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悟饭游戏厅

第4101章 雷霆瞬杀 (8)

那人还没说完,丁俊军就打断了他的话,“打赌,你们说得出理由来,并且宋刚真的做得了候选人,我借你们的钱减半,要是能当选,刚才的钱一分我也不要了。要是你们输了,今晚的每一个子儿都不能少。”
  这赌,打得,显然占便宜的赌怎么不打?那两个法人很快就接下了这赌注。可是,那个企业老板“嘿嘿”地冷笑着。
  “王老板,你冷笑是笑丁市长还是我们那?”那个结了赌注的法人问道。
  “嘿嘿,我笑了吗?你们打赌我笑什么?我只不过听你们对别人的事那么激动,所以觉得有些好笑。”王老板说。
  丁俊军也嘿嘿笑了几声,说:“是呀,我们对别人的事费什么心呢?虽然宋刚在临江市是有过意外当选的经历,可现在是什么地方?省里!有个故事这么说的,一天,一头大象在森林里散步,不小心碰了一蚂蚁窝满身是蚂蚁,它就把身上的蚂蚁抖了下来,可是还剩一只在大象的脖子上,这时地上的蚂蚁就对上面的蚂蚁大叫:掐死它。掐死它。我说啊,这次宋刚也就是只蚂蚁而已。提名?我就不信会有人提他的名。”
  “提名,嘿嘿,肯定会有人联名的,并且他还很可能胜。”两个法人以自己消息灵通而自豪。
  “不可能。”丁俊军说。
  “怎么不可能?”两个法人说。
  那个王老板看他们争得热闹,又忍不住冷笑起来。
  丁俊军看清楚了,等会从这王老板身上就可以解开这个谜,现在没必要再在这上面议论了,免得漏了陷。可是,那个法人代表似乎嘴巴比较多,又说起了曾洪峰这人,他说:“曾洪峰是企业界的人,按理,他是不应该来竞选这副省长。听说他个人跟黄庭宏关系好,这次成了副省长候选人,很多代表不服呢。”
  “企业界怎么啦?企业界的人就不能当领导?董建华还是大老板呢。”王老板一听他们贬低企业界的人,心里就不服,“我说啊,这行政官员里就应该有一些企业界的人,我们现在不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吗?这不仅仅是口号,应该落到实处。我觉得黄庭宏不错,把企业界的精英充实到政界来,这才是抓经济的好领导。可惜,本来还有个宋刚,没想到成了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唉,听说,他这牺牲品还得做一次呢,我觉得这样不好,何必这么你争我斗呢?还把一个宋刚来折腾。”
  “你说到宋刚,怎么他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呢?”李玉民问王老板。
  “哈哈,你们政界的事还是少说点好,免得误会了。我们做企业的,有的人也得罪不起的,还是不说了的好。”王老板说。
  丁俊军忙说,“对对,祸从口出病从口入,那是金玉良言,不说的好,我赞成王老板的想法。”
  王老板听丁俊军附和他的话,很高兴的打了一个哈哈,说:“那天,我办公室一个女主管跟我一起乘电梯,同时还有个酷酷的大胡子老外。我那个主管一直唧唧喳喳说个不停,我就说:别吵了,再吵把你卖给这个老外。我以为老外不懂中文,没想到那老外咧开大嘴,脸露喜色的用标准普通话问我:先生,是真的吗?所以呀,在那里说话都得小心。”
  丁俊军为了讨好王老板,忙说:“王老板有水平,说起故事来都是有寓意的,我觉得啊,我们应该选您这样的人进行政来,多一些有智慧的人,领导能力与水平就高了。”
  那王老板听丁俊军这么评介自己。乐得嘴都合不拢来,以为自己真有水平,他说了几句客气话,忍不住又说起了笑话来,他说,有一个人名字叫真咯嗦,娶了个老婆叫管不着,生了个儿子叫麻烦。有一天麻烦不见了!夫妻俩就去报案。警察问做爸爸的:请问这位男士,你叫啥名字?爸爸说:真咯嗦。警察很生气,他只好又问妈妈叫啥名字。妈妈说:管不着。警察非常生气的说:你们要干什么?他们俩起身道:我们是来找麻烦的。
  众人大笑起来。丁俊军故意笑得直呼肚子痛。王老板看丁俊军这么可爱,心里早有几分喜欢,于是,有一边打牌一边说着闲话。
  渐渐地,丁俊军听出了眉头了,人大肖副主任在暗中运作,要选宋刚当副省长。王老板说:“别看肖主任这么积极,其实,他还不是最幕后的人。他们要宋刚当候选人本就是个阴谋,你们行政上啊,高深莫测呢。哈哈,如履薄冰、如临深渊,不容易啊。只不知道宋刚会不会进他们的这套子,要是宋刚掉进这套里啊,他算是就完了。”
  丁俊军听完这话,大吃一惊。他暗暗告诫自己,别慌,先稳住,等会把王老板摆平,让他把整个事情全部说个透彻。于是,丁俊军使出手段,在牌桌上大赢特赢,赢得他们天昏地暗的,连王老板也受不住了。
  丁俊军把赢来的钱一推,说,我们做行政的不能赌博,这错误不能犯,过过瘾就算了。这几个输了牌的人真个惊愕了,这是哪里的规矩,赢了的钱一分不要?既然赢家不要,输家自然就欢天喜地的嬉笑一阵,厚着脸皮把钱收了回去。
  这王老板从没见过这么豪爽的人,对金钱竟然看得如此之淡,过去叫什么来着?叫好汉。不好钱财,不好女色,专打抱不平者,那就是好汉一条。王老板读书不多,但对“好汉”呢那是敬佩不已的。丁俊军在王老板眼中就是标准的好汉。
  牌不打了,闲话不聊了,丁俊军只留下王老板,使出浑身解数,慢慢套出王老板心中藏的秘密。不听则已,一打听,丁俊军这回真的吓出了一身冷汗。
  宋刚在人代会期间将会被炒作。这是铁定的事实。要是换个别人,也许会沾沾自喜,或得意忘形,可是,宋刚不会这么傻,他和他的哥们都清醒地认识到这是一个阴谋。因此,丁俊军才会有今天这么一场戏,他要从王老板嘴里掏出他知道的一切。
  炒作的目的本身就是一个阴谋,而这阴谋来自于北京,某个部里的某群特殊人群。当然,王老板并不是这么清楚,他只是把零零碎碎的事实与现象讲给丁俊军听。丁俊军和宋刚一分析,阴谋陷害宋刚的人还是原珠海远东贸易集团有限公司的残余势力。这势力,是一群既得利益的高层官员,他们当然有力量对一个小小的厅级干部下手了。
  宋刚注定会被代表们联名提名作为候选人,在选举中,他将会落选,然后,他将被中组部进行调查,最后虽然会不了了之,但是,宋刚的仕途早早地在四十岁时打下了休止符。这就是他胆大包天触动朱氏兄弟的代价。
  这情况要不要报告黄庭宏?当然要报告他,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这是一场政治阴谋,是珠海远东贸易集团有限公司仍然影响政坛的证据。还有一个人也必须知道,他也是局内人,张文静。
  黄庭宏与张文静并不十分惊讶,他们早就猜测到了。再说,他们是政坛的老资格官员,处惊不乱是他们的风格,也已经养成了一种习惯。
  “别急,先想方设法阻止被代表们提名,这事只能靠你了。庭宏书记,内紧外松,有的事需要通过你个人的影响力了。我进一下中南海,你有机会进去就更好,我们得抓紧行动,晚了就被动了。现在关键是不知珠海远东贸易集团有限公司的人有多少,都是些什么人,因此,我们还得谨慎和尽量的保密。你看怎么样?”张文静说。
  “好的,就按你的意思办吧。”黄庭宏同意张文静的想法。
  两个老头现在再也坐不住了。
  在宋刚的房间里,钱邵武紧皱着眉头,对宋刚说:“我不是想当官,可我就是觉得吴斌这种人不应该受重任,人品、水平都是问题。特别是最很气的是他对你的中伤,说什么您的生活作风有问题,并且还说,生活作风有问题的人多半就有经济问题。这太恶毒了,太不像话了,简直就不是人话”
  宋刚静静地听着,钱邵武来这里跟宋刚说这些话的目的,根本不需要用脑子想,脚趾甲也想得出的原因,钱邵武竟然冠以这么堂皇的理由,宋刚觉得好笑。
  钱邵武还在继续说着,为宋刚“打抱不平”以后,他又说到了他自己,他说:“我本也无意升迁,组织上怎么安排我,我都没任何意见。可是,气不过呀,他吴斌什么东西?我不跟他争谁跟他争?因此,我决定搏一搏。不过,听说代表们准备联名提您名,如果是您参选,那我就全力支持您。不知这说法是真还是谣言?”
  宋刚说:“真呢也不是真,假也不完全假,是有部分代表准备联名的。不过,邵武部长啊,您放心,我不会参加这个竞选的,我知道竞选的后果怎么样。”
  钱邵武听宋刚这么说放心了,他又骂了一会吴斌,似乎吴斌中伤宋刚就是伤害了他十八代祖宗,深仇大恨。最后,他觉得目的基本达到了,任务也差不多完成了,宋刚也应该会全力支持自己的竞选了,这时,他才准备告辞。
  但是,在告辞之前,他又有些不放心了,最后不得不嘱咐和拜托几句:“宋刚书记,我的事就请您费心了。我这人是记恩的人,今后我一定会专门来感谢你的。拜托、拜托!”
  宋刚不想说假话,但也不能说真话,他只能呃呃哼哼地不置可否,亲热地应付了过去。
  宋刚没有想到的是,钱邵武才走,吴斌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