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章 再度临幸

“没错,就是代孕,不过顾小姐可以放心,我家少爷不傻,反而十分聪明,顾小姐和我家少爷素不相识,这只是一桩简单的交易,如果顾小姐同意的话,相信顾夫人很快就会重获自由,如果顾小姐拒绝的话,咱们的谈话到此结束。”慕枫的声音戛然而止,安静的等待顾若依的答复。

“好,我同意。”顾若依不假思索的说道。

“恩?顾小姐不多考虑一下吗?”慕枫有些意外。

“不用了,我同意,我会履行合约,也希望你们能够尽快的救出我妈妈。”顾若依坚定的说道。

慕枫说的没错,顾若依和那位素不相识的少爷之间没有任何交情,这只是一桩简单的交易,简单到不需要任何的包装和掩饰。

然而,就是这样的简单直接,却让顾若依更容易接受,用自己两年的青春,换妈妈一生平安,赚了。

“好,那谢谢顾小姐合作,顾小姐可以准备一下,三天之后,我会来接顾小姐出嫁。”慕枫满意的站起身说道。

“哦,好,对了……能告诉我关于你家少爷的事情么?”顾若依问道。

“对不起,无可奉告,顾小姐保重。”慕枫朝顾若依欠了欠身子,转身出门。

“这就要嫁人了么?给一个不认识的人生下孩子,然后结束交易,真是好笑。”慕枫走后,顾若依自嘲的翘了翘嘴角,说道。

“妈妈,你一定要等着我,我很快就会救你出来了。”如果还有什么值得高兴的话,就是这个了吧。

回忆到这里戛然而止,顾若依脑海中闪过一张一张的面孔,这短短一个星期里所发生的事情,简直是要比此前所有的经历来的更加丰富。

顾若依躺在自己房间内柔软的大床上,成堆的娃娃围在周围,它们有眼睛,却不会眨,有嘴巴,却不说话,只有顾若依孤零零的呆在房间里,出了房间,是更大更空荡的宅子,想到此处,突然从心底涌现出深深的寒意。

要变天了么?顾若依微微蜷了蜷身子,想到。

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人的名字,是慕子夜,自己的老公,慕家的大少爷,那个将自己从女孩变成了女人的男人,那个自己至今为止还只知道名字的男人。

鼻息有些紊乱,昨夜的种种又不可抗拒的被想起,身体还在隐隐作痛,真是该死。

嗡嗡

突然的响动将顾若依惊了一跳,神经反射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是慕枫给它的手机响了。

“不会吧,还真的打电话来,见鬼。”顾若依嘟囔一声,犹豫着按下了接听键。

“喂!”顾若依没好气的应道。

“去楼下等我。”顿了一会儿,电话那头的声音说道。

正是昨晚听到的那个声音,顾若依记得很清楚,毕竟是自己的初夜,看不清脸的情况下,这个声音会记一辈子吧。

“你不是不回来吗?”顾若依脱口而出。

“让韩姨帮你准备。”没有回答顾若依的问题,丢下这句话后,慕子夜便挂了电话。

“不是说很少回来么?搞什么啊?真是造孽。”顾若依撒气一般的将手机丢在床上,起身出门。

“韩姨!”

“来了夫人,您有什么吩咐?”韩姨很快上楼,殷勤的问道。

“带我去慕子夜的房间。”顾若依说道。

“没有少爷吩咐的话,其他人不能随便进少爷房间的。”韩姨下意识的说道,很快又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补救。

“夫人,对不起您,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少爷他不喜欢……”

“你以为我愿意去那个房间吗?”顾若依无语。

汽车喇叭声恰在这个时候响起,顾若依下意识的打了个颤栗,

“少爷回来了?原来是少爷回来了?真是太好了,快,我伺候夫人您下去准备。”听到汽车喇叭声,满满的笑容便是涌上了韩姨的脸庞,不由分说的拉着顾若依下楼。

“房子的主人回他自己的家而已,很值得这样高兴么?”顾若依撇了撇嘴。

“夫人您不知道,少爷平时很少回来的,这次肯定是因为夫人您,才让少爷有了改变,少爷回家当然是天大的事了,快,夫人,来,坐下。”进了房门,韩姨将顾若依按在床上坐下,作势要给顾若依蒙上眼罩。

“我自己来,你出去吧。”顾若依将眼罩从韩姨手中抢过,这种任人摆布的感觉让她很不舒服。

“哦,好,夫人自己来,夫人真是太懂事了,怪不得少爷会回家来,我这就出去,夫人您就在这里等着少爷吧。”韩姨答应着退出房间,却是在看着顾若依将眼罩蒙上之后,才轻轻关上了门。

“真是个好的开始啊,少爷居然愿意回家来了,希望夫人真的能让少爷开心起来吧,老天保佑。”韩姨一边走,一边念念有词的说道。

黑暗中,传来门锁扭开的声音,和昨天不同的是,今天没有刺鼻的酒味,反而是一种让人觉得很舒服的味道,这是男人的味道?

顾若依胡乱的猜测着,双手不自觉得攥紧了床单,剧烈的痛感神经性的席卷而来,令她身子猛地一缩。

一道温热的气息恰在这个时候喷在了顾若依脸上,没有了令人作呕的酒味,其实还蛮好闻,顾若依突然鬼使神差的想到。

“哦,真是见鬼。”被自己突然冒出的想法吓了一跳,顾若依一阵无语。

下一秒,嘴唇便是被另一双炽热一千倍的嘴唇含住,没有预想中的粗鲁暴躁,动作很轻,很柔,很热。

似是受不了那炽热的唇吻,顾若依不知不觉的松了银牙,将自己的朱唇微启,只是那一瞬间的机会,慕子夜的舌头便已趁虚而入,在顾若依的唇齿之间肆意的翻搅缠绵,将顾若依的脑袋也是搅的一阵晕眩。

显然,慕子夜将顾若依这一瞬间的失守理解为了对自己的迎合,因为他的动作变得愈加急切,也愈加贪婪了。

在疯狂的索要了一番之后,慕子夜终于将嘴唇挪开,给了顾若依喘息的机会,不过很快,慕子夜便是将目标转移到了顾若依娇嫩的耳垂,轻柔的****,缓缓的吮吸,不断传出酥麻的感觉。

顾若依不敢动,也不敢说话,原因很简单,比起昨天,今天已经好太多了,就这样继续下去吧,免得稍有忤逆了他的意思,便是会惹来一顿暴虐。

慕子夜的嘴唇继续下移,在顾若依的锁骨处顿了一顿,那里,用红绳穿起的玉坠格外显眼。

不过很快,慕子夜的动作便是继续了下去,一双温热的手掌也不安分的在顾若依身上四处游动,终于还是解开了她已经换过的宽松睡袍。

睡袍下,是未着寸缕的晶莹肌肤。

疼。

顾若依下意识的娇呼一声,胸前的娇蕊神经反射的传来尖锐的痛感,抬手想去遮掩保护,纤细的玉指却碰到了一副结实有力火热如炙铁一般的胸膛,吓得顾若依第一时间将手缩了回去。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三年契约:总裁前妻要外遇三年契约:总裁前妻要外遇一帘闲风月|现代言情结婚三年,夫妻间该做的事他们一样没少,她以为他的心里有他,幸福的生活让她快要忘记曾经的三年之约—这三年她替她占住楼太太的位置。直到那天,三周年结婚纪念日上,他送给了她毕生难忘的结婚纪念物——离婚协议书一封。“夏颜夕,她回来了,我们离婚吧!”她输了他的爱,更输了自己的自由。
  • 血族总裁假婚真爱血族总裁假婚真爱思卿如狂|现代言情他是帅气邪魅的豪门公子,她是清秀调皮的平民女儿。误打误撞,他与她成为绯闻主角。本是一场约定的游戏,戏假情真,他冲破了一切的阻碍,终究赢得佳人心。在领取结婚证的那天,他意外身故!她的世界瞬间崩塌!她提着自己来时的最简单的行李,离开了那个大宅。她所保留的,只有他的妻子这个身份,没有任何遗产的妻子。她恢复了灰姑娘的生活,七天之后,她的生活里接二连三出现奇怪的事情。她无法解释,仿佛有一双眼睛一直在她背后深情的凝望,有一双手在无形中帮她。只是当她回头,车水马龙之中,找不到熟悉的身影。直到,她“抓住了”那个人——与他拥有完全一样面容的“陌生人”。
  • TFBOYS之阳光总在风雨后TFBOYS之阳光总在风雨后Dasiy|现代言情这是我第一次写,若是写得不好,请多多包涵。也可以加我qq号2829674603告诉我。谢谢啦!
  • 守护灰姑娘守护灰姑娘花以|现代言情她,只是个连亲生父母放弃了的存在。只想谨小慎微的维持了自己来之不易的关怀。
  • 一线大腕一线大腕北倾|现代言情程安安对于娱乐圈的定义是她爱玩不玩。秦墨对与娱乐圈的定义是程安安要或不要。秦墨是君王,那她就是红颜祸水的狐狸精。六年,她也已然被他奉为一线大腕,无人可与其匹敌。翻手云覆手雨,精明如他也为祸水倾城倾国。
  • 瞳刑者瞳刑者左七蕾|现代言情看似平静的生活却暗流涌动,结交的唯一朋友仿佛不简单,一双似曾相识的眼睛,一位已去的故人,一场场在上演的恐怖故事,面对一桩接一桩的毁容死亡事件,女主终于不再淡定。
  • 今生不做你的妻今生不做你的妻[董妮]|现代言情因为惊人的美貌,从小到大,蓝岚总逃不过狐狸精之名,女人讨厌她,男人则只想收她当情妇,从没有人了解过她。其实真正的她内心传统、个性倔强,厌恶臭男人到了极点,但庞昱的出现让她有了新想法,从此甘心为他付出一切!他像株罂粟,明知有毒,她仍旧克制不住想扑上去……也算是情逢敌手,庞昱一眼就看中了蓝岚的潜力!身为家族接班人选之一,他必须于最短时间内胜出,也因此他需要一个兼具智慧及美貌、配得上他的女人,蓝岚就是最佳人选!可她毕竟是颗难以控制的棋子,在证明了能力、也收服了他的心之后,她竟然拒绝嫁他?!
  • 我在美国流浪的102天我在美国流浪的102天LM2|现代言情当生活中一切变得面目全非时,当生命中挚爱的人离开时,当失去这一些把自己推入深渊时,我独自拖着行李箱前往美国,在旅行中去感受和回忆那些内心中最真挚的情感和那些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痛,在不断的坚持中寻找内心深处感情的解脱。
  • 兰心鬼话兰心鬼话兰心幽幽|现代言情听老人们讲,阴阳只隔着一张纸。于是我常常猜想:‘纸’的那一面,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呢?
  • 对那个女孩最想说的话对那个女孩最想说的话灵安道影|现代言情1我是水云芳,北方女孩。和一个男孩认识了,他写小说呢,他的书挺吸引人的。2我是张渊龙,有一座大山,山中有直穿云霄的柱型山峰,柱型峰不远处有一个村庄,名为悬灵村。我是那里人。我喜文好武,讲故事第一,学习第一,体育第一,美术第一,书法第一,热情武术。八岁过年那天上午,预兆了那一年对我不好。以及今后的人生。那年夏天,我第一次血光之灾。眉心放血。日后,我眉心放血的位置浑然天成有一个王字。后来,那个王字不随便显现。女孩看我时的眼神……3我化名朱雀,南方女孩。我的真实名字很好,人如其名,很美丽。我喜我欢看书,小说。????我喜欢渊龙,我爱渊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