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7章

九歌看着这网越锁越紧,这才明白,这曹乾不近用毒一流,谋略高超,还略懂机关。刚刚九歌就是踩到了机关才被这网给网住。

九歌在踏入曹乾的府上就发觉府上空无一人必有蹊跷,不料果真如此,环环紧扣的机关普通人也不敢来犯。

九歌从胳膊处拔出一把匕首,匕首呈暗金色,在月光的照耀下,有光泽流动。说时迟那时快,正当网快速缩紧的时候,九歌一个挥刀,网线如数斩断。再轻轻一跃从中逃脱。

九歌心里暗暗欢喜,美人师傅给的刀就是好用,锋利无比。内心刚刚想起美人师傅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不见,眼底划过悲伤。

九歌身后传来曹乾的喊声,“今日叫你逃脱而去,下次就不会那么好运。“

曹乾心知穷寇莫追,来者并无杀气,她的招式柔中带刚,出招毫无规则,一直在躲,并无出手。此人心思缜密一直试探我的命门,出手并不狠绝,实在难以琢磨招式出自何处,来者是何意。

她最后拔出的匕首必定不是凡物,这天下能把蚕丝网一刀斩断的兵器胜在少数。

九歌一路逃窜,她知曹乾会用毒,处处小心还是中了毒,身上渐渐无力,身体变得虚弱。这曹乾居然运用庭院中的花与身体上的香味混合形成毒素,一般人在闻花香时并不会产生毒素,而在与曹乾不断交手时,掌风之中夹杂的香味混合变成了一种软骨散。

九歌跌跌撞撞的回到了自己的闺房,这毒虽不要命,却也叫人在几天内内力尽失,和普通人无异。

“小姐,你怎么把自己弄的如此狼狈?“原来那个新来的小丫鬟叫碧环,碧环面带愁容,一脸焦急,她当时看见小姐身着夜行衣外出,怕小姐晚归有什么意外,就在门口候着。

“无事,你且打一盆清水过来。“九歌离开沈府数月,本以为找到了自己最亲的亲人——叶扶桑。就当自己满心欢喜像师傅报答喜讯的时候,美人师傅却遭奸人所害。而自己的胞妹扶桑至今还是不愿甘心认自己为姐姐。扶桑半生孤苦,竟走上了嗜血的道路。

九歌每每想起此事,就悔恨,如若当年被美人师傅抱走的是扶桑,那么现在一切会不会不一样,或者自己那日带着师傅一起下山。可怎么样都回不去了。

眼前最关心自己的人居然是这个才认识几面的小丫鬟,心中难免苦涩。

小丫鬟端着一盆清水放置床头,拧干白巾,递给九歌。

“小姐,你的脸色苍白,真的没事吗?“九歌的四肢软弱无力,接过白斤都有些费力,小丫鬟见此状,不知如何是好,一时手忙脚乱。

九歌看见碧环这焦急的模样,内心那抹孤寂渐渐散去,“没事,我睡一觉就好了。”碧环接过九歌手中的白斤帮九歌擦拭着脸。

“今天的事你要保密哦,不许告诉别人。“碧环端着脸盆嘴角扬起笑容,自打她被扶桑买进来时就决定将自己要侍奉的小姐当自己的姐姐来照顾。

九歌见碧环这个小丫头如此懂事,贴心,苍白的脸上总算也有了笑容。

“奴婢遵命。“碧环行了个礼便关上门出去了。

第二日,无欢殿之上,宁叙岑慵懒地坐在椅子上,他一手敲着藤椅的扶手,一手捏了本册子。

他面前跪着一黑衣男子,男子来报昨夜有一女子夜闯曹乾府上,失败而归。

宁叙岑的眸子闪过一道精光,见他抿起唇部,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把册子一丢,摆弄着自己手上的玉扳指。

扶桑啊扶桑,你弄个假货来糊弄我,未免太抬举自己了。

“有趣有趣,可知那女子最后如何逃脱的?“

“那女子在打斗中一直不曾痛下杀手,最后差点被曹乾的机关困住,破了机关才能逃去。“黑衣男子细细讲述昨夜发生的事。他不明主上为何派他这几日严密监视曹乾,为何有人前来就即刻来报。

“不曾痛下杀手是嘛?“黑衣男子不知主上是否在询问自己,只得低头应声道,”是。“

“你且退下。“宁叙岑挥了一下手臂,眼前的黑衣男子看见此手势便离去。

这替身也真是有趣,明知是杀手,居然不痛下杀手,最后差点被抓住。这扶桑也是有心之人,不知从何处找来这品貌相似武功不弱之人顶替她,莫不是?她们之间有什么关系?

宁叙岑想到此处,便起身决心亲自拜访这替身。这扶桑最近消失的无影无踪,生是无欢殿的人,死是无欢殿的鬼。叶扶桑,这一辈子你注定了无法脱离无欢殿。就算你有替身也无用。

宁叙岑并未从大门直接踏入,也未曾唤来阿恒,便自己径直进去了。

九歌看见男子未曾通报便进了自己的闺房,九歌理了一下自己的外衣,抬头看眼前之人,一袭青色长袍衬得此人贵气逼人。九歌看着男子的眸子如深海玄冰,深沉彻骨寒。

九歌并非第一次见眼前的男子,宁叙岑看眼前的“扶桑“看着自己不卑不亢的神情,便知这是假的扶桑。

九歌走了会神,这才反应过来要跪下,“主上。“

“扶桑,叶扶桑,你可是真的扶桑?”宁叙岑用手捏着九歌的下巴,缓缓抬起。看着九歌的双眼,眼睛装着宁叙岑在扶桑眼里看不见的东西,更加清澈透亮。

宁叙岑看着这眼里的清澈透亮不知不自觉中产生一个想法,如果这双眼睛被蒙上鲜血又会是怎么样的?

“我是扶桑,叶扶桑。“九歌一口咬定自己就是扶桑,说完这句话就将脑袋别过去。九歌被他看的浑身不自然,甚至有些厌恶。

“一个从未杀过人的人妄想顶替这杀人成魔的扶桑,简直痴心妄想。”宁叙岑松开了自己的手,还有些嫌弃的拍了拍手,似乎是在试图拍掉手上的灰。

九歌心中大惊,这人不知怎么看穿她的身份的,居然在自己与扶桑谋划这么久的情况下,仅仅察言观色就看穿了吗?还是只是来试探的?一时间捉摸不透。

上一章第16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杀手废材变痞妃杀手废材变痞妃墨小日|古代言情她,人人惧怕的黑道帝君,不料一朝穿越再睁开眼,却穿越了?!姨娘阴毒?略施巧设计送她下地狱,死无全尸!庶妹伪善?巧计揭穿她的美人皮,断她十指!庶兄阴险?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断他双腿!父亲狠辣?为了一个私生女出身的小妾能上位逼死自己的结发妻子、为了成全那个贱妾女儿的私定终身,让发妻的女儿代姐出嫁!他,千年狼王,为了度劫,附身于王爷之身,却没想,她却窥探了他的秘密,对于她,是杀还是留?他,犹豫了。不过是看不上四皇子不受宠,不愿意嫁过去受苦罢了。你以为皇子是你家后院的大白菜?拔出一颗看看,不够大,再拔出另一颗比比?好吧,这些跟她没有关系,当成一出脑残的大戏看看也没有事!
  • 霸道休夫倾城妃霸道休夫倾城妃二水|古代言情什么?不过当了个替身演员都可以意外坠崖,还能在狗血点吗?不过事实证明这不是最狗血的!再次醒来竟变成人们眼中的废材王妃!不怕,我可是来自21世纪!相公不爱?休了。侧妃陷害?老娘让你终身不育!且看女主如何在古代混的风生水起,叱咤风云。不但用智谋赢得天下,更是抱得美男归。【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家有萌妃好吃掉家有萌妃好吃掉顾妄笙|古代言情“我身上有毒,娶了我,你会死的!”洛紫兮无奈地说道。"无碍,本王身上也有毒,正好以毒克毒”萧逸笙冰冷的口气,带着一丝玩味。“那……我有精神病,你会受不了的!”洛紫兮再次说道。“无碍,本王也有精神病,况且,自从得了精神病整个人越来越精神了。”萧逸笙耐心的说道。
  • 庶女无双庶女无双今年八岁|古代言情她,首席医官,身怀神秘异能,医术无双。穿越到宰相遭人残害被贬为庶的嫡女身上!护住病重母亲,整治姐妹,料理姨娘们,各大极品亲戚!敢以毒害她!不知道医毒本一家吗!以毒攻毒,自食恶果,让你们知道谁才是庶女无双!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帝王约帝王约柒柒染w|古代言情茗羽祭司、轩辕帝皇帝王约,天下平,盛世起。这是我与你的契约,我的王。请你相信,我会用生命为你加冕。转世消散了所有记忆,却因为契约不得自由,无法去爱。阴谋,报复,痴缠,天下。谁才是她真正想要执手相拥的人?原来兜兜转转,最终也不过化作袅袅青烟,惆怅而已转世后的少女成长史,看她如何一一步恢复记忆,成为那个清越绝伦,杀伐果断,高高在上的祭司大人。
  • 乱世红颜:灵棋乱世红颜:灵棋豆莎包|古代言情末日之时,暮景颜深陷棋局,一场现代版的密室逃脱由此展开。一场扑朔谜题任务考验,一群群消失的现代人类,还有神秘之人究竟为何将她扣在棋局之上?是阴谋还是陷进?正当她得到最后一个任务提示的时候,她被迫卷入了另一场风波之中?暮景颜究竟能不能逢凶化吉?待神秘之人脱下面具之时,居然……
  • 筱筱的亲亲夫君们筱筱的亲亲夫君们筱兔|古代言情强大腹黑,扮猪吃老虎是她的本色,美男多多益善是她的宗旨。借着神仙手,大肆采草揽美男,MM,这可就是技巧了!什么冰山男,邪恶男,腹黑男等等是手到擒来,不好了!差点忘记自己还带着任务呢!
  • 新宅女悲喜剧新宅女悲喜剧GIFT娘娘|古代言情宅女的新解,古代宅子中奋斗的女人穿越成大户人家嫡出小姐,遇到一个重生美男,,卷入了宅门争相公和朝堂争太子的漩涡中。。。本小姐有鸡肋神仙梦中暗示,还有蛋定心态围观,就算狗血又如何呢~(没灵感了,第一次写文,能写20万还是挺兴奋的,就是坑了有点小郁闷。)
  • 火星狂妃火星狂妃墨诗柔|古代言情墨诗柔简介无能......求大神指点qq3192028089
  • 要嫁就嫁灰太狼要嫁就嫁灰太狼苑碧落|古代言情她的目标就是嫁一个灰太狼一样的男人。若不是灰太狼,则不嫁也罢这个男人自私、霸道、贪婪、狂妄……等等,还自卑、迟钝!满肚子坏心眼,刻意接近她、欺骗她,她怎么会对这样的男人动心?他不是她的灰太狼,他惠湮鸾只爱一个人,为了那人做什么都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