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章 邂逅

赌王江流儿

第二章邂逅

周围看热闹的同学也都在校导主任的一声狮吼中一哄而散,看着胖墩委屈的样子,江流儿支起身子,刚准备起身去扶他,一双细长白皙的手率先扶起了胖墩,“我刚接到电话,就立马赶了过来,这是怎么回事儿,怎么才刚来就打架呢?”原来是班主任李青,“我哪里晓得哦!”胖墩一脸无辜的看着老师,班主任念在是新来的孩子便也没惩罚他们,临走时招呼班长到医务室那了药给他们。闹了半宿的打架风波终于平息,午夜来临,江流儿在此起彼伏的鼾声中不由得想起了师父,那个教了他那么多道理,却从未真正见过的老和尚。师父告诉他,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如犯我,我且忍之。但真正被人欺负到了头上,打了他的左脸,他还会把右脸伸过去让别人放肆吗?

在新学校的日子不久就适应了,比起以前的小学,这里的教学内容难多了,这对江流儿来说并没有什么困难,因为从师以来,天天都在和古奥晦涩的经书打交道,这些课程并不算什么,倒是胖墩就悲催了,什么都听不懂,天天上课就只能睡觉了,开始,老师还会提醒他,给点惩罚什么的,后来也就熟视无睹了。后来才知道,那个黄毛原来是这个学校的“老大”,据说他老爸做生意有点家底,平时出手阔绰,在社会上又认了大哥,学校里也有一帮人跟着他混,所以平时,连老师也不放在眼里的胡搞。江流儿平时行事低调,与人为善,再也没有和那黄毛有什么交集了。

一个星期很快过完,周末的校道上,枪都打不到一个人。江南梅雨如期而至,又到了拼内裤的季节了。傍晚,江流儿和胖墩从学校附近的沃尔玛回来,揣着一大包内裤走进校园,平时静悄悄的校道,今天格外热闹,警车,消防车,还有一辆加长轿车堵满了本不宽敞的校道,胖墩好奇的不得了,抓了个往校道尽头跑的同学问了一下,才知道,学校后山出命案了!随后,胖墩听完转头看向江流儿,“要去,你去,我不去!”江流儿话还没说完,就被胖墩拖走了。长江中学本是百年古校,背靠秦岭,面朝长江,这风水是一等的文昌福祉,今天出了命案,恐怕又要起什么幺蛾子了。

“让让,唉,让让”,胖墩挥舞着他的那包内裤,硬生生的在围得水泄不通的人群里开了一条道出来,江流儿被他弄得哭笑不得。“啊!你听说了吗?那是一具干尸。”“是啊!好奇怪的,我刚刚还听说那个尸体的脚是红色的,还带了一个木枷。你说,是哪个变态干的?”江流儿听着旁边两个好奇心十足的女生的谈话,心里大概猜出来这是个什么东西了。眼前是一个塑料搭建的棚,大家都被挡在离尸体50米的地方,能看见里面发生了什么,才是见了鬼呢?胖墩已经和旁边的妹子聊开了,“什么,不是死了一个,而是两个”,“是啊,早上,一群来学校修水管的工人抢修漏水的水管,哪知道他们挖出了一具尸体,后来不知怎么的,其中一个工人像中了邪一样,躺在地上直挺挺的挣扎了好久,就死了。好邪门的。我看我们还是不要看了,好可怕的。”“我才不怕呢!我倒要看看是什么妖魔鬼怪”胖墩大气不喘的吹着牛。忽然,从那个塑料棚子里走出了一位白发老者。站在骚动人群中的江流儿整个人像被电击了一般,脱口而出:“师父!”“啊!你说什么!哈哈哈,你不会吓傻了吧!你什么时候有个师……父……”胖墩一回头,江流儿早已冲出人群,朝着准备上车的老者奔去,站在车前,气喘吁吁的江流儿抑制住内心的激动,仔细的瞧了又瞧,这位老人虽然和师父外貌上一样,却面目含凶,带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威严,俨然没有师父的和蔼慈祥,梦中的师父会在他疑惑的时候,用他的大手抚摸流儿的脑袋鼓励他。可是,这个人是谁,和师父又有什么关系呢?正陷入沉思之中的江流儿被一阵刺耳的喇叭声吓了一大跳。“同学,你有什么事情吗?”老者的司机从车里探出头来,朝着挡在车前的江流儿问道。江流儿一时语塞,“啊!我,师父,不是。”迟钝了一会儿之后,江流儿想起了那具干尸,便道“我知道那具尸体是什么,我有话对老先生说。”“老王,我赶时间,赶快把那小子打发走。”司机朝着江流儿挥了挥手,江流儿立马跑到车窗边,“这是贰负。”刚说完几个字,司机见江流儿终于走开了,便加足马力开走了。不过这句话还是落在了老者的耳朵里,老者似乎明白了什么,急忙让老王把车倒回去,老王心里更糊涂了,刚还说赶时间呢!车窗再次打开,这些都在江流儿的意料之中,“小兄弟,你刚刚可是说的贰负之臣。”老者率先发问。江流儿不慢不紧的回答道:“是的,如果我没料错,这具干尸应该是赤足披发,双臂被绑在身后,一只脚上带着刑具。”“没错。上车。”江流儿迟疑了一下,但为了弄清师父的身份,最后还是决定上了车。上车之后才发现这辆加长轿车上还坐了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小女生,见江流儿进来,善意的扯了扯嘴角,却没有打招呼。江流儿揣着他从超市买回来的那包内裤,静静的坐在了老者和女孩的斜对面,尽量不和他们有眼神交流。但还是不住的瞟了那女孩子几眼,虽然女孩长得还算清秀,但终究缺少了点生气,在昏暗的车里,女孩的脸色泛白,静静的坐在老者身边,与其说是个活人,不如说更像一个提线木偶。想到这里,江流儿不由得把视线移向老者。“老爷爷,想必你让我上车,是对那具尸体感兴趣了。”老者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便说:“你也看到了,这是我孙女朱珠,今年已经十八岁了,可身形还只是发育到一个小孩子的阶段。朱珠天生命薄,从出生到现在病祸不断,我在印度问了一位得道高僧,大师说朱珠今年会有命劫,今日现身的贰负之臣,如果处理不当,就会危及朱珠的性命。”听到这里,江流儿又将眼光移到了女孩身上,顿时觉得她挺可怜的。“可有什么化解之法。”老者接着说:“大师说,要是能遇到了解贰负之臣怨气化解之人,便能躲过此劫难。小兄弟,我刚刚听你似乎很了解那具尸体,你可有什么化解之法。”江流儿心下一想,“化解怨气,这不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情吗?老和尚教的别的不精,这念经嘛,还不是家常便饭的事儿。”想着想着便脱口而出,“这有什么难的,包在我身上。你们先不要打扰我,我先入定。”老者看着眼前年纪轻轻的江流儿,虽然没抱什么希望,也只能司马当做活马医了。老者便让老王便扶着朱珠一同下了车。

说也奇怪,不一会儿,就有人打电话过来,“袁先生,真的对不起,您说要保存好的那具干尸消失了。”老者这才如梦初醒,这孩子还真有两把刷子啊。急忙打开车门,却见江流儿倒在了地上,浑身都是汗,嘴角还有一丝血迹。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缤纷之菁绿(缤纷系列)缤纷之菁绿(缤纷系列)柔桑|现代言情[花雨授权]她和他从来都只是冤家,可离开三年后再回来,爱就要勇敢地说出来,可他竟然用那种残忍的手段拒绝她?现在又是怎样?他对她说他爱她、她是他的惟一?
  • 时间让我学会回忆过去时间让我学会回忆过去莫疯萧|现代言情我们还能回到曾经吗?答案:不能。时间告诉我们现在才是美好的,可是我还爱着她…
  • 豪门弃女:首席非诚勿扰豪门弃女:首席非诚勿扰源漾|现代言情她是被家族抛弃的千金,也是艺术世家内定的儿媳;她是被芭团解雇的高级舞者,也是世界有名的芭蕾公主;她与经纪人痴恋,又与未婚夫青梅竹马。十六岁的端木雪,前有表姐欲夺情郎,后有芭蕾世家不断的挑衅,谁护她一生?端木雪浅笑:他与芭蕾,我都要。凡想夺之者,皆毁。那一年,她六岁,他十岁,她与他相遇……愿收敛光芒只看她舞台称王称霸,愿卖萌耍赖只为得她一笑。丰默、沈丰之:她是我的!
  • 邻亲邻亲何阳|现代言情邻居,是堵墙的爱情,都习惯了自由的两个人,一个表面沉静,内心张狂的人,一个小鸟依人的性格,他们在一起会是怎么样的?朋友之间的默契,笑谈,一个护短的母亲........
  • 唯怜时光远唯怜时光远浅色薇|现代言情他步步为营,她坦然踏平。苏子墨:本大王就算养个小白脸疗疗情伤都不为过,又关你什么事?沈煜衡:不是说我是你见过最好看的男人吗?那我总该够格吧?总的来说,是一个腹黑无赖高富帅一步步攻陷霸气白富美的故事。
  • 四姐妹的爱恋四姐妹的爱恋晗姗燕梦w|现代言情四个女人,三个年龄差不多,一个年龄比她们小一岁。四个人,也是最好的闺蜜。四个人长得美若天仙,就是脾气不好,四个人的父母。很有钱,没人敢惹她们。有人惹急了她们,一个字,“死”四人从小就认识。四人是好家庭出生,什么都学过。四人智商300什么都要学IQ1000几乎不需要,上课。跆拳道黑带5段,舞蹈,跆拳道,散发,乐器……什么都会。四人都是学校校花,老师,校长,主任。都不敢把他们怎么样。因为家庭好,老天不公平,什么她们都会,长得也好,都是混血。基因,是贵族的基因。都是英国的混血。什么礼仪的都会。所以学校有她们粉丝,当然全部是男生。人缘好也没用,因为,那些人是套近乎的。。。。。
  • 冷面神探冷面神探冰若兰心|现代言情暗恋千琼夜的警长冷靖在调查几起连环谋杀案时受伤,千琼夜发现这竟是向自己的挑战,一场战斗打响了。。。。。。
  • 绝对偶像的秘密情人绝对偶像的秘密情人心飘落|现代言情有没有搞错?!怎么每个人都说她很乌龟?她才没有好不好?好吧,就算她有那么一点点乌龟,也只是一点点,一点点而已哦。谁教她爱上的是当今最红的偶像明星,虽然,一再地在背后注视着璀璨耀眼的他,她的心也会哀伤……可是,她真的没有勇气告白啦。不过,嘿嘿,老天果然是疼笨小孩滴,他居然签给了她……
  • 复仇公主华丽回归复仇公主华丽回归琪望窗雪|现代言情她们,从地狱回来的天使。他们,逍遥自在的豪门大少爷。当他们遇到一起,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
  • 冷BOSS的契约妻冷BOSS的契约妻洛城|现代言情一场经济危机,洛虞以三千万的价格把自己卖给了商淮谨。她只晓得商淮谨身边缺一个妻子,却不知道是因为上一代的恩怨才让他记恨至今。他在订婚之时强要了她,洛虞无力抵抗,耳边还响着他的话:“你欠我三千万,陪我三百天就一笔勾销。”他轻易的指定下游戏规则,千金小姐一夜沦为抵押,凡是她想保护的东西他都一一毁给她看。缘起时,互相伤害;缘落时,伤害累累。当小三一个接一个;当少年时的爱人成为折磨她的砝码;当就连佣人都过得比她有尊严……历经无数次的背叛与磨合还能携手到老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