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现代言情爱的伤口

第22章 、我是雨晨娟

38.我是雨晨娟

“守南王庙的昱宗楠怎么问我这么多奇怪的问题?”我百思不得其解。

“你相信他真的是南王公祖上身吗?雨晨娟。——鬼才相信!”我在内心里自己对自己说道。

“也许,他们干这一行的——每个村都布有他们的眼线。”我在心里说。

“听他的问题,好像他对我的许多不愿告人的私密是知道不少的。难不成,混蛋星诗彪拿着他对我的蹂躏出去夸口,难不成星诗彪说,我跟他曾经好过?太恶心了!”

“昱宗楠还说得那么具体,连不雅照这些情况他都能说出来!”

“星诗彪偷拍过被他下了药的我,——我担心了几年的——有我一丝不挂照的照相机内存卡,难道被人拾到了?……在墪修村到处流传了吗?”

“太可怕了!”

“也许那天,内存卡落在星诗彪的宿舍里了。但,星诗彪从那天往后,他都没有拿我的一丝不挂照再来要挟过我。……”

“可能昱宗楠在路上碰巧捡到了内存卡?可能吗?我想都不敢想!天啊!”

“他以前年轻的时候,喜欢过我妈妈,若他捡到了,他会一遍一遍地色眯眯看照片上一丝不挂的我!太恶心了!”我在内心里说。

“我默默地一个人承受这种事,不就是主要怕男人嫌弃我,怕男人不要我吗?不是吗?我一切的一切被捅出来后,没有男人会娶我了,没有男人会爱我,我也配不上瑶影君,他会嫌弃我,他会……明明我是受害者,明明这个社会是会同情我的,可我从小就被教育说,发生了这种事的女人已是个有污点的女人,这污点,一辈子都洗刷不掉。”

遗失的内存卡是我心口上的刀,每每想起,都把我自己的心割得滴血。

回到彣斗的出租屋,为了调整我自己的情绪,我常常去金龙坡公园静坐。而我向影君则说的是,我去金龙坡公园跑步。影君非常的支持我锻炼身体。

早上,我独自一个人在那里静坐,这种状态持续了五天的时间。

打破我静坐状态的人是匀浩德。

“你也在这里啊?”匀浩德一面说着,一面向我走来。

“嗯。”我勉强地露齿一笑。

“我每天都会来这里散散步的,以前怎么没见到你?”

“我以前几乎不来这里。”我说。

“你来这里傻坐啊?”他笑着说。

“真的是这样。”

“那麻烦你起来陪朋友我逛一逛公园。”

走路应该比静坐着更能让我抚平心里的伤。走着走着,心情也变好了不少。

我往后的一个月都到金龙坡公园去,匀浩德也来了。我们俩并没有口头上的相约。

“很多男人都有处女情结,可我没有。”匀浩德说道。

本来我问他的问题已经够让我羞脸的了,他这一回答,让我的脸涨得发烫。

不过,我还是强烈地想知道瑶影君大概会怎么看我。所以,我还是强迫自己问了匀浩德很多问题。毕竟,男人跟男人的思维比较接近些。我希望我的君哥,我的影君不要嫌弃我。我期待瑶影君能跟我在一起,是的,我巴不得现在就和影君恋爱。

我从小学四年级开始就暗恋瑶影君了,那时候,就只想长大后能跟影君在一起,我幻想过跟瑶影君恋爱的甜蜜,想象过和影君结婚的场景……呵呵……

39.我是一个狗头

雨晨娟穿着有我这个狗头图案的衣服又往金龙坡公园去了。

这破公园,我都逛腻了,她还没腻。

天天来陪她逛公园的匀浩德,一眼看就知道他对她是有歹念的。他老想把她往竹林里引。幸好雨晨娟提防心还是挺重的,都没有上他的当。

“我以后不来公园了,谢谢你这个月来对我的心理疏导。”

“为什么?”

“我想跟我君哥去图书馆看书。”雨晨娟说道。

“你不来了,我怎么办?我已经习惯了有你的生活。”匀浩德走到雨晨娟面前去,他用含着情意的双眼看着她。紧接着,他一把搂住她。

雨晨娟全身颤抖了一下,急忙挣脱开他。

她走到一个亭子里坐下。匀浩德也跟着来到亭子里。

她转过身去,头依着栏杆望向前方的水塘。

他竟不由分说地用他的身体压在她身上。她惊恐地用力顶开他。

雨晨娟着实被吓得不轻。眼眶里不住地掉下泪来。

“都没有女人在我面前哭过,我有这么坏吗?”匀浩德说道。

“你以前对我的帮助抵消了你今天对我的冒犯,我一直以来都很感激你……。”雨晨娟说。

“我以前帮助你,是因为我钟情于你,这完全是为了满足我的私心,你用不着三番五次地提起。只是那个时候,我还有女朋友,所以克制住了。”

“我想回去了。”雨晨娟边扭转身子边说道。

“晨娟,你有男朋友了吗?”

“有了。”雨晨娟回应他道。

“但,你们还没有结婚,我还是有权利追求你的。”

“我谈一次恋爱就结婚了。”

“你怎么这么肯定?”

“我相信他。”

“你男朋友是不是你经常提起的君哥?”

“是。”

“你跟他在一起有跟我在一起这么开心吗?”

“比跟你在一起更开心。”

匀浩德哭丧着脸说道:“好吧。”。

他主动退离了亭子,往金龙坡公园的西门出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