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保健养生 ky277开元app

第3850章 反话救人

和江家姐弟相互招呼完,苏见箬就把视线放在了安和桥的身上。
  她妩媚一笑,梨涡轻陷,漂亮的脸上,眼底浮现出恰到好处的赞叹,却是没有向安和桥伸手。
  “苏小姐谬赞,我是安和桥。”不动声色的看了眼苏见箬的手,安和桥声音温和,笑容优雅。
  “和桥,你没有给我准备水?”
  简幽湟走到了安和桥身边,最近的位置站定,他冷声蹙眉看着她。
  “……”安和桥脸色一顿,看着眼前不过几十公分处,正微微低头,对自己表示不满的人,愣住了。
  简幽湟的话落,周围所有人都瞬间变了脸色,一时,一群人陷入一种诡异的安静中。
  “简,我这里有特地帮你准备的水。”
  苏见箬是第一个回神的,她优雅的把手里,正拿着的一瓶矿泉水,递给简幽湟,声音温柔的仿佛能滴的出水,只是看着他时,眼角却频频朝安和桥看去。
  “这么不体贴?等下罚你陪我一起吃饭,下一场篮球赛,和桥要记得给我拿水。”
  一个眼角都没有甩苏见箬一个,简幽湟旁若无人般,伸出手指,轻轻弹了一下眼前惊愣住的人,那光洁如玉的额头,勾唇,挑眉。
  他极具磁性魅力的声音,低沉悠扬,像是现场演奏的一曲情意绵绵萨克斯曲,每一个字听起来都很温柔,温柔中含着浅浅的宠溺。
  其实现场,从简幽湟,突然从人后走到安和桥面前,说着那么一句看似习以为常,实则别有用心的话开始,众人的视线,就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这么一大群风姿各异的年轻人,只有江清风是第一次见简幽湟。
  眼前如此状况,饶是江大少见多识广,再怎么成熟理智,却还是在这一刻,看着他,一双看似温润实则满含精锐光彩的眸子,眼底忍不住流露出,各种复杂的情绪。
  这个站在和桥面前,穿着六号黑色球衣的少年……
  他终是忍不住,不去对他更细致的打量了,或者说,比这还要更早,他就忍不住对他投以关注的目光。刚刚他坐在观众席上,那一场特别的篮球比赛,完整看下来,尽管他和赛场上隔得远,他还是把整个南京附中校篮球队,各个球员,都以他马首是瞻的表现,看了个清清楚楚。
  如此,说不让他意外,是不可能的。
  就在刚刚,以他弟弟为首,那么一大群相同年龄的少年,同时朝他走来,几乎个个气质出众,容貌亮眼,却是只有他。
  只有他,走在人群中,明明位置不显眼,容貌也是最不好看,却是一大群人里,最有气势,最是吸引人目光的那个。他容貌特殊,气质独特,高贵优雅中含着让人无法言语的神秘,浑身上下,就像是一个谜,让人见之不忘。
  他却从来不曾见过他。
  这一场篮球赛下来,不得不说,今年的南京附中,给他的惊讶是极大的。
  本届南京附中校篮球队成员,他一眼看过去,就知道每一个球员都不俗,他们不俗在外貌,不俗在气质,气质的不俗,又恰恰反映出,他们还有着不俗的家世。
  如此天之骄子,如他家小四,如何家秋暮,如苏家少爷,如景家这个他不熟,却是也知道的家族出来的孩子……
  哪一个走出来,不是万人中,该是众星捧月的焦点所在,又各个都是如此血气方刚,优秀出众的少年,谁都不是随便便,就那么容易被人差遣的。
  可……这个少年就有那种能力,不动声色,就让他周围的所有人,都受他的影响。
  简幽湟……简?
  江清风微皱眉头,在脑海里把整个京城,所有入的了他眼的家族,想了个遍,依然没有找到有这个姓的。
  不……
  或许,这个少年,能让那一群天之骄子,如此愿意听之任之的原因,是在于他自己!
  江清风眯了眯眼,眼底划过一抹深思。
  安静下来,在场在简幽湟三言两语里,脸色变化最大,其实还是要属被简幽湟,直接没有给半点颜色的苏五小姐,苏见箬。
  看着面前那两个旁若无人般,相互对视的人,苏见箬咻的睁大眼看着简幽湟,一双抓着瓶子的手,手指泛白。
  看着眼前那个好像没有听到她话的人,她咬了咬唇,脸上的笑容,几乎支持不住了。
  这样神色温柔的简幽湟,她期盼了多少次,却是到了今天,才从他那张,从来都面无表情的脸上见到。
  真是可笑!还是因为一个男孩子。压下心里疯狂的嫉妒,苏见箬满含探索的目光,更深刻的落在了安和桥的身上。
  这个唯独能让简幽湟态度不同,比她还小两三岁的男生,自她刚跟着一群人,从人群中走出来,第一眼,她就是看见了他的。
  更是忍不住在心里对他上上下下,衡量一番。
  连任华纳校花三年的她,从来都自信着自己的一切,出身不凡的她,更是自小眼光就高,极少有人能够入她的眼。
  却没有,今天还会生出那种惊艳的感觉来。
  那个站在江三小姐和江大少兄妹二人中间,两手抄在口袋里的少年,站姿看似很随意,却又是那么的隽秀英挺,像是风中挺立的一根修竹。
  他身高接近180,上身穿着米白色的圆领针织线衫,袖子微微挽起,玉雕似的手臂上,配上一块浅咖色牛皮带的手表,穿着银灰色的九分休闲裤,整整齐齐的卷了两层边,露出纤细雪白的脚踝,两条长腿笔直,白色的帆布鞋。
  面容精致的像是一块精雕细琢的羊脂白玉,神色温和,气质清隽儒雅,整个人,清清淡淡的站在那里,像是从水墨画里走出来的翩翩贵公子,也像是这个世界上最英俊的小少爷。
  整个人清爽中透着一股无法言语的清新,精致中又处处透露出优雅矜贵。
  如此的美好,美好到可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