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3章

八月的夜风已开始有些凉意,赵长镜在杳儿那里喝了酒,原本身上很暖,却在兜兜转转一个时辰后渐渐冷却下来。又是一阵强风,吹糊了眼前成行成片的灯火,吹醒了赵长镜的那一场旧梦。

她不禁紧了紧衣领,快步向林府走去。

赵长镜一进门就觉得不对劲,可是又说不上是哪里不对。出门时,正门分明是关好的,回来时竟一推便开了。

难不成,难不成是家里的遭了贼?

早知道就听聂习的话,养一只土狗在家看门,遇见这闯空门的,好歹吠两声,虚张虚张声势。

当下家中空无一人,她虽平日扮作男子,但到底是女儿家,何曾遇过这样的事?赵长镜心下一惊,方寸大乱。

要不先到侯府避避,明早再回来?反正家中也没什么值钱物件,不不不,好不容易从他俩手里逃出来,可不能再自投罗网。可家中这贼人,又不知是个什么角色,若是胆小的嚷嚷两声吓吓他跑了也就罢了,若是个杀人放火不眨眼的岂不小命休矣?

正犹豫着,屋里忽然有了响动,先是摸索声,然后是开门声,眼见着就要走出来了。

赵长镜当机立断,把心一横,随手抱了一条门闩,悄悄溜到侧边,打算背后偷袭,给那贼人一棒。当晚风大,连月色都被吹得暗淡无光,赵长镜只瞧见一个黑影,全然看不清脸,正要下手,那人有所察觉,喝了一声:“是谁?”转过脸来,结结实实挨了一棒。

其实赵长镜已经认出了那声音,可当时太紧张,听见响动便不管三七二十一,根本收不住手。

“你怎么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人?”赵长镜找来烛火点上灯的时候,聂习正捂着额头,看样子疼的不轻。

“你还说呢,你到家里来为什么不点灯?要不是你上回吓唬我说家里太冷清容易遭贼,我何至于这么害怕,小心提防着。”赵长镜虽虚惊一场但仍是心有余悸,正没处倒怨气。

“我好心给你送这个来,倒成了我的不是了?”聂习莫名挨了赵长镜一棒,还受埋怨,一气之下掏出怀里纸包摔在桌上,纸包里的东西露出一角,赵长镜看见,顿时眼睛发亮。

“这是……桃胶酸枣糕!”赵长镜看见这零食简直是惊喜,她心心念念了许久,可宣和坊的生意太好,不是排上队卖光了,就是排不上号。

赵长镜登时眉开眼笑,一扫方才的阴郁,主动承认错误:“是我鲁莽了,给你赔不是,你大人不记小人过。”说着还打了个揖,又想起什么,对聂习道:“你等等,我去找找活血散瘀的药酒。”

聂习气不得笑不得,笑骂道:“小馋猫,一盒糕就把你打发了。”赵长镜去拿药酒还不忘嘴里叼一块儿酸枣糕。

吃了糕饼的赵长镜心情大好,亲自给聂习上药,聂习推让说不必,赵长镜坚持要帮他。聂习心下暗笑,哪里有这样好哄的丫头,一盒酸枣糕喂下去乖顺的像只小猫,让人越发觉得可爱。

之前聂习拿手捂着,赵长镜并没有看见那伤口,这会儿一看,老大一块青包,赵长镜也觉得自己下手重了,一面拿手帕沾了药酒替他揉开淤血,一面轻轻吹气,不好意思的笑道:“似乎是下手重了些。”并没有看到聂习耳根悄无声息的红了一片。

“何止是重了一点,没想到,你这瘦瘦小小的胳膊,力气倒不小。”

“我又不是有意的,聂哥干嘛那样小心眼。”赵长镜平日看着没大没小,一口一个聂习叫着,一犯错或是有求于人必定自觉长幼有序,也不知哪里来的这坏毛病,同许晋孙攸也是这般。

“不过,你来府里为什么不点灯,若是点了灯自然不会有这误会。”

“都怪今晚这风,简直是妖风。来时吹熄了我的灯笼,本想借着月光去找找府里的蜡烛,连月也吹没了,屋里一片漆黑,我什么都看不见,只好东摸西摸的摸出门来。”

赵长镜一拍脑袋突然想起:“原来如此,你分明对我说过你有夜盲症的,我给忘了。”

“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什么都别说最好。”赵长镜故意加重了手上的力道,疼的聂习龇牙:“轻点儿,会上药不会!”

“这么疼都堵不住你的嘴!”

“没见过你这么恶毒的丫头!”聂习瞪了赵长镜一眼:“原还担心你吓着,想弄只小狗仔给你镇镇宅,看来是我多管闲事了,就你这凶神恶煞的模样,阎王也得绕着走。”

赵长镜闻言手上力道更加重一分,聂习额头的青包越揉越肿。

上一章第32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奉旨宠妻:霸爱小蛮妃奉旨宠妻:霸爱小蛮妃憬岸|古代言情穿越之后,身为女警的顾薪影表示压力很大,前有渣父算计,后有皇子追杀,幸好学了一身医术毒术防防身,还抱上了专心研究宅斗算计人的娘亲大腿。某年某月,某小女子一根银针干倒某王爷,站在边上擦擦冷汗,这都什么事儿,她过她的小日子过得好好地,突然冒出这么多王爷皇子要扯着她步入阴谋圈。“再敢算计我信不信我回去告诉我娘,要你好好体会一下什么才是算计人的最高境界?”她踩着凳子瞪着面前的冷峻男人,狂霸酷拽地说着要回去“告状”。“本王需要算计你吗?”某男嘴角一撇,很淡定的从衣袖里掏出一卷明黄,“这是圣旨,快随为夫回去拜堂吧。”他从来都是来直接的,谁跟你绕圈子呢。
  • 时间的女儿:我不是恶魔时间的女儿:我不是恶魔沫小傀|古代言情她,初陌。可以控制时间,号称时间的女儿,身带异能。异界游玩,她遇到了他们,,,又重遇了难缠的哥哥们,最终,她会选择谁呢?
  • 燕臣曲燕臣曲木子季|古代言情从小,她就深深的爱着他;从小,他就对她视若无物。遇见,让她对他一见钟情;遇见,让她对她恨之入骨。遍地的紫色鸢尾,缭乱了他的心,刺痛了她的眼。
  • 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诺诺芷琪|古代言情一朝穿越,她附身于宰相府待嫁的三小姐身上。传闻她才德皆缺,左脸因一块胎记而奇丑无比,更另人汗颜的是,以前的她对这个嗜血凶暴的莫王爷情有独钟,还非君不嫁。被天下人视为最不要脸的女人。大婚时,他同时娶了二妃。她却衰字带头,一时失足,当众出丑,成为别人口中的笑柄。他厌恶她,娶她只有一个目的,她身上奇异的血,能够给他的爱妃做药引。侧妃是他的宝,她却是贱命一条!【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夫视眈眈:一品妖妃千千岁夫视眈眈:一品妖妃千千岁千面雪狐|古代言情某女挑了一个夫君心情很不错夜晚探问,“王爷,如果有人得罪了你,专门挖坑让你跳,你会原谅她么?”,倾城王爷斜睨着一脸小心翼翼的女子,斩钉截铁的说,“原谅她是佛祖的事情,本王负责送她去见佛祖。”。某女脖子一缩,泪流满面。“但如果那个人是你的话……”。“怎样?”。倾城王爷皮笑肉不笑:“我会挖更多更深的坑让你跳。”。“……”。于我来说,还有什么坑,能比陷入你编织的情网更大更深?我早就跳进去了,义无反顾,死而无怨。你有没有因为一个人而爱上一座城,留念一处风景?包括她为你挖的坑?O(∩_∩)O这是一场欲罢不能的逗比追逐游戏,一旦开始,休想喊停。
  • 凤离枝之绝世虐恋凤离枝之绝世虐恋冰莲子|古代言情凤凰离枝,家族与皇权的争斗,挚爱间的生死角逐,一夕的亡国,她的一生从此坎坷。仇敌枕畔,辗转承欢,她终是冷血心肠,然而。。。命运谁都不肯偏袒。
  • 妃同凡响:出墙皇妃不好惹妃同凡响:出墙皇妃不好惹兮倾诀|古代言情他身为帝王,腹黑霸道。她是无耻之女,一朝穿越,居然就成了他的皇后,结果还是不受宠的,好吧,既然如此,还不如直接休了,免得看着眼烦。“皇上,我会赚钱。”“所以呢?”冷眼看着某女。“所以就休了我呗。”“做梦!”“朕会赚钱,朕也是一国之君,你还敢嫌弃朕!”“不敢。”随后某女被某皇帝拧上床。“不如我们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好了。”卧槽!什么状况?!
  • 乱世女武商乱世女武商某凉|古代言情泱泱乱世,大行商道。谁赚得真情,谁输掉真心。…………当现代死宅女遇上古代腹黑男当衣冠士族遇上无耻客商,这个故事起于一场战争终于一场战争陈风,重生于南北朝交界的晋阳,白骨蔽野,荒草萦目的死城,在燕人的铁骑下艰难的谋生路。在社会动荡士族衰落的大背景下,邂逅一个又一个独属于这个时代绝艳鲜明的人物
  • 刁蛮皇后:我是皇后我做主刁蛮皇后:我是皇后我做主无良猫爱囧脸|古代言情巾帼将军惨遭渣男毒手,身负重伤绝望坠入鬼愁渊。醒来发现自己竟然是冷宫弃后,第一天就遇到与渣男同名五皇子。哈?你说啥?本姑娘蛮横刁钻?本姑娘有辱我亲爹的名声?我去你姥姥家的香蕉皮。看往昔巾帼将军如何玩转皇宫,寻得真爱~
  • 农媳农媳叶草心|古代言情穿越女pk重生男!******贺澜一朝穿越,竟已嫁为人妇,成了农家媳。家徒四壁,极品不少,还有一个只能储物的空间坠子。而那个闷葫芦夫君,怎么突然性格大变,口叼舌毒——你是要闹哪样?!做甜汤,卖木具,开厂子,人生需要各种尝试。——且看穿越女与重生男,携手共度奔小康!*****养肥的亲们可以蹲坑《嫡女凶猛》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