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6章 好奇心

天亮了!很刺眼的阳光,我的眼皮被强烈的光线穿透,看到的不是黑色,是眼皮的肉色透着一些亮光。我用手半遮着眼睛,慵懒的升了个懒腰,微微眯开眼睛。不知是谁把窗帘布拉开,今天的太阳那么猛烈,不把我晒醒才怪。我恍惚的慢慢坐起来,无精打采的歪着头,眼睛一睁一闭的打盹。

“还有二十分钟就迟到了。”一个枕头扔过来。

我很恼火的黑起脸。谁一大早拿枕头扔我。

我扭过头朝扔枕头过来的方向看。脸上立刻伪装出笑脸,准备下床:“我先回家一趟。”

一个身影站到床边说:“你还有时间回去?”

我有些惊慌,他是检纪委员吗?要被猜到了?我躲避丁约礼看着我的眼神说:“回去换件衣服。”

“想逃课?”他露出猜透我的神情。

我站起来,拉扯着衣服,理直气壮的说:“我不能这个鬼样去学校。”

“你换上吧。”不知道他从哪里变出一条欧根纱裸色裙。

我觉得这条裙子很眼熟。

丁约礼看到我的神态,走到房间门外说:“叶姐送过来的。”

我僵住。叶姐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昨晚我打电话回去说在粉莉家。

我昨晚从粉莉家出来,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丁约礼与康霓倩。他们在谈着什么,好像并不愉快。

我实在是很好奇现在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如何。我和他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偷偷的跟在后面。可惜这么适合伪装的日子,我却没带墨镜。

他们不知道说了什么话,意见不合。丁约礼要走开,康霓倩死死的拉住丁约礼的手不放开。他们就这样拉拉扯扯的到转角处,没有往前走。我弯着腰,缩短脖子,藏在一棵大树下面。

丁约礼面朝着大树,我为了不被他发现,我尽量把身子都缩紧,躲在树背后。这棵树太大,额头被树叶碰到。我脑子灵光一闪,树叶有我手巴掌那么大,它有用处。我伸手摘了一片大树叶,拿在手里,伪装成扇子,随意的左右扇动。

他们又继续往前面移动。我笨拙的挪动着身体,小心翼翼,一步一步保持距离跟在后面。突然,康霓倩眼露怒光,转头朝我走过来。我故意略过她的身影,往远处眺望。摇着大树叶,大摇大摆的往前面走。

“站住。你跟在我们后面已经很久了。”康霓恶声恶气的说。

我拨了拨头发,更使劲的扇着树叶,绕过她,没有答话。

丁约礼也快步往我们这边走过来。

“你觉得很好玩吗?”康霓倩从我背后拉住我的手。

手劲还真大。我冷冰冰的看了她一眼说:“你太自大了,你看看现在是谁在后面。”

“你伪装的功夫是一流。”康霓倩揉着哭过的红红鼻子。

丁约礼已经走到我们身边,他拉住康霓倩抓着我的手说:“你不要再这样。我已经很厌烦了。”

康霓倩双手抱着丁约礼的肩膀哭着说:“她跟在后面,鬼鬼祟祟。你不介意,还来指责我?”

“我没跟在你们后面,我是去古董仔家,你们恰好在我前面。你还想霸占这条路,让我绕道吗?”我躲开丁约礼的注视。

“你先走吧。”丁约礼皱着眉头。

“再见!”我大声示威,转过头跨步朝古董仔家走去。

“不公平,你怎么可以对她那么宽容?你从来没这样对过我。她凭什么?我比她好一万倍。她算什么?乳臭味干。”康霓倩拼命在后面边哭边喊。

我从未见过她这样。她疯了吗?

我匆匆地来到古董仔家门口,我按下门铃。古董仔家的佣人很快就过来开门。我冲进去古董仔家。

“你赶紧下来,在干嘛?”程伯母站在楼梯口喊古董仔。

“程伯母好。我上去就可以了。”我边打着招呼边跑上楼梯。

“你现在很少过来玩,要常来玩。”程伯母在我身后喊道。

我跑到古董仔房间门口,及时刹住脚。

“开门。”我敲着门。

里面没有回应,也没有开门。古董仔在里面干什么?我又用力的拍门,还是没有开门。

“古董仔,开门。在里面装傻吗?”我踢了几脚门。

“五分钟。”

里面终于有回应了。

“我数到十。”我开始数数:“一、二、三……”

我数数的速度很快,不到五秒钟,就数完了。

“都过去十分钟了,你是乌龟吗?”我骂道。

古董仔打开门:“你来怎么不先给个电话?”

“我吃饭要不要也先给你打电话征求你的意见?”我翻了个白眼。

他什么时候这么多规矩?小时候他还当着我的面尿过裤子,现在我过来串个门,他都有意见。

我看着他房间乱七八糟的东西,想起有一次程伯母到我家做客,说古董仔开始不让人进他房间,放在房间里的任何东西都不给碰,我瞪了他一眼:“你还真的不让人进你房间收拾?”

“你妈说要让你去看心理医生。”我拿起搭在椅子上的皮带,扔在地上。

“我就是想有自己空间而已。而且我刚才已经整理过,已经很整齐。”古董仔解释道。

我指了指混乱的房间:“你还是不要有自己的空间好。”

“搬到阳台。”我拍了拍椅子示意古董仔,又走到靠门口的书架,翻找东西:“望远镜呢?”

“这里。”古董仔慌张的从抽屉拿出望远镜,双手奉上。

他真奇怪,以前他不会这么客气的。以前我要是找什么东西,他一定是玩自己的东西,让我自己去找。他藏了什么秘密?

“你站着干什么?搬椅子。”我支开他。

他站着不动。突然间,他像发神经一样嘟着嘴,翘起兰花指:“太重,人家抬不动。你过来帮我嘛!”

我全身鸡皮疙瘩冒起来,望眼镜掉到地上。我双手掐着他的脖子沙哑着声音说:“你住口。”

我用头顶着他的胸膛把他顶到椅子旁:“动手。把椅子搬到阳台。”

他矫情的扫了我一眼,忽然风格大转变,变身成粗壮男子汉,一只手拎着椅子到阳台。我飞快的跑到书架旁,乱翻他的东西。

“不能随便翻我东西。”古董仔冲过来。

“哈…哈…哈…”我手上拿着一包碟大笑。

古董仔一把抢过去:“不是我的。”

“你讨厌。”我装作矫情的用手指划过他的脸,一扭一扭往阳台走过去。

古董仔跟在我后面说:“真的不是我的。”

“我不会和你妈妈说。别吵!”我蹲在椅子上,拿起望眼镜,把眼睛睁得圆圆的,随时注意看丁约礼家附近有什么动静。

过了好一会,康霓倩跟在丁约礼的屁股后面慢慢走向丁约礼的家。我看到一路上都是康霓倩的嘴巴在动个不停,丁约礼只是沉默的往前面走。

“有这么好看吗?”

古董仔的黑褐色眼珠出现在眼前,把我吓一跳,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别捣乱。”我把望眼镜移开。

什么?一个不注意,康霓倩已经进入到丁约礼的家了。现在他们的关系还能进去?

我瞄了瞄站在我旁边哼着小曲的古董仔,笑嘻嘻的说:“今晚带我去丁约礼家玩。”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独宠极品未婚妻独宠极品未婚妻千紫静|现代言情慕念允,万众瞩目的舞蹈女神。他,夏辰熠,叱啥风云的黑道盟主。本来无所交集的两个人,因为一场娃娃亲,莫名地交集在一起。三次的偶遇,命中注定了的缘分。当两人的心慢慢靠近的时候,神秘女安落的出现,打破平衡点。一场突如其来的阴谋,让两人陷入深渊里。爱情开始被考验!
  • 到你的距离有多远到你的距离有多远明轩书颜|现代言情李翔是叶璞最好的朋友,在那个夏天李翔的生命戛然而止,叶璞也把一分秘密藏在心底。当八年后,命运的齿轮转动,当她与他再次重逢,这时他却发现,又是一种更深的混乱!
  • 恶魔总裁的凶悍妻恶魔总裁的凶悍妻恋猫的鱼|现代言情“喂,乐安,那个帅哥是谁啊?”哪个?林乐安一脸茫然。“喂,林乐安,你不要太过分哦,虽然你神经很大条啦,可是也不能这样忽略周围的人吧,你看那边那个帅哥,一直在看你耶。你没看见周围的骚动吗?简直是帅呆了啊。”林乐安顺着沈希颜看着的方向看过去,愣住了。“呵呵,你也有这种时候,原来我们乐安不是绝缘体啊。”沈希颜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林乐安,可是却笑了,乐安,也有喜欢的人吧,正想着,就见林乐安已经离开了。再回头的时候,沈希颜下巴差一点掉在地上。林乐安全然的扑进男人的怀里,动作那样的亲昵,这可真是新闻了。
  • 冬天里的勋鹿冬天里的勋鹿蝶雨love|现代言情在巴黎,世勋为了鹿晗也跟exo解散了,他们组成了勋鹿组合,就在这时凤皇组合已经出道了,他们在巴黎巧遇,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 爱比恨多一点爱比恨多一点希斯|现代言情宋槿和江志盛在一起后,恨过他也爱过他,但后来她发现爱始终比恨多一点……这个霸道的男人毁了她的世界,却也重新给了她一个世界。
  • 纨绔首席追悍妻纨绔首席追悍妻麦小冬|现代言情他陪伴在她身边整整十五年,她却爱了另一个男人十五年。“不要伤心了,打起精神来,刑杰森不是也没怪你吗?”“他是没怪我,可我受够了那些明明自己难过还要不停安慰我的人,这感觉让我觉得自己糟透了。”当她不顾一切追求真爱,却撞破南墙头破血流的时候,他默默用时间来证明了,他才是最好的。当她终于明白自己的心意,蓦然回首时,灯火阑珊处依然有他在等候。他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走过来略显浮夸地勾搭住她的肩膀,嘴里的话也依然欠揍:“我妈给我取这名字的时候可真有先见之明啊,姜涞姜涞,我可不就是你的将来么。”【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揪住指腹小逃妻揪住指腹小逃妻南初|现代言情凌箬潸从来都没想过自己这趟北海道之行,认识的居然是美域高集团的总裁,也没想到,他就是小时候送自己夜明珠那个阿姨的儿子,更没想到原来他们俩有婚约!这怎么行啊!她大学都还没毕业,还想去环球考古的,怎么能就这么被绑进婚姻的坟墓!不!她得反抗!都什么年代了,他妈妈居然还来娃娃亲这玩意儿!他风逸楚才不屑这一套!但当发现是让自己情不自禁的凌箬潸时,心情大好!可惜自己的小妻子居然敢抗婚!这还得了!
  • 青春少女修炼记青春少女修炼记凌菲雪怡|现代言情她是一个平凡的女孩.校花.白富美.刚升入高中的她每天都被父母约束着。她知道她没有选择,因为她生在豪门世家,只能嫁给那些有钱有位的世家子弟。可是就在一次巧然的相遇,她爱上了一个改变她一生命运的人,于是她便离开家,去寻找她爱的这个男孩........
  • 绝色痞子女:恋上你的味道绝色痞子女:恋上你的味道冰诺|现代言情她,双重性格,轻易的拉着冷漠的伪装掩饰着一切,一直坚守着一个原则: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礼让三分;人再犯我,我还一针;人还犯我,斩草除根。他,邪魅帅气,喜欢刺激与挑战……他,温柔,优雅高贵……他,俊秀潇洒,阳光帅气……两个受过伤的人该如何放下,敞开心扉?两颗冰冷的心该如何相互取暖?当绝色痞子女遇上邪魅痞子男…………当绝色痞子女遇上完美型天使…………她会不会优雅的转身???
  • 报告上校:夫人要离婚报告上校:夫人要离婚简秋|现代言情沐晨:“放过他吧”容钰一身帅气的白色军服,手里看似温柔的捏着她的下巴。“你为了他,什么都愿意做么?”沐晨坚定的看着他,重重的点了点头。她不知道为什么从小听从她话的“小跟班”怎么会变成恶魔。眼泪从她的眼角缓缓流过。“很好”,容钰不怒反笑,一把撕裂她的衣裳,倾身压在她娇小的身上。尽管她和他是未婚妻的身份,他也要紧紧把她困在身边。那一夜,沐晨承受着折磨,容钰是撒下疯狂的因子的撒旦。几年后,他已婚。她也已慢慢接受容钰给予她的非凡的宠爱,可却迎来了容钰一次一次的伤害。她一心求死,他却连死的机会都不给她。当他想要好好对她的时候,才发现她已经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