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83章 大结局:一对逍遥夫妻

待轩辕辰风和三公主远去之后,她便带着铁衣军穿过了瀑布,抢先到达了那只小湖,在那里遇到了碧叶。

二人一合计,知道不可能从轶江月手里硬抢出几人来,碧叶也不可能公然反抗轶江月,所以便商量着先救出安阳煜和沈璃尘再图后事。

沈璃尘和安阳煜落水的时候,她已经和铁衣军潜进了水底,把他们两个拖出了小潭,铁衣军发现她不是去寻宝藏,而是要救沈璃尘,当即要杀掉沈璃尘,是她拼命护着二人,用铁衣军的军符交换,答应永远不再出现,又以自己的性命相逼,这才保下二人,带着二人返回了山下疗伤。

沈璃尘的伤比较重,尽管碧叶偷出了解他体内之毒的药,可是他的腿还是受了重创,再也站不起来。尤其是最初的一个月,安阳煜要忙于救出云雪裳,沈璃尘的吃喝拉撒全由她来伺侯着,昏迷的时候,是她用嘴一点点把药渡进他的嘴里,是她为他擦洗身子,端屎把尿,就像照顾一个婴孩一样鹕。

她是金枝玉叶的公主,便是躲进偏远营地的时候,身边也有侍女伺侯,哪里做过这样的事?可是她愿意,她喜欢他呆在自己身边时的感觉。

就像此刻,他温柔地看着她,这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他的温柔!

“雅儿,这个给你。”

沈璃尘从袖中掏出一枚亮闪闪的东西来,她好奇地接过来,顿时眼中便有了泪水。是沈璃尘悄悄做的一枚玉指环,指环上镶着一小块紫色宝石,她看向了他的手指,指环上的宝石明显变小了,他把代表宣家的紫玉分成了两半,一半给了她咕。

“现在什么都不能给你了,还要你照顾我这个废人。”

沈璃尘微笑着,把指环戴在她的瘦瘦的手指上。

“我乐意。”

司空静雅蹲下来,把脸靠在他的膝盖上,小声说:

“而且你再也不会跑了,你瞧,她都当娘了,你会安心和我过日子了吧。”

“傻瓜,早就安心了,安阳煜说得对,要珍惜眼前人。”

沈璃尘轻抚着她的脸颊,柔声说道。

————————————————————————————————————————

月光浮动。

一朵昙花突然璀璨绽放,洁白的花瓣上盈满了这柔美的月光。

一只玉白素手轻轻地抚在了这花瓣之上,俏丽的脸上满是惊喜的笑容。

“小猫儿,你还不足月,不能出来的。”

温柔的怀抱,低柔的声音。

“你是谁?”

她看向了来人,小声问道。

“我是你夫君。”

安阳煜叹气,她才刚从屋子里出来,便忘了他是谁!难道他们要这样过一辈子?碧叶说,这种药是不可解的,她在轶江月那里根本找不着解药,轶江月存心让她忘却一切,可能根本没有制出解药来。

“夫君……”

她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趴在了他的怀里。

天上飞的也说他是自己的夫君,可是她就是讨厌他,而这个人说是自己的夫君,她一点也不讨厌,因为他常在她的脑袋里和她说话。

哇……

屋子里,孩子突然大哭了起来,安阳煜连忙抱着她进去,把她放到榻上,再抱起了孩子哄了起来。

她有奶水,可是不会喂,让她奶孩子,还得解释好半天,所以孩子总挨饿。

“小猫儿,你得喂儿子了!”

他无奈地抱着孩子站在了她的面前,伸手解她的衣襟。

“喂,你是谁?为什么解我的衣服!”

天,刚刚他还没有离开她的视线啊,为什么一眨眼就忘了?他苦起了脸来,耐心地开始解释,这会子,孩子已经哭得声嘶力竭了。

无奈中,他只好抱着孩子坐到了桌前,用小擂钵擂起小米来,这些天,她不肯喂孩子的时候,他就只好为孩子煮点米糊糊吃。

他是奶爸!他无奈地看着这一大一小两个孩子,他头痛!可是……他又心满意足,谁让他深爱着这两个人呢?

灯光摇曳。

云雪裳看着他的背影,脑中无数片断不停闪现。其实生产那天她就想到了好多事,可是这些事太杂,总是一闪而过,再不出现,她成天想呀想的,就是想不起来,这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总在她的脑海里出现。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她一定很喜欢他,所以才这么喜欢呆在他的身边,这么晚了也不愿意赶他出去。

灯蕊儿突然一炸,数朵火花儿飞舞。

窗外,不知道谁家的孩子在玩鞭炮,声声炸得响,几道亮光划过了夜空。

是烟花!

她的脑中突然想起了无数烟花绽放的情形,漫天的璀璨,那夜,她穿着大红的喜服,宫灯在屋檐下轻晃,投下一地淡影。

一个身着明黄锦衣的男子推开了那道金壁辉煌的门,唇角勾笑慢慢向她走来!

是了,就是眼前的这个人!

他把她压在了榻上,那样……戏弄了她……

突然间,所有的片断连成了一线,一幕幕飞快地闪过……

“安狐狸!”

突然,轻轻地唤声从他的身后响起来,他浑身一震,抱着孩子的手差点就软了,他慢慢地转过了身,看着云雪裳。

一双眼睛,尽是晶莹。

“安狐狸,你瘦了,我是不是在作梦,还是我也死了?”

她慢慢地走过来,手抚上了他的面颊,哽咽着说道。

“天啊,小猫儿,你再叫我一声听听!”

安阳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连声问道。

“安狐狸,安狐狸,臭狐狸,烂狐狸,破狐狸……你吓死我了,你不是掉下去了吗?”

她扑过去,紧紧地搂住了他的脖子,跳起来,脚夹住了他的腰,大声哭了起来。

“小心些,孩子,孩子!”

安阳煜连声说道,把孩子高举了起来。

“什么孩子?”

云雪裳看向了他手里的小人儿,他被吓到了,好不容易被安阳煜哄下来,又哇哇大哭了起来。

“我们的儿子,你瞧,多像我,多漂亮。”

安阳煜献宝一样把孩子托到了她的面前。

“我们的儿子,我什么时候生了孩子?”

得……她记得以前,却忘了这七个月的事情!安阳煜有些哭笑不得,拉她坐下,开始慢慢诉说。

哪里能说得完整,每每只说了几句,便又抱着吻了起来,吻着,不想分开,怎么也不愿意松开抱着对方的手。

孩子哭得太大声,终于,门被砰砰敲响了,心不甘情不愿意地拉开了门,司空静雅跑进来抱起了孩子责备道:

“你们想让儿子哭死啊?到底在作什么?”

“司空静雅?”

云雪裳猛地站了起来,惊讶地看着她。

“啊,你认得我?不会吧,你怎么会只认得我?”

司空静雅犹豫了一下,突然尖叫了起来:

“璃,她想起来了!”

璃?天,她麻得死人!云雪裳背上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不多会儿,院子里便响起了轮子的声音,沈璃尘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沈璃尘,你的腿……”

云雪裳的目光落在他的腿上,哽咽着问道。

“打了太多的杖,他们累了,想休息了。”

沈璃尘微笑着看着她。

“沈璃尘!”

她又唤了一声,蹲下去,抚摸着他僵硬的腿,曾经那么优雅的他,从此就站不起来了么?

“喂,你揩油呢!”

司空静雅很不配合地打断了此刻他们的煽情重逢,气呼呼地拉开了云雪裳,把儿子往她手里一塞,推着沈璃尘就往外走。

“他们、他们……”

云雪裳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两个,结结巴巴地问道。

“他们早成亲了。”

安阳煜笑着抱住她,看着哭得脸通红的儿子说道:

“你还是快给孩子喂奶吧,他饿坏了。”

“喂、喂、喂奶……”

云雪裳看到了司空静雅这才真的相信自己遗忘了一些事情,可是莫名其妙突然多了一个儿子,这个好恐怖!她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家伙,一时间手足无措起来。

“天啦,快点!”

安阳煜把她摁坐在床上,拉开了她的衣裳,托起了她的浑圆就往孩子的小嘴里塞去。

“啊!”

一阵麻麻痒痒的感觉冲进了脑中,她越发地慌了起来,脸上也烧得厉害,可是,只一会儿,这种感觉就过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奇妙的幸福感觉……

安阳煜坐在她身边,目光里充满了惊喜和安慰,她总算是想起来了,这七个月想不起来又何妨呢?甚至她知道他是她的安狐狸,是最爱最爱她的那个人!

两颗泪从她的脸颊滑落,滴在了儿子的小脸上。

“别哭,小猫儿。”

他探出手指来,轻轻地抹去了她脸上的泪水。

“我没哭,安狐狸,我好想你!”

她靠过来,依偎在他的怀里,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是在皇宫,可是她知道,这一回,再也再也不和他分开!

夫君、儿子……都在她的身边!

烛光下,她的笑容那样的柔美。

一个女人,所求的,不过如此而已!

【天空里,一群星星凑在一起,围着月亮听故事,听到这里,一个声音大喊:不,她所求的远远不止这些!

那还有什么嘛?月儿瞟了一眼身边

大呼小叫的星星,不满地问道,这莫大王折腾了这么久,你还是让她快快结局吧。

星星眨了眨眼睛,指了指下面那所小院,院中那所小屋,小屋里那张榻……你看,正恩爱呢,嘘,不要出声。】

整张榻,以黄金制成,不要小瞧了悬于榻上的那些铃儿,全是宝玉!

什么,他们哪里来的钱?

开玩笑,潭底那些宝贝已经被安阳煜搬空了!

他抱着云雪裳,心满意足地笑起来,他说过要让云雪裳成为天下最富有的女人,瞧,他做到了。这屋里的一切,都是珍宝!

轶江月害他没了大越国,害沈璃尘站不起来,这点钱还是得赔的……他这辈子,他儿子,他孙子,他孙子的儿子的孙子都用不完的钱!

问他,为什么不去找轶江月报仇?算了吧,打来斗去的有甚滋味,他抱着老婆儿子过幸福日子,轶江月么……正在受煎熬呢!他唇角一扬,便有了一个坏坏的笑。

“吻我,安狐狸。”

怀里的人翻了个身,主动送上了红唇。

他不加思索,立刻吻上了两片柔唇!好不容易熬过了七个月,又熬过了她坐完月子,这一身的火呵……快要把他烧着了!

三下五除二地把她扒了个光光的,然后急吼吼地压了上去,前戏?拜托!身下的人比他还急,早就软绵绵地化开了,主动往他身下抓,还要什么前戏,做完了再去戏!

毫不迟疑,进入。

“该死,你太紧了!”

安阳煜皱起了眉,差点就没忍住。

“别停呀。”

云雪裳扭了扭腰,抗议起来。

“小妖精!”

安阳煜摁住她乱扭的腰,吸了口气,总算没让自己出洋相,成为快快男。身下的小妖精,有浑圆的胸,胖了一圈儿的腰,还有因为激情而像海棠花儿一样娇美的肤色……他喜欢!

他开始用力了,一次次地在她的柔软温暖之地往返着,不肯离开,不肯停歇……

————————

【星星推开了飘来的云朵,不甘心地大喊:可是,轶江月去哪里了?呆子和三公主呢?】

月亮翻了翻白眼,恼怒地说道:

“滚,没看下面正演在刺激时吗!再吵我阉了你!”

“我没地方可以阉,你快说吧!”

星星嘻嘻笑起来。

月儿恼怒地一掌打开它,再看时,两个人已经起来哄儿子去了。

“啊,你敢让我看不了好戏,老子要宰了你!”

月亮彻底愤怒,摸出刀就往星星身上砍去,就这样一个跑一个追……白天就到了。

——————

还是我来说吧!司空静雅翻了个身坐起来,那边太吵了,孩子哭,大人叫的,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矜持啊?吵了她心爱的璃的美梦呢!

大爷的,不如散播一些小道消息吧!

她坐到桌前,轻撑着下巴,回忆起了当天的情形。

那一天……

南金太子围住了他们一群人,眼看着箭就要射出,三公主突然冲了出去,对着太子说了一句话:

“皇兄,天下都在你的手里,何苦要什么宝藏?像我一样,追寻你最爱的那个人去吧!”

众人皆楞住,只有太子的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三公主以往冰块一样的人物,如今脸上都布满了幸福的表情,他争斗了这么多年,也是时候向那个人表白心迹了,抱得美人归了。

于是,他轻轻地抬手,让众人放下了弓箭。然后,他转头看向了在场中的某个人,低声说道:

“皇妹说得对,其实本太子今日来并非一定要夺你们的性命,父王说了,你是他最喜欢的女儿,让你执掌大越,大越为我南金附属国,安阳帝,你可愿意?”

安阳煜此时哪里还有心思要什么天下?他只想带着云雪裳去过几天安稳逍遥的日子去,当即就点了头。

呆子不干了,出声就抗议,可是三公主却拧了一下他的手,让他闭了嘴,用他二人的自由换来了这一行人的出路。三公主知道南金王的旨意后,闯宫和他大闹了一场,扭头就离家出走了,她是南金王的心肝宝贝啊,他一直相信这个女儿是福星,瞧正是因为她的师傅,让南金得了天下,怎肯让女儿离开他呢?既然她执意要嫁这个呆子,不如就把大越给她做嫁妆,让她执掌大越去吧。

【什么?这不是真相?那你说,什么是真相!月亮恼了,恨恨地撞了一下身边的小星星,小星星嘟起了嘴,哭丧着脸说道:

“你看嘛!”

月亮往下一看,只见那小院的墙上,立着一个青衣青衫的男子,身边一个碧衣女子,正静静地看向

了房间。

“大法师,走吧,他又要追来了。”

碧叶扭头看了看远方,一道暗色身影正策马飞奔而来,玉颜金冠,蟒袍加身。

轶江月顿时变了脸色,飞身下去,骑着马就狂奔了起来。

碧叶又看了一眼小院中的情形,不由得苦笑了起来,都成双成对了,可是轶江月和自己呢?原本以为没了云雪裳,他会渐渐收回那执拗,可是七个月了,他还是常来看雪裳,并没有收回一点感情。

更可怕的是……

南金太子居然喜欢他……不要看错,他喜欢轶江月!

他是有断袖之好的人,自那年见过了轶江月便念念不忘,因为怕唐突美人【轶江月铁青着脸吼:滚,再敢叫本尊美人,本尊喂你一肚子毒药!】一直不敢说出口,如今他已经手掌天下,登基是早晚间的事,自然开始对这段旁人看着毛骨悚然的感情想入非非了。

这不,听说轶江月在这边出现,立刻想到是来看云雪裳,立马前来相会!

实际上,他是为了轶江月才放了那一行人的,也是因为他,才放任这些人住在这里的。说实话,沈璃尘和安阳煜都是太强大的敌人,任何一个理智的人都应该把他们斩草除根,免除后患才对。可是他不能这样做,这些人住在这里一天,轶江月就不会跑远,他就会回来!

喂,诸位看客,你们翻什么白眼?

男的爱男的有什么不妥?他就是喜欢轶江月,他不愿意理自己也行,让他看看就好了嘛,跑个什么呢?他朝中还有一大堆事,可没那么好的福气可以撒腿就跑,隐居于此。

——————————————————

【尾声】

数年过去了,小镇上越来越繁华。

一对青年夫妻策马进了小镇,过几天就是青梅的祭日了,轩辕辰风和三公主赶来祭拜。

刚拐进小巷子,便看到几个小孩子扒在门口偷看,下马,好奇地过去,也趴在门上看了起,这一看,立刻就转身,把也想瞧瞧的三公主推开。

里面传来了安阳煜的吼声:

“喂,你是真不记得还是假不记得,把老子的衣服丢出来,老子还光着呢!”

“打赌,娘是装的,谁让爹昨天晚上又喝醉了还偷看前街的芬儿姐呢!”

一个稍大的孩子转身看向了轩辕辰风,咧开嘴笑了起来,那唇角上扬的模样,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小安狐狸!

PS:全文到这里就结束了,爱小艺的请加小艺扣扣:2295603353

么么哒~各位!

同类热门
  • 帝本多情:深宫宠后帝本多情:深宫宠后水沁檬檬|古代言情内定为皇后的堂妹投湖自尽,宫静言被逼代嫁为后。她有倾城的容颜,惊世的才华。她以为自己的命运是宠冠六宫,然后被遗忘、在孤寂中老去…但大婚当日,她独守空房,他与别的妃子缠绵…她以为她就这样在平淡中过一生,顶着皇后的头衔,永远见不到他,永远沾不到后宫的争斗…但终究还是要相遇…
  • 穿越到农家穿越到农家绝世尤物|古代言情被挚友推入虎口,本该消逝,却魂穿到了一个架空时代与她同名的女孩身上。在这个陌生的空间,却有温暖她的人。宠女如命的父亲,乖巧可爱的幼弟,让她…心动的男人。【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凤鸣倾天下:素手戏红尘凤鸣倾天下:素手戏红尘木幽影|古代言情“你想逃吗”薄唇里吐出不可一世的话语“你算什么,想困住我”绝色容颜上满是坚毅她是来自阴间一缕不甘的幽魂只求在这异世寻得容她一方宁静他是身受诅咒要一领四方的君王之主手握大权巩固江山却难拥美人当一切随风掀战狼烟四起素手俯天下刚毅我独尊心与心的较量柔情与绝情的缠绕最后又是谁沦陷于中不可自拔
  • 月宫微生月宫微生月夜郎星稀|古代言情她一门心思闯江湖,却闯入了军营,一门心思想当个好将军,偏偏有人非要立她为后妃。江湖还是皇宫,金丝雀还是自由鸟,且看她要如何选择!
  • 王爷姐夫是狼君王爷姐夫是狼君布倾城|古代言情“姐夫,借点银票使使好不好,过几天保证还给你。”“姐夫,向你借个人用用呗,三天就还,绝不拖欠!”“姐夫,我们打个赌吧,你输了,答应我一件事。放心吧,我很纯洁的,绝不占你便宜!”姐夫,哼,是王爷了不起啊,照耍不误,照打不误,照上不误!姐夫,我要搞定你!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倾本佳人:夫君太冷酷倾本佳人:夫君太冷酷盛世陵歌|古代言情落难才女,薄情官人,一见彼此误终生,不见彼此终生误。她曾说:大官人放心,一入楚宅,妾自本分,不慕荣华,不慕君心。可后来,妻妾倾轧,她只能以虚情,谋他真爱,以他滔天财势,复她心中血仇。而他明知她无心无情,却还是将一腔信任,倾情相付。最后,当他用匕首抵着她的颈,哭诉:“庭深与绾心不能生相守,那便死同心,绝不受生离之苦!”最后,当她流出血泪,浸湿他的衣,他终究是划破手指,用血写就一封休书。绝对宅斗,斗的凶猛,谋生谋情,不输宫斗。绝对情深,步步为营,此情至深,深不可解。
  • 西裕长公主:本公主要改嫁西裕长公主:本公主要改嫁夙姌|古代言情此生她既为公主,又是储君,改嫁怎样,休夫又怎样,别人无权干涉。上一世她从男人那儿受的欺负,这一世,要连本带息地讨回来。美男,哼哼,她欺侮定了!烽烟起,天下三分,谁主春秋?现代猛女又将如何在异世穿梭于权力与阴谋之间,逐步攻陷各色美男?(内容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隔世暴君小小妃隔世暴君小小妃风兮兮|古代言情她发誓,她不是盗墓者!都是那该死的地震,竟然把她震落到一个恐怖的古墓里,于是,她也就很老套很华丽丽的穿越了。现实中,她一直都很恼火自己才十二岁,不能快点长大穿超短裙高跟鞋抹口红,凸显她的天香国色。穿就穿呗,为什么还穿到一个才八岁的小女孩身上?恼火,这样下去,她何时才能长大?
  • 丐妃毒辣辣丐妃毒辣辣莫缓缓|古代言情绝世保镖穿越成街头乞丐,为了活命,扑倒在一个男人的脚下。这一扑,扑出了尘封宫闱秘史,扑出了皇权云诡波谲,扑出了红颜白骨情仇爱恨血倾天下!他是风雅多情的王爷,她是身份诡异的乞儿。她原先只知捧碗要饭,他却引诱她爬他的榻。他救她护她惹她偏不爱她,将她送与别的男人。她恼他恨他怨他不放过他,自己爬回他的身边。他赐她名无双,上天入地,再无另一个她。她视他为仇敌,碧落黄泉,誓要将他砍杀。死生契阔,与子成仇。斩子之首,此生何求?
  • 穿越之驱魔娘娘穿越之驱魔娘娘西林晚鱼|古代言情她,来自千年前的太平天下。出身于道术世家,收妖抓鬼,样样俱到。他,来自于千年后的乱世家族。出身于战争乱世,隐忍不发,冷酷残暴,样样无情。当现代驱魔美女穿越时间长穹,化身成为异国公主,动乱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