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情感小说 盛兴集团路线导航图

第3514章 非常粗暴

夜凉似水,月如弯钩。
  月光下,长孙揭天面露沉吟,微微失神。
  “唉……”良久,他叹息一声,神情不太好看。
  早先时候,种种风言风语传出,他仅是付诸一笑,不以为意。豪门中多勾心斗角,这种恶毒攻讦,他也曾亲身经历,大多只是捕风捉影,不足为虑。
  不过,接下来几日,流言愈演愈烈,甚至有无数证据,也纷纷浮出水面。长孙神机久久未归,似乎也侧面印证了这种说法。
  而这流言,恰在每半年一次的族会之前,这就更加意味深长了。
  长孙揭天眼皮微跳,心中有不祥预感。
  他隐有所感,这场族会,恐怕不会太平。
  月初,族会如期举行。
  这场族会,竟和以往完全一样,甚至,还少了许多明争暗斗,平静得诡异。
  但长孙揭天却敏锐感觉到,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抑。
  “若是无事,那就散会吧!”临近日暮,他的心中愈发不安,当即说道。
  “等等!”此时,一名黑袍族老起身,不慌不忙道,“族长大人,老朽还有一事。”
  “哦?依山族老,有何事要说?”长孙揭天目光一凛,故作淡然。
  “近来,我听到了一个流言。”长孙依山弯腰作揖,声音沉稳,“是关于长孙神机的……”
  “流言?族老也说了,一道流言而已,不足为信。”长孙揭天打断了他,摆摆手道,“难道,堂堂族老会,还需讨论一道流言?此事,以后再说吧。”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虽是流言,但也不容小觑。”又一名族老起身,泰然自若道,“此流言,已令得族中人心惶惶,不可不察。”
  “斜月族老,你的意思是……”长孙揭天闻言,脸色微沉。
  “长孙神机久出未归,也该回来看看了。”长孙斜月一笑,露出昏黄牙齿,“若他身上无碍,自然一切照旧,但若流言属实……”
  “流言属实,又当如何?”长孙揭天神情转冷,瞳中掠过寒芒。
  “若流言属实,他麾下的产业,自然不能留下的。”长孙斜月淡然一笑,轻描淡写道。
  “什么?”长孙揭天勃然大怒。
  “我也不愿流言属实,但若神机真的身中剧毒,朝不保夕,又如何带领商队?”长孙斜月丝毫不惧,款款而谈道,“再说了,若是神机侄儿哪天横死,神机商队群龙无首,岂不是便宜了其他人?”
  “这神机商队,是神机一手所创,更是他的心血!”长孙揭天横眉冷对,声音冰冷道,“斜月族老强取豪夺,有点说不过去吧……”
  “此言差矣。”长孙斜月摇晃手指,淡然道,“神机固然厉害,若非是借助长孙家的名声,他能挣下这么大的基业?这神机商队,说到底,还是姓长孙的……”
  “斜月族老说的是!”
  “不错,就是这个道理!”
  “长孙家的财产,自然得交还给长孙家!”
  ……
  族老们纷纷赞同。
  “一帮蛀虫!”长孙揭天冷眼旁观,眼中浮现一缕怒意,也有几分无力。
  在长孙家,他身为家主,却是无法乾坤独断。因为,他的头顶上,有这太上皇一般的族老会。
  这些老鬼,平日成事不足,但在瓜分利益之时,却是如同嗜血的蚁群!
  长孙揭天的胸中,简直怒火如沸!
  “对了!”长孙依山一拍脑袋,似乎想起了一件事情,提议说道:“神机长久不归,所谓择日不如撞日,这莲心之战,是不是也一并举行了?”
  “莲心之战?”长孙斜月连连点头,“这主意不错……”
  “什么?莲心之战?”长孙揭天闻言,右手五指捏紧,扶手发出碎裂之声。
  他是真的发怒了!
  莲心之战,绝非普通演武,而是长孙家继任家主的资格选拔!
  此战,仅有长孙揭天的儿子能参加。
  而长孙揭天只有两个儿子,长孙神机和长孙神石。
  长孙揭天明白了什么,神情变得无比难看。
  “莲心之战的规矩,需要两人都成年,才可一战。”长孙揭天压下怒意,冷声道,“神石还需一年才可成年,此战对他不太公平吧……”
  “父亲,神石愿意一战!”
  他话没说完,一道清朗之声响起。
  庭院之外,一道挺拔身影大步而来,风尘仆仆,却又英气逼人。
  “神石?”长孙揭天愣住了,惊愕说道,“神石,你不是在盐湖沼泽征伐么?什么时候回来的?”
  长孙神石没有回答,双膝跪倒,深深叩拜道:“父亲,神石愿与兄长一战!”
  咚!
  他额头磕地,发出清脆之声。
  “既然神石也愿意,那就没什么阻碍了……”长孙斜月轻捋胡须,面露微笑。
  “不错!这继承者之位空悬太久,对我族并非好事……”
  “就该如此!”
  一众族老纷纷点头,竟无一人反对。
  “神石,你,你……”长孙揭天咬牙切齿,眼神悲哀,有些难以置信。
  他已经明白,这就是一场逼宫!
  这些族老,分明都被收买了!毫无疑问,其背后操控的,正是长孙神石的母族——曲逆陈氏!
  长孙揭天的心中,实在无比悲哀。
  这些族老难道不知道,任由这般下去,这长孙家族,可能会姓陈?他们或许知道,但只在乎自家的一亩三分地,根本不顾长孙家的死活。
  而更令他心痛的,则是长孙神石的表态。
  为了家主之位,他竟然站在了自己的对面!
  “神石,若你败了,那又如何?”长孙揭天沉默半晌,冷然道。
  “若我败了,那下一任的家主之位,自然是大哥的。”长孙神石声音铿锵,毫不犹豫道。
  “好!”许久之后,长孙揭天才点点头,“不过,莲心之战乃是族中盛典,需要做足准备……这样吧,这场莲心之战,就定在三个月之后。”
  他的盘算,自然是尽量向后拖延,为长孙神机争取时间。
  “三个月?这也太久了……父亲,我觉得,一个月绰绰有余了。”长孙神石连忙道,他当然不愿夜长梦多。
  “两个月!”长孙揭天一锤定音,“此乃古礼,不可随意。”
  “是!”长孙神机咬牙,只得作罢。
  人群散去,长孙揭天视线复杂,遥望东方,神情落寞。
  “神机,两个月的时间,你能否恢复,就看天意了。”他暗暗道。
  鵺牙之毒虽然号称无药可救,但长孙揭天的心中,却还有一缕希望。
  李仪!
  “李仪,你号称‘造化之手’,传闻可化腐朽为神奇,亦可夺天地之造化!这鵺牙之毒,以你的本事,应当可以解开的……”
  长孙揭天低语,仿佛是在倾诉,又仿佛实在安慰自己。
  ……
  “两个月?比我想象中的还长一些……”长孙神机笑了笑,神情又有些阴沉,“这些族老,胃口还真大,连神机商队也不肯留给我!”
  “长孙神机,你如今……”李仪关切问道。
  “还是老样子。”长孙神机摇头,苦笑一声,“此毒的确厉害,我已经使尽手段,是真的黔驴技穷了。”
  “——咫尺之域!”
  李仪坐下,长喝一声,眼睛瞪大,耳朵竖起,秘符回旋轮转,化为一道独特的感知领域。
  面前的长孙神机,在他的感知之中,是另一番景象。
  长孙神机的身体深处,一道浮光青莲摇曳不休,其上盘伏着一道巨兽虚影,容貌怒狞,赤鬃獠牙,弥散着凶暴深沉的雄浑威压。
  此景,为长孙神机的灵魂显像!
  他的体内,过半的灵魂都被侵染,化作这头赤色魂兽!而那头鵺兽,依旧不肯满足,一点一滴地继续侵蚀他的灵魂。
  “长孙,要不然,先浸泡魂池?”李仪提议道。
  “没用的。”长孙神机苦笑,摇了摇头,“若是浸泡魂池,一半以上的好处,都会归它!眼下,我还能和它斗个平手,若是浸泡魂池,那就不一定了……”
  李仪握紧拳头,狠狠一拍自己的大腿,满脸怒意。
  他已然看出,这鵺牙之毒,实则并非毒素,而是一颗兽卵!
  此卵,可寄生于生物的灵魂中,一点点地蚕食侵吞其灵魂,最终蜕变,化作一头魂兽!
  而在蜕变的过程中,它和宿主灵魂交融,根本无法驱逐,更不用说杀灭了。
  “李仪,我决定了,不回长孙家了,就给你打工!”长孙神机微微一笑,“这神机商队,明天我就换个名字,叫——暗面商队!哼,我看那群族老,谁敢来取?”
  长孙神机显得很大度,但李仪却能清楚感觉到,他心中的失意和彷徨。
  “长孙,其实,也并不是没有办法。”李仪迟疑片刻,念头几番闪烁,终于下定了决心。
  “你是说……道化武装?”长孙神机摇了摇头,“即使是你的武装,也绝对无法奏效。这头鵺兽和我灵魂相连,我得多少,它得的更多!”
  “这我知道!”李仪点点头,沉声道,“但是,这具武装,相当特殊。”
  “特殊?”长孙神机一愣。
  李仪手掌摊开,掌中一卷武装图稿展开,无数魔法弧线流泻,波谲云诡,聚散不定。
  “嗯?这具武装,究竟是……”长孙神机眼神一动,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这具无相梦魇,应该能帮到你。”李仪缓缓道。
  “无相梦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