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9章 相互扶持

“你不是武功挺厉害的么?怎么也会崴到脚?”

景歌则瘪了瘪嘴:“谁告诉你会武功就不会受伤的啊?”

苏莺一听,霎时也不由瘪了瘪嘴:“好吧,你赢了。”随即将自己的衣角一撕,用碎布和树枝给他做了个简易的包扎固定好,接着,就开始吃了的驮着他朝对面行去。

“这是去哪儿?”景歌一瘸一拐地问道。

“当然是找地方歇脚过夜了。”苏莺挑着眉头不耐烦着答。

景歌霎时来了兴致:“哦?你还找到歇脚的地方了?”

苏莺不由狠狠的给他扔了个白眼:“不然你以为我这三天都是怎么过的?风餐露宿啊?”

景歌一想,不由稍稍点点:“哦~也对~”

苏莺则一边咬牙拼尽全力的扶着他往前头走,一边愤懑着道:“还有啊,我这陷阱也不是专门用来整你的,是用来抓野兽顺便自卫的,你真当我是闲得蛋疼啊?”

景歌又是恍然般的点点头:“啊~也对也对~”随后才后知后觉地道了句:“蛋疼是什么意思?”

苏莺霎时满头黑线:“就是……鸡蛋也觉得疼的意思……”

“哦~”景歌思索了半响后,又忍不住问道:“话说,我一直想问了,为什么你之前会突然假死?”

苏莺咬着牙关,耐着性子道:“因为啊,之前是我自己给自己下了药,想要用假死来混淆一下那些杀手的试听,哪知道你却突然来搅局……”

景歌一听,立马脱口而出:“什么?”

苏莺又回想起之前好像是因为突然半路杀出了一群杀手才使得计划有变的,便不由得赶紧改口道:“啊!说错了,是不知道是哪儿来的一群杀手又突然来搅局了……”

想到这儿,苏莺才总算是察觉出了一些不对劲,不由疑惑道:“不对啊,那时候万嫣不是已经叮嘱了那两名侍卫要将我抛尸荒野么?怎么后来半路上又杀出一行人了?难道是想上双保险?将那两个侍卫也一同一锅端?”

可是假如一开始就准备这样的话,为何还要叮嘱两个侍卫来杀自己呢?这不是多此一举么?倒还不如直接用那群黑衣人假装成山贼连同马夫和侍卫一起一锅端呢。

怎知,一旁的景歌则理所当然着道:“那不是万嫣的部署,应该是万鸿那家伙的部署才对。”

“什么?!万鸿?”苏莺不拥有一惊。

景歌则无奈地瘪瘪嘴道:“没错咯~那个老奸巨猾的家伙从来不会做有差错的事情,所以为了以防万一就自己又部署了一行人,好将你赶尽杀绝,让你插翅也难飞咯。”

苏莺不由低头沉思起来:“可是……他为什么连自己的女儿也要隐瞒呢?万嫣应该也不知道这事儿吧?”

景歌则笑了笑道:“因为那个老家伙已经开始怀疑他女儿身边可能已经有奸细潜伏了,所以就不想要这般打草惊蛇,做任何部署也不再让他女儿知晓了。”

苏莺心头霎时一颤,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天啊……那就是说,他也已经开始怀疑你了?”

不想,景歌却冷声一笑:“放心,哪有那么容易?他现在最不想怀疑的人,应该就是我了。”

“为什么?”

“或许应该是说,他最不希望有问题的人就是我了,因为我将会成为他最大的威胁。”

被他这么一说,苏莺才不由有些心有余悸着道:“可是……这样却的确很冒险啊……要是你装疯卖傻的事被那只老狐狸知道了,那你岂不就危险了?”

见她眼中面露焦虑,景歌也瘪了瘪嘴道:“是呀,新爱妃!你看!我为了你可是冒了多大的险呀?结果你刚才却还这么对我,唉~真是让我伤心呀!”

苏莺这也才后知后觉着面显愧疚道:“好吧……抱歉……是我有些不知好歹了,我在这里感谢你。”

景歌见状,立马也得瑟了起来,赶紧道:“真的么?哇~那这光轻飘飘的一句感谢也没用啊,唉!啧啧,我现在的腿呀!还一直疼得紧呢!”说着,他又装作痛苦的模样将脸皱成一团。

苏莺望着他这般浮夸的演技,也顿时无语:“那你说,你想要怎样?”

景歌立马便来了劲道:“哟!等的就是你这么一句话!”随后赶紧将连凑近着道:“唉~亲一下就好啦,亲一下就能扫除任何病痛,缓解任何伤势咯!”

“神马?”

“不想亲这里呀?啊,那亲这里也可以的。”说着,他又赶紧撅着嘴凑近了来,似乎又想要故技重施,怎知却被苏莺立马看穿。

她迅速一松手,他整个人便“啪”的一下跌倒在地,摔了个大马蹲:“嗷!”

苏莺霎时红着脸怒气冲冲地指着他鼻子道:“你这是什么人啊你!亏你还长得人模人样的!也算是饱读诗书了吧?怎么就跟个流氓似的?不知羞耻啊你?”

景歌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大,一时间也愣了一下,而后才战战兢兢地小声道:“你……生气了?”

苏莺不由瞪向他:“你去外头这样调戏个黄花大闺女试试,看看他们会不会生气?”

景歌霎时愕然,当真侧着脑袋仔细思索着道:“这个……除了宫女丫鬟之外,我还真没见过黄花大闺女呢……”

被他这么一说,苏莺这才想起他的身份可是皇子,大概当真算是从小被众星捧月吧?就算捉弄捉弄丫鬟宫女什么的,她们也绝对不敢顶嘴反抗吧?所以才养成了他的这般脾性。

一想到这儿,苏莺便生出了一股莫名的怒气,尖着嗓子道:“是啊,我都差点忘了,您可是太子殿下,您想要谁一个招手,就有一排的黄花大闺女等着您呢,她们扒着求着让您宠幸还来不及呢,所以是我不识抬举对吧?”

景歌立马也尴尬了起来,赶紧道:“抱歉,我就是玩笑一下,如果你不喜欢以后我就不这样好了,你不要生气啊。”

没想到他倒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这般快的就坦诚道歉了,苏莺也有些讶异。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第一倾城凰妃第一倾城凰妃膤櫻埖ル|古代言情她本为私生女,却替代出嫁,一朝成凰。为助心爱之人握玺为龙而倾尽一生,可最后换来的却是负心。含恨而终,她指天发誓必让这对狗男女死无葬身之地!来生无论富贵贫贱,她绝不嫁入皇家,誓不为后!宁可她负天下人,绝不让天下人负她!欠她的,她会笑着一样一样的收回来。
  • 女王夫君不嫌多女王夫君不嫌多夜光莹蝶|古代言情意外穿越,她遇到一个自称是她师傅的糟老头,原来她竟然是下凡应劫的女神,却因为师傅的糊涂来到这个女尊国?不过这样也好,看在师傅老人家给她准备的这么多优秀美男的份上,她暂且原谅他好了!
  • 乞丐王妃乞丐王妃古香怡情|古代言情身为乞丐,她有三大奇迹。奇遇一:乞讨时遇到出手大方的俊俏王爷。奇遇二:她老爹临终遗愿竟是让她当上武林盟主!奇遇三:江湖俊秀对她说:“我的存在就是为了保护你!”身为王爷,他有三个弊端。其壹:太能隐忍,心上人跑了也不追!其贰:太爱国,一切为了国家,送自己爱的女孩去和亲也无妨!其叁:死脑筋,叫他滚蛋,他就真不回头了!她喜欢他时,他莫名离去,只为投身军营,杀敌报国。待他权倾天下,她却心有他人!"【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金莲纪事金莲纪事渔唱|古代言情金陵城武大的洞房花烛之夜,潘金莲服毒自尽,失事飞机上的年轻旅客安金莲穿越过来,“接管”了这一切......===========================================感谢《千年妖妃》的作者女侠帮我设计的漂亮封面!
  • 警花穿越:新月凤帅警花穿越:新月凤帅笑轻尘|古代言情警花带着狙击步枪穿越乱世,成长为一代无敌元帅的故事。一场火灾之后,素来是名媛闺秀学习的榜样,王国公认的第一大淑女南荣秀,完全颠覆了过去的形象,不爱红妆,只爱武装,替父出征,统率凤凰军团,以绰绝的军事才能横扫大陆诸国.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 锦色芳华锦色芳华月吉影|古代言情一朝缘断,香消玉殒,云锦穿越成北狄堂堂大将军之女傅红妆。漫天风雪,血色无边,那个戴有镶嵌绿宝石金质骷髅头戒指的男人成了她的夜夜梦魇。异国它乡,六年隐忍,她终究决绝的踏上了复仇的血腥之路。义无反顾,几经生死,笑看后宫诡谲风云。他是温润如玉,俊逸出尘的异国太子,可偏偏深情错付。他是狂肆高傲的翩翩美王爷,不顾伦常,许她一世情缘。呆过冷宫,罚过杖刑,受过拘禁。爱过恨过,念过痴过,哭过痛过。江湖纷纷扰扰,她混得如鱼得水。酒楼,钱庄,她做的顺风顺水。金银是个好东西,她笑意嫣然!爱情是个太伤人的玩意,她对酒当歌!【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睡女训夫:爱上妖孽王爷睡女训夫:爱上妖孽王爷月石|古代言情什么?她的未婚夫在即将结婚的时候,偷偷离开了?还放出话说,宁愿遁入空门,一辈子守身,也不愿意娶她!太过分了,仗着你是王爷你就这么欺负我?带着太后、父亲,舒兰气势汹汹地冲到了轩王府。“端木琉,你到底娶还是不娶?”她一甩衣袖、威风凛凛地问。……洞房,红烛慢曳,春宵一刻千金。某女忍耐不住,主动掀开了红盖子,一脸谄媚:“夫君,时候不早了,该歇息了。”“嗯?”他拍开了她肥嘟嘟的爪子。“夫君——”她销魂地喊了一声。“母夜叉!”他终于忍不住了,跳起来,凶狠地说道,“我该做的已经做了,你不要得寸进尺,我告诉你,你休想让我碰你一下!”“端木琉,你不要太过分了,我舒兰好歹也是美女一枚,你不闻不动,是不是不喜欢女人?”她恶毒地问。风格,轻松搞笑,喜欢的朋友请多多支持、
  • 血咒·吾的嗜血郡主血咒·吾的嗜血郡主游魂翼|古代言情一道血咒,让她破了时空入凡尘,成了被血奴隶的隐性嗜血者。她只嗜血,鲜血可以绥解她的痛楚,但是她无法做到去吸食人的鲜血。她有尖牙,却刺不破人类的皮肤,她有鲜红欲滴的血眸,却做不到吸血鬼那样的残暴,她亦人亦鬼的存在,靠他的鲜血止住每个月圆之夜带来的痛楚……
  • 画皮:少女捉妖师画皮:少女捉妖师一枝懒花|古代言情这个世界上,并非只有美女才会画皮。午夜高粱地里的俊美秀才撩拨着独居寡妇的心弦,艳遇之中暗藏杀机。寡妇的女儿,阴时阴刻降生在大雪地里,注定一生不凡。六岁年纪一碗狗血瓢泼,惊散千年妖魅。多少恨意杀意多少鬼气妖气席卷而来化成眉心一点朱砂。然而人心莫测,云波诡谲。比起妖魔,更可怖的则是人心。爱与恨的纠葛,生与死的眷恋,试问她又能如何挣脱天道,逆天而行。三界六道,轮回不终,一声号令,百鬼夜行。【推荐新文《女帝驯狼夫》完结旧文:《墓中无人:鬼丈夫》】一枝懒花后援会群号:72012883----------------------------------
  • 江家四小姐江家四小姐叶子煜|古代言情楔子(一)“四儿,为师对你不好吗?”一个戴着面具的男子看着坐在对面的8岁小女娃幽怨的说道。“面具男,你对我很好么?”小女娃瞪着对面的面具男。“我觉得很好啊,你看你现在百毒不侵,还能上窜下跳,而且医术超群!这都是为师的功劳啊!”面具男摇着桃花扇,笑眯眯的对着小女娃。“百毒不侵那是因为我泡了8年的药澡,喝了8年你特制的毒药;上窜下跳那是我苦练5年的轻功;医术超群是我吃遍巫山药谷所有能看见的草药!”小女娃鄙视的看着对面的面具男。“......”面具男顿时囧了,好像是这么回事。(二)“四儿,为师与你的师徒情分只能到今天了,往后靠你自己了,这巫山师傅也要离开了!”一个带着面具的男子看着坐在对面的10岁女孩。“好,谢谢你10年的教导!再见!”10岁女孩转身离开。“好好照顾自己,记得穿男装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