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治 ag豪华厅注册

第3789章 复杂家庭

“让开!龙军拿人!闲杂人等避让!”
   一对人马从宫廷当中迅速奔走而出,领头的一人对着路上的行人高叫着,烈马的奔走速度犹如风驰电掣!快得掀起了一阵大风,将挡路的行人一个个吹得站不稳脚步。
   这支宫廷的龙军绕过一条条街道,终于是来到了帝都最是富饶的弄云街上!
   弄云街上的行人对着宫廷的龙军也是退让不及,差点就让烈马所撞,但这还是不能让那支军队放慢速度,一边用声音驱散着挡道的行人,一边用视线留意弄云街上那最醒目的建筑。
   红墙碧瓦,幡龙攀檐,九重门阶,堪宫比殿!
   这就是龙军军头对这栋宏伟建筑的第一印象,奢华的如同宫廷龙殿!甚至要比那天子所住还要好上许多!
   在易天商会门前的九重阶梯下跃下马来,腰间提着宝剑,领着一对将士拨开伫立呆滞的人群就是往易天商会的门内冲去,走入门内,各类奢侈的金簪玉镯已经让其眼花缭乱,更甚有丹香药熏让这人满为患的室内变得心旷神怡,装饰繁多的刀枪剑棍也是这里的主打,华丽的雕琢,凌厉的光影为这里又是添上了一分肃然与紧张。
   如此繁饶的内室景象完全不亚于一个小型的街道市井,让初入其中的龙军将士愣神了好一会儿,而易天商会内游荡的富贵商客也是将视线汇聚到了他们的身上,场面一度僵持下来。
   而就在此时,一个身材臃肿的富态商人朝着这些愣神的龙军将士们走来,宽大华贵的长袍也是遮掩不住他有些夸张肿胀的四肢,行动缓慢,脸上下垂的皮肉更是将他的眼睛给深陷了下去,让人难以正视。
   这位商人发出了一声低沉的话音,对着眼前的龙军有些不客气地说道:“军队如此唐突我易天商会,先解释解释原由吧,在场的可都是帝都的大家福贵,龙军若是不给个好解释,莫怪杨某人将几位......”
   那个自称杨某人的领头富商还没有说完话,他那臃肿的身体就被龙军的军头给一把推倒在地!
   肿胀的四肢和肥硕的身躯好像一个巨大的肉球,重重砸在了地板上,让吃痛的富商发出一声杀猪似的惨叫,在地上不断翻滚起来,相貌极其滑稽可笑。
   “你!”
   杨姓富商此时用过于粗大短小的手指指着将自己推倒的龙军军头,满是赘肉的面部此时被气得通红起来,好似一块烧制好的腻肉,让人看了恶心。
   龙军军头不给他说话辩驳的机会,大手一挥,身后的龙军军士此时便在这繁饶宽广的易天商会内部散布开来,每个人腰间都悬挂着一把纹有龙形的金雕宝剑,看样貌极其肃穆庄严,场上没有一个人敢有动作,全部对着这些军士避让有余。
   所有的军士都是在每个商贩客人的脸上扫视一遍,经过了好一会儿的搜寻,所有军士又是返回了军头的面前,皆是向其摇了摇头。
   军头看着军士的反映,皱了皱眉,挥手让两名军士留下把手门关,说了一句:“你们二人把手门关,不让一人出!也不得放入一人!待我们从上楼回来!”
   “‘是!’”两个军士立刻挺直了腰杆应声领命,随后龙军的军头就带着其余的军士走上了前往二楼的楼梯,而那两个军士也是来到门槛前一左一右,一里一外地站着,把手门关。
   “你们!你们不能上去!”
   那个才从地上爬起来的杨富商此时对着走上二楼的龙军急切地大喊道,肥硕的腿脚支撑起了那一个胖墩墩的身体,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去追赶那些训练有素的将士,他每跑一步,脸上以及身上的赘肉都会剧烈地颤抖起来,活像一个装满了油水的布袋。
   而龙军的声响自然是传到了二楼商客的耳中,有几个奴仆纷纷来到了二楼的楼梯上一探究竟,结果都是被龙军一个个推开,为龙军让道,连上楼通知的机会都没有。
   而推开一切阻扰上到二楼的龙军此时却是被一阵浓重的香薰烟气挡住了去路。
   在这易天商会的二楼楼阁当中,各色的纱布绸缎形成了一道道帐帘,挡住了来者的视线,颜色虽是繁多,但以红色与粉色居多,给人一种梦回萦绕的暧昧气氛,再加上一股浓重的烟炉熏香,让龙军的军头不由用手捂住了鼻子。
   帐帘之下,便是几张屏风将各处分成了小小的“房间”,那屏风上虽是画着山河秀景,赋着慷慨诗词,但却与这暧昧的氛围没有一丝一毫的契合。
   龙军将士在这样醉生梦死,烟熏香绕的环境当中穿梭,耳边还时不时传来女子娇弱荡浪的呻吟声,让这些血气方刚的龙军将士都不由起了一丝邪念。
   利索地掀开了一处处帐帘,打开了一道道屏风,映入将士们眼帘的皆是****着身体的一男一女,有时更是一男多女!如此酒池肉林的香艳场景让将士们都不由吹起了口哨。
   “想不到这堂堂的易天商会,居然还藏着这样一处花楼,真是让人意想不到啊!”
   一个龙军军士不顾一男一女的指责,将一道屏风合上后对着身边的另一个军士感慨道。
   而那个被搭话的军士也是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正欲开口附和,谁知却是对到了龙军军头的视线!此时的龙军军头用细布捂着口鼻,转头用一抹犀利的余光瞪了那两个军士一眼,这一眼,让两个军士立刻学了乖,羡艳的神情立刻一扫而空,目光淡漠地开始搜寻起来。
   正当几位军士还在搜寻之时,楼下的那个杨富商终于是奔到了这二楼,喘着粗气的她没有时间去休息,而是立刻开口谄媚地开始安抚起那些被打扰的“客人”,讪讪地将遮蔽的屏风和帐帘拉好,杨富商又是急切找起了龙军。
   当他从帐帘当中走出时,那些龙军军士早就搜寻完毕,直上三楼!
   杨富商一见大事不妙,也不管身后那些呼唤他的愤然客人,咬了咬牙立刻是追了上去,对着龙军大喊道:“你们到底想怎样!快下来!”
   龙军哪会听他的言语,没有一丝犹豫地上到了易天商会的顶层。
   这顶层没有多余的房间,只有一道雕琢华丽的木门挡在了龙军的面前,其中传出了棋子落下的声响和一个男人的声音:
   “季首领难道不想让易天更好的发展吗?”
   龙军眉头一皱,伸起一脚就是将那道木门给踹了开来,此时三个声音就这样交织在了一块儿。
   “把易天,做得比天可易更好!”
   “啪!”
   “砰!”
   男人的声音和棋子落下的声音全部被那道破门而入的声音给掩盖了过去,门外的龙军军士从外冲进了门内,将两个男人重重包围起来!军士的手皆是放在了腰间的剑柄上,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拔剑。
   龙军军头走到两个男人的中间,立在棋盘的一侧,目光先是看到了青袍男人腰间那块显眼的玉佩,惊讶于“慕容”二字的同时,青袍男人也是抬眼用余光望了望他,淡然的表情透露着上位者的从容,而其对座的蓝袍男人的手也是从棋盘上面缩了回来,问话道:“龙军于我易天商会而言可谓稀客,不知军头此番前来,是想为天子讨要什么宝贝呢?”
   龙军军头将目光转向了蓝袍男人,在见过对方的脸后,龙军军头没有二话,直接挥手对着周围的军士说道:“带走季云!立刻回逆鳞殿交与天子!”
   一句话让蓝袍男子彻底傻了眼,还没等他回过神来,两个龙军军士一左一右直接抄起他的胳膊将他提了起来!像是押送犯人一样将他拉扯出了第三层的门洞!随后便是龙军撤离,留下青袍男人坐在那盘未下完的棋盘前用余光目送他们的离去。
   “带走季云?呵,这可有意思了。”
   青袍男人回过了头,目光再次落在了棋盘之上,看着季云刚才下的那步棋,青袍男人不由笑了笑,拿起手边的黑子,填在了刚才那颗白子的一边,此时,棋盘上的大部分白子竟是被黑子包围在圈内!而青袍男子此时也是伸出了手指,将那些包围在内的白子一颗一颗收入了掌心当中,当圈内白子被收尽时,棋盘上的大部分区域都已经属于了黑子,这盘棋,已经是黑子的胜利!
   青袍男子握着手中的白子,嘴里说了一句:“给点河水就泛滥,季云,还真是没天可易沉得住气啊!”
   越说,青袍男子嘴角的笑容就越发浓郁起来,那掌心中的白子,在青袍男人弹动的指间不断发出声响,好像在挣扎,却又脱不开他的手掌......
   ——
   此时的二楼楼梯口,正欲上楼的杨富商此时刚迈出一步,就看见龙军的军头已经从三楼往下走来,在军头的身后,龙军的军士当中还押送这一个身着蓝袍的男人,当那个男人抬头时,杨富商被赘肉包裹,深陷其中的眼睛透出了无限的惶恐与惊讶!
   他赶忙上前试图拦住龙军的去路,但毫无意外地,被龙军军头一把推倒在地,难以起身。
   那二楼被打扰的客人此时也不敢再亲热,纷纷穿山了些许衣物从屏风后方探出了半边身体亦或是脑袋,当他们看见龙军当中押送的人时,在场的所有人无不惊讶与不解,但却是没有一个人敢上来阻拦龙军的去路。
   那个被推倒在地的杨富商终于是起了身,一边追赶龙军一边对其喊道:“你们,你们凭什么!凭什么带走我们首领!”
   龙军没有因为他的话而停下脚步,而是快步朝着楼下走去。
   来到一楼,被龙军搅乱的商客早就无心再商讨生意,都是聚集在了一块,讨论究竟发生了何事,而就在此时,楼上下来的龙军自然是成了众人的焦点,而那个当中显眼的蓝色身影,让在场的人都不由瞪圆了眼睛,愣在了原地。
   龙军走过人群,人群纷纷避让,有人甚至指着那个身影悄声说道:“那,那不是......”
   正当所有人惊讶时,当中那个被押送的季云便是用余光望了望周围,整个过程他都是异常地沉默,他既没有反抗也没有辩驳,好像自己心里已经清楚了一样。
   龙军将季云安置在马背上,随后就是带着人吗浩浩荡荡地朝着宫廷返回,留下一群不明所以的百姓在弄云街上失去了行动,目送着他们的离开。
   ——
   逆鳞殿当中。
   时间已经过去了近半个时辰,这半个时辰当中苍鹭侯没有动过一下,眼神依旧警惕,而暗处的释龙军也是如此,双方僵持不下,只等着那个“主角”的到来。
   终于,逆鳞殿的殿门终于是再度被打开!
   身着甲胄,内里袍服的龙军军头和莫朗同时走了进来,而他们的面前,正是一身蓝袍的季云!这场事件的主要人物。
   季云被龙军军头放开,跪在了天子的面前,苍鹭侯的身边,而后龙军军头则是没有离开,立在了远处,莫朗关上了逆鳞殿的殿门,场面陷入了安静。
   苍鹭侯的眼神左右看来,落在了远处那张生疏的面孔上,龙军的军头。
   苍鹭侯不断扫视着军头的脸庞,微微散出了一点玄力侦测起了军头,在触碰到一丝微弱的灵力之后,苍鹭侯终是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心中稍稍安下了心来,脑中说道:“合神,还好!”
   只要不是突破紫府的玄位,那都是苍鹭侯可以一招取命的事情,不成威胁,现在的主要目的,就是追问天可易的下落了。
   苍鹭侯如此想到,和天子一样,目光皆是落在了殿中那个跪拜,不敢抬头的蓝色身影:易天首领,季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