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序:万盏灯,一字仙

“白陵该有孤的名字。”

夜色如水,微微微凉。万夫台上,男人仰望天空,吐了口气不再言语。苍黄色的衣袍当胸是金线绣做的龙形,在夜光下,耀着浅淡而温厚的光。

在男人的身后有一座庙,一座祀庙,庙眉的匾只有两个字——洛祀。

万夫台足有九百九十九丈,背倚着洛祀黑暗而无声的影子,而在他们之后的是一座山,一座仿佛巨翼一般拥住整座城池的山。山投下的影子遮住了所有的光,日光、月光,星光乃至于目光。

然而今夜,或者说从今夜开始,男人不再需要这座山,不再需要这座城池,也不再需要北方的那座城,和城里的那个男人。

男人姓洛,洛王的洛,洛都的洛,洛国的洛,这片大陆最强的那个洛。男人单名一个野他叫做洛野,洛王野。今夜他要做一件事,五百年前曾有人做过的一件事,今日,不,是今夜,他洛野要再做一遍——他要点灯。

他要在洛都内点上灯,因为他需要光明,他需要那光来引路,并且那光不能太弱,也不能太强,所以他打算点上一万盏灯,数目不多不少,恰好一万盏。

天上有云飘过,被风吹来,被风吹走,走的时候,有星光极细微地掠过,然后迅速消失。今夜的洛都真是安静,洛野心想。他很喜欢这样的安静。当了这么多年的王,他很少有时间去享受这样的夜,去看这样的夜空。还记得上一次看夜空的时候他还不是王,并且那次的经历很有些不愉快——那一天夜里,有个死老头子摸着他的头指着星空,说,你合该为这天下的王。

然后他就从洛野变成了洛王野。

然后……

洛野蹙起了眉头,他又想起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成为王之后他再没有看过夜空,也有一部分是因为死老头子。死老头子说,星空里有他的命。他逃脱不了,只能无视,只能不去看。

但今夜他终于可以去正视这夜空了,因为他选择了不再退避。

他知道有许多人在看着他,看着他做出选择,从成为王的那一刻开始,看到如今。他知道,他们在监视着自己,他也知道,今夜是他们期待的,同样也是他们害怕的……因为他们不知道结果,他们在等待一个未知。当然洛野同样如此。

洛野知道这些人的心思,所以他今夜能够放心大胆地做自己想做的事,在一切结果出现之前,未知永远是未知,他既是美酒又是毒药。

大司徒说在亥时结束,子时未至的那一刻,天地之间有一瞬间是没有光的。那一刹那,叫做暗,传说神灵的手会覆上大地,然后开辟新的一天。

他现在就在等那一刻,时间还很早,所以他还有时间去望天,顺带回忆一下死老头子。

风拂过洛野的耳边,风里有樱花的香味和草的涩味,是春天的味道。有人从身后抱住了他,,捂住了他的眼,然后吐气如兰地在他耳边低语:“猜猜我是谁。”

抱住他的是个女子,仿佛凭空出现,浅蓝色的宫装,红锻系住的发,千褶裙底在空中摇晃。

洛野笑了,他伸手握住了遮在眼前的手,并没有拿下来,只是温柔地抚摸着女子的指节。

“我想你不会来的。”

女子抽出手,轻灵地转到了洛野身前,她竟然是悬浮在空中的,一双赤足莹白如玉,一动起来便有铃铛声自脚踝处响起。

她笑着看着他,眉眼都是笑意:“我今天穿了你最爱的宫装,嬷嬷们替我打扮了两个时辰。”

“为什么?”洛野没有夸她,他伸手覆在女子的脸上,问道,“为什么会来?”

“为什么?”女子摘下他的手,然后伸出双手抚摸着他的脸,依旧是笑着说,“大司徒说今夜你可能会死。”

大司徒吗?洛野扫了一眼万夫台的边缘,不知何时,那里立了一个消瘦的身形,或者说从女子来的时候,他就已经站在了那里。

“你不想我死?”

女子摇了摇头,“不,我想和你一起死。”

“或许也不会死。”洛野理了理女子的鬓发,“我一直以为灵是无情地,因为无情,所以不染红尘。”

“你害的奴家重了不少。”女子略有几分懊恼地捶了捶脑袋。

“这倒是个问题。”洛野抱住她,轻笑道,“今夜若不死,日后得教你少吃些东西。”

女子伏在他的肩上,低声念道:“嗯,不死当然是最好的。”

两人沉默了下来,大司徒依旧是沉默地站在原地。夜色像是背景画一般被一层一层描重,墨色晕染开来,缓慢而凝重。

从天机山上吹落的风飞过洛都的每一处街巷,飞过了一座道院,一座书院以及一间寺庙,飞过了院中的教习和学生们凝满寒霜的眉宇,飞过了那一株无叶的梧桐和那株无花的老铁树,飞过了几千里的洛河,飞过了河上那座名为白石的石桥,飞过了洛祀飞过了万夫台,然后飞到了男人身边。

风里有着树木与泥土的清香,有着夜与秋的凉意,交织着死亡和新生。

“子时到了。”老司徒抬头。

“时间到了。”洛野笑着抱起已经昏睡的女子,走向大司徒,“死老头子说,办大事不能带上女人,会不吉利。”

……

“子时了。”在北方的那座城中,在那座边城的北城墙上,有一壶酒,两个人。一大一小,都在望着北方黑云一般的影子。大男人喝了一口酒,递给了小男人,“喝不?”小男人摇了摇头,认真的拒绝,“娘说喝酒伤身。”

小男人看了一眼北方,又转过身看向了南方。

“那位先生为什么要去南边?北方不也挺好的。”

“因为南方有一座山,山上有个胆小的妖怪。”大男人喝了口酒,然后一巴掌拍在了小男人的后脑勺上,“不该问的事别问。”

“那么那个姑娘呢?”小男人又问道。

这一次大男人没有回答,他目光深沉地望向南边,依旧是一巴掌拍在了小男人的头上,“不该问的事别问,看着便是。”

南方不仅是这座城的南方,也是整个世界的南方。

南方有很多星,星下正走着两个人,也是一大一小也有壶酒。

“先生,我们为什么又要到南边去?回洛都不是挺好的吗?”说话的是个小女孩,脸还青稚得很,拄着一根树枝,吃力的跟在一个男人后面。

“那里有个傻瓜在做一件蠢事,我不想参合进去。”男人穿着十分考究,天青缎的长衫,是京都书院的院服,文雅的紧,但喝酒的姿势就没那般文雅了。

“那为什么不留在北边?”

“那个臭小子色眯眯的盯着你,老子当心你被人拐走了。”

“常院长说这叫恋女癖,有失礼仪,不可取。”小女孩眯着眼笑道。

“混账,那老家伙到底教了你什么东西。”男人翻了个白眼。

“那为什么一定是去南方,就算不留在北方,去西方也可以啊,听说那里有草原,还有雪山,很漂亮的。”

“东方有蠢货,北方有疯子,南方有胆小鬼,至于西方太不吉利。”说着男人瞪了一眼,似乎是怪她问得太多,但还是继续解释道,“我不想和蠢货在一起,那会让我觉得自己也变蠢了,北方疯子太多,咬到人治都治不好,西方这些年一直压着一片乌云,空气不好,只有胆小鬼有点意思,我打算去吓他一吓,寻个乐子。等那蠢货死了,就回洛都,千日酿也没剩多少了,还送了一壶给那看门的家伙。”

“那如果没死呢?”小女孩睁着大眼问道。

“没死?”

男人楞了一下,似乎是才考虑到这点,他转过头盯着东方喃喃道:

“如果没死……那就麻烦了……”

与此同时,东方的洛都中,一盏接一盏的灯被点亮,先是从天机山落下来的一撇,路过了那株无叶的梧桐,然后收在了老铁树的脚下。

这只是一个开始,仿佛一场盛宴,从歌声弦乐响起的时候,洛河成了第二笔,那是一竖,灯光从河岸亮上画舫,又从画舫亮上河岸,穿过白石桥,横贯洛都,虽然歪歪扭扭,但依旧是一道竖笔。

乐曲之后是舞蹈,跳舞的人不是歌姬,而是那座道院、寺院和书院的所有师生。他们带来的不仅是一场宴会的高潮,更是一座不可撼动的山,一场山一般伟大的光明。因为他们点亮的是余下的三笔,三笔成山,他们点亮就是一个山字。

山的最后一笔仿佛余味未消,尾锋落在了洛祀,落在了万夫台,最终刺进了洛野的胸中。他用五笔,写下了一个人和一座山,但他只是写下了一个字,那个字叫做——仙。

盛宴由他开始,现在也将由它结束。在那一万盏灯下站着一万个为他点灯的人,无论成功与否,他想,一切终将结束。

万盏灯光,照亮了洛都,照亮了天机山,照亮了这个天下。北方的影子向后退了千里;西方的乌云滚了几番,变得更加厚重;南方的山上,胆小鬼见了这一幕,挖了个坑躲进了山腹,他知道这光与他无关,他知道有一大一小两个人正向他走来,打算寻个乐子,但他还是很害怕,所以他只好躲起来。

万盏灯,一字仙。灯光为洛野照亮了所有前行的路,而现在,他见到了一条他想要走的路。

那条路在天上,被星空指引着。

所以他走了过去,仿若成仙。

离去的时候,他回头看了这片土地最后一眼,仿佛明白了什么。

今夜是个结束,洛野想,或许也是个开始。

上一章
同类热门
  • 爱到明朝爱到明朝紫衣女子|玄幻一个生活平淡的26岁男子,不抽烟,喜爱洁净,对生活说不上讨厌,但是没有热烈的激情,有一家小公司,固定的收入,每天按部就班的生活。一天深夜,开车行走在城市的街道,遇到一位独行的少女,尔后是莫名其妙的高烧。少女在他的面前打开一只破旧的木制小盒,他被吸入盒子的黑暗之中,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到了明朝,成为一名武艺高强的将军。虽为明朝的将军,男子并不懂得明朝的事情,他随身带着的手机,亦被明朝人当成了杀人的暗器,他二十一世纪的人生观点、称呼、说话方式都成为明明朝的笑话。最后他爱上了一个明朝的女子,那个女子也爱上了他,为了救他的性命,女子死在了他的怀中。伴随着女子的死去,男子返回二十一世纪,发现明朝的女子已经投胎转世成为他二十一世纪的女儿。离奇、温情、浪漫与爱贯穿于文章的全部过程。
  • 武则天秘传武则天秘传柳岸花明|玄幻孙悟空大闹天宫后,被如来佛祖压在五行山下,后佛祖与观音练成紧箍咒,控制了孙悟空心智,孙悟空被炼成傀儡,冥冥之中,孙悟空知道自己大难将至,早已借来紫霞仙子的月光宝盒,炼入金箍棒中,每一百年启动一次,穿梭时空,以待有缘人得到,前来解救。文昊无意间得到金箍棒,穿梭时空,来到了唐朝,此时武则天正忙着篡位,如来佛祖正想佛界一统太阳系,耶稣正忙着撺夺胜利果实,轩辕皇帝正忙着与蚩尤大战,而文昊却发现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卷入了这一场龙争虎斗,月光宝盒也将在一百年后重启,所有的时间也将重置,面对种种诡异事件,文昊的命运,又将何去何从?
  • 三界尊王三界尊王三尊|玄幻有人说我是神,不是因为我无所不能,而是我说道做到。有人说我是魔,不是因为我杀人如麻,而是我对敌人的凶狠。无论是人,是神,是魔……我就是我,我叫杨俊。
  • 光之劫祸光之劫祸凌爵暮|玄幻天降红雨,魔神复苏,是光的浩劫,还是昌盛,勇敢的少年经历了许多奇遇最终成就神位!
  • 无尽神通无尽神通周氏三少|玄幻无限空间、神奇药圃、神兵道藏……叶辰东无意中开启了祖传龙形玉佩,内含无数玄机,修神级功法,练无敌战技,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从此,他不再做废物,收圣兽、战古族、遇强越强,大势凌天,举世皆敌,踏出一条王者血路!
  • 长生大仙界长生大仙界mp7|玄幻拜入玄美女师傅门下,梦想从此逍遥一生。
  • 仙途之战天下仙途之战天下刀冰|玄幻战于九天之上,杀于血海之巅。生于人杰之地,死于鬼雄之天!
  • 九道苍生九道苍生颖升|玄幻来自太妖一脉,天命九灵之子,磨炼层层浩劫;归来血战大千圣地长河天,第九苍生神勇屠仙魔!
  • 烈焰群芳烈焰群芳南山有渔|玄幻一柄剑,两世人,管它烈焰焚天,在光与暗的交织中,杀出一个新的天地。
  • 仙柱仙柱我是剑仙|玄幻金融奇才穿越修真大陆,为了能回到现实世界见到恋人不得不留在修真界不断修炼修炼再修炼。盘古初开,连接神界天地之间的不周仙山被撞毁,四根不周仙柱被撞断,内含鸿蒙紫气,得之可逆天改命,修复仙柱,修复不周仙山,方能连接仙界和神界,从而证得神道,永生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