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毕业前夕1

大家好,我是艾晓静,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女孩了,而我,快在化妆学校毕业了,班上就有两个国宝,就有这么一个,喜欢上我们班上一个出了名的淑女,可是这个女孩她已经有男朋友了,那个国宝段志峰也没放弃,唉!其实对于这种痴情男娃来说,你说我该支持呢还是不支持呢?没错!就在那一次KTV的时候,段志峰向陈晨表白了,可是不出意料被拒绝了,额的娘亲吖!男娃还哭了呢。

谁叫我艾晓静这么多事呢,好几个晚上看段志峰这么伤心,忍不住去安慰安慰他,“诶,她既然都有男朋友了,你为啥还去追呢?班上女的又不少,”段志峰却说“我也不知道,目光总是跟着她走,心里也想的是她,控制不住,我只是想尝试一下,我到底能不能成功,可是却没想到心还是这么疼。”

“诶,看不出啊,原来你这么痴情吖!呵呵,放弃吧,在没有到爱的程度放弃比你爱了再放弃要好得多”我拍了拍他肩膀。

就这样,我们说着说着,成了好朋友,偶尔伤心一下,一起喝喝酒,但却有一天,他打了个电话给我,“小静啊,过来玩不,我和几个朋友订了个房,K歌,没事,都是你认识的,你再叫几个女的来吧,”

“郁闷!你们在哪?我刚出来满家园商城买零食呢,她们估计不出吧,我帮你问问”

“哈哈,恩,这么巧,我下去接你吧,等着”嘟的一声,手机挂了,我刚走到电梯门口,好吧,认命吧,零食拜拜~,不到两分钟,看到他了,走过去打了声招呼,就一起上去了,打开包间门看,我也是醉了,,,一个女的都没“老段啊,女娃呢??别告诉我你没叫到!!!”我无奈了。

段志峰哼哼的傻笑了两声“那个。呵呵,不是,她们说可能来,晚点吧,所以现在就你一个啦!没事啦,反正就我们几个,走吧,”拉着就把我拉进去了,我也只能干笑了,几个人中还有个不认识的,简单几句记住名字后就没再怎么聊了,就自顾自唱歌去了,灌了不少酒后,歌也不想唱了,我就独自坐在那里,‘哎呦,又这么晚,我都成了夜猫了,给老妈知道,还不把我拍死压墙上,呜呜~~~我的零食也没买成,郁闷啦郁闷啦,明天又要出来一次了,真心不想多走吖!!’

想着想着突然有个人拍了我肩膀,我缓过神来,抬头看,原来是那个刚认识的男娃,看他拿了瓶酒举在那,我只好拿起瓶酒给他碰杯,一仰头,把酒喝完了,我笑了笑,“你也是学美发的?对了,你叫什么来着?我忘记了,呵呵,本人有点健忘”

“恩,我叫李炀,没事,没喝这么多了,明天可能会头痛”李炀淡淡的说着。

“没事,我喝不醉的,呵呵,你不喜欢唱歌吗?你怎么不唱?看你不太喜欢和别人说话”我拿着酒一边喝着一边漫不经心的和他聊着天

“我不太会唱歌,我这个人比较内向,别介意!”李炀似乎脸红了,呵呵,好吧,可能是灯光问题,我也没再注意他了,抢过麦克风,继续唱歌。

回到宿舍后,我直接就趴床上了,手机响了也没听见。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来的时候,我被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吵醒了,我挠了挠头发,无奈的起了床。

‘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是你,早已远去。。’我手机响了,急急忙忙跑去接电话“喂?小静,起床了没?我买了早餐,出来吃吧。”

“出来?你在哪?我在宿舍呢!”

“恩,我在你宿舍门口,你出来就行,挂了”嘟的一声,手机又挂了,我纳闷了,靠!又挂我电话!找他算账去!

“老段!我靠!用得着每次都挂我电话嘛!不行,要坑你一顿饭吃!”我气呼呼的走出去,脚一跨,一下就坐在凳子上。

段志峰呵呵笑了笑,招呼我坐下,把早餐推到我面前“呵呵,吃吧,头疼么?昨天喝这么多酒,我也是服了你了,看不出你能喝这么多”

我自豪的看了看“呵呵,我没说我不能喝啊!还好吧,”

“那个。。待会有事吗?”段志峰支支吾吾的说着

“没事啊,怎么了,”我皱了皱眉

吃完后,我又和他出去找工作了,话说今天去的是酒吧,好几百的小姐坐在长凳子上等着化妆,就这样忙碌了一晚。

“小静,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段志峰停在我面前,对我说,“知道吗,现在我目光已经不是跟着她走了,而是你,现在我心里想的都是你,答应我,好吗?我说的是真心得”

“额,那个,,老段,不是,你这个也太容易突然了吧,太假了吧!呵呵,,,不说啦,我赶着回宿舍了,不然宿舍门要关了,那个。老段,再见,我走啦!拜拜~~~”我干笑了两声,快步离开了段志峰,头也不回的赶回了宿舍,躺在床上发呆。

‘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是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手机又响了,我烦躁的拿起手机,看都没看就接了“喂!谁啊!有事说事,没事烧纸!”

“额,那个,是艾晓静吗?”一个陌生的声音

“哈?我就是,你是?”我看了这个陌生的号码,想了很久也没想出来。

“那个,我是李炀,你在干嘛,我刚出去吃甜品,多买了一份,就给你送过来了,我在门口,那个、、、你有事么?”李炀吞吞吐吐的说完了

“额,那个,谢谢你呐,我不饿,你送你同宿友吧!”想到这个木头的样子就可以联想到,如果我出去了,肯定安静到不行。

“那个、、、你能出来一下吗,我有点事想和你说,就10分钟,可以吗?”电话里李炀的声音似乎有点急躁

“好吧,我出去,待会哦哦。”我穿了鞋就出去了。

“嗨!怎么今天这么有空?有什么事吗?”我见他站在阳台静静站着。

“呵呵,没事,只是突然想找人聊聊天。可以吗?”李炀脸红红的说

“好吧,快毕业了,找好工作了吗?”扬了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想到了远在家乡的妈妈,气氛又安静了。

“那个.小静,你喜欢什么样的男生?”李炀莫名其妙蹦出一句

“我啊?喜欢对我好的,能陪我去玩,去好多好多地方,宠我昵我的,我可不喜欢太霸道的人,老讨厌了”说道霸道的人就想到不好的回忆,甩了甩头,不再去想。

突然间,李炀把我拽到他跟前,距离我很近、很近,“静,让我做你喜欢的那个人吧,我能做到你想要的,这是送你的,以后的每一天里,我都会让你开心,”说着,李炀把放在桌后面的花拿了出来,一大束玫瑰花在我眼前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流星的轨迹流星的轨迹翟晓枫|现代言情翟晓枫和俞思语青梅竹马,后来俞思语全家搬至上海,两人约定了在同一所大学完成学业。毕业后晓枫去上海陪伴思语。在上海他认识了思语的朋友们,随即在她们身上发生了发生了异常的恋爱轨迹。
  • 独宠娇妻:霸道总裁爱上我独宠娇妻:霸道总裁爱上我陌杉染|现代言情默汐不得不承认,和他在一起那两年是她生活中最美好的时光,虽然他从没有在意过她,但她还是愿意为她献出一切,哪怕生命。而当他在意到她时,她却已经忘了他?没事,某男邪魅一笑:“女人,记住,你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你忘了我没关系,我会让你记起来的。”
  • 爱的远方是幸福爱的远方是幸福雪瑛|现代言情当肖美告诉叶紫“丁可心已经结婚了,而新郎却不是于谨轩时”,叶紫还是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给肖美回了个“嗯”字。好不容易才听肖美爆完八卦,放下电话,百无聊赖的一个人在城市的角落里瞎逛,心情,忽然变得有些沉重。丁可心,肖美以及自己,在最美的青春年华里都曾以各自不同的方式深深的迷恋过那个人,真情也好,暧昧也罢,如今都已各自天涯。曾经有一瞬间,为自己那么的懂你而动容,后来却发现,原来懂你的人不止我一个。爱情路上,多少人抵死纠缠,多少人擦肩而过,假如不曾哎到远方,谁又会知道,谁才是谁的归属,,,
  • 腹黑樊少的顽皮老婆腹黑樊少的顽皮老婆艾叮|现代言情家里逼婚,已过而立之年的樊旭东在众多对象中选择了一只都不敢正眼看他的“小萌物”。简家大喜,简母一巴掌拍向自己的女儿,“单单,老妈从来都不知道你那么的有魅力,快跟妈说说你是怎么搞定樊老二的。”“妈,事情不是您想的那样!”简单冤枉,“天知道这狗血的剧本是谁写的!”
  • 名门椒妻名门椒妻可乐加糖|现代言情恋爱五次,频遭劈腿,她对爱情的幻想破灭,无处舔伤。他是城里最抢手的单身汉,却形单影只。在她最狼狈的时候两人邂逅,她说“我们结婚吧!”他淡然一笑“好!我正缺个妻子”……
  • 首席逼婚:姐姐休想逃首席逼婚:姐姐休想逃伊骞|现代言情就因为我名字够简单,就因为我与你同月同日同属相,你就认定了我是上天指派给你的?竟然拿一纸不知在什么时候什么状况下本人亲笔签字的结婚协议来威胁利诱加博同情。好,我认了,可你也别以为姐姐我好欺负,比你早十二年蹦出来,可不是浪费粮食的,收拾你不就眨眨眼的事。
  • 无路可逃:帝少的霸爱无路可逃:帝少的霸爱沐子浅|现代言情那年春天,他们相遇。权彻对洛憶说:“你,只能是我的女人。”那年夏天,他们相知。洛憶对权彻说:“我,愿意陪你到老。”那年秋天,他们相离。洛憶对权彻说:“我,不是故意放开你的手。”那年冬天,他们相守。权彻对洛憶说:“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我愿能够在人海茫茫中追随着你的身影,站在你的身后替你遮风挡雨。”
  • 闪嫁闪嫁痞子龙|现代言情二十八岁白骨精剩女,遭遇三十三岁闷骚型剩男。当高龄撞上高龄,是互不顺眼还是擦出火花?当感情突然降临,本来沉着冷静的他们一度手足无措。小小城市中小小爱情,剩男剩女怎么滴,照样也能迎来浪漫春天。
  • 宿错房间嫁对郎宿错房间嫁对郎动感百分百|现代言情他因为初恋女友的背叛而很不专情,她却因为失败的初恋而不再相信感情,他想,如果缘分需要注定的话,那么,我能否从此而为他而相信感情,她想,佛说:前世的五佰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我说,你悄悄的离去,风是吹向我的伤痛。他成为人人敬畏的教父时,他们的爱情还是否能够不变如故?
  • 当拽少爷恋上冷清女当拽少爷恋上冷清女诲惠心儿|现代言情十年前,她突然消失,十年后,她回来演艺自己未完成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