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章 :一个男人

“凌晨!”一声娇呼打断了凌晨的无限回忆,她的双眼依旧有些迷离,可脸色却止不住的有些微红。

说话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长得不算漂亮,但穿着那是绝对的暴露。全身上下就只差胸前的两点和下体没露出来了,凌晨看着她摇摇头,喝了喝眼前的清水。

“你怎么来了?”“哼,还说呢?房东那老色鬼每天都催我缴房租,我来看看在这能不能艳遇一番,委身别人也总比那个老色鬼好。”说话的女孩子撅着一张小嘴,满脸的气愤,凌晨忍不住笑了笑。

“你还笑,我都混成这样了,姐,你有点同情心好不好?”那女孩见凌晨笑的开心,一张嘴翘的更厉害了,整个人都气鼓鼓的。

“行了,奇奇,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要不你搬来和我住吧,反正我那儿还能挤挤。”“我才不去呢?你那就把巴掌大的地方,可容不下我这娇小姐”奇奇翻着白眼拒绝道。

凌晨气绝,一个小丫头片子,还敢嫌弃她。“是,大小姐,你都快没地儿了,还挑三拣四的。难不成真要给你那房东大叔送上门去”奇奇那房东她见过一次,四十多岁的样子,一口的黄牙,就住奇奇楼上。瞧见她就跟打了鸡血似得,两只眼睛滴流的转,就差没直接扑上来了。

若是苏立长成那样,凌晨想她还不如欲求不满而死。奇奇一边向旁边一男的搔首弄姿,一边说道“就他,想的倒挺美。不过最近有个小可爱一直追着我呢,我看他还在上大学,有些不忍心下手啊,哎,说来说去我就是太心软了,不然可得有多少小弟弟为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

“什么小可爱,怎么没听你说过?”凌晨八卦的问道。“就我住的那附近不是有个什么理工大学嘛,一个帅小伙被姐迷住了,要了号码天天都说要请我吃饭来着。不过他实在是太小了,才二十岁,我没好意思下手”

“你不也这岁数吗?”奇奇不屑的看了她一眼,“那怎么一样,我不知比他差了多少。看见别人站在太阳下笑的傻兮兮的,总有些不忍和心酸”她随手拿起桌上的啤酒喝的有些急,流出来的酒顺着脖子滑向胸部,有些小性感,随即又坏坏的说道“如果今晚没找到金主,我也只好向他痛下杀手了,那孩子看起来就时家庭优越的那种,几千块的房租小事一桩”说完还眯着眼嘿嘿的笑了,那样子多少有些没心没肺。

凌晨轻轻的锤了她一下,算是不赞同。酒吧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音乐也一改之前的伤感轻柔,充满了暴躁之感,只让人想狠狠的放肆。奇奇扭着腰风情万种的去寻找猎物去了,凌晨皱着眉看着人来人往,不知在想些什么。

安生的日子没过一会了,奇奇那边就惹出祸来了,一个毛都没张齐的小混混居然吃起她的豆腐来了,两个人你来我往的呛了几句后,忍不住的动起手来。奇奇怎么会是男人的对手,再说别人还带了帮手。

凌晨看着对面的三个黄色金毛,觉得无比的滑稽,他们的发型早就是几年前流行过的爆炸式,配上夸张的金属耳环,看着就一股乡土气息扑面而来。“还闹什么呀,你们今晚的单免了,自己走吧”她一边将几个少年手中的啤酒瓶拿走,一边说道。

“你是她什么人啊,这么拽干嘛,谁还没钱买单”中间站着的那个黄毛似乎是三个人的老大,一脸不屑的说道。凌晨出人意外的没发火,好脾气的解释道“我是这儿的经理,这事就这样过去了,再闹怕是你们也得不到什么好处”“怎么,还想被人丢出去啊”奇奇一瞧凌晨出面了,不由又横了起来,出口说道。

她和凌晨认识颇久了,知道这一带凌晨都混得比较好,没人能欺负她。果然那三个黄毛一听,面子上就有些绷不住了,唧唧歪歪的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灰溜溜的走了。

凌晨无奈的叫人收拾了地面上的玻璃碎片,又忍不住的说了奇奇两句“你这毛病怎么还是没改,也不看看什么场景,如果对方是个狠角色的话,估计我也帮不了你。到里面找件衣服穿上,露成这样不是故意要人摸吗?”

奇奇撅着个小嘴,一副委屈的小样,却还是乖乖的到后面找衣服去了。围在周围看热闹的人群切的一声,没意思的散开,凌晨准备交代点事情回家去了,这两天睡得都有些晚。不料一只手却挡住了她的去路,准确的说是一只男人的手,保养的还挺好,“喝一杯?”凌晨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嗯,长得还不赖。

“不赶时间吧”那男人半眯着眼,笑眯眯的说道。“当然”凌晨回敬了他一个笑,不过没对方那么邪气十足。两个人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坐着,疯狂的音乐声传到这里时也小了许多。“阿成,你怎么称呼?”“凌晨”那男人,不,那阿成薄薄的嘴唇轻轻的念叨着凌晨两个字,笑的人畜无害,黯淡的灯光下,凌晨敏锐的嗅到了一丝熟练的****味道。

她有些懊恼,想来是这两天跟苏立在床上呆的久了,看见男人,特别是帅的男人就会无缘无故的想起那么香艳的场景。两个人做完简单的自我介绍外,就不再说话了,昏暗的灯光下,看不清表情。

就在此时,贴在胸前的手机却传来了震动声,那是专属于苏立的手机。那个变态专门准备了一台手机,里面只有他一个联系人,还要求凌晨放在距离心脏最近的地方,以便随时取得联系。

“速回”短短的两个字,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她也能感觉到他的欲望,那么灼热的抵在她的胸口上。凌晨不由的湿了,又暗自在心里纳闷,前两个夜晚可以算的上是纵欲过度,他这么快就可以重展雄风了?看了看对面坐着的阿成,完全称的上是秀色可餐,凌晨不舍的准备和他告别。

“怎么,有事?”阿成说道,她点点头。“那你忙去吧,下次再见好了”阿成站起来,准备送她。凌晨转身刚想拒绝,一个温润的东西便堵上了她的嘴。仅仅只是两三秒的时间又分开了,凌晨笑嘻嘻的看了他一眼,头也不回的走了。“那小子嘴还挺软”

回去的时候,苏立正在洗澡,隔着玻璃和层层雾气,他的好身材还是显而易见。“进来吧”苏立的声音从浴室传来,有些哑哑的。

凌晨穿着白色bra和一条丝质内裤进了浴室,还没反应过来,内衣就被他狠狠的拽下去了,她有些吃痛的哼哼了两声。苏立一手使劲的搓着胸前的那点嫣红,一手抓着她的头发,来了一个深吻。

其实凌晨是不排斥跟苏立做爱,只是这男人的前戏总是有些凶猛,经常会扯痛了她。“想我没?”他一手向凌晨的下身探去,一边又哆嗦着嘴在她耳边厮磨。凌晨有些难受的想躲着,“先洗澡啊”她稍稍拦了拦,开口说道。这男人,就跟没见过女人似得,那么猴急。

苏立将脑袋支在她的肩上,低低的笑出声来,“好,先洗澡”他像模像样的挤了一大堆沐浴露,大手覆在凌晨的身体上,上下揉搓,时而轻柔时而重的,倒像是无声的挑逗。凌晨几乎想晕倒,匆匆忙的将一身的泡沫冲掉,就赶忙逃离了他的魔爪,只留下一柱擎天的男人在浴室捧腹大笑。

夜晚照样是战火纷争,凌晨陷在****的世界里,有些充实又有些空洞。身后的男人不满她的出神,狠狠的一番纠缠,最后两个人都气踹嘘嘘,混着****的味道和汗液相拥在一起。

苏立照例还是去厨房给她倒了杯牛奶,常温的,凌晨无耻的想着,哪有男人精力如此旺盛的,难道是吃药了?她的心里正丰富的想象着呢,苏立却已经将牛奶放在一旁,开始拾掇,一会儿就穿戴完毕了。嗯,看起来还真是像模像样的,称的上人面兽心这个词。

“最近要办点事,估计得半个月的时间,卡放在你的床头,密码还是老样子。”苏立说完之后就准备走了,只是人都已到了门口,却又退回来“把牛奶喝了,早点休息”凌晨乖巧的点头答应,在他满意的表情里目送着他离开。

“怪癖的男人”凌晨瞧着那白花花的牛奶,不由就想到了他的体液,一时恶心的打了个颤,弯着身子捡起掉在地上的被子,裹住****的身子,万分疲倦的沉沉睡去。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盛夏的光年里谁成了谁的回忆盛夏的光年里谁成了谁的回忆蕾妮兒|现代言情文文有点虐,故事里面讲述的都是发生在本人或者朋友身上的事情。这是我第一次写文,不喜勿喷。欢迎指导。文文与现实还是有一些差距的,毕竟我将我们的故事穿插,并且有一点小小的改编。颜兮兮可笑的看着眼前这个最熟悉的陌生人,她脸上挂着泪,而嘴角却笑着说:“宁夏,爱或者不爱,我想我不再追问。我相信时间将会证明一切。而你从来便不曾爱过我,可是你又何必许下那么多的誓言。最后,又将那些誓言变成锋利的刀子。你,真的好残忍……”“宁夏,我惊艳了你的流年,而我带走了一身的伤痕。总是傻傻的想要原谅,也确实证明了自己的痴傻多么可笑。宁夏,如果可以,我想选择不曾认识,不曾爱过你。”
  • 暴力娇妻:大叔请出局暴力娇妻:大叔请出局夏小妹|现代言情“骆天媚,你给我过来,我保证不打你!”骆天寒挤出一丝笑容,咬牙切齿的说道。“不去!你就是个没信用没节操没底线的狼!”骆天媚恨不得把头摇下来,也不肯过去。——————————————————————“妈妈,刚刚那个男人跟我长的好像耶,会不会是我那个没信用没节操没底线的爹地?”小宝好奇的问道。“儿子,你想多了。”骆天媚跑的比兔子还快。“妈妈,别怕,等我长大了,就去揍死那个混蛋!”小贝挥舞着小拳头,磨着牙。“女儿真乖!”骆天媚感动的稀里哗啦,还是女儿贴心。
  • 首席不坏,萌妻不爱首席不坏,萌妻不爱墨尘|现代言情“从前有座山,山外住着一个一表人渣的总裁……”“夏暖瑾!你就是这么教孩子的?”某帅哥被气的冒烟。夏暖瑾一个白眼翻过去,要不是他五年前的禽兽行径,她怎么会有个五岁大的宝宝?小萝莉睁大水汪汪的纯洁眼睛,“妈咪,他就是一表人渣的总裁咩?”他不仅是一表人渣的总裁,还是个抛下她们娘俩5年之久装失忆的贱男!--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霸少残情夺爱霸少残情夺爱凤紫菱|现代言情他对她一次次的伤害,让她身心俱疲,如果可以离开的话,她愿意用她的一切去换取,可是为什么真正要离开时,心,竟然,痛得这么厉害,他霸道,小气,甚至连他亲生的孩子,他也不允许和他争她,世界上有这种让人窒息的爱吗?让人的心痛的窒息的爱。
  • 一纸婚书:豪门第一夫人一纸婚书:豪门第一夫人暖暖花开|现代言情暖暖书群号(241616563)她是出身世家的贵族孤女,冷清淡漠,遗世独立,他是叱咤商场的豪门浪子,邪魅诱惑,媚态横生,一个是众星捧月的天之骄女,一个是美女环绕的妖孽美男,他们本是两个世界的人,可命运偏偏如此安排,让他遇见了她,只一眼的一往情深,让他觉得他的世界一片澄静明亮,命运的安排和感情的交织让他们一次次的......
  • 仅在缘分相握中仅在缘分相握中Kwok郭|现代言情人一生会遇到约2920万人,两人相爱的机率是0。000049。或许有种相爱不一定会在一起,但我们又不停在缘分中不停出现在对方世界里,相爱却不能相在。
  • 总裁休你没商量总裁休你没商量荼蘼莫颜|现代言情你想要?就送给你了。”简忆轩拥着情人很淡定的就把自己的正牌妻子送人了。自己不屑做简太太,但这个情人太过嚣张,趾高气扬来挑衅:“商羽然,你的前途,你的心血,包括简忆轩,都是我的,你注定一无所有。”
  • 我在爱尔兰等你老去我在爱尔兰等你老去薄荷糖|现代言情遇见你,是我逃不过的劫,记忆里你青涩的笑容从未褪去。你不知道,你是我此生未遇的第一次,让我明白,你才是我在等的人。你在春天说要离开,就这样,我们各奔天涯,岁月留给我的空白是对你无悔的追逐。--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僵尸别乱碰僵尸别乱碰静女夭夭|现代言情话说有只老僵尸,独自沉睡了上千年。某一天,有个女人从他上面踩过,身上某个部位居然醒了。于是,老僵尸知道,春天来了。……“月圆了。”老僵尸幽幽地望天。“月圆又怎么样?”某女甚是好奇。老僵尸回过头,裂开乌黑的嘴唇,缓缓一笑,“月圆,交欢。”一句话简介:忠犬僵尸扑倒求欢记。
  • 逃跑的娇妻逃跑的娇妻漂漂九尾狐|现代言情在这个世界上,疯狂的并不只是男人,还有女人。酗酒的不只是壮汉,还有美女。悔婚不再是男人的事情,女人同样可以开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