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3章

八月的夜风已开始有些凉意,赵长镜在杳儿那里喝了酒,原本身上很暖,却在兜兜转转一个时辰后渐渐冷却下来。又是一阵强风,吹糊了眼前成行成片的灯火,吹醒了赵长镜的那一场旧梦。

她不禁紧了紧衣领,快步向林府走去。

赵长镜一进门就觉得不对劲,可是又说不上是哪里不对。出门时,正门分明是关好的,回来时竟一推便开了。

难不成,难不成是家里的遭了贼?

早知道就听聂习的话,养一只土狗在家看门,遇见这闯空门的,好歹吠两声,虚张虚张声势。

当下家中空无一人,她虽平日扮作男子,但到底是女儿家,何曾遇过这样的事?赵长镜心下一惊,方寸大乱。

要不先到侯府避避,明早再回来?反正家中也没什么值钱物件,不不不,好不容易从他俩手里逃出来,可不能再自投罗网。可家中这贼人,又不知是个什么角色,若是胆小的嚷嚷两声吓吓他跑了也就罢了,若是个杀人放火不眨眼的岂不小命休矣?

正犹豫着,屋里忽然有了响动,先是摸索声,然后是开门声,眼见着就要走出来了。

赵长镜当机立断,把心一横,随手抱了一条门闩,悄悄溜到侧边,打算背后偷袭,给那贼人一棒。当晚风大,连月色都被吹得暗淡无光,赵长镜只瞧见一个黑影,全然看不清脸,正要下手,那人有所察觉,喝了一声:“是谁?”转过脸来,结结实实挨了一棒。

其实赵长镜已经认出了那声音,可当时太紧张,听见响动便不管三七二十一,根本收不住手。

“你怎么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人?”赵长镜找来烛火点上灯的时候,聂习正捂着额头,看样子疼的不轻。

“你还说呢,你到家里来为什么不点灯?要不是你上回吓唬我说家里太冷清容易遭贼,我何至于这么害怕,小心提防着。”赵长镜虽虚惊一场但仍是心有余悸,正没处倒怨气。

“我好心给你送这个来,倒成了我的不是了?”聂习莫名挨了赵长镜一棒,还受埋怨,一气之下掏出怀里纸包摔在桌上,纸包里的东西露出一角,赵长镜看见,顿时眼睛发亮。

“这是……桃胶酸枣糕!”赵长镜看见这零食简直是惊喜,她心心念念了许久,可宣和坊的生意太好,不是排上队卖光了,就是排不上号。

赵长镜登时眉开眼笑,一扫方才的阴郁,主动承认错误:“是我鲁莽了,给你赔不是,你大人不记小人过。”说着还打了个揖,又想起什么,对聂习道:“你等等,我去找找活血散瘀的药酒。”

聂习气不得笑不得,笑骂道:“小馋猫,一盒糕就把你打发了。”赵长镜去拿药酒还不忘嘴里叼一块儿酸枣糕。

吃了糕饼的赵长镜心情大好,亲自给聂习上药,聂习推让说不必,赵长镜坚持要帮他。聂习心下暗笑,哪里有这样好哄的丫头,一盒酸枣糕喂下去乖顺的像只小猫,让人越发觉得可爱。

之前聂习拿手捂着,赵长镜并没有看见那伤口,这会儿一看,老大一块青包,赵长镜也觉得自己下手重了,一面拿手帕沾了药酒替他揉开淤血,一面轻轻吹气,不好意思的笑道:“似乎是下手重了些。”并没有看到聂习耳根悄无声息的红了一片。

“何止是重了一点,没想到,你这瘦瘦小小的胳膊,力气倒不小。”

“我又不是有意的,聂哥干嘛那样小心眼。”赵长镜平日看着没大没小,一口一个聂习叫着,一犯错或是有求于人必定自觉长幼有序,也不知哪里来的这坏毛病,同许晋孙攸也是这般。

“不过,你来府里为什么不点灯,若是点了灯自然不会有这误会。”

“都怪今晚这风,简直是妖风。来时吹熄了我的灯笼,本想借着月光去找找府里的蜡烛,连月也吹没了,屋里一片漆黑,我什么都看不见,只好东摸西摸的摸出门来。”

赵长镜一拍脑袋突然想起:“原来如此,你分明对我说过你有夜盲症的,我给忘了。”

“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什么都别说最好。”赵长镜故意加重了手上的力道,疼的聂习龇牙:“轻点儿,会上药不会!”

“这么疼都堵不住你的嘴!”

“没见过你这么恶毒的丫头!”聂习瞪了赵长镜一眼:“原还担心你吓着,想弄只小狗仔给你镇镇宅,看来是我多管闲事了,就你这凶神恶煞的模样,阎王也得绕着走。”

赵长镜闻言手上力道更加重一分,聂习额头的青包越揉越肿。

上一章第32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穿越之教坊使女穿越之教坊使女潇湘碧影|古代言情比辍学打工苦逼的是被剩下了,比被剩下更苦逼的是莫名其妙穿了,比穿越还要苦逼的是居然被卖到教坊了!我去,我上上辈子到底做了多少孽啊!去死算了!
  • 霸爱倾国红颜霸爱倾国红颜苏黯|古代言情他说,你声称爱我,不过是因为寂寞。她说,你拒绝的不是一切,始终是我。一个是不敢爱,一个自认爱不起。但当地位对调——原本的奴才成了王子,原本的郡主成了远离故国的弱女……爱情,是否还能成立?
  • 凝香成忆凝香成忆天下尘埃|古代言情她与他相会在雪日的早晨,可命中能为她带来吉祥的红色,却灼伤了他的眼。从此以后,他们一再错过,他喜欢她的天真烂漫,却始终进入不了她的眼,一切都证明,他就是那个带着天印之记的男人,可突如其来的一场战役,毁灭了一切!她是个克夫的女人,他是个克妻的男人。他们最终还是被命运绑到了一起
  • 梦难归梦难归沈珊玉|古代言情一不小心,穿越到隋朝末年那动乱的时代,还成了大老粗的未婚妻。为了不嫁给这个以后会被砍头的笨蛋,我逃!逃跑的过程中,我遇到了秦王李世民,一想到这家伙可是以后的明君,不跟他就太亏了!所以,我就想尽办法呆在了他身边,为他出谋划策,帮他一统天下,最后成为他的尊妃!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佣兵成相佣兵成相秦子寒|古代言情她,现代首席佣兵,狠戾无情,出手毒辣,凶名为各国特种军官所知,当生命走到尽头时,人生亦是就此重谱。他,凤朝重臣,却功高盖主,为帝王忌。一朝红颜内敛,官服披就,她与他生命就此纠缠。爱,可以粗茶淡饭,亦可以坐拥天下···她,从来不知道,这样的自己是如何能令得他的目光停驻,只是,当习惯了那个人的守候后,自己是否还能承受得了所谓的生离死别!*****************************************************************厚着脸皮各种求!!喵喵~~~
  • 倾城王妃不二嫁倾城王妃不二嫁妆嗜宠|古代言情为了复仇恨,她披上血红嫁衣,以夏府千金夏初雪的身份替代嫁给嗜血安北将军南宫龙傲,承受他蚀骨欢爱。他嗜血残忍,她的冷傲挑战了他的脾性,他先是迷上了她的身体,他喜欢破坏她脸上的清冷,却不想沦陷的是自己。残忍的厮杀,是多年前欠下的孽账。他,最后得到了她。--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公主潜逃计划公主潜逃计划花空一二|古代言情天生好命的她,不仅拥有诱惑人的美人鱼之声,还好运的碰到了穿越媒介——黑洞的BUG,本该穿成一头驴的她,变成了大昌国唯一的公主殿下。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道理,她开开心心地在背景架空的大昌国生活了下来,三岁开始泡美男,四岁开始皇弟养成,五岁开始认个师父练轻功,六岁开始冒充女侠行侠仗义……那生活要有多滋润就有多滋润。直到十三岁那年她终于被皇帝老爹嫌弃,指婚给了某人。她抗议无效,策划逃跑。A计划还没来得及实行,她的订婚对象便抗旨了。皇帝老爹再接再厉,又将她赐婚给尚书大人的儿子。于是,搁浅了的A计划,终于要开始实施了。逃跑的路上,又结识了许多的新美男,逃跑人数按一定数量增加中。无聊时拿个门主当当,闲暇时拿个毒医练练,悠哉游哉。【轻松小白泡美男文,求推荐求收藏】
  • 邪魅王爷逗哑女邪魅王爷逗哑女美景良宸|古代言情一朝穿越,冉柒柒悲催的成了一名庶女,还是哑巴庶女;好吧,成了哑巴不要紧,装乖讨好父亲和嫡母,冉柒柒低调、低调、再低调!偶然认识一个神秘人物,竟然是神医的弟子,教她习医制毒,才知道之所以成为哑巴,竟是被下了毒。好吧,反正也习惯了不说话,那就暗中解了毒,冉柒柒淡定、淡定、再淡定!咦?有个王爷忽然找上门来,指明要娶她?冉柒柒再低调也低调不了了,再淡定也淡定不了了。“为什么要娶我?”“我要你帮我解决那些莺莺燕燕?”“为什么?你们男人不都喜欢三妻四妾么?”(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异世之画眉异世之画眉流年浅夏|古代言情因一次意外穿越到陌生时空的木颜,本想平平淡淡的过完新的一生,却总是被那些所谓的兄弟姐妹们的陷害欺辱,甚至差点死在他们手中。因此,她决定不再做沉默的羔羊。突然出现的神秘男子,是要帮她还是要利用她?从那时起她的人生也开始了改变。。。。
  • 卿非善类:废材二小姐卿非善类:废材二小姐筑画|古代言情她叶紫诺一代神偷却因吃了一个小毛孩的毒苹果穿越了,尼玛!坑我!好吧,起码又给了次生命。可是为生是个没有手机,没有电脑,也没有电视,更加没有空调的鸟不拉屎的架空朝代,这也不计较了,为毛她是个智力低下的弱智,哼哼老娘不干了!老娘要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