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我是雨晨娟

1.我是雨晨娟

“峰帆死在这里。”——我心底飘出来的这一句话,飘到我面前的鱼塘。我整个人仿佛飘过塘边的橡胶林,越过崎岖的山路,去到了峰帆的坟墓前,我面对着由石块垒起的圆坟,泪如雨下。我清楚自己现在是在鱼塘边上,可我的泪还是不住地往下掉。

峰帆,晨娟姐对不起你。你知道吗?你晨娟姐我,有好多次都想着随你而去,想着也沉入鱼塘底,想着一死获得解脱。冷冰冰的你被打捞上来,装入木棺材,被抬到奚岸山,放入家里为奶奶备好的石棺材里。奶奶当时反问我,为什么死的不是我。

我特别想死也特别怕死。峰帆,原谅晨娟姐。晨娟姐一直过得不开心,一直压抑着内心想死的冲动。

爸和婶婶又生了一个小妹妹,叫雨菲羽。你应该知道晨娟姐叫你妈为婶婶吧。以前你老说我叫错了,纠正过我好多次。

鱼塘里有一群鱼在水面上转圈游着。我想起只有三岁大的你嚷着我把勾着蚯蚓的鱼钩抛进鱼群里,我每次都按你说的做了,但,每次都钓不到鱼群里的鱼,你偶尔会说:“同一个爸生的,干嘛我这么聪明,你这么笨。”你这个可爱的小大人啊,常常让我哭笑不得。

雨菲羽,他们不给我带,他们限制我独自带雨菲羽外出。雨菲羽今年三岁了,跟你走的时候一样大。

塘边的水沟里添了几处垃圾堆,鱼塘里的鱼明显没有你在的时候多……

“晨娟!——”离水塘百来米的瓦房里传来奶奶的声音。

“知道了!”我一边大声应答,一边往家里走去。

我踩上有点摇晃的架在水沟上的长石板,朝开始往外冒烟的石头屋走去。奶奶正在厨房里生火。

“我去田里摘菜。”我说道。

“上海青还很小棵,不能拔。就拔点生菜吧。”奶奶转头面对着我说。

“嗯。”

估计耳背的奶奶根本没有听到我的那声“嗯”。她又重复了她的话,可这时,我已经溜到水沟边上了。我在塘边水沟的水泥边沿挑战性地走着,——我两个脚丫子并起来刚好等于水泥边沿的宽度。沟边的菜地原先是一片荒地,它花费了奶奶和我五六天的时间。开荒的那五六天算是我雨晨娟十六年来最辛苦的日子。

推开菜园的竹门,各种菜都绿着脸望我。行至生菜片区,我蹲坐下来,用手拨了一下密密麻麻的小棵生菜,接着从菜丛中挑较大棵的拔出。

我两只手抓着生菜走出竹门,在竹门边上扯了一根带叶的藤,把手里的菜绑好后,便关上竹门。

临近菜地的沟边有六七棵可以吹泡泡的树,准确地说应该是那树的树叶可以吹泡泡。

我把生菜放入草丛里,掂起脚尖扯下树上的几片叶子,轻轻地折叶片和叶柄之间的分界点。唉,折断了,叶片和叶柄断开了,第一片叶子吹泡泡实验失败。

我又开始折第二片叶子,啊,折断了,我心里暗自紧张,再低头仔细一瞧,叶片和叶柄背面还有皮连着,皮与叶柄之间有一层透明的膜,啊哈,成功了。我把嘴凑到透明膜跟前,轻轻吹气,两个映着霞光的气泡缓缓上升。

我的上方继续上飘了八九个彩色气泡。

这时仿佛听到弟弟峰帆的声音,那声音就在我身旁响着:“晨娟姐,你好厉害。”可仔细一听又分明是瑶影君的声音。

“晨娟。”影君唤我道。

“君哥,你这是上哪去啊?”我扭头见他拎着一个大布袋便问。

“回家呆几天,然后去学一门手艺。”影君笑道。

“你打算学什么?”

“厨艺吧。成为厨师后,我给你烧几个好菜尝尝。”

影君和我都不约而同地走到水沟边沿坐下。

“我差点忘了,我姑父在村口等我。”他刚坐下就立即站了起来。

“这个都能忘,我彻底服了你——瑶影君。”我笑着说道。

“我走了。”他边跑边喊道。

我的目光也随着他向村口的方向射去。

我俩之间从小到大仿佛每次都有聊不完的话。我无法想象我的生活里将没有影君。小的时候,他陪我一起玩耍,甚至默默地看着我哭泣。偶尔,他还为我擦拭泪水。

影君是我小学六年的唯一同桌。他算是半个墪修村人吧。他6岁的时候就寄养在他姑姑家,——离我家不过40米的距离。

2.俺是一间石头屋

坐落于椰尧彣斗市芙西区橾头镇墪修村村尾的石头屋就是俺,——看起来很破旧的俺,——身体里面可是好几代人遮风避雨的好住处。

俺相信俺具有灵魂这东西,要不然俺怎么能每天在内心里对自己说话呢。——是的,俺有灵魂这东西。

一百多年来,俺都不曾知道,俺自己具体位于何处,——想起这,俺要感谢一下雨晨娟了,因为两个月前,她有一封信寄来,而且她还不介意地让我也看。是瑶影君给她的回信,信里面的内容大体都是在劝雨晨娟去彣斗市打工。

雨晨娟的奶奶叫莉森慧,外人叫她慧婆。她是个身材矮小,头顶白发,满脸老年斑的老太太。

和莉森慧外形很像的人是她的小女儿,叫雨婷晴。看看雨婷晴,觉得莉森慧年轻时异常漂亮。瞅瞅莉森慧,又觉得如今漂亮的雨婷晴老的时候不怎地,可以说特别丑。

雨婷晴曾带回来三个男人,隔一年带一个。莉森慧看第一个男人,跟雨婷晴说,不行,眉毛太稀少;莉森慧看第二个男人,跟雨婷晴说,不成,眼睛太小;莉森慧看第三个男人,说,还不错。于是,雨婷晴跟一个满脸麻子的三十岁男人订下结婚时日。

雨婷晴算是莉森慧的骄傲,毕竟这个家世代都是农民,而雨婷晴却成了一名人民教师。

雨婷晴倒不是读了多少书啦,她只不过是个小学毕业生。她不断的自学,边做代课老师边自修。如今是个正式的人民教师了。

雨婷晴经常穿一袭花裙子回家,墪修村的人直愣愣地看,因为露膝盖了。

莉森慧有五个孩子,雨婷晴已经说过了,还有雨婷玉、雨婷荷、雨祥威,疯了的叫雨泽亮。

雨祥威是雨晨娟的生父,而雨晨娟的婶婶是雨晨娟的继母,继母的名字叫雷璇蕾。

俺曾经是雷璇蕾和雨泽亮的婚房,见证过这两口子的婚姻生活:一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

雷璇蕾跟雨泽亮有个孩子,叫雨盈盈。雨盈盈一出生便被雷璇蕾送给他的亲哥抚养,且改名为雷盈盈。

雷璇蕾改嫁给雨祥威也招了不少闲话,至于什么闲话,俺也不是特别清楚,俺只是听到雨祥威对雷璇蕾的许多劝慰话。

雷璇蕾跟雨祥威的第一个孩子叫雨峰帆,四年前在俺对面的那个鱼塘溺亡,这家人都把雨峰帆的死归罪于雨晨娟。

他们的第二个孩子是雨菲羽,今年三岁,她跟她奶奶现在正睡在俺这间石头屋里。

上一章
同类热门
  • 爱恨总伤情爱恨总伤情白白金金|现代言情“冤冤相报何时了,劫劫相缠岂偶然。”谁是谁的因,谁是谁的果。谁起的因,谁了的果。谁能勘破,谁能放下。说也说不清,道也道不明。她一个无心随意的举动将自己推进了精心设计的陷阱。两位男子,一个冷峻如冰;一个热情似火。究竟是谁让谁深陷爱情的漩涡无法自拔。霸道总裁,暖心少爷,无辜平民女。欺骗,伤害;真心,疼爱;什么是真,什么是假。最终她该选择谁是自己的爱情归处?爱之深,恨之切,不管是爱还是恨,都牵扯“情”字,怎一个“伤”字了得。
  • 收服头号花心总裁收服头号花心总裁怪怪安|现代言情自古以来,好战都不是女人的天性。可是罗培森总是搞不明白两次遇见叶嘉琳,她一直都是气势汹汹的,像一只刺猬。依据罗培森看女人的经验,叶嘉琳绝对和美女无缘。所以罗培森认为叶嘉琳用这样的方式出场是为了吸引他或者某个男士的眼球。但是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以那样的理由似乎也白痴了点。
  • 痴情总裁:女人别逃痴情总裁:女人别逃貓漁朵|现代言情远远望着教堂里的那对新人,她心如死灰,所有的海誓山盟都成了无情的嘲讽他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被命运之神作弄再见时,她在别的男人身旁笑靥如花一年的婚姻契约,让她肚子里的孩子成为了笑柄“原来十五分钟就可以斩断我们的一切”她说的如此决绝。
  • 追夫是条不归路追夫是条不归路辛悦之|现代言情昏倒街边,程暄阴差阳错地跟几只逗比相遇,一起织梦解梦出任务,她的内心是崩溃的。然而,某男一直拿着鱼饵在她眼前晃来晃去,钱、法术、成仙、甚至亲自上阵……混蛋!别以为这样就能诱惑我!“好啦,为夫会对你负责到底的,不信你咬我!”“嗷!”
  • 擦肩而过的缘分擦肩而过的缘分香草|现代言情遇见爱之前,感觉很孤单,有了爱以后,因为有爱,因为有你。因为有你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一个神态,一个表情,一种呵护,一种关爱,一种理解,一种支持,因为有与你的心心相印,心有灵犀,因为有与你的同舟共济,生死共举。让我相信人间有天使的化身,让我相信有一种力量可望而不可及,让我相信你就是上天送给我的最好的礼物。
  • 反穿越美男骑士降临反穿越美男骑士降临冷挚雪|现代言情一朝穿越,武功高超的他来到茫茫都市,只为寻找他心爱的公主。深陷情场,聪明美丽的她遇到从天而降的他,穿越时空,铸造一段美好的爱恋。她问:“我不是公主,冉暮非,你还要我吗?”他答:“即使我不是王子,但我愿意做你一生的骑士”
  • EXO之吸血鬼王子的恋情EXO之吸血鬼王子的恋情鹿允熙|现代言情三位男主角与三位女主角每一天都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每一种吸血鬼都有等级,一种是最高等级:纯种。一种是:伯爵。吸血鬼伯爵是纯种的助手。另一种:血亲。血亲是不排列在吸血鬼的行列里面的。血亲是不受控制的,去吸人的血。
  • 冰山王子撞上霸道公主冰山王子撞上霸道公主莫莫沫|现代言情一个冰冷帅气少年对她却恰恰相反。她讨厌被人当猴子看但都是富家子女不想过于理会..........“啊!你!你!要干嘛!”雪樱用力闭上眼睛把头转了过去“哈哈......你真可爱!”韩圣凌又笑了平时不笑的他今天竟笑了两次用手拍了拍雪樱的头拉开了两人的距离雪樱捂住发烫的脸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明天了我家记得带上Ann”韩圣凌收起笑从口袋中拿出自己的私人名片递给晴雪樱。“啊!哦。”雪樱结过名片,呆呆的看着............
  • TFBOYS之快乐最美TFBOYS之快乐最美韩惜惜|现代言情她,一位普普通通的女生,三位男主,三男追一女。
  • 吃定亿万大人物吃定亿万大人物一纸甜酸|现代言情这个臭男人是怎么回事?他们是同居了,可是此同居非彼同居,他们又不是恋爱关系,凭什么他占着茅坑不拉屎,还和她抢卫生间,抢厨房,抢客厅,还堂而皇之的霸占她的粉色卧室美其名曰杀蟑螂?杀蟑螂需要杀到床上去吗?她可是拥有亿万身家的大公主,他凭什么敢在她家里吃霸王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