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7章

九歌看着这网越锁越紧,这才明白,这曹乾不近用毒一流,谋略高超,还略懂机关。刚刚九歌就是踩到了机关才被这网给网住。

九歌在踏入曹乾的府上就发觉府上空无一人必有蹊跷,不料果真如此,环环紧扣的机关普通人也不敢来犯。

九歌从胳膊处拔出一把匕首,匕首呈暗金色,在月光的照耀下,有光泽流动。说时迟那时快,正当网快速缩紧的时候,九歌一个挥刀,网线如数斩断。再轻轻一跃从中逃脱。

九歌心里暗暗欢喜,美人师傅给的刀就是好用,锋利无比。内心刚刚想起美人师傅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不见,眼底划过悲伤。

九歌身后传来曹乾的喊声,“今日叫你逃脱而去,下次就不会那么好运。“

曹乾心知穷寇莫追,来者并无杀气,她的招式柔中带刚,出招毫无规则,一直在躲,并无出手。此人心思缜密一直试探我的命门,出手并不狠绝,实在难以琢磨招式出自何处,来者是何意。

她最后拔出的匕首必定不是凡物,这天下能把蚕丝网一刀斩断的兵器胜在少数。

九歌一路逃窜,她知曹乾会用毒,处处小心还是中了毒,身上渐渐无力,身体变得虚弱。这曹乾居然运用庭院中的花与身体上的香味混合形成毒素,一般人在闻花香时并不会产生毒素,而在与曹乾不断交手时,掌风之中夹杂的香味混合变成了一种软骨散。

九歌跌跌撞撞的回到了自己的闺房,这毒虽不要命,却也叫人在几天内内力尽失,和普通人无异。

“小姐,你怎么把自己弄的如此狼狈?“原来那个新来的小丫鬟叫碧环,碧环面带愁容,一脸焦急,她当时看见小姐身着夜行衣外出,怕小姐晚归有什么意外,就在门口候着。

“无事,你且打一盆清水过来。“九歌离开沈府数月,本以为找到了自己最亲的亲人——叶扶桑。就当自己满心欢喜像师傅报答喜讯的时候,美人师傅却遭奸人所害。而自己的胞妹扶桑至今还是不愿甘心认自己为姐姐。扶桑半生孤苦,竟走上了嗜血的道路。

九歌每每想起此事,就悔恨,如若当年被美人师傅抱走的是扶桑,那么现在一切会不会不一样,或者自己那日带着师傅一起下山。可怎么样都回不去了。

眼前最关心自己的人居然是这个才认识几面的小丫鬟,心中难免苦涩。

小丫鬟端着一盆清水放置床头,拧干白巾,递给九歌。

“小姐,你的脸色苍白,真的没事吗?“九歌的四肢软弱无力,接过白斤都有些费力,小丫鬟见此状,不知如何是好,一时手忙脚乱。

九歌看见碧环这焦急的模样,内心那抹孤寂渐渐散去,“没事,我睡一觉就好了。”碧环接过九歌手中的白斤帮九歌擦拭着脸。

“今天的事你要保密哦,不许告诉别人。“碧环端着脸盆嘴角扬起笑容,自打她被扶桑买进来时就决定将自己要侍奉的小姐当自己的姐姐来照顾。

九歌见碧环这个小丫头如此懂事,贴心,苍白的脸上总算也有了笑容。

“奴婢遵命。“碧环行了个礼便关上门出去了。

第二日,无欢殿之上,宁叙岑慵懒地坐在椅子上,他一手敲着藤椅的扶手,一手捏了本册子。

他面前跪着一黑衣男子,男子来报昨夜有一女子夜闯曹乾府上,失败而归。

宁叙岑的眸子闪过一道精光,见他抿起唇部,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把册子一丢,摆弄着自己手上的玉扳指。

扶桑啊扶桑,你弄个假货来糊弄我,未免太抬举自己了。

“有趣有趣,可知那女子最后如何逃脱的?“

“那女子在打斗中一直不曾痛下杀手,最后差点被曹乾的机关困住,破了机关才能逃去。“黑衣男子细细讲述昨夜发生的事。他不明主上为何派他这几日严密监视曹乾,为何有人前来就即刻来报。

“不曾痛下杀手是嘛?“黑衣男子不知主上是否在询问自己,只得低头应声道,”是。“

“你且退下。“宁叙岑挥了一下手臂,眼前的黑衣男子看见此手势便离去。

这替身也真是有趣,明知是杀手,居然不痛下杀手,最后差点被抓住。这扶桑也是有心之人,不知从何处找来这品貌相似武功不弱之人顶替她,莫不是?她们之间有什么关系?

宁叙岑想到此处,便起身决心亲自拜访这替身。这扶桑最近消失的无影无踪,生是无欢殿的人,死是无欢殿的鬼。叶扶桑,这一辈子你注定了无法脱离无欢殿。就算你有替身也无用。

宁叙岑并未从大门直接踏入,也未曾唤来阿恒,便自己径直进去了。

九歌看见男子未曾通报便进了自己的闺房,九歌理了一下自己的外衣,抬头看眼前之人,一袭青色长袍衬得此人贵气逼人。九歌看着男子的眸子如深海玄冰,深沉彻骨寒。

九歌并非第一次见眼前的男子,宁叙岑看眼前的“扶桑“看着自己不卑不亢的神情,便知这是假的扶桑。

九歌走了会神,这才反应过来要跪下,“主上。“

“扶桑,叶扶桑,你可是真的扶桑?”宁叙岑用手捏着九歌的下巴,缓缓抬起。看着九歌的双眼,眼睛装着宁叙岑在扶桑眼里看不见的东西,更加清澈透亮。

宁叙岑看着这眼里的清澈透亮不知不自觉中产生一个想法,如果这双眼睛被蒙上鲜血又会是怎么样的?

“我是扶桑,叶扶桑。“九歌一口咬定自己就是扶桑,说完这句话就将脑袋别过去。九歌被他看的浑身不自然,甚至有些厌恶。

“一个从未杀过人的人妄想顶替这杀人成魔的扶桑,简直痴心妄想。”宁叙岑松开了自己的手,还有些嫌弃的拍了拍手,似乎是在试图拍掉手上的灰。

九歌心中大惊,这人不知怎么看穿她的身份的,居然在自己与扶桑谋划这么久的情况下,仅仅察言观色就看穿了吗?还是只是来试探的?一时间捉摸不透。

上一章第16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六朝金粉六朝金粉满纸荒言|古代言情这是一场波澜壮阔的国仇家恨。这是一场缠绵悱恻的爱情纠葛。有些人,此生似乎是为了爱而活,他们甚至可以为了爱而放弃自己的生命、尊严,但同样有些人,他们总是有各种各样的信仰,或者说是执念,为了完成这份执念,他们看似无情,却在抛弃爱的同时,被爱所抛弃。他们都是可怜的失爱之人。无论是侯裳、连修,或者是宴容辞。正是如此,才让这个故事一波三折,才让侯裳和萧拓的爱情,充满了危机。一句“江山为聘”,是萧拓最真实的爱恋,也是他最深情的呼唤,他的情深意重,打破了国家之间仇恨的鸿沟,让爱在两个国家之间徘徊……
  • 双姝清穿记双姝清穿记梧桐秋*|古代言情她们俩本是一对好姐妹,在一次事故之后来到了康熙朝,一个成了康熙的敏妃,一个却成了他的十三儿媳。
  • 穿越之丫鬟逆袭变王妃穿越之丫鬟逆袭变王妃坠落de天使|古代言情一个相貌平平的女孩子好不容易有时间出来旅游结果人太多不慎挤下井里掉下去,梦境中出现了白须老者告知自己穿越了,说自己有一个缘跟一场浩劫等着来解决。是福是祸靠自己掌握。。。
  • 桃花醉,舞倾城桃花醉,舞倾城伦敦的星光不散场|古代言情她,十二岁一舞倾天下,被皇上封为郡主;他,世袭爵位的王爷。她与他桃林初见,再难相忘...既难忘,那便嫁;既难忘,那便娶。他比她想的要孤独得多;她比他想的要复杂得多。他到底是谁?她真的只是个大家闺秀吗?原来他和她是一样的!
  • 弃妃引君欢弃妃引君欢皇室恶少|古代言情一朝穿越,成为丞相府被人遗忘的三小姐,丞相将她送给了举国闻名的冷血王爷。他是高高在上的王,而她不过是一个礼物,甚是一个奴。沦为弃妃,受尽他人凌辱和欺压,为自救,与他正面交锋,却萌生了感情:“我本是一件礼物,你却打开了我的心房!”
  • 六王之后:美人如鸩六王之后:美人如鸩梦优昙|古代言情(完结文)第一次见面她是王后,他是小贼;第二次见面她是国君,他是奴隶;第三次见面她被人劫持囚禁,他生死作陪;第四次见面他成了她的宿敌!一切情爱化作骗局!一个是为爱人出卖自己的天之娇女,一个是从死人堆里走出来的奴隶将军,他们相爱,他们伤害,只因站在权利的两岸,最后是野心战背叛了情感还是情感压制了野心?(过程有虐,结局HE,1vs1)群号:340689405
  • 魔宠天下:天才萌宝腹黑娘亲魔宠天下:天才萌宝腹黑娘亲十月十八|古代言情某女气急败坏,狠狠地擦拭自己的嘴巴:“不近女色,清心寡欲吗?你刚刚都干了什么!”某男微微一笑,看着她抓狂,心情极好:“不近女色,女儿哪来的?不清心寡欲,你怪我到处留情怎办?”穿越后,有空间戒指,有一亩三分地,只是,为什么还有一个小包子,最重要的是,这小包子还是她的,那……那孩子他爹是谁?不管了,有田有饭吃,一人也是养,两人也是养,平日里没事种种田,背后咱们空间戒指内修修仙,把日子过得美美的……
  • 钱途无良钱途无良水轻裘|古代言情你是没人要的王爷,但是你有钱,只要你给我足够的钱,我就嫁你。结婚一个价,洞房另外开价,生孩子也要给钱。怎么会有这么爱钱还爱的这么露骨的女人,你不如嫁给钱算了。一个财迷王妃,一个风流王爷,最后究竟谁会先卸下伪装,谁将臣服于对方,谁才是最后的赢家?--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跃起的梦跃起的梦轩飞|古代言情飞儿穿越,摇身一变成为慕容菲雪。当“飞儿”成为“菲儿”,所有的东西都发生了改变,唯独那一份干净纯洁的心性始终存续。小说中不乏俗套美好的爱情故事,当然,作者推荐的亮点是小说中始终平和安静的环境,人性的美好,极致的纯情,都一一涉猎。“人之初,性本善”是一句套话,作者也落于俗套,小说中以爱情故事为主,间杂着本人对美好人性的推崇。社会不缺乏美好,只是我们在看待美好的时候淡然,在面对真善美的对立面时只知愤怒。将小说的发生时间、地点放在一个飘渺的所谓古代,只是因为作者本人以及社会大众对古代真实存在的空缺给了我最大的发挥空间。
  • 千面娘子囧将军千面娘子囧将军安若淳|古代言情她是明月河上单纯明净的大家闺秀?还是占城机变无双的军中诸葛?或者是京城里妩媚风流的酒楼掌柜?她是她,还是他?醉相思,醉生梦死,勾人相思,流光溢彩,全是罪孽。她和他的缘分,难道真的敌不过一场家国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