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6章 好奇心

天亮了!很刺眼的阳光,我的眼皮被强烈的光线穿透,看到的不是黑色,是眼皮的肉色透着一些亮光。我用手半遮着眼睛,慵懒的升了个懒腰,微微眯开眼睛。不知是谁把窗帘布拉开,今天的太阳那么猛烈,不把我晒醒才怪。我恍惚的慢慢坐起来,无精打采的歪着头,眼睛一睁一闭的打盹。

“还有二十分钟就迟到了。”一个枕头扔过来。

我很恼火的黑起脸。谁一大早拿枕头扔我。

我扭过头朝扔枕头过来的方向看。脸上立刻伪装出笑脸,准备下床:“我先回家一趟。”

一个身影站到床边说:“你还有时间回去?”

我有些惊慌,他是检纪委员吗?要被猜到了?我躲避丁约礼看着我的眼神说:“回去换件衣服。”

“想逃课?”他露出猜透我的神情。

我站起来,拉扯着衣服,理直气壮的说:“我不能这个鬼样去学校。”

“你换上吧。”不知道他从哪里变出一条欧根纱裸色裙。

我觉得这条裙子很眼熟。

丁约礼看到我的神态,走到房间门外说:“叶姐送过来的。”

我僵住。叶姐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昨晚我打电话回去说在粉莉家。

我昨晚从粉莉家出来,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丁约礼与康霓倩。他们在谈着什么,好像并不愉快。

我实在是很好奇现在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如何。我和他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偷偷的跟在后面。可惜这么适合伪装的日子,我却没带墨镜。

他们不知道说了什么话,意见不合。丁约礼要走开,康霓倩死死的拉住丁约礼的手不放开。他们就这样拉拉扯扯的到转角处,没有往前走。我弯着腰,缩短脖子,藏在一棵大树下面。

丁约礼面朝着大树,我为了不被他发现,我尽量把身子都缩紧,躲在树背后。这棵树太大,额头被树叶碰到。我脑子灵光一闪,树叶有我手巴掌那么大,它有用处。我伸手摘了一片大树叶,拿在手里,伪装成扇子,随意的左右扇动。

他们又继续往前面移动。我笨拙的挪动着身体,小心翼翼,一步一步保持距离跟在后面。突然,康霓倩眼露怒光,转头朝我走过来。我故意略过她的身影,往远处眺望。摇着大树叶,大摇大摆的往前面走。

“站住。你跟在我们后面已经很久了。”康霓恶声恶气的说。

我拨了拨头发,更使劲的扇着树叶,绕过她,没有答话。

丁约礼也快步往我们这边走过来。

“你觉得很好玩吗?”康霓倩从我背后拉住我的手。

手劲还真大。我冷冰冰的看了她一眼说:“你太自大了,你看看现在是谁在后面。”

“你伪装的功夫是一流。”康霓倩揉着哭过的红红鼻子。

丁约礼已经走到我们身边,他拉住康霓倩抓着我的手说:“你不要再这样。我已经很厌烦了。”

康霓倩双手抱着丁约礼的肩膀哭着说:“她跟在后面,鬼鬼祟祟。你不介意,还来指责我?”

“我没跟在你们后面,我是去古董仔家,你们恰好在我前面。你还想霸占这条路,让我绕道吗?”我躲开丁约礼的注视。

“你先走吧。”丁约礼皱着眉头。

“再见!”我大声示威,转过头跨步朝古董仔家走去。

“不公平,你怎么可以对她那么宽容?你从来没这样对过我。她凭什么?我比她好一万倍。她算什么?乳臭味干。”康霓倩拼命在后面边哭边喊。

我从未见过她这样。她疯了吗?

我匆匆地来到古董仔家门口,我按下门铃。古董仔家的佣人很快就过来开门。我冲进去古董仔家。

“你赶紧下来,在干嘛?”程伯母站在楼梯口喊古董仔。

“程伯母好。我上去就可以了。”我边打着招呼边跑上楼梯。

“你现在很少过来玩,要常来玩。”程伯母在我身后喊道。

我跑到古董仔房间门口,及时刹住脚。

“开门。”我敲着门。

里面没有回应,也没有开门。古董仔在里面干什么?我又用力的拍门,还是没有开门。

“古董仔,开门。在里面装傻吗?”我踢了几脚门。

“五分钟。”

里面终于有回应了。

“我数到十。”我开始数数:“一、二、三……”

我数数的速度很快,不到五秒钟,就数完了。

“都过去十分钟了,你是乌龟吗?”我骂道。

古董仔打开门:“你来怎么不先给个电话?”

“我吃饭要不要也先给你打电话征求你的意见?”我翻了个白眼。

他什么时候这么多规矩?小时候他还当着我的面尿过裤子,现在我过来串个门,他都有意见。

我看着他房间乱七八糟的东西,想起有一次程伯母到我家做客,说古董仔开始不让人进他房间,放在房间里的任何东西都不给碰,我瞪了他一眼:“你还真的不让人进你房间收拾?”

“你妈说要让你去看心理医生。”我拿起搭在椅子上的皮带,扔在地上。

“我就是想有自己空间而已。而且我刚才已经整理过,已经很整齐。”古董仔解释道。

我指了指混乱的房间:“你还是不要有自己的空间好。”

“搬到阳台。”我拍了拍椅子示意古董仔,又走到靠门口的书架,翻找东西:“望远镜呢?”

“这里。”古董仔慌张的从抽屉拿出望远镜,双手奉上。

他真奇怪,以前他不会这么客气的。以前我要是找什么东西,他一定是玩自己的东西,让我自己去找。他藏了什么秘密?

“你站着干什么?搬椅子。”我支开他。

他站着不动。突然间,他像发神经一样嘟着嘴,翘起兰花指:“太重,人家抬不动。你过来帮我嘛!”

我全身鸡皮疙瘩冒起来,望眼镜掉到地上。我双手掐着他的脖子沙哑着声音说:“你住口。”

我用头顶着他的胸膛把他顶到椅子旁:“动手。把椅子搬到阳台。”

他矫情的扫了我一眼,忽然风格大转变,变身成粗壮男子汉,一只手拎着椅子到阳台。我飞快的跑到书架旁,乱翻他的东西。

“不能随便翻我东西。”古董仔冲过来。

“哈…哈…哈…”我手上拿着一包碟大笑。

古董仔一把抢过去:“不是我的。”

“你讨厌。”我装作矫情的用手指划过他的脸,一扭一扭往阳台走过去。

古董仔跟在我后面说:“真的不是我的。”

“我不会和你妈妈说。别吵!”我蹲在椅子上,拿起望眼镜,把眼睛睁得圆圆的,随时注意看丁约礼家附近有什么动静。

过了好一会,康霓倩跟在丁约礼的屁股后面慢慢走向丁约礼的家。我看到一路上都是康霓倩的嘴巴在动个不停,丁约礼只是沉默的往前面走。

“有这么好看吗?”

古董仔的黑褐色眼珠出现在眼前,把我吓一跳,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别捣乱。”我把望眼镜移开。

什么?一个不注意,康霓倩已经进入到丁约礼的家了。现在他们的关系还能进去?

我瞄了瞄站在我旁边哼着小曲的古董仔,笑嘻嘻的说:“今晚带我去丁约礼家玩。”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豪门萌宠,捡来的新娘豪门萌宠,捡来的新娘方糖Qo|现代言情顾聿森,传奇人物,传说中的“铁面冷王”。传闻,他冷血薄情,正是这等视女人于无物的冷兽,自小将一女子爱在心尖,护她十年如一日;传闻,他是奇才,只消动动手指,全球都要面临一场无硝烟战争,雄才大略创下不败神话,殊不知,他在婚姻这场仗中,战的艰难!她是弃女,任人欺凌,命运多舛,原该比灰姑娘还灰,却遇见了她的王子……宁艨从未曾料到,这样淡漠疏冷,完全等同于少年的男子,居然能够给予她整个世界?就当她也投入,将自己那虽小却真诚的世界全部捧给他,才发现……再相见,他握紧她,她嘴角却勾出嫣然一笑:“对不起先生,你好像认错人。”
  • 嫁给富二代的日子嫁给富二代的日子瞳漠然|现代言情虽然她一直想要嫁个有钱人,可是没想到麻雀变凤凰这事真的发生在她身上了!可是,婚后的生活怎么还不如婚前的?婚前温柔似水,婚后冷淡如冰!以为她会默默忍受,乖乖宅家,想得美!她要奋起报复,保卫婚姻!
  • 溺宠娇妻溺宠娇妻水夜子|现代言情遇见他的那一年,她十八岁,他三十四岁,他大了她整整一倍的年华,可她却义无反顾地爱上了他。一纸强令,她被特招入社,一纸证明,他成为她的合法监护人。在她很傻很天真的外表下,燃烧着自由奔放的火苗,如果大叔是条大尾巴狼,那她就是披着羊皮的红太狼。当妖娆小萝莉,遭遇冰冷酷大叔,他们的爱情,从火星撞地球开始。
  • 狼性总裁轻轻说爱你狼性总裁轻轻说爱你锡尘|现代言情聪明如她的夜总裁,明里暗里秀恩爱。放荡不羁的萧洛夜,遇上了一个白痴女人。白痴如她的夜大小姐闺蜜骆绮兰,遇上了那个痞子==从此,他们的故事从没断过。此文有宠有虐,虐身不虐心,欢迎亲们入坑!霸气的女强文,,最后,到底是谁的心彻底沦陷,当一切真相大白之时,便是我浴火重生之日!七年前的那天,她生不如死,七年后的今天,我便是你们的主宰!她携双胞胎间谍宝宝回归,风云在变,她早就不是原来的那个她!
  • 鬼魂心伤鬼魂心伤意君兮|现代言情人类的变异,世界上唯一一只白眸人类,将会出现什么命运?如果你发现某一天,你的眼睛变成了白眸,你会怎样呢?会开心吗?会悲伤吗?会害怕吗?那如果你早就知道今天的事情,你又会怎样?就算被叫成怪物你也不怕吗?就算失去自由你也无所谓吗?PS∶玄幻文,前两章不重要。
  • 请别偷走我的心请别偷走我的心念维忆|现代言情他因为一段情变的冷漠,高傲、她经过漫长的等待终于等来的他的告白,幸福总是来的快去的也快,琉璃梦的破碎,她发现这只是幻觉梦一场,原来她一直只是一个替身……
  • 闪婚总裁不靠谱:前妻乖一点闪婚总裁不靠谱:前妻乖一点夜又白|现代言情“结婚吧,自己做的孽自己受。”他是冷酷帝王。只因为她坑的他丑闻缠身,不得已她和他闪婚了。“离婚吧,这次我做主了。”她是高级香薰师。为逃离魔爪,她设计他与自己离婚。再相见,两个人针锋对麦芒。他笑:“孩子都生了,这是要买一赠一的节奏啊。”她也笑:“我现在的资产也不比你少,你可能买不起,更别想要赠品。”宝宝拍桌而起:“宝宝不是赠品!”
  • 昔人昔人北城波澜|现代言情他曾经是她的世界里的唯一,然而在漫长的时光等待中,时间却逐渐冲淡了他的痕迹。此去经年,昔人再度归来,他们之间是再起波澜还是静如止水,是能拥有圆满的结局,还是彼此走向各自新的开始?
  • 腹黑首席坏坏爱腹黑首席坏坏爱冰火未央|现代言情月薪三十万!水婧瑤双眼放光,彪悍总裁特助走马上任。谁知大Boss居然是他!这到底是闹哪样?总裁大人,为啥是色狐狸--莫向风?!一朝贪财,她沦为色狐狸的专属女佣!茶水小妹,厕所大妈……这还不够,居然还要负责暖床!悲勒个催去,不带这样欺负人的?
  • 独宠黑道冷妻独宠黑道冷妻桤暖|现代言情她是黑道女王冷清冷心,心血来潮想结婚,结果怎么就离不了了呢?是谁说的这男人冷酷无情不喜女人的!“木清风,我要买新款LV包包。”“可以”“木清风,给我买新版劳斯莱斯,紫色的。”“可以”“木清风,有人嘲笑我没钱,你快用钱砸死他。”“可以”......................................................................“木清风,我要离婚。”‘......""我说我要离婚。“”老婆,我把自己都卖给你了,你不能不要我。“某个男人一副欠揍的嘴脸!”到底是谁卖给谁了,不行我要离家出走。””老婆,你跑到哪,我都能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