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83章 大结局:一对逍遥夫妻

待轩辕辰风和三公主远去之后,她便带着铁衣军穿过了瀑布,抢先到达了那只小湖,在那里遇到了碧叶。

二人一合计,知道不可能从轶江月手里硬抢出几人来,碧叶也不可能公然反抗轶江月,所以便商量着先救出安阳煜和沈璃尘再图后事。

沈璃尘和安阳煜落水的时候,她已经和铁衣军潜进了水底,把他们两个拖出了小潭,铁衣军发现她不是去寻宝藏,而是要救沈璃尘,当即要杀掉沈璃尘,是她拼命护着二人,用铁衣军的军符交换,答应永远不再出现,又以自己的性命相逼,这才保下二人,带着二人返回了山下疗伤。

沈璃尘的伤比较重,尽管碧叶偷出了解他体内之毒的药,可是他的腿还是受了重创,再也站不起来。尤其是最初的一个月,安阳煜要忙于救出云雪裳,沈璃尘的吃喝拉撒全由她来伺侯着,昏迷的时候,是她用嘴一点点把药渡进他的嘴里,是她为他擦洗身子,端屎把尿,就像照顾一个婴孩一样鹕。

她是金枝玉叶的公主,便是躲进偏远营地的时候,身边也有侍女伺侯,哪里做过这样的事?可是她愿意,她喜欢他呆在自己身边时的感觉。

就像此刻,他温柔地看着她,这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他的温柔!

“雅儿,这个给你。”

沈璃尘从袖中掏出一枚亮闪闪的东西来,她好奇地接过来,顿时眼中便有了泪水。是沈璃尘悄悄做的一枚玉指环,指环上镶着一小块紫色宝石,她看向了他的手指,指环上的宝石明显变小了,他把代表宣家的紫玉分成了两半,一半给了她咕。

“现在什么都不能给你了,还要你照顾我这个废人。”

沈璃尘微笑着,把指环戴在她的瘦瘦的手指上。

“我乐意。”

司空静雅蹲下来,把脸靠在他的膝盖上,小声说:

“而且你再也不会跑了,你瞧,她都当娘了,你会安心和我过日子了吧。”

“傻瓜,早就安心了,安阳煜说得对,要珍惜眼前人。”

沈璃尘轻抚着她的脸颊,柔声说道。

————————————————————————————————————————

月光浮动。

一朵昙花突然璀璨绽放,洁白的花瓣上盈满了这柔美的月光。

一只玉白素手轻轻地抚在了这花瓣之上,俏丽的脸上满是惊喜的笑容。

“小猫儿,你还不足月,不能出来的。”

温柔的怀抱,低柔的声音。

“你是谁?”

她看向了来人,小声问道。

“我是你夫君。”

安阳煜叹气,她才刚从屋子里出来,便忘了他是谁!难道他们要这样过一辈子?碧叶说,这种药是不可解的,她在轶江月那里根本找不着解药,轶江月存心让她忘却一切,可能根本没有制出解药来。

“夫君……”

她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趴在了他的怀里。

天上飞的也说他是自己的夫君,可是她就是讨厌他,而这个人说是自己的夫君,她一点也不讨厌,因为他常在她的脑袋里和她说话。

哇……

屋子里,孩子突然大哭了起来,安阳煜连忙抱着她进去,把她放到榻上,再抱起了孩子哄了起来。

她有奶水,可是不会喂,让她奶孩子,还得解释好半天,所以孩子总挨饿。

“小猫儿,你得喂儿子了!”

他无奈地抱着孩子站在了她的面前,伸手解她的衣襟。

“喂,你是谁?为什么解我的衣服!”

天,刚刚他还没有离开她的视线啊,为什么一眨眼就忘了?他苦起了脸来,耐心地开始解释,这会子,孩子已经哭得声嘶力竭了。

无奈中,他只好抱着孩子坐到了桌前,用小擂钵擂起小米来,这些天,她不肯喂孩子的时候,他就只好为孩子煮点米糊糊吃。

他是奶爸!他无奈地看着这一大一小两个孩子,他头痛!可是……他又心满意足,谁让他深爱着这两个人呢?

灯光摇曳。

云雪裳看着他的背影,脑中无数片断不停闪现。其实生产那天她就想到了好多事,可是这些事太杂,总是一闪而过,再不出现,她成天想呀想的,就是想不起来,这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总在她的脑海里出现。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她一定很喜欢他,所以才这么喜欢呆在他的身边,这么晚了也不愿意赶他出去。

灯蕊儿突然一炸,数朵火花儿飞舞。

窗外,不知道谁家的孩子在玩鞭炮,声声炸得响,几道亮光划过了夜空。

是烟花!

她的脑中突然想起了无数烟花绽放的情形,漫天的璀璨,那夜,她穿着大红的喜服,宫灯在屋檐下轻晃,投下一地淡影。

一个身着明黄锦衣的男子推开了那道金壁辉煌的门,唇角勾笑慢慢向她走来!

是了,就是眼前的这个人!

他把她压在了榻上,那样……戏弄了她……

突然间,所有的片断连成了一线,一幕幕飞快地闪过……

“安狐狸!”

突然,轻轻地唤声从他的身后响起来,他浑身一震,抱着孩子的手差点就软了,他慢慢地转过了身,看着云雪裳。

一双眼睛,尽是晶莹。

“安狐狸,你瘦了,我是不是在作梦,还是我也死了?”

她慢慢地走过来,手抚上了他的面颊,哽咽着说道。

“天啊,小猫儿,你再叫我一声听听!”

安阳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连声问道。

“安狐狸,安狐狸,臭狐狸,烂狐狸,破狐狸……你吓死我了,你不是掉下去了吗?”

她扑过去,紧紧地搂住了他的脖子,跳起来,脚夹住了他的腰,大声哭了起来。

“小心些,孩子,孩子!”

安阳煜连声说道,把孩子高举了起来。

“什么孩子?”

云雪裳看向了他手里的小人儿,他被吓到了,好不容易被安阳煜哄下来,又哇哇大哭了起来。

“我们的儿子,你瞧,多像我,多漂亮。”

安阳煜献宝一样把孩子托到了她的面前。

“我们的儿子,我什么时候生了孩子?”

得……她记得以前,却忘了这七个月的事情!安阳煜有些哭笑不得,拉她坐下,开始慢慢诉说。

哪里能说得完整,每每只说了几句,便又抱着吻了起来,吻着,不想分开,怎么也不愿意松开抱着对方的手。

孩子哭得太大声,终于,门被砰砰敲响了,心不甘情不愿意地拉开了门,司空静雅跑进来抱起了孩子责备道:

“你们想让儿子哭死啊?到底在作什么?”

“司空静雅?”

云雪裳猛地站了起来,惊讶地看着她。

“啊,你认得我?不会吧,你怎么会只认得我?”

司空静雅犹豫了一下,突然尖叫了起来:

“璃,她想起来了!”

璃?天,她麻得死人!云雪裳背上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不多会儿,院子里便响起了轮子的声音,沈璃尘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沈璃尘,你的腿……”

云雪裳的目光落在他的腿上,哽咽着问道。

“打了太多的杖,他们累了,想休息了。”

沈璃尘微笑着看着她。

“沈璃尘!”

她又唤了一声,蹲下去,抚摸着他僵硬的腿,曾经那么优雅的他,从此就站不起来了么?

“喂,你揩油呢!”

司空静雅很不配合地打断了此刻他们的煽情重逢,气呼呼地拉开了云雪裳,把儿子往她手里一塞,推着沈璃尘就往外走。

“他们、他们……”

云雪裳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两个,结结巴巴地问道。

“他们早成亲了。”

安阳煜笑着抱住她,看着哭得脸通红的儿子说道:

“你还是快给孩子喂奶吧,他饿坏了。”

“喂、喂、喂奶……”

云雪裳看到了司空静雅这才真的相信自己遗忘了一些事情,可是莫名其妙突然多了一个儿子,这个好恐怖!她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家伙,一时间手足无措起来。

“天啦,快点!”

安阳煜把她摁坐在床上,拉开了她的衣裳,托起了她的浑圆就往孩子的小嘴里塞去。

“啊!”

一阵麻麻痒痒的感觉冲进了脑中,她越发地慌了起来,脸上也烧得厉害,可是,只一会儿,这种感觉就过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奇妙的幸福感觉……

安阳煜坐在她身边,目光里充满了惊喜和安慰,她总算是想起来了,这七个月想不起来又何妨呢?甚至她知道他是她的安狐狸,是最爱最爱她的那个人!

两颗泪从她的脸颊滑落,滴在了儿子的小脸上。

“别哭,小猫儿。”

他探出手指来,轻轻地抹去了她脸上的泪水。

“我没哭,安狐狸,我好想你!”

她靠过来,依偎在他的怀里,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是在皇宫,可是她知道,这一回,再也再也不和他分开!

夫君、儿子……都在她的身边!

烛光下,她的笑容那样的柔美。

一个女人,所求的,不过如此而已!

【天空里,一群星星凑在一起,围着月亮听故事,听到这里,一个声音大喊:不,她所求的远远不止这些!

那还有什么嘛?月儿瞟了一眼身边

大呼小叫的星星,不满地问道,这莫大王折腾了这么久,你还是让她快快结局吧。

星星眨了眨眼睛,指了指下面那所小院,院中那所小屋,小屋里那张榻……你看,正恩爱呢,嘘,不要出声。】

整张榻,以黄金制成,不要小瞧了悬于榻上的那些铃儿,全是宝玉!

什么,他们哪里来的钱?

开玩笑,潭底那些宝贝已经被安阳煜搬空了!

他抱着云雪裳,心满意足地笑起来,他说过要让云雪裳成为天下最富有的女人,瞧,他做到了。这屋里的一切,都是珍宝!

轶江月害他没了大越国,害沈璃尘站不起来,这点钱还是得赔的……他这辈子,他儿子,他孙子,他孙子的儿子的孙子都用不完的钱!

问他,为什么不去找轶江月报仇?算了吧,打来斗去的有甚滋味,他抱着老婆儿子过幸福日子,轶江月么……正在受煎熬呢!他唇角一扬,便有了一个坏坏的笑。

“吻我,安狐狸。”

怀里的人翻了个身,主动送上了红唇。

他不加思索,立刻吻上了两片柔唇!好不容易熬过了七个月,又熬过了她坐完月子,这一身的火呵……快要把他烧着了!

三下五除二地把她扒了个光光的,然后急吼吼地压了上去,前戏?拜托!身下的人比他还急,早就软绵绵地化开了,主动往他身下抓,还要什么前戏,做完了再去戏!

毫不迟疑,进入。

“该死,你太紧了!”

安阳煜皱起了眉,差点就没忍住。

“别停呀。”

云雪裳扭了扭腰,抗议起来。

“小妖精!”

安阳煜摁住她乱扭的腰,吸了口气,总算没让自己出洋相,成为快快男。身下的小妖精,有浑圆的胸,胖了一圈儿的腰,还有因为激情而像海棠花儿一样娇美的肤色……他喜欢!

他开始用力了,一次次地在她的柔软温暖之地往返着,不肯离开,不肯停歇……

————————

【星星推开了飘来的云朵,不甘心地大喊:可是,轶江月去哪里了?呆子和三公主呢?】

月亮翻了翻白眼,恼怒地说道:

“滚,没看下面正演在刺激时吗!再吵我阉了你!”

“我没地方可以阉,你快说吧!”

星星嘻嘻笑起来。

月儿恼怒地一掌打开它,再看时,两个人已经起来哄儿子去了。

“啊,你敢让我看不了好戏,老子要宰了你!”

月亮彻底愤怒,摸出刀就往星星身上砍去,就这样一个跑一个追……白天就到了。

——————

还是我来说吧!司空静雅翻了个身坐起来,那边太吵了,孩子哭,大人叫的,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矜持啊?吵了她心爱的璃的美梦呢!

大爷的,不如散播一些小道消息吧!

她坐到桌前,轻撑着下巴,回忆起了当天的情形。

那一天……

南金太子围住了他们一群人,眼看着箭就要射出,三公主突然冲了出去,对着太子说了一句话:

“皇兄,天下都在你的手里,何苦要什么宝藏?像我一样,追寻你最爱的那个人去吧!”

众人皆楞住,只有太子的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三公主以往冰块一样的人物,如今脸上都布满了幸福的表情,他争斗了这么多年,也是时候向那个人表白心迹了,抱得美人归了。

于是,他轻轻地抬手,让众人放下了弓箭。然后,他转头看向了在场中的某个人,低声说道:

“皇妹说得对,其实本太子今日来并非一定要夺你们的性命,父王说了,你是他最喜欢的女儿,让你执掌大越,大越为我南金附属国,安阳帝,你可愿意?”

安阳煜此时哪里还有心思要什么天下?他只想带着云雪裳去过几天安稳逍遥的日子去,当即就点了头。

呆子不干了,出声就抗议,可是三公主却拧了一下他的手,让他闭了嘴,用他二人的自由换来了这一行人的出路。三公主知道南金王的旨意后,闯宫和他大闹了一场,扭头就离家出走了,她是南金王的心肝宝贝啊,他一直相信这个女儿是福星,瞧正是因为她的师傅,让南金得了天下,怎肯让女儿离开他呢?既然她执意要嫁这个呆子,不如就把大越给她做嫁妆,让她执掌大越去吧。

【什么?这不是真相?那你说,什么是真相!月亮恼了,恨恨地撞了一下身边的小星星,小星星嘟起了嘴,哭丧着脸说道:

“你看嘛!”

月亮往下一看,只见那小院的墙上,立着一个青衣青衫的男子,身边一个碧衣女子,正静静地看向

了房间。

“大法师,走吧,他又要追来了。”

碧叶扭头看了看远方,一道暗色身影正策马飞奔而来,玉颜金冠,蟒袍加身。

轶江月顿时变了脸色,飞身下去,骑着马就狂奔了起来。

碧叶又看了一眼小院中的情形,不由得苦笑了起来,都成双成对了,可是轶江月和自己呢?原本以为没了云雪裳,他会渐渐收回那执拗,可是七个月了,他还是常来看雪裳,并没有收回一点感情。

更可怕的是……

南金太子居然喜欢他……不要看错,他喜欢轶江月!

他是有断袖之好的人,自那年见过了轶江月便念念不忘,因为怕唐突美人【轶江月铁青着脸吼:滚,再敢叫本尊美人,本尊喂你一肚子毒药!】一直不敢说出口,如今他已经手掌天下,登基是早晚间的事,自然开始对这段旁人看着毛骨悚然的感情想入非非了。

这不,听说轶江月在这边出现,立刻想到是来看云雪裳,立马前来相会!

实际上,他是为了轶江月才放了那一行人的,也是因为他,才放任这些人住在这里的。说实话,沈璃尘和安阳煜都是太强大的敌人,任何一个理智的人都应该把他们斩草除根,免除后患才对。可是他不能这样做,这些人住在这里一天,轶江月就不会跑远,他就会回来!

喂,诸位看客,你们翻什么白眼?

男的爱男的有什么不妥?他就是喜欢轶江月,他不愿意理自己也行,让他看看就好了嘛,跑个什么呢?他朝中还有一大堆事,可没那么好的福气可以撒腿就跑,隐居于此。

——————————————————

【尾声】

数年过去了,小镇上越来越繁华。

一对青年夫妻策马进了小镇,过几天就是青梅的祭日了,轩辕辰风和三公主赶来祭拜。

刚拐进小巷子,便看到几个小孩子扒在门口偷看,下马,好奇地过去,也趴在门上看了起,这一看,立刻就转身,把也想瞧瞧的三公主推开。

里面传来了安阳煜的吼声:

“喂,你是真不记得还是假不记得,把老子的衣服丢出来,老子还光着呢!”

“打赌,娘是装的,谁让爹昨天晚上又喝醉了还偷看前街的芬儿姐呢!”

一个稍大的孩子转身看向了轩辕辰风,咧开嘴笑了起来,那唇角上扬的模样,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小安狐狸!

PS:全文到这里就结束了,爱小艺的请加小艺扣扣:2295603353

么么哒~各位!

同类热门
  • 锦衣卫君锦衣卫君新克白|古代言情位高权重的恩国公秦启庚被诬陷造反谋逆。一夜之间秦家跌落到低谷,秦启庚被充军辽东,女儿秦明妆被罚入教坊为妓。教坊司劫难里,秦明妆为了生存学会使计用谋,左右逢源。又得锦衣卫指挥使帮助,逃出教坊司,却迎来新的身份,锦衣卫校尉负责打探情报。痴傻的太子,不安分的藩王,疑心病的皇帝,野心的皇后。秦明妆明明知道自己在一系列阴谋中被利用,但别无选择。
  • 我成了鳌拜我成了鳌拜燕亭戈|古代言情穿越的开始很俗套,中间很彪悍,结尾还不错。讲述一个男人一不小心穿越成为一个有名的历史人物,然后发生一系列的爱恨情仇!本文可能有11生子类的,本作品为11文,雷者慎入!
  • 薄情郎(喜孕来系列)薄情郎(喜孕来系列)素衣姑娘|古代言情一夜激情她成了未婚妈妈!拜托,现在可不是二十一世纪,抓住可是要浸猪笼的。为了保命,只好离开原来的地方。对外声称遗腹子,丈夫从军的时候牺牲了。七年辗转,她靠医术治病养活自己和孩子,希望有一天能再见到孩子的父亲,那个她幻想中的完美情人。然而重逢后发现,他不过是个善于折磨女人的薄情郎、甚至因为不喜欢孩子而让他已经怀孕的女人落胎。天哪,她一定不能让他知道俊恩就是他的孩子!他一定会杀了他的……就算他对俊恩再好,也不过是为讨好她而已!不行了,为什么他那么坏还要一如既往的爱上他?她难道疯了吗?他说要收俊恩为义子,那应该叫干爹的。呃,俊恩这个有了干爹忘了娘的死小子,竟然直接喊人家爹!让人听见好尴尬哦!还有他,为什么要表现出一副慈父的样子,让她以为他会是个好父亲……天哪,她到底应该怎么办哦?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空悲切——红颜惹人怜惟见|古代言情秦不渝,因为一枚玉佩而得名如此的女子。性淡然,隐忍,却倔强,坚韧。失忆,寻亲,入宫,求生……两株双生花,在这深宫中究竟该何去何从。他,北羌王子,热情执着,因为爱而选择欺瞒,直到最后的时刻,依然是抱着谎言。但却对她说过:“我带你走,就算走到天涯海角,我也要带你走。”"
  • 娘子不乖:抢手新娘娘子不乖:抢手新娘艾小小|古代言情“逸尘,麻烦你在上面签字!”“好的!”写写画画。“逸尘,你会不会写太久?”“好了!”拿过一看,“洛逸尘,这上面是什么?”“飞雪写的错别字,我把它改了!”这哪是错别字,是简体字!!呜呜~~辛辛苦苦编造出来的退婚书。~~当从天而降的她碰上扮猪吃老虎的他,当憨憨的他碰上自喻聪慧的她,当明斗碰上暗斗,当真相来临时...
  • 一念执着一念执着辰晨|古代言情他高高在上独对她百般宠爱,他冷漠无情独为她软下心肠,她助他夺得帝位,为他失了心,却在新婚之夜得知自己不过是他用来布局的一颗棋子。“王爷,不,未来的皇帝陛下……”她咯咯笑着,嘴角鲜血一滴滴淌下,“贱妾恭喜陛下得万世江山,享美人三千……”挥墨之间,灯阑明灭,一念执着,覆水难收。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清穿之齐妃修真记清穿之齐妃修真记竹子花千子|古代言情应劫而生,破而后立。既然得了这身子,少不得要圆了身上的因果。这具前身心心念念不过……是要嫁给四阿哥。那么便嫁了吧。
  • 弃妃太强悍弃妃太强悍红叶飘香|古代言情叶倾晟:现代杀手,被组织灭口。慕容诗诗:性格懦弱,成亲当天被自己的亲妹妹和心仪的男人陷害,一纸休书成为人人唾弃的下堂妇。当灵魂互换,再次睁开双眸,邪魅众生,倾倒美男一大片。一次次被算计,她勾起性感的薄唇,邪魅的讽刺:“既然你们想死,那我就送你们一程!”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驭裳驭裳渴望单身|古代言情她是国际顶尖的服装设计师,是引领时装走势的风向标,她是T台的宠儿,是镁光灯聚焦的重点。她的背后不止是灯光和舞台,更有无尽的黑暗和凶险,脱去服装大师的华丽外衣,真实的她,是神秘诡异的女特工。女特工魂穿异世,误打误撞成了相府小姐,却是父母双亡寄人篱下,待遇连丫鬟都不如。算计她的,陷害她的,栽赃她的,觊觎她的……且看她如何巧妙运用智慧扭转一切不利,改天换日闯出一番新天地。
  • 花嫁系列:家养懒小妾花嫁系列:家养懒小妾拓拔瑞瑞|古代言情百年一次日全食,她被小鬼勾错了魂!转世成为痴公主,还嫁了个王爷老公。这男人长得太妖孽,一看就不是好东西。奇迹的是他非但没虐待她,还让她大鱼大肉吃不完。她无恶不作,渐渐对他放下戒心。哪知他翻脸比翻书快,将她废为四等小妾?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她躲,他怒,竟敢不把他放在眼里?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