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0章 别离

远远望去,傍晚的金陵,炊烟袅袅,倦鸟归巢,美如画卷!

三天前还在及笄宴上舞剑的女将军,那日飒爽仍在,而今日已悄然拔营南去!

穆家在整个江南人缘不错,平日不说门庭若市,也是常有人来往,今日拔营,一路而来,竟只有寥寥数人相送。

也是,这一去南境,不知此生还能否回来,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再交往。

拔营军队蜿蜒而去,整个官道只有铠甲相撞的声音,还有马叫嘶鸣的声音,间或掺杂着士兵传达指令的声音。

穆尔媛和穆辰并排而行,走在千军万马之中,她一身白色铠甲,一匹白色战马,在一色墨色的军阵中,显得极为耀眼。

紫冷驱车停下,和水墨站在官道旁的十里长亭内,长亭在官道旁的山坡上,远远就可以看见里面相送之人。

穆尔媛迟疑了一下,策马走了过去。

“居然是你?”她略显惊讶,她们不过一面之缘。

水墨虽以纱覆面,但水墨长裙却是江南独一无二的标志。

她接过紫冷手上的东西,双手交于穆尔媛。

“穆将军!南境虽天暖,但多毒物,这是百草淬炼过的软丝甲,您日常贴身穿着,毒物就不会近您身了!”

穆尔媛一笑,这礼物送得,太合适了!

“多谢二小姐!”

“我平生最恨分别,却总是在相送!此去路途遥远,穆将军珍重!”

“虽只有一面之缘,我却很喜欢你!可惜日后不知道还能否再相见了,希望二小姐一切顺遂!”穆尔媛抱拳,弯腰深深鞠躬。

“若是在南境遇到难处,可拿着此物,去找我一个老朋友!”

水墨拿出贴身玉佩,奉于她之前!

“多谢!”

南境是穆家未曾到过之地,这一路而去,定然少不了难处!

水墨从紫冷手中的托盘上倒了两杯酒!

“此去经年,一路保重!”

穆尔媛一饮而尽,转身欲走之时,突然又回身,一把抱住了水墨。

“有好消息那日,定要传信与我!”她在水墨耳边言语。

“不会很久!”

穆尔媛决然转身,骑上白马向穆辰的方向飞奔而去,她贴身的护卫也紧跟着策马而行。

一时间十里长亭尘土飞扬。

直到他们转过了山道,再看不见。

“小姐,回吧!”紫冷看夜色将近,劝说到。

“明日洛公子要来府上,我们去接了灼灼和大姐回府吧!”

“是!各大地区的掌柜们都还在听雨楼!”紫冷稍微提醒。

“这事交给红寂就可以了,都是水家的功臣,让他们好好放松一下,过了十五,他们也就该回去了!”

紫冷拿出大氅,为她披上,一路驱车回去了。

身后穆家军阵还蜿蜒在山道上,影影绰绰,只有旗帜还在夜色中摇曳。

穆尔媛和穆辰皆是面色沉重。

“姐!二小姐与你说了什么?”穆辰年纪尚小,还未及冠,但是因自小长在军中,比起同龄人要成熟稳重许多。

“无非就是送行的话!”穆尔媛心不在焉。

“姐姐魂不守舍的,是因为小殊哥哥没来吗?”穆辰小心翼翼的问。

“不是!我那日宴上就和他说明白了!”

穆辰吐吐舌头,显然不信。

“辰儿,你说这个水家二小姐,是个什么样的人?”穆尔媛显然也懒得和他解释。

“仙女一样的人呗!怎么了?”

“她一个女子,竟然到过南境,还结识了那里的人,不可思议。”

“这有什么,她从商,走南闯北是常有的事。我们不是也要去南境了吗?”说起要去南境,穆辰声音也慢慢小了下去。

他与姐姐自小长在金陵,虽是武将,但是江南人温婉婀娜,他自小长得也是白皙俊秀,这突然接到军令,举家前往南境镇守,或许这辈子就得老死南境,终身无法回来了。

一想起这些,他心中就难过,所幸一家人在一起,哪怕在南境,也好过一个人在金陵。

去冷家的灼灼和清浅此时却还没有回来。

水墨到金陵时天已经全黑,九歌告诉水墨,冷家有意留两位小姐用晚膳,所以此时还没有回来。

冷家若是真心喜欢清浅,倒也是好事。

水墨静静坐在疏影小筑,等着灼灼她们用餐结束去接人。

一时静了下来,她看着周围,突然想起那颗玲珑骰子,她把玩着它,小心翼翼的穿在了腰间玉佩上方。

希望这颗红豆骰子,能保佑她的灼灼,一生安康。

她突然伸手,打灭了周遭的烛火,只留下面前那一展,缓缓撩起袖摆,手臂上顿时出现惨白的皮肤,皮肤下跳动的筋脉仿佛抑制不住自己,要爆体而出一般。

只是一瞬间,她催动全身能动用的内力,迫进身体各处筋脉。

痛!瞬间吞噬了她的灵魂!

她不得不撤出内力,才慢慢恢复过来。

筋脉自身的反抗力不断被激发,以至于身体出于本能为了自保,也在不断激发她身体潜藏的内力。

绝疆不愧是神医,一探就知她身体的秘密,所以她也从未想过隐瞒。

“小姐!”紫冷推开房门,才惊觉屋子里暗得不行,她忙去一盏盏点亮烛火。

“灼灼用完晚膳了?”水墨拉下衣袖,盖住筋脉。

“还没有,不过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刚才紫术传话出来,容静苏竟然深夜拜访冷小姐,我忙来告诉小姐,此刻怕已经和大小姐三小姐会面了!”

“她动作可真快!”

“她此时去做什么?”

“穆家走了,熙王爷犹如断了一臂,冷家的风头可不是就水涨船高了!她趁早去赶个好盼头!”

“她这次回金陵,到底所为何事,为何频频出没在各世家小姐深闺中,还不惜重金去讨好她们,要说应该是别人攀附她才对。”

“她的目的,应该很快就会知道了!”水墨起身,理了理杉袖。

紫冷知道她要出去了,拿过一旁的披风为她披上。

水清浅身边跟着九歌,水墨倒是不怎么担心,就是容静苏着实惹人讨厌。

水墨在冷府大门侯着,将近一个多时辰灼灼和清浅才出来,还是冷冰清亲自送到门口,却不见容静苏的身影。

明日洛子伦要来府上,水墨还有要事,不想和容静苏有冲突,所以不曾进去。

“二姐姐!”一声甜甜的呼唤,水墨心里暖开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仙梦红尘录仙梦红尘录梦清澈|古言当一个平凡的女孩堕入时光轮回,接触了她从不曾想象的世界,仙与妖,人与魔,如此动荡不安的三界,险象迭生,浮华三千里他清冷孤傲,一袭白衣,不染尘世却为你眸中闪烁,灿若星河,轻吐薄唇,细细的问,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可好,我亦细细的笑,穿越红尘只为你
  • 太子为大太子为大北瘾|古言这是一个女主被亲姐扔到凡间历练的故事。“安笙~”唐玖夜眯着一双风华绝代的桃花眼不怀好意的开口。隐在暗处的某人浑身一哆嗦,她能不能装作没听见?能吗?能吗?泪牛满面中。迫于某无良太子的淫威,安笙弱弱地应了一句:“在。”
  • 鸾翮时铩鸾翮时铩回首暝烟|古言兰陵王高璿烯,端王朝的第一战神王爷!试问这天下谁敢与之争锋!一个獠牙鬼面具掩盖住他的样貌,当他的绝代风华揭露,世人都纷纷倾慕。她是北周最刁蛮的公主,傀儡皇帝宇文?的亲妹妹。隐藏于黑暗中的毒蛇,是利牙,亦或是棋子。与她相遇是冥冥之中的注定?谁为谁停留?谁为谁沉沦?是早有预谋还是什么他都无惧,只知自己的一颗心都悬系于其。当他们都敞开心扉,决定放弃一切安心生活,却不知,这才是开始。一切风云,计谋都不断浮现,两人又该何去何从……… 我真的是一个自负的人,曾以为你无论做什么,要什么我都还可以那般深爱着你。可现在,我真的爱得好累,宇文毓,我该拿你怎么办。若再重来,我真的希望,希望…… “姑娘,我觉得,你很眼熟。” “你是不是见着每个姑娘都这般搭讪,话也未免太老套些。你直接一点,直接‘姑娘,我,看上你了’。” 【十里烟景繁柯梦,寻中怀薇化成风。兰陵情,浮生记,空头烟花弥散世。】 “公子,我觉得,你很眼熟。” “哼,你是哪家姑娘,不知道这里是禁苑么!还是说你特地闯入,来用这等老套言语搭讪本皇?直接一点‘我,心悦你’。”
  • 边寒边寒别阳柳|古言云国寒月郡主最爱大将军益阳! 可和亲那日,十里红妆,她被风吹起了红盖头泪如雨下却也只能无奈地再看他那么一眼,与君陌路!
  • 傲娇王爷求合作傲娇王爷求合作百陌寄篱|古言慕槿被领着来到一处用竹子搭建的阁楼,她抬眼便看到一位身穿月白色锦袍的男子站在门边,那人长得面如冠玉,气质温润优雅,正含笑望着她。 “你怎么会在这里?什么时候回来的?竟也不通知一声!到底给我的是惊喜还是惊吓?”她诧异地瞪着歪在软榻上的玄觞冥,暗想这男人真是不管做什么都流露出一股自然而然的清贵优雅,即使他现在这种玉体横陈的姿态,也让人有种不敢亵渎的想法。 * “王爷怕了吗?合作失败,我又跑了?”慕槿笑着看着玄觞冥问道! “怕,但是害怕时的心跳速度和看见你时的心跳速度是一样,所以,并没有区别。”玄觞冥走到她面前,望着她的眼里闪着贪婪又倾慕的光,说道“你到底哪来的勇气能把明明求人的话却说的这么霸道?”
  • 佣兵狂妃佣兵狂妃久音|古言她是无所不用其极的庶出小姐,其实是穿越而来的雇佣兵,为保性命,什么事情都可以做。他是倾国倾国的清俊男儿,其实是权势滔天的景亲王,为守皇权,任何人都可以利用。只不过,他不是目中无人、高高在上的王爷么,怎么……景亲王半敞衣衫,有气无力“义妹,为兄胸口疼。”宫云乔搬起石头,“兄长,妹妹替你砸一砸。”景亲王举镜自照,孤影自怜,“为兄这般貌美,你怎么就看上那个缺牙的?”宫云乔的眉角抽了抽,“兄长,那只是个婴孩。”景亲王手提血淋淋的长剑,却是对她柔柔一叹,“放心,血是不会溅到你身上的。”宫云乔低头一瞧,白衫染尽鲜红,早就溅了血。人前清高、狠辣的景亲王,其实你是人格分裂吗?这不是种病吗?
  • 至尊杀手倾世魔妃至尊杀手倾世魔妃魔叶辰|古言她是杀手界的传奇,是不可打败的金牌杀手。她是懦弱的废材大小姐,是欧阳家的耻辱。当绝世杀手一朝变成大小姐,亮瞎他们的狗眼,看看什么才叫天才。可是,这个一直跟在她身后的小尾巴,有是怎么回事呢?!
  • 山间无溪,竹曲有你山间无溪,竹曲有你文词|古言她,吴嘻嘻,现代一个平凡的姑娘。只因一次好心的施舍从而开启了一段不平的旅程。历史上英勇的武皇帝宇文邕,古代十大美男之一的兰陵王高长恭......生活依旧进行着,可是自己到底是谁?这张脸和自己分毫不差,但身体上的胎记又是怎么回事?好不容易确定了自己的心意,神秘的未婚夫又出来搅局,她的旅程注定不平凡。
  • 楼主大人求放过楼主大人求放过一纸芳华|古言十年前的重瑾家破人亡,抛弃了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风音尘,为查明真相藏身江湖。 十年后的重瑾再遇风音尘,他却为了她成了楼主大人,日子自此再无逍遥。 竹马调教小青梅,人生逍遥又自在~两人扰江湖,斗朝堂玩的不亦乐乎。 ***** 小时候的风音尘十分顽皮,总是喜欢欺负重瑾。 长大后的风音尘温文儒雅,依旧喜欢欺负重瑾。 “阿瑾~~来嘛~~” “风音尘!你够了!”重美女崩溃中,冰冷的眸色寸寸碎裂,想要在风狐狸年前维持冷美人形象实在太难…
  • 故里有梦:恰似故人来故里有梦:恰似故人来莫代诗仙|古言前世,她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月夜死神,那时的他不过是个很小的天才少年,是她的小跟班。今生,她化作一朵小小桃花,他已经成了仙界至尊,他在与她的邂逅中,顺手将她点化。也许是冥冥中自有天注定,他收她为徒,再续前世情缘。一碗孟婆汤,忘得了曾经,忘不了昆仑山初次相遇的白衣男子;一对龙凤雕,重过了一切,重不过桃花谷感天动地的山盟海誓。我许你一曲仙乐,你却逼我上了绝境。我许你一世桃花,你却送我一剑焚心。我许你一掷痴狂,你却与我情断义绝。她终究是魔女,与他站在对立面,不知,等到两方刀兵相见时,他可舍得再现当年一幕?