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6章 风吟叶落

半晌后,一群群黑衣戴白面具的杀手,团团围住了临风,来的这群人明显与刚刚追杀临风他们是一伙的。

如果说,上次派小分队来杀他们,那么这次就是整个大本营了!而且,明显来的都是些高手中的高手。

临风依旧躺在满地叶片上,像是早已知道他们要来似的身着白衣,神色淡然,但脸色已经翻黑紫了!

“快说,殇王跑去那里了?或许可以饶你一命,嗯!”一名扛旗的杀手王恶谑问道。

“殇王陛下,我怎么知道在哪里?这林子也就这么大,你们自己有手有脚的,不会自己找嘛!”临风不屑道。心暗想:“好险,好险,自己若非不是从小耳力惊人,百里开外,都能听的清清楚楚,早下决定将陛下骗走!不然,突然来了这么多高手,只怕陛下就真的就要命丧致此了!”

为了陛下多一分安全,我必须尽可能托住他们!

“什么,你要我们自己找?呸!今日,我还就更要你去找了!你肯定知道!快说!”杀手王逼迫道。

这时,临风突然感到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快破裂了!不行,不行!不能再托了,不然,可能再托一久,自己倒先死了!

杀手王见她在沉思,又见她脸色青紫,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对着众位杀手笑道:“我就知道,她知道?你们看,她明显中了咱们宫主新研制的毒药!此药,无解!”,接着,又言:“罢了,我们就不要在这等着死人说话了!走吧!”

“等等!我们来做个交易!”临风见杀手王要走,急忙喊住。

杀手王,回头大喊:“一个将死之人,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谈条件!”

临风嫣然一笑道:“自然是有的!不想知道就算了!

”杀手王闻言,倒来了兴趣。“好,你说来听听!”

临风眸了暗了暗,看来只能会那招了!

“你们凑进些,这儿风大,离远了,可能就听不刭了!”

杀手王闻此,也挑不出毛病,想了想,还是让诸位杀手们靠近了!

一步两步,一步两步是魔鬼的步伐。

临风见他们已到自己预想到的距离,心暗松了松。

“你们都知道,我都已经是一个将死之人了!能否在我告诉你们殇王陛下行踪前,先告诉我你们是那个宫的?宫主是谁?”

杀手王闻言,大叫道:“凭什么?你不告诉殇王殿下的行踪,反正这的也就这么小,我们自己也能找到!”

临风闻言,嘲讽道:“难道你们也不想想,你们的宫主是傻子吗?这么小的林子,肯定很容易逃出去,他还会派你们来这里杀人吗?”

“大胆,居然敢出口对宫主不敬!我要杀了你!”一位年轻杀手叫道,正想要冲上来,这时在一旁的杀手王拔下了他的剑!口中尽道:“胡扯!跟一个将死之人有必要费力杀吗?他反正早死晚死都得死!”

杀手王扭头,看着临风,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临风方笑笑:“此林虽小,但到处布满,迷魂阵,这迷魂阵,传言是位世外高人所创,至今还没有人活着走出去!你们宫主,之所以先前拍一部份小分队去,就是为了要这个路线!可惜现在没人归…………”

“行了!我跟你赌,然后你告诉我殇王走了那部阵!”杀手王急忙打断他的话说的。

“咱们宫是缥渺宫,宫主嘛?无可奉告!行了,这下满意了吧!”杀手王还是留了个心眼,都说是缥渺宫干的,恐怕他会怀疑,所以,才没有说出宫主是谁?,但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

“缥渺宫,缥渺宫。”临风默念了二遍,在没人看到的角度,对树上的鸟儿,念了几遍。其实,临风不止有神耳,更通鸟语。

“来吧!在靠近一点,我信守承诺,送你们上西天!!”她最后凄凉一笑,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用尽自己全部内力,自爆,与敌人同归于尽!

她了无遗憾了!

而在几秒钟后,匆匆赶回桑斋轩卓看到这一切,火火照天,劲气四溢,地震天动,杀手们鬼哭嚎叫,泣凄鬼神,方圆百里苍凉一片,草木枯荣。

他终究还是来晚了!,他亲眼看着她自己的世界里消失了!

她终究还是走了!!!!!!!

我永远欠她…………

这时,一只小鸟飞来,叽叽喳喳的叫,但最终他还是听清楚了,那三个字【缥渺宫】,他跪坐在地上,久久不语,悲伤到了极致!愧疚也到了极致!

我想我也是爱你的!他喃喃自语,现在说是不是晚了?

风吟叶落——临风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夕雪惜晴夕雪惜晴安雨晰|古代言情我只是个小女人,贪图安逸、贪财好色、贪生怕死;我只是个小女人,头发长见识短,担负不起国仇家恨;我只是个小女人,性情寡淡,凉薄冷漠,生来如此;只要活着,就有希望——这是我的八字箴言。所以,我要活下去,还要活得好,为此将不计任何代价。以上是是女主的性格,这篇故事里的感情并不是很纯粹,女主也只是个普通的人,男主女主没有惊天动地的相遇,也没有很怎么的经历,同样也没有那种上穷碧落下黄泉的感情,或许是互相喜欢的,但总会加了些其他的情感。
  • 《帘卷西风》《帘卷西风》蓝馨儿|古代言情莫名其妙成了大将军之女,又莫名其妙的被逼婚,什么,不同意亲娘就上吊自杀!好吧,我有几个条件:无双亲,无兄弟姐妹,富可敌国,再加上我看要看得上。这样就不会有人要跟他成亲了吧!谁知,一个眉眼如丝的邪气男人搂着她的小蛮腰:“我孤儿一个,想知道我有多少积蓄就嫁给我吧!”“滚蛋,本姑娘看不上!”解决完这个,下一个可怜兮兮的,透亮的眼睛一汪潭水就要倾泻而出:“姐姐,我无家可归了,你收留我吧!”一巴掌呼一边去,后面又来了:“尼妹,本王看了你的脚,所以你还是嫁给我吧!”“无父无母,不符合条件,哪凉哪待去!”
  • 三日王妃三日王妃纳兰箬箬|古代言情三日王妃,三日恩泽,三日后,容颜毁,曲未终,人先散。再见时,对面不相识。当他得知,身边之人便是苦苦寻了两年之人。当他得知,自己所娶之人而非自己愿娶之人。所有的恩怨是划上了一个句号,还是仅仅是开始?
  • 穿越之降夫记穿越之降夫记半袖妖妖|古代言情一家一妻。南唐新帝初登大典,急需联姻来稳定各个世家旧臣,小郡主扶摇也被赐了婚,皇帝对她说,这家三兄弟,要是能降服了,军权大大的,她斗志满满,接过圣旨才发现,这特么不是昔日的世仇今生的冤家吗?女主:皇舅舅,换一家行不行?小皇帝斜眼:降服不了吗?女主内流满面:手到擒来!男主们:……
  • 喜田乐嫁喜田乐嫁花开早春|古代言情张曦秀一睁眼,古代?穿越了?重生了!不错,就这么过吧,好歹看着是个官家小姐。不过,恶奴欺幼主?原来父母皆亡!不怕,张曦秀秀眉一立,斗恶奴拉幼弟,咱不过官小姐的日子,那就过地主田园新生活。
  • 蒙古王的宠妃:大漠鸾歌蒙古王的宠妃:大漠鸾歌司徒平安|古代言情“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女人,生生世世都是,别妄想从我手中逃走。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一样会把你抓回来……”从蒙古王宣布了她的归属那一刻起,她的身体,思想还有命运始终逃离不开他的控制——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离心上人越来越远,却毫无反抗之力。蒙古王的魔音在低语:爱,我也要掠夺!
  • 邪魅王爷俏“侍卫”邪魅王爷俏“侍卫”叶凡汐|古代言情他居然爱上了一名男子!王爷得知自己竟有传说中的龙阳癖,开始对汍儿避而不见,只是越是避讳,心底那份蚀心的想念就越发得强烈,他将她支离自己身边,却又忍不住一次次徘徊于她的屋前,当昔日姐妹翻脸将她设计,她在焌王府之中细心掩藏多时的身份豁然明朗……他的贴身侍卫竟是一绝色清澄的女子…
  • 纨绔嫡妃纨绔嫡妃清媛|古代言情一朝穿越,楚雅儿欠下了还不完的债。俊美的王爷,风流的楼主,纨绔的世子……这欠的不是债,而是情。
  • 懒女怕缠郎:妖孽夫君一箩筐懒女怕缠郎:妖孽夫君一箩筐青青杨柳岸|古代言情指点江山,建功立业,以上皆是妄想。她只是穿越懒女一枚,足智多谋与她无缘,花容月貌更不沾边。可是,万万想不到,这样的她,也能引来“缠郎”一大片?天,这些男人都什么眼光啊!无奈呀无奈,既然命运所驱,那她何苦拒人千里呢!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醉染相思醉染相思夜之星宿|古代言情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爱可以如火,可以如水。相思,则是一壶深藏的好酒,总在静谧的夜里,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带领我们的心神沦入思念的长眠。十二年前,她一夜成魔,亲手杀了至亲至爱。只剩下他,百般相护,却坠河离散,从此生死未知。十二年后,她苦心筹谋,终于报了血海深仇。却遇上他,身份各换,忆今夕昨夕,才觉相思浓密。岁月流转,她们和他们以爱为引用心藏酿,深陷在一壶壶或苦、或甜、或浓、或淡、或烈、或醇的相思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