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9章 相互扶持

“你不是武功挺厉害的么?怎么也会崴到脚?”

景歌则瘪了瘪嘴:“谁告诉你会武功就不会受伤的啊?”

苏莺一听,霎时也不由瘪了瘪嘴:“好吧,你赢了。”随即将自己的衣角一撕,用碎布和树枝给他做了个简易的包扎固定好,接着,就开始吃了的驮着他朝对面行去。

“这是去哪儿?”景歌一瘸一拐地问道。

“当然是找地方歇脚过夜了。”苏莺挑着眉头不耐烦着答。

景歌霎时来了兴致:“哦?你还找到歇脚的地方了?”

苏莺不由狠狠的给他扔了个白眼:“不然你以为我这三天都是怎么过的?风餐露宿啊?”

景歌一想,不由稍稍点点:“哦~也对~”

苏莺则一边咬牙拼尽全力的扶着他往前头走,一边愤懑着道:“还有啊,我这陷阱也不是专门用来整你的,是用来抓野兽顺便自卫的,你真当我是闲得蛋疼啊?”

景歌又是恍然般的点点头:“啊~也对也对~”随后才后知后觉地道了句:“蛋疼是什么意思?”

苏莺霎时满头黑线:“就是……鸡蛋也觉得疼的意思……”

“哦~”景歌思索了半响后,又忍不住问道:“话说,我一直想问了,为什么你之前会突然假死?”

苏莺咬着牙关,耐着性子道:“因为啊,之前是我自己给自己下了药,想要用假死来混淆一下那些杀手的试听,哪知道你却突然来搅局……”

景歌一听,立马脱口而出:“什么?”

苏莺又回想起之前好像是因为突然半路杀出了一群杀手才使得计划有变的,便不由得赶紧改口道:“啊!说错了,是不知道是哪儿来的一群杀手又突然来搅局了……”

想到这儿,苏莺才总算是察觉出了一些不对劲,不由疑惑道:“不对啊,那时候万嫣不是已经叮嘱了那两名侍卫要将我抛尸荒野么?怎么后来半路上又杀出一行人了?难道是想上双保险?将那两个侍卫也一同一锅端?”

可是假如一开始就准备这样的话,为何还要叮嘱两个侍卫来杀自己呢?这不是多此一举么?倒还不如直接用那群黑衣人假装成山贼连同马夫和侍卫一起一锅端呢。

怎知,一旁的景歌则理所当然着道:“那不是万嫣的部署,应该是万鸿那家伙的部署才对。”

“什么?!万鸿?”苏莺不拥有一惊。

景歌则无奈地瘪瘪嘴道:“没错咯~那个老奸巨猾的家伙从来不会做有差错的事情,所以为了以防万一就自己又部署了一行人,好将你赶尽杀绝,让你插翅也难飞咯。”

苏莺不由低头沉思起来:“可是……他为什么连自己的女儿也要隐瞒呢?万嫣应该也不知道这事儿吧?”

景歌则笑了笑道:“因为那个老家伙已经开始怀疑他女儿身边可能已经有奸细潜伏了,所以就不想要这般打草惊蛇,做任何部署也不再让他女儿知晓了。”

苏莺心头霎时一颤,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天啊……那就是说,他也已经开始怀疑你了?”

不想,景歌却冷声一笑:“放心,哪有那么容易?他现在最不想怀疑的人,应该就是我了。”

“为什么?”

“或许应该是说,他最不希望有问题的人就是我了,因为我将会成为他最大的威胁。”

被他这么一说,苏莺才不由有些心有余悸着道:“可是……这样却的确很冒险啊……要是你装疯卖傻的事被那只老狐狸知道了,那你岂不就危险了?”

见她眼中面露焦虑,景歌也瘪了瘪嘴道:“是呀,新爱妃!你看!我为了你可是冒了多大的险呀?结果你刚才却还这么对我,唉~真是让我伤心呀!”

苏莺这也才后知后觉着面显愧疚道:“好吧……抱歉……是我有些不知好歹了,我在这里感谢你。”

景歌见状,立马也得瑟了起来,赶紧道:“真的么?哇~那这光轻飘飘的一句感谢也没用啊,唉!啧啧,我现在的腿呀!还一直疼得紧呢!”说着,他又装作痛苦的模样将脸皱成一团。

苏莺望着他这般浮夸的演技,也顿时无语:“那你说,你想要怎样?”

景歌立马便来了劲道:“哟!等的就是你这么一句话!”随后赶紧将连凑近着道:“唉~亲一下就好啦,亲一下就能扫除任何病痛,缓解任何伤势咯!”

“神马?”

“不想亲这里呀?啊,那亲这里也可以的。”说着,他又赶紧撅着嘴凑近了来,似乎又想要故技重施,怎知却被苏莺立马看穿。

她迅速一松手,他整个人便“啪”的一下跌倒在地,摔了个大马蹲:“嗷!”

苏莺霎时红着脸怒气冲冲地指着他鼻子道:“你这是什么人啊你!亏你还长得人模人样的!也算是饱读诗书了吧?怎么就跟个流氓似的?不知羞耻啊你?”

景歌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大,一时间也愣了一下,而后才战战兢兢地小声道:“你……生气了?”

苏莺不由瞪向他:“你去外头这样调戏个黄花大闺女试试,看看他们会不会生气?”

景歌霎时愕然,当真侧着脑袋仔细思索着道:“这个……除了宫女丫鬟之外,我还真没见过黄花大闺女呢……”

被他这么一说,苏莺这才想起他的身份可是皇子,大概当真算是从小被众星捧月吧?就算捉弄捉弄丫鬟宫女什么的,她们也绝对不敢顶嘴反抗吧?所以才养成了他的这般脾性。

一想到这儿,苏莺便生出了一股莫名的怒气,尖着嗓子道:“是啊,我都差点忘了,您可是太子殿下,您想要谁一个招手,就有一排的黄花大闺女等着您呢,她们扒着求着让您宠幸还来不及呢,所以是我不识抬举对吧?”

景歌立马也尴尬了起来,赶紧道:“抱歉,我就是玩笑一下,如果你不喜欢以后我就不这样好了,你不要生气啊。”

没想到他倒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这般快的就坦诚道歉了,苏莺也有些讶异。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相公不是花木兰相公不是花木兰燕默默|古代言情真倒霉,人家穿越遇到的都是美男,凭啥她一睁眼就看到那个好吃懒做的白发老头啊!!!还说为了训练她,把她扔下山历练去了。扮男装,初遇被追杀的美男,好心救了他,他竟要她负责?这什么世道啊!--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重生之莫倾城重生之莫倾城素衣莫起|古代言情她前世可是出色的特工啊,怎么穿越过来就成了任人欺负的可怜虫了!哎,既来之则安之,不料却碰上那个邪魅男子,还自称“为夫”?呸,姐还任由你说了?看她收灵兽当宠物,戏斗京城恶霸,活得潇洒自在,管它什么神女转世!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死王爷,本宫已改嫁死王爷,本宫已改嫁夏锦|古代言情当仨孩子的奶妈?这还不逃之夭夭!第一次,爬墙压伤小叔?第二次,进花楼泡泡美男?第三次,还没出房门,就被相公逮回了榻,“修理”一番……活该!他前脚把她休,后脚就摔下山崖,成了傻子一枚,还只认得她!好女不吃回头爷,坚决不二婚!哪知皇上大笔一挥,要王爷下嫁,他竟拖着“油瓶”找上门,委屈含泪:娘子,我饿饿……
  • 绝色王爷:腹黑俏皮妃绝色王爷:腹黑俏皮妃诀离|古代言情十六岁的初夏寒窗苦读数十载,终于不负众望的考上了整个县城最有名气的十三中。报到的当天,一场意外的车祸夺走了她年轻的生命,却不料,这只是黑白无常勾错了魂。“我告诉你若是不让我还阳,那么我就效仿孙悟空,毁你生死薄,大闹地府!”一女子随性的坐在阎王的办公桌上,一只手叉腰,一只手指着阎王的鼻梁,破口大骂。“哎呦!我的姑姥姥啊,我不是说过了么?你的肉身已经毁了,回不去了。”阎王后悔啊,也不知道这黑白无常是怎么搞的,竟然弄错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个刁蛮女子才来几天,就把地府弄得一团糟,回头一定要降他们工资!“我不管,你给我想办法,想办法!”“好好好,我告诉你啊……”一场阴谋就此开始。
  • 凝香成忆凝香成忆天下尘埃|古代言情她与他相会在雪日的早晨,可命中能为她带来吉祥的红色,却灼伤了他的眼。从此以后,他们一再错过,他喜欢她的天真烂漫,却始终进入不了她的眼,一切都证明,他就是那个带着天印之记的男人,可突如其来的一场战役,毁灭了一切!她是个克夫的女人,他是个克妻的男人。他们最终还是被命运绑到了一起
  • 一世盛月一世盛月千墨凌|古代言情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个传奇,回首往事,能够蔚然笑嫣,足矣。不论是大人物小人物,只要认真就值得喝彩。每个年龄段都有它的精彩,或平平淡淡或离奇曲折,人生最好的时候就是此时此刻。这里有英雄儿女,有少年热血,有古道柔肠,有阴谋阳谋,更有温馨感人的生活,无数豪杰,江山如此多娇。画卷展开,渲染上一世足迹,你我共长天!
  • 无毒不嫡女无毒不嫡女栀子飘飘|古代言情她是天才医女,毒术医术样样擅长,身为现代人喜欢用古代的东西。时空转换,穿越异世,她变成了十岁孩童,当她追逐了六年的良人却在大婚前一夜将她送给那个傻王爷,幡然醒悟,傻就傻吧,怕什么,她定要一步步将他捧上这世界的顶尖。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舞日寒梅舞日寒梅洛寞|古代言情[花雨授权]人世多繁华,纵然曾经有烦恼,但回首往事也已是过眼云烟,又何必太计较?对与错自有时间判公道!
  • 第一花魁第一花魁苹果小梨|古代言情“喂!听说了吗?江湖第一高手,高小高居然在青楼做护院!”“这算什么。明镜寺的休一大师,知道吧!”“你当我傻啊!休一大师在神风国那可是家喻户晓!他怎么了?”“据小道消息,休一大师在也青楼扫地呢!而且是跟高小高,在同一家!““你骗人的吧!”“不相信?等天黑了哥们带你去月满楼瞧瞧!”
  • 盛宠倾国鬼妃盛宠倾国鬼妃折芳馨|古代言情一字双喜,两根红烛,他娶她。她是貌丑无盐的原府三小姐;他是倾城绝世的皇家第三子;世人皆道:三皇子不是中邪,便是瞎了眼,否则绝不可能娶那早失了清白、却无耻苟活,还恩将仇报的原三小姐!只是这三皇子有龙阳之好,娶妻何用?原负心恬然淡笑:断袖之夫正合她意,他若敢娶,她便敢嫁。半张面具,遮住鬼面;独留半面,倾城天下。君少泱傲然独立:半面如鬼又何妨?他求来的妃,必然是要用生命去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