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7章

九歌看着这网越锁越紧,这才明白,这曹乾不近用毒一流,谋略高超,还略懂机关。刚刚九歌就是踩到了机关才被这网给网住。

九歌在踏入曹乾的府上就发觉府上空无一人必有蹊跷,不料果真如此,环环紧扣的机关普通人也不敢来犯。

九歌从胳膊处拔出一把匕首,匕首呈暗金色,在月光的照耀下,有光泽流动。说时迟那时快,正当网快速缩紧的时候,九歌一个挥刀,网线如数斩断。再轻轻一跃从中逃脱。

九歌心里暗暗欢喜,美人师傅给的刀就是好用,锋利无比。内心刚刚想起美人师傅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不见,眼底划过悲伤。

九歌身后传来曹乾的喊声,“今日叫你逃脱而去,下次就不会那么好运。“

曹乾心知穷寇莫追,来者并无杀气,她的招式柔中带刚,出招毫无规则,一直在躲,并无出手。此人心思缜密一直试探我的命门,出手并不狠绝,实在难以琢磨招式出自何处,来者是何意。

她最后拔出的匕首必定不是凡物,这天下能把蚕丝网一刀斩断的兵器胜在少数。

九歌一路逃窜,她知曹乾会用毒,处处小心还是中了毒,身上渐渐无力,身体变得虚弱。这曹乾居然运用庭院中的花与身体上的香味混合形成毒素,一般人在闻花香时并不会产生毒素,而在与曹乾不断交手时,掌风之中夹杂的香味混合变成了一种软骨散。

九歌跌跌撞撞的回到了自己的闺房,这毒虽不要命,却也叫人在几天内内力尽失,和普通人无异。

“小姐,你怎么把自己弄的如此狼狈?“原来那个新来的小丫鬟叫碧环,碧环面带愁容,一脸焦急,她当时看见小姐身着夜行衣外出,怕小姐晚归有什么意外,就在门口候着。

“无事,你且打一盆清水过来。“九歌离开沈府数月,本以为找到了自己最亲的亲人——叶扶桑。就当自己满心欢喜像师傅报答喜讯的时候,美人师傅却遭奸人所害。而自己的胞妹扶桑至今还是不愿甘心认自己为姐姐。扶桑半生孤苦,竟走上了嗜血的道路。

九歌每每想起此事,就悔恨,如若当年被美人师傅抱走的是扶桑,那么现在一切会不会不一样,或者自己那日带着师傅一起下山。可怎么样都回不去了。

眼前最关心自己的人居然是这个才认识几面的小丫鬟,心中难免苦涩。

小丫鬟端着一盆清水放置床头,拧干白巾,递给九歌。

“小姐,你的脸色苍白,真的没事吗?“九歌的四肢软弱无力,接过白斤都有些费力,小丫鬟见此状,不知如何是好,一时手忙脚乱。

九歌看见碧环这焦急的模样,内心那抹孤寂渐渐散去,“没事,我睡一觉就好了。”碧环接过九歌手中的白斤帮九歌擦拭着脸。

“今天的事你要保密哦,不许告诉别人。“碧环端着脸盆嘴角扬起笑容,自打她被扶桑买进来时就决定将自己要侍奉的小姐当自己的姐姐来照顾。

九歌见碧环这个小丫头如此懂事,贴心,苍白的脸上总算也有了笑容。

“奴婢遵命。“碧环行了个礼便关上门出去了。

第二日,无欢殿之上,宁叙岑慵懒地坐在椅子上,他一手敲着藤椅的扶手,一手捏了本册子。

他面前跪着一黑衣男子,男子来报昨夜有一女子夜闯曹乾府上,失败而归。

宁叙岑的眸子闪过一道精光,见他抿起唇部,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把册子一丢,摆弄着自己手上的玉扳指。

扶桑啊扶桑,你弄个假货来糊弄我,未免太抬举自己了。

“有趣有趣,可知那女子最后如何逃脱的?“

“那女子在打斗中一直不曾痛下杀手,最后差点被曹乾的机关困住,破了机关才能逃去。“黑衣男子细细讲述昨夜发生的事。他不明主上为何派他这几日严密监视曹乾,为何有人前来就即刻来报。

“不曾痛下杀手是嘛?“黑衣男子不知主上是否在询问自己,只得低头应声道,”是。“

“你且退下。“宁叙岑挥了一下手臂,眼前的黑衣男子看见此手势便离去。

这替身也真是有趣,明知是杀手,居然不痛下杀手,最后差点被抓住。这扶桑也是有心之人,不知从何处找来这品貌相似武功不弱之人顶替她,莫不是?她们之间有什么关系?

宁叙岑想到此处,便起身决心亲自拜访这替身。这扶桑最近消失的无影无踪,生是无欢殿的人,死是无欢殿的鬼。叶扶桑,这一辈子你注定了无法脱离无欢殿。就算你有替身也无用。

宁叙岑并未从大门直接踏入,也未曾唤来阿恒,便自己径直进去了。

九歌看见男子未曾通报便进了自己的闺房,九歌理了一下自己的外衣,抬头看眼前之人,一袭青色长袍衬得此人贵气逼人。九歌看着男子的眸子如深海玄冰,深沉彻骨寒。

九歌并非第一次见眼前的男子,宁叙岑看眼前的“扶桑“看着自己不卑不亢的神情,便知这是假的扶桑。

九歌走了会神,这才反应过来要跪下,“主上。“

“扶桑,叶扶桑,你可是真的扶桑?”宁叙岑用手捏着九歌的下巴,缓缓抬起。看着九歌的双眼,眼睛装着宁叙岑在扶桑眼里看不见的东西,更加清澈透亮。

宁叙岑看着这眼里的清澈透亮不知不自觉中产生一个想法,如果这双眼睛被蒙上鲜血又会是怎么样的?

“我是扶桑,叶扶桑。“九歌一口咬定自己就是扶桑,说完这句话就将脑袋别过去。九歌被他看的浑身不自然,甚至有些厌恶。

“一个从未杀过人的人妄想顶替这杀人成魔的扶桑,简直痴心妄想。”宁叙岑松开了自己的手,还有些嫌弃的拍了拍手,似乎是在试图拍掉手上的灰。

九歌心中大惊,这人不知怎么看穿她的身份的,居然在自己与扶桑谋划这么久的情况下,仅仅察言观色就看穿了吗?还是只是来试探的?一时间捉摸不透。

上一章第16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邪医夫君五六个邪医夫君五六个小楼飞花|古代言情她堂堂七代鬼医谷谷主,居然还得靠别人给自己解毒!好吧,不就是武艺高强的男人嘛,这有啥不好找的!这不一个个的都送上门来了。一颗长生不老药,引来各方霸主窃视。美男强强出手,这谁能抱得美人归?还真是不好说啊!
  • 灵植空间:农女养成记灵植空间:农女养成记柒芷|古代言情罗婉是一个带着记忆出生的孩子,父母早死,没有家族,没有亲戚,没有极品。且看她如何在一个不算是女尊的国家过着自己一妻多夫的小日子
  • 妖王抢妃:废材魂师要逆天妖王抢妃:废材魂师要逆天葵九|古代言情她是一名异能者,拥有杀伤力极强的雷电,却落到被人解剖做实验的地步!一场爆炸,她成为逐月皇朝的“天才”。十年没有长进,痴痴傻傻,分家小姐处处刁难,皇宫的凶杀谜案……竟然全都将凶手指向她!她,该如何在这个帝国立足?一次意外激发魂力,她不再是软柿子。金尊魂师?NO,NO,NO,她是九星元素师!浑身雷光,所向无敌,御兽斗智,不在话下!谁知半路杀出了一个妖孽美男硬要立她为妃,靠,赶紧跑啊!美男奸笑:跑不过我,就从了我吧。某腹黑女瞥眉:早告诉你了,本姑娘不是你的菜!某男妖孽一笑:我的小名就叫菜菜。某女一听,晕阙过去……
  • 招摇下堂妃:王爷,我罩你招摇下堂妃:王爷,我罩你那一鲦鱼|古代言情一个梦境,让她穿越时空成了东夏国首富的掌上明珠。一顶花轿,将她抬进王府成了人人称羡的高贵王妃。新婚之日,那个发誓会对她好的人,不见人影就罢还敢带小妾回来?岂有此理,她要去谈判!岂料竟然弄巧成拙,被老公刮目相看!一段爱情,他许她目无一切、她却渐渐迷失自己。当她终于找回自己,他却不再是当初的那个他。他说:你滚开,我不需要你来怜悯!她说:我穿越千年来到这里,历尽千辛万苦才明白我爱你,你怎忍心让我离去?
  • 乡村白富美:美男看过来乡村白富美:美男看过来阳晓晓|古代言情不管在什么时代,姐都要当“白富美”。管你什么极品亲人,看姐怎么对付你们!想打秋风,哼,看姐怎么把你们赶出去!那个“蛇妖”,不要仗着自己长得漂亮就勾引姐……,虽然姐很吃这套,但姐还是有点“理智”的……,好吧,当姐老牛吃嫩草一回了,谁让姐好这一口呢。据说孩子基因很重要,她和“蛇妖”生的孩子,会长得像谁?
  • 宠妃这职业宠妃这职业华卿晴|古代言情穿越成东宫小妾的她,苦逼在头顶。一边是装着腹黑,实则内心暴燥的太子;另一边是仁慈在表面,暗里为打胎大队长的太子妃。忍不住滴,她摸摸肚子里的宝宝,觉得自己和孩子要怎么办,才能跳出了杯具的未来生涯?【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师父,吃货是一种病师父,吃货是一种病墨妍湮|古代言情一朝穿越,她成了江湖上让人闻风丧胆、没人敢要的女魔头,却偏偏收个比她还大一点、且身份神秘的男人当徒弟。名义上她是师父,却处处受他牵制。口口声声叫她美人师父,时不时来个动手动脚!她哪有一点为师的尊严?!要娶她为妻?还拿好吃的诱惑她?滚开!她是那么没节操的么!
  • 帝凰:天下为攻帝凰:天下为攻淡然无宠|古代言情帝宠,生于华夏国著名监狱秦城监狱,那里关押的不是权贵就是杀手,而她,尽得狱中人的绝学。这一世,她为阶下囚。重生到五国之首扶风国,她是众位皇兄疼爱的扶风皇室唯一一位公主,世人尊称,帝长公主。这一世,她为人上人。他是神秘莫测身份不明的墨凰,本以为一生无欲无情,哪知道,碰上了个黑心的她,这一生,彻底栽了。世人皆说她冷漠,但只有他见过她的似水柔情眸中桃花。世人皆说她狠戾,但她只是为了保护疼爱她的众位皇兄才屠杀了一国。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凰兮凰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
  • 我心飘摇之忘情水我心飘摇之忘情水梦雪依|古代言情梦毁情殇,万念成灰,这是还你的,今生,我再也不欠你!我失落异空,强抢?逼婚?为何让我嫁与半残之人?捆绑上花轿,半路被劫,本想上天怜我!却陷入生死折磨之间?只残留着那个影子,那份期待!岂料得真相竟会如此?
  • 七皇子的邪魅“相公”七皇子的邪魅“相公”银月雪|古代言情她被死党拖累,穿越到白慕朝,成为丞相之女,只为完成这一世没有完成的千世缘……当他遇到她的时候她一身男装,俊得摄魂,美得邪媚,他对她产生了异样的情,但他可是一个男人呀。难道自己有断袖之癖?谁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