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回忆

夜晚的天空总是让人觉得浮夸与烦躁,不过是五月份的天气,可凌晨总觉得似乎太热了。这城市也不知是怎么长的,居然一丝风都没有,来来往往,都是一股子糜烂之味。

MissBar还是这么热闹,男来女去,老少皆宜,它的招牌在兰街已经五六年了,风吹日晒,仿佛都有点久了,看来是应该找个机会跟苏立说说,去换个新的了。

凌晨在这间酒吧工作已经有三年了,从最初的跑堂丫头,变成了现在的酒吧经理。对于MissBar没有人比她更熟的了,此刻她坐在一个不显眼的位置,喝了一杯清水。

放眼看去,吧里的客人不多,左边正在调酒的是小黑,来酒吧工作也就一年而已,但就凌晨所知,他已经换了七八个女朋友了,不过听说昨天他新交的女朋友劈腿了,还是跟他好兄弟上了床。凌晨还以为今天他会请假不来上班了,没想到人家不仅没事,连工作的时候仿佛也比平时更加卖力,化耻辱为力量么,有时候想想真搞不懂这些人的脑袋里都装些什么,不过又觉得干自己屁事,懒得想。

小黑过去就是baby,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在酒吧里主要是负责音乐的,凌晨跟她喝过几次酒,那姑娘的酒量不错,不过酒品就不咋的了,一次不小心喝多了,拼死拼活的在屋子里乱叫,还一直破口大骂,事后,凌晨才知道,原来baby的爸爸在很久以前其实是这条街上的一名巡警,不过有一次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跟一个女人闹出了风流之事,之后便有了baby。可那男人却是个不负责任的,辞了工作便一走了之,撇下她们母女。

Baby原名叫刘青青,不过她从来都不喜欢别人这样叫她。负责跑堂的是石子,石子是从乡下来的孩子,因为家庭贫困的原因,小小年纪就辍学打工了,这是个孝顺的孩子,每次发完工资,第一件想到的事就是给父母寄钱让弟妹读书。石子在场子里话也不多,并不跟谁特别亲近。凌晨看着他穿梭在人群中的稚嫩脸庞,就想到了自己当初也是他这般的年纪,十八九岁,就一个人出来闯荡了,所以平日里,凡是她能做到的,便尽力的照顾他。

吧里还有几个一起工作的兄弟姐妹,不过大都是新来的,大家互相还没摸清底呢。酒吧的工作人员迁移率颇高,就那她在的吧来说,平均不到一个月就有新人来,又有老人去的事儿。不过有一个人却是很久都在那个位置上没动过了,不是她,是MISSBAR的老板苏立,说起苏立又得有好多话说,他是酒吧的老板,不过并不经常来吧里。

凌晨一想起苏立,就想到了自己的第一次。女孩子的第一次总是珍贵而又值得回忆的,凌晨的第一次发生在她二十岁的生日,她还记得那一晚,酒吧里的同事们为她祝贺,大家都赏脸的喝了不少酒,苏立也来了,不过他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大家喝了酒似乎胆子也变大了,有几个女孩子居然去拉扯他,大家伙也跟着起哄说要和老板好好喝上一喝,她自己也被淹没在人群中,喝了不少酒。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男男女女的一个个都陆陆续续的走了,等凌晨从吧台上醉醺醺的睁开眼时,就只剩下她的老板苏立在了,那家伙平时不吭声不响的,此时也不知怎么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喝醉了的原因,总觉得,他好像一直对着自己在笑,不像是嘲笑,却也不是微笑。

那笑晃得凌晨有点晕,很想把他给打散了,想也没想就直直的走上去,想大声的告诉他“别笑了,笑的我好晕”,不过酒喝的有点多,一脚踩软了,人就不留神的扑到苏立胸前了,他的胸膛好温暖,简直比春日里的阳光还让人觉得舒坦,这是凌晨扑在人家怀里的第一个想法,真的好温暖,这种温暖一直是自己可遇而不可求的。

凌晨从来不是骄矜传统的女孩子,此刻贴在别人怀里也没有一丝的羞怯,反倒想索取更多,酒后乱性,历来都有这样的事。一双手也不安分的摸来摸去,直到摸到了一个比胸膛更加炙热的东西,不过却没胸膛那么柔软,硬硬的,凌晨迷迷糊糊的脑袋也没反应过来,还一个劲儿的想说这东西是不是多捂一会儿就会给捂软了,捂得和自己胸前一样软。

被摸的苏立狠狠地看着眼前的女人,脸颊微红,双眼迷离,小小的嘴唇儿像是果冻一般柔软光泽,散发着阵阵清香,无时无刻的不再勾引着自己,再这样下去,他可没办法继续装木头了,直到某人触摸了他的底线。

苏立再也忍不住的抓住了凌晨的乱摸一通的手“这可是你自找的,等会儿求我我也不会放了!”说完就直接把凌晨给扑倒在地了,身体便急急地压了上去,嘴也一刻不消停,从额头到鼻尖,再到唇,先是轻吻着,随即又变成了辗转吸允,顺着脖子到胸前,凌晨的衣服早被他解去了一大半,雪白的胸脯春光一览无遗。一双手也全身游走,凌晨被他快吻得踹不过气来,挣扎的想要呼吸一点新鲜的空气,不动还好,一动就更让身上的男人更加的欲火焚烧了。

苏立低声咒骂一声,自己从来不是不能控制的人,但现在还真想狠狠的死压住这个女人,让她乖乖的臣服于他的身下。凌晨或许是感受到了男人的原始欲望,整个人越发的娇媚,好像她从来都不是信男善女,及时行乐是凌晨一贯奉行的信念。一瞬间整个个酒吧就被浓浓的****淹没了,满屋子都是色情的味道。凌晨被苏立吻得全身发软,人也柔柔的发出声声的呻吟,她清楚的感觉到陌生而浓重的男性气息充斥着她的全身,秘密花园的河畔缓缓的流出一股粘稠的液体,身体像是空虚的,只是本能的需要某些东西的填补。

“我要,要,我要,给我!”凌晨不满的扭着身子,****让她的声音无比的魅惑人心,酒后乱性的说法在她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妖精!”苏立被身下的女人扭得脸都变形了,嘴里暗暗的骂道,动作却越发的激烈了,不一会儿,两人就是****相待了。凌晨只感觉有一个炙热坚硬无比的庞然大物在自己的花园处来回摩擦,体内那一波一波的暗流更加凶猛,身体的空虚在这一刻达到了极致。

“啊!”她吃痛的轻呼了一身,下面传来阵阵的痛楚,让她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这一刻浑浊的脑子似乎也开始有些清明了,苏立的身体明显的一怔,身下的人儿分明是不经人事的,他瞧见凌晨一张小脸上布满了痛苦,心口处微微一软,忍住体内的躁动,低下头轻轻的亲吻着凌晨的唇瓣,来回安抚。

那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痛中夹杂着一抹异样,凌晨似乎在那样的吻下慢慢的放松下来了,整个人的身体越发的轻飘,找不到着陆的地点。深深浅浅,快快缓缓,温柔暴躁,苏立把自己一身的爱的技巧都发挥的淋漓尽致,但就一点却是始终没变的,就是男上女下的传统爱的方式。以至于在以后的很久里,这样的姿势从未变过,只因为在苏立那奇怪的世界观里,男人就是要将女人狠狠压倒的。

上一章
同类热门
  • 十年一世十年一世阿笙爱土豆|现代言情那年他们是一对青梅竹马,彼此深爱。后来因为那件事她狠心离开了他、“你不是说你今生今世要当我新娘。”他问她“忘了我吧。”她绝情离去他们还会在一起吗。他问着自己,就算你不爱我我爱你就够了
  • 说好的不分离说好的不分离虚空大梦|现代言情我们的爱简简单单不完美却这么刻骨铭心难以忘记
  • 亲爱的女儿亲爱的女儿艾莉丝Alex|现代言情艾薇是一位年轻独立的单亲妈妈,她和四岁的女儿小希住在一套一居室的小公寓里,靠着艾薇仅有的收入,两人的日子过得并不宽裕。好在小希并不是那种任性的小孩,又很乖很体贴,这让艾薇很是欣慰不知从哪一天起,艾薇发现,在独处或是玩游戏的时候,小希经常嘴里自言自语的说着一些奇怪的语言,但又像是和另外一个人在对话。睡觉的时候,她的右臂也习惯性的向旁边伸去,试图触碰抓取什么……艾薇对此伤透了脑筋,决心找出小希异常的原因,但随着她不断深入的调查,一个一个的秘密也随之浮出水面……
  • 七色花开七色花开塞北天南|现代言情行走在人生旅途之中,总会碰到充满故事的人,是暂住稍歇倾听讲述,亦或者黔突暖席不屑一顾?只盼情深能比翼,奈何缘浅似浮华。痴心恰若无根木,相思好比雾中纱。梦回总角笑晏晏,青梅竹马丢手帕。且把巫山云收起,与君同赏七色花。
  • 弃妇重生:拒嫁冷酷首席弃妇重生:拒嫁冷酷首席红糯米|现代言情“少爷,少奶奶和一个男人走的挺近的。”“嗯哼!”他漫不经心的哼了一声儿。“少爷,少奶奶的手被那男人牵了。”“嗯哼。”声音开始有些提高。“少爷,少奶奶被那男人亲了。”“亲哪儿了?”他再也坐不住脚,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没等他问完。“不……不……不好了,少爷,少奶奶想要和你离婚。”该死,她竟敢嫁给别人。“快去准备大炮,我一定要毙了他。”说完,男人怒气冲冲的拿着一把AK47跑出去。
  • 总裁真衰总裁真衰萷丫|现代言情一个酒醉后的夜晚,她失去了女人的第一次,可是她都说没关系了,为什么那个男人还死缠着自己不放呢?还对自己父母说要娶自己,这不是乱来吗?一次意外的车祸,她发现自己竟然怀孕了,都怪那个夜晚,他们没有做好防护措施。但是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争着要做孩子他爸呢?裘少俊,玉树凌风,外冷内热,相当有个性,广告公司总裁,她的第一个你男人。顾小伟,俊逸非凡,超粘小爱,“美型”企问,她的第一个相亲对象。
  • 修罗老公修罗老公阡箬夙|现代言情她,是他当时头脑一时发热,从垃圾堆捡回来的女孩,后来不止一次的后悔,当初他为什么要多管闲事,导致他从此多了个小尾巴,甩也甩不掉。而他,平静的生活,也在遇到她的那一刹那,再也平静不下去。可是为什么,他会为这个小尾巴丢了一颗心,变得再也离不开她。看女主如何缓缓改变,从一个不该有感情的影子,成为众人宠着的公主·····
  • 宝贝儿,你是我的宝贝儿,你是我的皣儛檾煈|现代言情一次意外的枪战让他俩相遇,一个冷漠如他黑老大,一个善良如她小家碧玉。好心的救助却搭上了自己的一生。短短七天的相处,由一见钟情变日久生情,在他恢复的差不多的时候,想要有何表示的时候,她却选择了逃避。俩人再一次相见她已经有了未婚夫。
  • 悍女斗长官悍女斗长官梦忆筱筱|现代言情他是被称为“奇迹之神”的中校,她是家里有名的悍女,也是令人惊奇的上校。第一面,为争夺电脑大打出手;第二面,误闯房间闹出乌龙!早操、比赛、选拔,两人争斗不断,看悍女如何斗中校,然后慢慢相爱!--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离婚硝烟离婚硝烟三潭映月|现代言情婚姻是什么?婚姻是一面镜子,照清楚在里面的两个人。有人想逃,而有人则拼命挽留。--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