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章 背叛

当天,华家各部从明到暗,都收到一则法令,代替家主令十年的主母令正式取消。

十年了,自从十年前家主牺牲在远东,新家主被主母秘密送出去培养,十年内,华家在主母带领下,不说功过,最少平稳过度了家主离世的黑暗时期,

虽然,主母为了收拢权利,手段带着残暴,但是,华家历来都是注重礼束与实力的,明里暗里的势力,每年升迁排位赛里面也少不了伤残。只要主母不是太过,长老和各部大佬也不会干涉太多。

这几年,因为大小姐的事情,华家开始出现争斗,甚至派系林立,上面长老和各部大佬也开始对主母越来越不满。

多次施压铁娘子,没有得到缓和的趋势,却迎来铁娘子更加铁血的镇压手段,华家,也开始慢慢出现人心涣散的趋势。

大长老终于忍无可忍的用各种理由频繁飞赴欧洲。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大小姐自杀了,二小姐不但没有马上回来,还飞赴了美国,转道日本再回来,归来第二天,就卸了主母令。

这意味着,新一代华家家主正式掌权的序幕拉开。

华家家主书房里。

翻完所有需要批阅的资料,一套白色公子汉儒服的华君爻,静静的坐着,右手,以轻缓的节奏在汉白玉书桌上打着拍子。

只有几个夜明珠点缀的书房,一桌,一椅子,一榻榻米床,寂静的在月光下,更显凄寂。

黑暗的角落,暗卫无声无息的努力消逝自己的存在感。

“苍,你说,那样一个男人,怎么就值得她背叛自己家族呢?”

清冷的声音透出迷惑又带着杀气。

“苍只是知道,背叛,就该杀。她自杀,也免污了主子的手!还有……”

“也是!还有什么?”

短暂停顿思考之后,暗卫苍还是没有忍住。

“家主既然已经回归本家,确实不适合再穿儒服!”

“哦?你是想说,穿儒服太帅?”

这样不负责而慵懒的回答,只能让家主暗卫忍不住呵呵了,却无形中淡化了房间里面的杀气和幽暗。

当然,华家家主华君爻作为墨家传人,总是装B的穿着象征儒家的华服豪装,真的好吗?好吗?好吗?

墨家一直秉着节用,尚用,食必常饱然后求美,衣必常暖然后求丽,居必常安然后求乐。

而世代家主都以此为典,可怜到了华君爻这里,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人家是食可以不饱但必美,衣可以不暖却必丽,居无不极致安乐。

那天天文质彬彬,以礼约人,摆明是儒家作风,可是背地里又一张嘴恶毒,行事无下限,那修行方式和一身装扮,看着是崇尚自然,不屑修饰,隐隐有法家作风,却总是给暗卫团们送礼物改装扮,要身边人都花姿料峭,完全颠覆了墨家传人的样子。让长老和暗卫团们都吐血不已。

作为世代相传的墨家家主守护者,墨家暗卫,也许他们知道太多辛密,也许他们承受太多传承,他们死忠,他们坚持,他们残暴,他们无情。某种程度上,某个方面来讲他们也许比华君爻更坚持着华家的传承与辉煌。

所以,他们秉着为家主好的出发点,还是会忍不住提醒自己主子,当然,他们估计也是史上唯一敢直面家主提出意见的暗卫团了吧!

可是这一届暗卫,自被选定那天开始,就注定不一样的命运。他们的家主说,活着,是第一要求,活得好是基本要求。就是这一个不到十岁的家主,从几百候选人里面选定了史上最少家主暗卫团,沧海月明珠有泪。

7个人,术业有专攻,7个人,4男3女,7个人,那一年他们都不到15岁。从选定那天开始,就跟着家主,走遍世界各地,历经无数生死险境。

他们这一生,只知道忠于这个家主——华君爻!

他们手上有充足的信息,清楚知道华家现在情况,虽然信任主子能快速拿下华家,却还是忍不住提醒身边这个一路走来,太不容易的女子。

但是显然,华君爻对于这些问题,不以为意。

“苍,别把眼界,局限于此。佛家说,酒肉穿肠过,佛主心头坐,只要自己舒服,别人的怎么看,何必挂心。当然,最好他们都能如你一般坦诚,那我更欣慰”

华君爻站起来,一个趔趄,摔倒在今天刚刚专机运送回来安装的榻榻米上,打了一个哈欠。

“他们来了,也别打扰我睡觉!”

苍无语的抽了抽嘴角,能不能把你高大上的冷咧进行到底,让我们这些暗卫总是看着家主你类似人格分裂般的表现,我们也要开始不好了,好不好!

一个小时之后,红日残阳坠落,这个城市,华灯初上,正是灯红酒绿开场时,华家主宅却迎来了十年来第一次大聚礼。

华家主宅,这里从来没有灯,也不需要灯,白天吸收了阳光的黑曜石,有灯笼状,有雕花状,有铁树状,分散于华家主宅各处,到了晚上,他们就是华家千万年以来的灯火。

黑曜石,如今的世间,那是传说一样的宝贝,华家主宅,这是随意摆放与天地间的照明灯。这说明了什么?尼玛,人民群众还在为吃了馒头兴奋的时候,有人面对龙肝凤脑随意一瞥,嫌弃的节奏好么!

千万年来,知道华家底蕴深厚的人不多,这不多的人,恰恰都是一流世家,或者隐士不出的古老品种,你懂的,比墨家传人还坑爹的那群人。

不管多少人知道,却没有人能闯进华家主宅,或者说闯进来了,能全身而退的。

他们当然知道华家有宝,墨家是这个世间传承保存最完整的道统之一,但是墨家代表着什么,世人都知道的就有世间武器和机关设计的绝对巅峰。

那么,墨家传人的权利核心地——墨家主宅,就真的是汇集墨家最最最见不得人的“核武器”的地方,也是一只蚊子都要小心振翅的地方。

当然,你说世间真的已经不存在能轻易进华家主宅的人了么?

华家家主会轻挥衣袖,让你安静的死回去做梦就好。

华家墨卫,只是为了主宅传承而存在,墨书上记载,千年前,他们中的随便拉一个出去就足够轰了一个新锐世家,这些连家主都不轻易能见到的品种,他们每个人最少手握着一种传承,那么,他们又得多强啊!

他们天天月月年年死死守着,从不离开一步,或者他们也不敢离开一步,妈蛋,是那些真正的强者,其实根本就对墨家这些传承不敢兴趣,极致强者,崇尚的自然之道,感应天地,或者还有一些是世代和墨家有交情。他们不来好吧!!

真正的华家,还是有忌惮的人,并且特别忌惮。

一个月前那天,暗夜,太平洋上空一直盘旋着风暴。

孤岛上,苍、海、月三个暗卫,在成百尸身里,挖出来自己女公子。那个抿着嘴角,簇着眉头的女子,几乎探不到一丝生机。

人找到了,急需治疗,而,家主贴身医士,也是暗卫化明卫的明却在公子参与这次行动前,被主母以大小姐身体欠安为由,强制召回大华国。

镇魂令是唯一救赎。

如果说镇魂令是华家暗卫为了华君爻的一场不得不选择的豪赌,那么,华君爻本身体质内接受镇魂令之后的急剧反应才是真实的惊恐了华家暗卫。

动用家主镇魂令才换回来公子一丝生机,但是,半天前还是碧空万里无云的天,见鬼的天气,仿佛和大家作对,又是阴风,又是烈雨,完全不符合质弱病患生存条件,好么!

眼看着苍海月三人接近崩溃,华君爻那弱如蚕丝的呼吸,却随着阴风加剧,开始弱弱加强,而身上的伤口,也在夜明珠照耀下,以肉眼可以见的速度恢复着。

情况太过诡异,让见惯大场面的三人也深深皱眉。

但是不可否认,只要没有任何后遗症,这样的情况还是喜大普奔的。最少在缺少救命神医救治的情况下,以无代价形式取得这样的成效,是可喜的。

好,尼玛都忘记了,华家唯一的镇魂令已经被你们豪爽的用掉了!

属于家主九命猫妖的一尾,就这样断了,还没有代价,很好,你们的定义应该让长老会评定一下,一定给你们一个狠狠的“优”。

当然,这是华君爻十年来栽得最惨的一次,没有之一。

出发前,谨慎选择带着三暗卫参与行动,之前每次,华君爻从来都只是带一个暗卫,不曾想最后关头,不但三人被调开了,最大杀机,居然是在华家大小姐送给华君爻的十五岁生日礼物里——弥罗花顶级定制军工手表。

华君爻从收到礼物那天就一直戴着的手表,十年了,从来没有特别声息的普通军用手表,这一刻就成了暗杀团定位她的倚仗。

长老会那些大佬们,觉得找不到理由,大小姐她为何要这样做,然而只要粗略一想又一切都能成为理由。

华家小姐和华家家主的差别,简直不要太少好吧?!

镇魂令动的瞬间,华家主宅长老就已经联系上暗卫,紧接着华家控制了大小姐。

在没有接到公子任何指示信息之前,华家没有人有权利处置大小姐,三天后华君爻醒过来那一刻,思绪万千,却化为一句叹息。

“告诉大长老,不杀不问不罚,幽禁即可!”

然后伤势还未好转到三分之一,却又迎来三帮刺杀,逼着华公子绕路美国,再转道日本,足足半个月才摆脱身后一堆堆“杀手”,回到大华国。

迎接华君爻的是华家大小姐头七,幽禁的华家大小姐,一周之前就自杀了。

这一切,真的只是,华家大小姐为了一个男人背叛家族那么简单吗?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阿修罗的梦幻世界阿修罗的梦幻世界羽根|现代言情这到底是怎样一个女人?深邃的眼底蕴含着几许清幽几许冷淡,不曾错过每一缕能够吸引她的气息。来到“阿修罗的梦幻世界”的客人们,爱、恨、嫉妒、沮丧、绝望……统统逃不出她那深邃锐利的双瞳……
  • 如何不爱你如何不爱你朦胧雪|现代言情他一直爱着她,那个总令他心疼的她。七年前,他被逼狠狠地伤害她。七年后,他只想把她捧在手心,好好爱她、哄她、宠她。给她温暖,给她呵护,抚平她心中的伤痛。那个叫她心疼的女孩啊,要他如何不爱她?她一直爱着他,纵然他曾经这般伤害她。只因他是她这辈子唯一动情唯一爱过的男子。
  • 爱已蔚蓝(爱蓝说系列之二)爱已蔚蓝(爱蓝说系列之二)叶山南|现代言情[花雨授权]一直戴在手上怎么拔也拔不下来的戒指,竟然,鬼使神差地掉了下来!为什么她却只感到苦涩和心底微微的痛?而据说新任部门经理,也和她“前夫”同一个姓,现实却总是爱捉弄人,这就是上天赐给她的“第二春”吧?!
  • 先生有点小盛虚先生有点小盛虚小肉丸|现代言情她,从一个普通的初中生,发展到现在大企业的总裁。无论是十五岁的她,还是二十五岁的她,终究都爱着他。他,含着金钥匙出生,让他习惯了呼风唤雨,无论是十七岁的他,还是二十七岁的他。十年前,他不懂得珍惜,只知道十字开头的爱情没有结果,拒绝了她,十年后,再次相遇,二字开头的他们又会如何了...........
  • 金牌娇妻金牌娇妻暴徒依落|现代言情她有一个极品老爹,极品相公,极品皇哥皇弟,极品皇妹,极品皇上皇后........为什么自己碰见的都是极品,自己家的,他家的,外界的。上苍,我很无语,别这么怪好不好.....
  • 校园里的奇葩事件校园里的奇葩事件曦城雪诺|现代言情少女的校园生活,奇葩的班级,搞笑的同学,摊上损友,下午邂逅,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嘘!六年的小学生活要开始了!
  • 夏日漾彩(AK系列之四)夏日漾彩(AK系列之四)柔桑|现代言情有哪对情侣分手分得像他们这般不干脆的?本来他们之间存在的只是“合伙人”的关系,可没想到竟然会被双方父母逼着结婚!这还得了吗?郎“无情”妾“无意”的,假戏真做?弄假成真?拜托,这不是言情小说才会出现的吗?他们?唉,也不是没可能啦,怎么说,现在都已经动心了,可,怎么他的情路就如此坎坷呢?!
  • 《BOSS的宠制:亿万豪门第一婚》《BOSS的宠制:亿万豪门第一婚》多粒果|现代言情“活着的唯一目的就是得到你,你的身,你的心,你的一切,你的整个人生,全是我的……”男人擒着她的下颌,笑得霸道。“如果我爱上别人呢?”“那就剁了他的身,挖了他的心,用我的一生,去毁掉他的一切……”某天,电视台记者采访:“顾先生,叶小姐,请说说你们的恋爱史。”女人轻哼一声:“我和他没关系。”记者眼尖发现蛛丝马迹:“那么叶小姐衣领里的牙印怎么解释?”“被狗咬了!”记者又搬出新证据:“那么顾先生手臂上的牙印怎么解释?”男人勾起唇角,轻笑:“被那只狗反咬了一口……两只狗咬着咬着,就在一起了……”
  • 桑之未落半弄暖桑之未落半弄暖寂小月|现代言情第一次遇见,她撞了他,她说:“这位妖孽,你肿么这么好看……”第二次遇见,他救了他,他说:“不听话是要受惩罚的。”如果说第一次是偶然,第二次是碰巧,那么第三次……“咦?沈先生,你怎么知道我学校的?”“第三次是势在必得。”某沈慵懒躺在床上,眯着眼睛,看着站在窗前整理头发的小娇妻。不管是五年前还是五年后,她好像永远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原来你早就算计好了!沈弄,你这只腹黑的流氓!”某女气呼呼,小脸憋得通红。“既然你都这么说了,不做出点什么好像不能证明呢。”某狡黠一笑,开始四处煽风点火……
  • 情难自禁情难自禁迷涂君|现代言情白少烨因为戴语宁说一次谎,君微就不顾酒精过敏喝一次;白少烨因为戴语宁爽约一次,君微就不顾众目睽睽之下脱一次。君微和白少烨就这么不分手的耗了三年。其实君微想听的只有一句话——微子,我和她离婚,我什么都不要了,只要你。但白少烨永远不会说出口。直到萧飒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