软绵绵地倒了下去。眼前的,是她心爱的竹马,是红莲。

千万朵花窜上枝头,满枝红似霞。凤袍的小公主卓立在香车上,罗袖招展,凤钗金篦斜斜地簪住浓发。对,这样的人,才是钗头凤。

红莲沉默地看着,缓缓抬手将凤钗插入自己发间,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

不远处,青衫依旧,紫袍如昨,都在那里静静地等候她。

红莲扬起笑,提裙小跑过去,“小良子,哥哥!你们怎么过来了?”

“左右等不来你,便来寻了。”韩非笑着要摸她头,咦了一声,“妹妹的凤钗倒是别致。”他是学乖了,不管看见什么都要说好看,虽然在他眼里妹妹怎么样都好看。

红莲将凤钗取了下来,发现凤眼处的红宝石换做了红蜡丸,在烈日炎炎下化了,便露出里头的小纸条来。

展开一看——错,错,错!莫!莫!莫!

底下再是细若蚊蚁的一行“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红莲瞧了,下意识就抬眸去看张良,恰来了个四目相对。

这法子红莲知晓,是因着张良送她发饰,有时候也会玩这样的小花样。

张良把第一支钗子送她,便是支素得不行的凤钗。纯银制作的,除了凤眼饰了颗红玛瑙外,别无雕饰。

红莲从未见过素成这样的凤钗,嘴里含着张良买给她的糖葫芦,闷闷不乐道:“怎么如此素净?凤钗素成这样,旁人都会以为永安公主没钱的。”

“昨个儿那家首饰店,我已经盘下来了。殿下哪日寻了空,我便陪同殿下一起去挑新样品。”张良对她的任性丝毫不恼,反倒是温柔地笑了笑。

红莲这才露了笑脸,“我都同你说了多少遍了?莫要成日里殿下殿下的,听着生分。你我自幼一同长大的,不过是中途一段未曾见着,回来你便与我生疏了。倒也是,若不提我也险些忘了你。这凤钗虽素,倒也雅致,我会好好存着的。”

那是因为受了家训。张良礼数周全地一拜:“良谢殿下抬爱。”

“别老是殿下殿下的!”红莲娇俏地瞪他一眼。

张良忙道:“是。”

次日红莲便是戴了张良赠予的凤钗,同韩王一道用的膳食。外边烈日当空,红莲进了内殿,给韩王请了安。

韩王拉着她坐下,又看她半晌,咦了一声:“永安,你这凤钗从何而来啊?看着素净但雅致,眼生。”

“小良子送的。”红莲自豪地眯着眼笑,将钗子取了下来。却见凤眼像是融化了,艳红的液体从凤眼落下,凤凰泣血般。

“这张家的小公子,莫不是上了当,买了个假钗子吧?”韩王皱了皱眉。

红莲不动声色地把凤眼内展露一角的小条子捏在发汗的掌心,嘟着嘴故作懊恼:“小良子也真是的,我好不容易挑次素钗,竟是挑了假货,他竟是也没看出来提醒我!”

她这么故作气恼的一番话,洗清了张良买了假货送她的嫌疑,表明了这钗子是她自己挑的,张良只是帮她付钱。

韩王闻言,果然抚掌大笑,点了点她的鼻尖,“他到底是个男儿郎啊,哪儿懂你们女儿家的东西。倒是你呀,珍珠如云、黄金如土供出来的永安公主,竟是也瞧不出来呢。”

“父王~你也笑话我!”红莲忙气鼓鼓地撒娇道。

她草草用完了膳,捏着那只凤钗匆匆回宫。到了莲台自己的寝宫,才将那小条子拿出来看。

她的心跳得像是偷了东西般快,掌心被红蜡晕染一片,喘息着仔细认字。

不过是区区再简单不过的二字,字迹清隽不失风骨,内敛而暗藏杀机。写来似是心慌意乱,还是怎么的,略显仓促。

写的是——九儿。

红莲深深地看着张良,再低头看看那张以张良手法藏起来的小纸条,笑了一声。杨柳不知道暗喻的是自己,还是她,亦或者是她们相似的命运。

青梅竹马,但她总不会像杨柳一样,抛弃自己的竹马,让自己的竹马思念成疾而终。她和张良,不会走到这一步。

“小良子!”红莲笑着抱住张良的手臂。

“九儿。”张良似乎是也有所感应,含笑回应,目光温柔缱绻。

一无所知的韩非左右环顾,一头雾水。

……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惟我惟我渔阳三叹|仙侠风云变幻,一个神秘的青铜古棺横空而来,天地自此大乱。诸圣聚首,群仙争锋,莫问谁能傲绝天地!量劫再起,生机何在?阴谋算计,布局机深,谁又能独善其身?且让三叹为你书写一个不一样的洪荒世界。PS:本书等级:人仙、地仙、天仙、金仙、大罗金仙、准圣、圣人。
  • 道葬道葬金大财神|仙侠修道无非就两件事,要么被‘道葬’化为粪土,要么就‘葬道’逆天改命。穿越者方麟一直在积蓄,走着一条逆天而行的修道路。
  • 玄龙变玄龙变老姜不辣|仙侠不寻常的修真之路!有绚丽多彩的法宝…有五花八门的阵法…有稀奇古怪的神兽…有如临其境的上古遗迹…法器!灵器!神器!炼制出来如探囊取物。冥界!魔界!仙界!横行起来如行走自家。
  • 万古花香万古花香水金城|仙侠东南西北四神与幽冥死神即将重出江湖,到底谁才是最终的邪恶? 一对青年男女,他们是怎样经过重重艰难险阻,最终战胜了所有的邪恶? 男的,叫万古。 女的,叫花香语。 他们正是:万古花香。
  • 彪悍上神一惹不起彪悍上神一惹不起孖邪|仙侠虽然是阎王的义女,却是一个没有肉体的灵魂。一次意外被干爹卖给了天族帝君。幸运的是终于有了肉身。——有了肉身后(重生)的一个月时学会了走路两岁时背完了所有的书三岁时能帮朝廷解决烦劳四岁时创立第一帮派(义零)
  • 折星折星锈色收割|仙侠何须修仙,仙为我等敌,何须修仙我等修仙,当修杀仙之道。
  • 花开彼岸:花嫁花开彼岸:花嫁西风画凉|仙侠她,弱水旁小小花妖一只,他幽冥殿里小主人,他与她青梅竹马,他说要十里红妆迎她进幽冥殿,他仙界九重天上高高在上的帝君,却寄身与弱水畔,,他与她同生共长,她为他结来一魂,他却散了她的魂魄。万年后她结魂归来却错将他当作了他,一腔情深错付还害了自己深爱之人,他与她能否修成正果?他能否求的她原谅?
  • 牛神牛神马马虎虎|仙侠一次生死攸关的相遇诞生了一个神话中的传奇!是偶然还是注定!以一颗不变的心,誓要踏破九天!!!龙灵大陆,王者崛起,腥风血雨,强者之路,谁与争锋
  • 创世仙门创世仙门豆浆爱|仙侠仙界破灭,仙门降世,腥风血雨。刀出虚空,逆行伐仙,冲冠一怒为红颜。莫欺吾身,莫欺吾心,天下不平事,往生争与凡。踏遍天边人不老,命运轮回在眼前。
  • 前传走火入魔前传走火入魔羽笙芊|仙侠古时三神带领神兵天将联合攻打魔神裕隆,苦战多年,横尸遍野。终于将魔神封印,不料,三神封印的只是魔神的肉体,可魔神的魔气{魔神妖鬼都有气,分别是魔气、神气、妖气、鬼气。气就是魔神妖鬼的法力与理智的结合,如魂一般,可附体。}却逃脱....魔神为了报仇,便用全身的功力将天击破,附在天上,看着大地的毁灭...天空出现漏洞,血灵涂炭。大地陷入一片混乱之中,野兽频繁出没,民不聊生。后来,天神女娲收集五彩石补天。就在女娲补天之时,不小心让魔气逃脱。玉帝得知,派天兵捉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