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章 赚钱计划

程清清在房中喝着茶,等着洛晗烟去安排雅间。

还没等她喝下一口茶,洛晗烟就走到了门口:“清清,雅间备好了,饭菜也快上来了。”

“晴雯呢?”程清清望了望洛晗烟的背后。

“她在她的房里放置行李呢。”洛晗烟倒了一杯茶,坐到了程清清的对面。

而这时,程清清突然站起:“好,洛姐姐,你去把晴雯一同叫到雅间去。”

洛晗烟满脸疑惑:“清清。。”

还没等洛晗烟把话说完,程清清就打断她:“我有大事跟你们商量商量。”说着程清清就笑着往雅间走去。

“清清今天是怎么了。。”洛晗烟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程清清走进隔壁的雅间,看见一桌子好菜,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正当程清清拿起筷子准备夹菜的时候,夏梦白进来了,走到程清清面前也坐了下来,向着她伸了伸手。

“这是。。?”程清清看着夏梦白,不明白他的意思。

“七天了。”夏梦白道。

若不是夏梦白提起此事,她都快忘了,但解药总得给他,不然让他知道这些天给他吃的那所谓的“含笑半步癫”是跌打损伤丸,那可就穿帮了。。

夏梦白这一提,程清清马上就想起来了,咳嗽两声:“咳咳咳。。”接着道:“这解药,须得子时吃。”

“。。”夏梦白用怀疑的眼神看着程清清,又道:“你一定是在耍爷!”

但是程清清更加镇定,她耸耸肩,慢条斯理:“若你不信,那就不给你解药了。”

听到这话,夏梦白立刻笑脸相迎:“别呀别呀!今晚给爷!千万别忘了!”

“好好好。。”事到如今,程清清对这事也只好敷衍了事。

正当程清清想着怎么继续敷衍夏梦白,洛晗烟正巧带着晴雯走进了雅间。

晴雯很礼貌:“少爷,小白。。”正准备行礼的时候,程清清一把拉住晴雯:“快别行礼了,大家都是同等的,行礼这门子事在我这就免了。”晴雯点了点头:“谢谢少爷。”

程清清差点忘记了“赚钱计划”这门事情,坐下说:“你们都快坐下。”

洛晗烟对程清清很是遗憾,见她这番,便问道:“官人,是想跟我们商量什么?”

程清清倒了一杯茶,悠哉悠哉:“你们想不想生活得更好?想不想有大把大把的银子?”

“程兄这是要。。?”夏梦白皱着眉头。

洛晗烟当然是二话不说:“自然是想啊,咱们的银子也有坐吃山空的一天,难道官人有办法?”

听到这里,夏梦白突然明白了:“你打算怎么赚钱?”程清清看他们都似乎很期待她的“赚钱计划”,看来都引起了大家的兴趣。

“我要开一间小店。”程清清自信满满的喝了一口茶水。

“开店?!”夏梦白吃惊得很。

洛晗烟也是怔住了:“官人,你。。”

“少爷说什么晴雯都支持。”只有晴雯没有反驳的意思。

程清清刚喝进去的茶水差点要被他们给吓出来:“怎么都是怀疑的样子?还是晴雯好。”

夏梦白似乎不是很满意程清清的这个计划,叹了一口气道:“不是爷说你,你懂生意经吗?”

为了征得夏梦白的同意,程清清点点头:“当然!”这点毋庸置疑,她想到了用现代的生意手段。

“。。”洛晗烟看了看夏梦白和晴雯,也不好说什么。她用“错综复杂”的眼神看了程清清好一会,最终也只是叹了一口气:“罢了罢了,官人做什么,阿烟都会支持你。”

“需要晴雯做什么,少爷只管说便是。”晴雯道。

程清清立刻放下茶杯,拍桌而起:“好!只要咱们四人齐心协力,一定会成功。”

这时,洛晗烟向程清清走近了点,附在她的耳边轻声道:“清清要在这里定居了吗?临州城离京都很近。。”洛晗烟话中带有一丝担忧。不过关于这件事情,程清清自然也是考虑到了的,轻声对洛晗烟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况且天下之大,若是逃,要逃到什么时候呢。”

程清清和洛晗烟正在轻声探讨,一边的夏梦白嘴角露出一抹笑意,随即又消失了:“喂喂喂!你们说什么悄悄话呢!开一间店铺可是非常麻烦的事情,程兄可真是想好了?”

“当然要先做个方案。”程清清神秘一笑。

“方案又是什么。。”夏梦白被反驳得不知说什么好了。

“做出来你就知道了,不过。。”程清清反倒是有点不自信。

“不过什么?”夏梦白道。

程清清看了看夏梦白,皱着眉道:“我们刚到这临州城,对这四周都不熟悉,想必想要做生意,就得先去熟悉一下临州城。”

这时,晴雯突然道:“晴雯带少爷去吧,晴雯从小在这里长大,对这里熟悉得很。”

程清清点点头:“好,这样最好不过了。”

第二天,晴雯便带着程清清去临州城各个地方。

“少爷,我先带你去茶田吧。”晴雯一路带着程清清。

“茶田?”程清清道。

“嗯,临州城有两大产业,一个是水运,另一个便是茶田了。”晴雯道。

程清清点了点头,像是似懂非懂的样子:“哦,我们还要去哪?”

“少爷,下一个地方是去清风楼。”晴雯道。

“清风楼?”程清清道。

“清风楼是一个神秘的地方,少爷以后若是想买东西什么的都可以到这里来买。”晴雯道。

“何出此言?”程清清一脸疑惑。

晴雯看了看清风楼,又看向程清清:“这里可以买到任何物什,但价钱可是出奇的昂贵。不过,据说清风楼的大东家是一位玉树临风的富公子。”

程清清点了点头。

接着来到一个人多热闹,又很亮堂的地方,程清清见门口有一位中年女子和几位穿着妖娆的少女在招揽客人,不过,为什么进去的都是男的,想来,一看就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了。

“少爷,这是翠香阁。。”晴雯突然脸红起来。

也难怪,让一个小姑娘介绍这个地方也真是难为她了。

见晴雯说不出口,便替她解围:“呵呵,我知道这地方,接着走吧。”

“是。。”

晴雯带着程清清走到河岸边上:“临江城南北两面只有一座桥连接,如果走陆路,会很麻烦,所以水运很重要。水运对临江城的发展也很重要。”

程清清看着船上的船夫,点点头:“嗯。”

接着,两人陆续走到了集市。

“在这集市里可以买到很多有用的东西。若是少爷开店需要什么材料,可以吩咐晴雯来买。”晴雯道。

“这个倒是不急着考虑,接着走吧。”程清清道。

“少爷,集市过去便是长乐坊了,是大户人家住的地方,我们这些小百姓是不可以进去的。。”

程清清看了看长乐坊的牌匾:“总有一天,我们也会住进去的。”

听到程清清这么说,晴雯很是喜悦:“相信少爷一定会赚到很多钱的。”

随后她带着程清清去了酒坊:“少爷,这里的酒是老字号了。”说完晴雯便一直看着酒坊的大门,久久不语。

程清清见晴雯许久不说话了,便看着她:“晴雯怎么了?”

“爹爹生前最喜欢这里的酒了。。”晴雯语气中带有一丝黯然。

晴雯又想到了伤心事,程清清连忙转移了话题:“下次来这里,一定得好好品尝。”

程清清看了看晴雯,见她还是沉默,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晴雯,走完了我们就回家吧。”

“是,少爷。。”晴雯离开酒坊后便没有再表现得那么哀伤了。

晴雯与程清清各自回到客房后,已经入夜了。

程清清一人坐在房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洛晗烟走了进来,坐在程清清的旁边:“清清有想过以后么?”

“当然,所以才会想到要开间店铺。”程清清微微笑了笑。

洛晗烟把手放在程清清的手上:“嗯,我支持你,并且定会护你周全。”

程清清有些许感动:“谢谢洛姐姐。。其实,你本不该陪我下山的。。”

“别这么说,等这边稳定了,我会回玄冥教一趟,看看教主接下来要如何安排。”洛晗烟突然提到姜映宸,这让程清清还有些想念他,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好了,我回房了,清清也早些歇息吧。”洛晗烟站起身来,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而这时,玄冥教中。

“宣远王的兵力已经撤出,我也该回去了。”大庄家对姜映宸道。

“大庄家慢走。”姜映宸道。

正当大庄家要走之时,突然转过身来:“宣远王妃那边继续保护。”

姜映宸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没有多问:“好,知道了。”

大庄家离开了玄冥教的大厅后走到了玄冥教最高的露台上面。

蓝诗华也走向大庄家的面前:“主上,属下不太明白。。”蓝诗华突然停下了话头,许久才道:您为何要保护宣远王妃。。”这语气中有些黯然。

大庄家轻笑:“呵。。你吃醋了?”他用修长的手指轻轻拂过了蓝诗华的脸颊,语气冰冷:“如今你可是我唯一的女人,别不知足。。”

“属下不敢。”蓝诗华低下了头。

大庄家整整衣襟:“我这么做自有我的道理。”

“属下明白,一切都是为了主上的大计。。”蓝诗华道。

“呵呵,你很聪明,所以才把你留在身边。以后,别再问这等蠢事,走吧。”大庄家转身便渐渐消失了踪影。

蓝诗华张了张口,最终没把心里的话讲出来。

而此时的另一边。

“哼,这姜映宸分明是在耍本王!”啪——,宣远王将手中的茶杯狠狠的摔在了地上,青玉瓷杯顿时四分五裂开来,茶水溅了一地,形成了诡异的图案。

一个声音在宣远王的耳边响起:“王爷莫动气,属下会继续派人寻找王妃。”

这是应南,应南是宣远王的手下,他与弟弟应北一同服侍在宣远王左右。

应北道:“属下与大哥一定会寻得王妃,请王爷放心。”

宣远王疲惫的挥了挥手,一脸失落:“下去吧。”

两名侍卫悄然退下,偌大的院子里,就只剩下宣远王一人。

宣远王从怀中拿出什么,细细的看着,紧锁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神情变得柔软而温和。

此时,不远处正站着一个少女,黯然神伤的看着这个男人,少女喃喃自语道:“子炎。。”宣远王姓云名祺字子炎,而这位少女正是她的姐姐。

一夜过去。

程清清很早就起来开始策划方案,这时,夏梦白和洛晗烟还有晴雯也走进了程清清的房间。

“程兄准备开一个什么样的店铺呢?”夏梦白做到程清清的对面,倒了一杯茶。

程清清笑了笑:“临州城的客栈不多,依我看不如开一家客栈。”

“客栈?!”夏梦白和洛晗烟都很是诧异。

“少爷,客栈生意不好做..”晴雯轻声道。

程清清站起来,走到他们三人面前,神秘一笑:“我这客栈可不是一般的客栈。”

“官人..”洛晗烟似乎越来越搞不懂这个程清清了。

“怎的不一般?”夏梦白倒是一脸不自信。

“我打算做糕点生意。”程清清还是保留了一点神秘感。

夏梦白像是在嘲笑程清清:“你会做糕点?”

“当然!”程清清想到了在现代很普通的曲奇饼,把它利用到古代,应该很赚钱。

“晴雯,若是花钱再开店的话,怕是要花些银子,你家的茅屋不如先给我们开店?”还没等夏梦白和洛晗烟开口,程清清就走到晴雯的面前。

“少爷说什么便是。”晴雯也没有不愿意的意思。

程清清坐了下来,看着洛晗烟:“阿烟,开店之后钱财就由你来管。”

“嗯。”洛晗烟笑了笑。

“那我干什么?!”夏梦白拍着桌子。

“你嘛..就跟着我去跑业务。”程清清喝着茶。

夏梦白看着程清清,些许疑惑道:“跑业务?那是什么?”

程清清这一不小心就说漏嘴了,还以为自己是在现代呢,她放下茶杯,看着夏梦白:“跑、跑业务嘛,就是..让别人来买我们的糕点。”虽然说着自己也听不懂,不过跟古代人说多了他也不会明白。

“原来如此。”夏梦白点着头。

“晴雯,那你就来招待客人。”程清清看着晴雯。

“是。”晴雯道。

“好!那么你们都把行李收拾好。”程清清道,似乎一切都像她决定的那么简单。

“程兄当真决定好了?”夏梦白走近程清清一步。

“嗯..”程清清道。

既然其他人都同意了已经决定了,那夏梦白再反驳也没有用,毕竟现在看来也只有这个办法。

决定好了一切,晴雯带着程清清他们搬进了晴雯在临江边上的茅屋,虽然破败,但经过他们四人的拾掇,也变得焕然一新了。

临江边的茅屋院子里。

“没想到身为王妃的清清居然懂得这么多。”洛晗烟和程清清一同坐在茶台前。

“这个嘛..”程清清不知道怎么说,想到这个主意也并不是一时兴起,好在,她在现代的时候就经常做曲奇慰劳自己,现在用这个“手艺”来养活一大家子人,也不是没有把握的事。

洛晗烟笑了笑:“总觉得清清变了很多呢。”

不过也是,现在的程清清已经不是刚来凌耀王朝的程清清了,对于各种疑问已经能应对自如,也许在不知不觉中,她也在慢慢成长。程清清抬头看了看天上:“是啊..”发生了这么多事,不变也难。

“少爷,少夫人,晚饭备好了。”晴雯的声音从她们二人的背后传来。

“别多想啦,先去吃饭吧,官人~”洛晗烟挑逗道。

“哈哈哈,夫人先请~”程清清看着洛晗烟笑了笑。

在晴雯和夏梦白面前,洛晗烟依旧还是程清清的“妾室”,她也不是不想告诉晴雯和夏梦白她的真实身份,而是她觉得,若是有一天东窗事发,他们不知情,才是最好的..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澜芷清月澜芷清月容曼|古代言情我这一生只是想要平平静静,却不想卷入了一场明争暗斗的势力狂潮。
  • 朕本红妆:女治天下朕本红妆:女治天下古幸铃|古代言情“他”是皇位唯一继承人,俊美腹黑,文武双全;他是江湖浪荡客,绝代风华,权谋天下。一次交易,他成为她的谋臣,无数次出谋划策,出生入死,当她站在皇权最高点,他最终成为局外人,只是,他是否甘愿退出把她拱手让人?
  • 时空异梦时空异梦水月蝶舞|古代言情她是孤儿,从小尝尽人间冷暖,亲情对于她来说,仿佛是天方夜谭。她在等,等一个契机,冥冥之中早已注定,可不知竟是这样的结局,也许一场意外反倒是她的重生。刹那间,她的世界变得多姿多彩起来。神啊原来幸福早已为她准备好了
  • 脚踏红尘脚踏红尘任柠杉|古代言情他,夜辰,月夜国神一般的存在,方年二十有三。传闻,他五岁能吟诗作画,十岁领兵打仗传闻,他嗜血如命,心狠手辣,神仙相貌传闻,他不近女色,可府中却又七十二房妻妾她,任琳杉,21世纪沙粒般存在,年龄十八听说,她五岁就能翻墙爬树,七岁偷鸡摸狗听说,她外表冰冷但内心火热,长相美丽听说,美男子她照收不误,但却还保有纯洁之身某日某女色迷迷的打量着面前冷若冰霜的男子说“亲爱哒,咱们生米煮成熟饭可好?”而某男曰:“你若追到本王,那便许你”某女却毫不知某男转身后嘴角的一抹温笑
  • 烈火宫廷:大明孝惠皇后烈火宫廷:大明孝惠皇后余茶安1|古代言情本书已获得腾讯2013nextidea文学二等奖。另获得,完美世界影视“优秀故事奖”!孝惠皇后,她凭借过人的胆识和聪慧从侍女一步步登上太皇太后的宝座,她经历大明数朝,历经了跌宕起伏的人生,目睹了众多的是是非非,展现了十足的女性魅力。奸妃专宠,威行朝野。而她却凭借了超凡的胆识,揭秘种种真相。本书围绕着夺门之变而展开了一系列的宫廷斗争。皇位之争、后宫之争、宦官专权、情感纠葛、一部动人心魄的明朝宫廷女性励志大戏。正在上演!
  • 穿越爱上美王爷:九儿传穿越爱上美王爷:九儿传风满渡|古代言情【本文纯属虚构】聂小倩,宁采臣,凄美爱情,可知道在他们的故事之中,还有多少人,被伤了,痛过,却无人知晓。九儿,宁采臣的妻子,千年转世,再遇故人,这情该如何了结……
  • 血色人间血色人间公子拾風|古代言情她自血中生,她被血滋养,天降血婴,她成了将军府三小姐,奴仆不耻。装疯卖傻,养精蓄锐,一朝翻身她成了璃阳国天女。她迷恋一个遥不可及的男人,为他不惜一切,却不知他待她的不同不过是阴谋背后的伎俩。一切只是场赌注,她爱的男人,爱她的男人,只为赢得她的命。--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挑个王爷做夫君挑个王爷做夫君叶语悠然|古代言情那年,她学人家扭动着小小的身躯,跳了一曲风情万种的肚皮舞迷惑他的爹爹。对妖孽七皇叔上下其手,惹的他一身邪火之后,溜之大吉,害的他还得找人灭火。那年,她不小心一脚把正太八皇叔的宠物黄金蛇踩了个稀巴烂,把四皇叔的壮阳药喂给了一只发情的公猫,整个王府被那只公猫凄惨的吵的鸡犬不宁。“三哥,你能不能管管她?这个小妖怪快把人活活折磨死了。”暮吟风望着几个弟弟一脸的苦苦瓜相,宠溺的目光望着那个精灵一样的女孩儿,扬唇淡笑:“只要不把天捅个窟窿就行。”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傲世毒妃:凤弑天下傲世毒妃:凤弑天下嫣云嬉|古代言情一场阴谋,她断命悬崖,再次睁眼,她已不是原来的她!昔日的废物破茧而出,风云变色,威慑天下!她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天才神医,一朝穿越,竟成了废物!就算被测出是天赋值为0又如何,但凭一双妙手也能闯荡天涯,扬名立万。他是一个强大而冷酷的男人,身份尊贵,令人难以企及,可这样的他,却将一个世人认定的废物放在心上,成了心中最柔软的部分。他立于山川五岳之巅,向世人宣告:席诺影是我至爱的妻!
  • 王爷帮个忙王爷帮个忙草若然|古代言情她本是天山圣女,为了完成族长布置的BT任务,她选中了青辕王朝最富盛名的绝王爷,然后毫不客气的绑架了他,事成之后,她满意离去,杳无音信。留下被折磨的抓狂的绝王爷发疯的四处寻找,掘地三尺也要找到她……三年后,她改装易容出现在他身边,当身份被识破,绝王爷终于找到那位令自己恨的咬碎牙齿往肚子里咽的女绑匪后,二人又会有怎样的针锋相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